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发现
  • 见鬼说鬼
  • 疯必自醉
  • 2099字
  • 2019-01-20 08:16:52

听到开锁的声音,烟雨瞬间仿佛感觉到自己全身的血液在逆流,只要进来了,她马上就会被发现。来不及细想,烟雨就把仅剩的一枚世界币换了一个隐藏的技能——隐匿。

隐匿,就如名字一样,能够完全隐藏一个人,包括身体上的消失和气息上的消失。但是有个限制条件,那就是使用的时间不会超过30分钟,不过在这个期限内,谁都没办法感觉到她的存在。

在门完全开启的一瞬间,她发动了技能,紧张的躲在高高堆起的木箱后。时限只有三十分钟,而侍女穿梭在大片的尸体中,如同进入了菜市场挑拣,幸运的是她切下一大块的腐肉后,便离开了,直到此时,烟雨才敢松口气。为了不浪费她剩下的时间,还来不及后怕,便跟着出去了。

主角总是有些好运气的,烟雨也不知道自己算不算主角,总之,上次跳海前想回去却找不到的房间,这次却无意间碰到了。

透过门边的缝隙,她看到了灯光,看来在她离开的这两个月,似乎船上有了新的住客。轻轻推了下门,发现门是紧闭着的,因此烟雨决定等天亮了以后再来,如果凯斯.蒙奇的套路不变,那么她会被请去吃早饭的,虽然那份早饭并不是什么看起来很美观的东西。哦,但愿那位可怜的孩子不知道自己吃了什么!

那么,接下来去哪儿呢?不如去图书室好了。按照记忆中的路线,确定了一个方向后,烟雨悄悄地走了过去。不知不觉中,烟雨在夜晚的可视范围不断扩大,现在已经达到了一米,而在这之后范围的大小就未曾变化过,不过这已经足够了。

环顾了一下四周,确定四周没有人以后,烟雨以最快的速度进入了图书室。眼睛看到的不一定是真实,但如果一定能看到真相呢?所以她决定再找找,看看是否有其他的线索。

翻开破旧的历史书,与苏珊家的看到的一般无二,只是中间多粘上了几页,插入了凯斯的事迹,纸张明显和周围的不一样,这几张要新的多。

是谁把这几页加上去的,而且有什么目的呢?烟雨陷入了沉思,依旧不明白这与被扭曲的爱有什么关系。

时效早就已经过了,但是天还没亮,为了安全,烟雨只好躲在图书室。

黑暗中突兀的亮起了两团蓝光,并且一闪一闪的,下意识的她把自己往书架中看了看。事实证明她这么做是对的,下一秒,图书室亮了起来,如果不是藏的够深,此时她的影子就已经出卖了她。透过书间的缝隙,她看到了无皮者,之前的蓝光似乎正是她的眼睛,此时蓝的近乎诡异。

无皮者从桌子的某个抽屉中掏出了两本一摸一样的牛皮本,每本大概有一个一元硬币那么厚。从其中一本里撕下一张,并且和另一本比划了一下,就开始在上面写些什么。由于离的有点远,烟雨无法看清她到底在写些什么,只能看到不断上下移动的羽毛笔,也许自己手上的信,就是它放置的。

心跳又开始加速,等到无皮者离开,烟雨迫不及待地冲到了桌旁,拉开了所有抽屉,最终在右侧最下面找到了那本无皮者对照的书。

从书的状态可以看出,已经被翻阅好几次了。这是一本日记本,是从海洋历777年开始的,署名为思琪.凯蒙。

【妈妈,爸爸说今天要带我出海,我很开心,这是我十七年生涯中的第一次出游呢!海洋历777年7月6日】

……

【妈妈,爸爸,爸爸他今天跟我说我们不会再回去了,我再也见不到您了是吗?我,我不要,我想您了。海洋历777年8月12日】

……

【妈妈,今天爸爸囚禁了我,他说他爱我,还,还对我做了那种事。海洋历777年11月20日】

……

【爸爸今天打了我,因为我不愿意陪他上床,为什么我要遇到这种事!为什么!海洋历778年2月2日】

……

【那个男人今天说你知道他的心思,你默许了他带我走,苏珊,你不配做个母亲!】

读到这里,烟雨发现了一个熟悉的名字,苏珊,难道是那个救了自己的夫人吗?

“凯斯,你真的爱我吗?”

“当然,亲爱的,你不能怀疑我对你的感情。”

门口传来了两人打情骂俏的声音,烟雨这时才发现天已经亮了,而且那两人似有要进来的趋势,她赶紧用上了技能并把书快速的放回了原处。凯斯搂着一个女人推门进了图书室,顺势压倒在书桌上,不一会儿就响起了令人面红耳赤的声音。烟雨严重凯斯的头会掉下来,从嘴裂开的弧度早在她离开爱思号之前就已经到达脑后了,而此时尽管有缝线,但隐约能看到里面腐败的肉,其实无知也是挺好的。

趁着门还开着的时候,烟雨小心地离开了图书室,走向了她曾经的房间,这是一个证实想法的好机会。

所有的一切都未曾改变,包括桌上那封信。随意的找了把椅子,烟雨边啃着手中的黑面包,边翻看着信件,除了时间,跟之前她收到的内容不曾有任何改变,不,还是有一样改了呢,时间变了!烟雨拍了拍手中的面包屑,上面的时间刚好是自己跳海的那天,那么自己收到的信的时间,那个女孩到底发生了什么。

算了算隐匿的时效,烟雨决定先找个安全的地方,就在她走后没多久,侍女进去了。

随意找了一个方向,她来到了船长室的门口,又是门打不开,而且似乎被什么东西卡住了。不过,好运的是旁边的窗是开着的,身体素质在此刻得到了充分的显现,烟雨轻松的通过旁边的窗进入了船长室。

眼前的一切简直让人难以相信,一具女性的尸体被铁链锁在房间的一个角落,无任何遮挡物,腐臭味夹杂着排泄物的恶臭,上面还有雪白的蛆在蠕动,腹部有一个很明显的切口,一部分的肠子被随意地丢在了外面。

忍不住泛起一阵恶心,烟雨别过了头,正巧看到了卡住门口的是什么,那是女性的子宫,被绑在了一根卡住门的木棍上。

“哎呀,竟然被你发现了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