第60章 毕零岜
  • 见鬼说鬼
  • 疯必自醉
  • 2060字
  • 2019-01-20 08:16:59

恍惚的感觉其实也就那么一瞬间,等到视线再次清晰时,依萱看到了眼前这张秀气的脸蛋,怎么也和倔强挂不上钩。感觉实在是太过于真实了,让依萱没办法就这么说服自己。

“没什么,我们去看电影吧。”

“好。”

这一次,依萱没有再试着去搂住烟云的肩。说起来,烟云也是个人不可貌相的典型代表,明明是一个看上去十分娇弱的小女生,却总喜欢看那些诡异的电影,越恐怖越好。

这一次她们要看的是一波新上映的恐怖片,讲述的是一个连环杀人案,每一次杀人的手法都堪称完美,没有任何踪迹。而且每一具尸体都是被丢到了下水管道,被拉出细长的形状,死者之间并没有什么接触。知道有一天警方发现了他们都曾去过一间废旧的公共厕所...

百无聊赖地坐在影院陪着烟云,依萱有些不太明白,这么重口味的电影,广电局是怎么允许它搬上大银幕的,重点是,看的人还不少,这在其他恐怖片的环境中简直是不可思议的。不过她也就在内心吐槽一下,并没有过多的在意,一部恐怖片而已,怎么也不会变成现实。

看着烟云激动的样子,依萱实在是不好意思说结局肯定不好玩。不想看电影,就干脆盯着烟云的侧脸开始发起了呆,看着看着,总觉得自己的眼皮子在打架,很快依萱在阵阵尖叫声中睡了过去。

依萱就觉得外界的吵闹声越来越远了,一回神她发现自己站在了空旷的田野上,前方是拉长着身子的灵魂,就像恐怖片中被警方从下水道中弄出来的尸体一样。灵魂蠕动着身体不断地向两人靠近,企图卷住她们。身边的人看上去非常害怕,身体在不断颤抖着,但是却依旧想着保护自己。从她握紧自己手的力道而言,她是并不打算丢下自己,虽然害怕,眼神确是坚定不已地寻找着任何逃生的通道。

对方长着和烟云一样的脸,但依萱绝对不会认错,她们不是同一个人。梦境十分的清晰,好像自己就是身处其中一样。

终于,对方找到了一个破绽,在鬼魂从地面弹起,准备缠住她们的时候,女生拉着依萱一矮生,朝着一个方向快速跑去。旁边是一个老久的公共厕所,散发着令人难以忘怀的味道。虽然只是一瞥,但却给了依萱很深的印象,不过总觉得这个公共厕所有些眼熟呢。

不管是手上传来的触觉还是极速跑动中消耗的体力,都十分的真实,抱着试一试的心态,依萱问了女生一句:“你叫什么名字?”

鬼魂似乎不能离开公共厕所的范围,跑出一段距离以后,她们就停了下来。女孩大口大口的喘着气,听到依萱的问话,她笑了笑,“真是的,你今天怎么了,连我都不记得了?我叫...”

女孩后面的话依萱已经听不清楚了,只觉得对方的嘴在一张一合,五官开始变得模糊,周围的景色也在快速褪去。这让依萱有些可惜,就差一点点了,她有一种感觉,知道名字的一瞬间,会发生一件大事,很可惜的是她无法感觉出来这是好是坏。

“依萱?依萱!”

感觉到有人在叫自己,依萱渐渐地从睡梦中醒了过来。发现烟云一脸担心地看着她:“依萱,最近是太累了吗?”

知道烟云的担心,依萱揉了揉对方的头:“我没事,只是有些无聊。”

“就是,真无聊,最后这部电影竟然只是男主的梦。”见到依萱还是那么地有精神,烟云也就放心了。然后就开始不自主地吐槽着内容,依萱没有插嘴,只是安静地听着,有时也会发表一下自己的意见。

只不过这一次依萱感觉到自己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爱慕烟云,总觉得对方差了点什么。依萱的态度变化烟云也能感觉出来,只是她也不明白依萱怎么突然就这样了,她的想法自己从来没有搞懂过。

两人就这么分开了,各自回到家中。不知怎么回事,自从住院以后她就特别容易犯困。想象着烟云的脸,渐渐陷入了梦乡。

这一晚她并没有梦到任何东西,包括那个让她在意的女生。不知怎么地,竟然会感觉有些失望,就连去见烟云,似乎也提不起劲。

“小姐,早上想吃什么?”

“几片黄油土司和煎蛋,再来杯牛奶就好了。”

在章妈,也就是她们家的保姆准备早餐的时候,依萱打开了电视,想看看有什么感兴趣的内容,来调剂一下心情。不知怎么的,总有一种不安萦绕在心里,感觉会有什么大事发生。

电视上的节目依旧是千篇一律,有些频道甚至因为没有什么重大新闻而死死地抓着一些鸡毛蒜皮的事放大成人性的险恶。心中的烦躁非但没用因为这些节目而消失,反而更加焦虑了。干脆关掉电视,把手机往沙发一丢,依萱打算出去散散步。

看到依萱朝着门口的方向走去,章妈端着刚做好的早饭喊到:“小姐,你不吃早饭了吗?”

依萱离开的脚步一顿,犹豫了一下还是回来拿了一片黄油面包出门。她不知道的是就在她关掉电视准备出门的一瞬间,各大电视台不约而同地播放了一则新闻。当然,不管看不看,都不会影响到她最后的选择,但至少能让她有个心里准备。

“咦?依萱,好巧哦。”

听到有人在叫自己,依萱闲荡的脚步停了下来,往声音的方向看去,就见到烟云拉着一个男生的手跑了过来。自己这算失恋了吗?不其实应该说更惨,根本就还没恋过,依萱自嘲地勾了一下嘴角,奇怪的是她的心情十分平静,算不上有多难受。

“这是我的男友哦~叫毕零岜,前天刚刚在一起的。”看着烟云一脸娇羞的小女生样,依萱觉得,不管怎么样,她都还是要帮她把把关的。

不过,当她看到对方的一瞬间,瞳孔猛地收缩,像是看到了什么可怕的事情一样。毕零岜显然也是感觉到了依萱的恐惧,露出了意味深长的笑容。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