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6章 醒来
  • 见鬼说鬼
  • 疯必自醉
  • 2062字
  • 2019-01-20 08:16:59

跟着赵辞玉,张亥锦一路回到了人类世界。而在这一路上,为了缓解气氛,张亥锦也是把他自己知道的一切都说了出来。

其实整个事件的开端十分简单,张亥锦在一次空间计算中不小心和影子世界的张亥锦联系上了。但当时的联系并不紧密,时断时续,虽然他知道影子世界的存在,但是没办法证明。

他的学说被越来越多的学者抨击,更甚者有人曾向自己的妻子丢过臭鸡蛋。一怒之下他同意了影子世界的他,一起联合起来,打破这层屏障。

后来他做到了,却也给这个世界的人带来了灾难。这个世界有一个子世界和母世界,一般人都以为人类世界是母世界,事实上大家都错了,影子世界才是。

屏障炸开后,影子世界的人就跑到了这个世界中,成为了这个世界的影子,同时也侵蚀着这个世界,等到两个世界融合完毕时,所有的人类都将失去自己的灵魂,被影子融合,少数幸运者恐怕也很快就会被赶尽杀绝。

在被影子世界的张亥锦压制前,他见到了这个世界的法则,是一团柔和的白光。他搞砸了这个世界,也导致法则被影子世界的法则影响,变得混乱。而关于爆炸之前所有关于影子的一瞬间也在那个时候消失,这是来自法则的自卫机制。

这是我的过错,我必须承担这份责任。赵辞玉的脑海中又响起了张亥锦坚定的眼神,也正是这样,他同意了张亥锦的请求,将他带到了租屋,共同研究解决的方法。

至于烟雨,则是被赵辞玉安置在了自己的房间,准备等她自己醒来。

张亥锦不愧是这个世界的专家,短短一个月,他就对这件事有了眉目。和赵辞玉两个人一商量,就躲在房间里开始造东西。

好在烟雨并不需要吃东西,也不会变得虚弱。此时的烟雨并不知道自己在外面的身体被两个疯狂的研究者无视的很彻底,她自己就在里面打着血花玩儿。

不管怎么练,都达不到精准控制的程度,最多让她打水花的能力熟练了一点。要想做到像之前水池自动抓人的程度,恐怕还要好久。

烟雨一屁股坐在水面上,屁股也没有湿,远处湿此起彼伏的“碰碰”声,血花一朵比一朵高。也不知道自己什么时候能出去,下一秒,烟雨的思绪就陷入了黑暗。

看着自己缺了一个胳膊的手,总觉得还是没办法习惯,不过也是,从血海回来也不过是过了一小时罢了。这一小时烟雨实验了无数次,终于能够确定了血海的位置,就在自己的双眼中。联系了几次以后,烟雨终于学会了进出血海的方法。

本想试试能不能把血海中的血调动起来重塑一个手臂,然而海中的血并没有任何动静,看样子只能在那个空间里才可以使用了。也有可能是烟雨的实力还不够,她唾弃了一下自己的新能力,一般别的新能力出现的时候,不都可以满血复活的吗?怎么到了她这里连个胳膊都不行。

晃了晃空荡荡的袖子,等这次任务结束了,给自己重新安装一个手臂好了。有段时间没有见到赵辞玉了,也不知道现在怎么样了。任务还没完成,这个在她醒来时就知道了,只是睡得太久了,不知道进度如何。

赵辞玉看着从房间中走出来的独臂女生,看得出来,对方变成成熟了许多。他没有询问烟雨是怎么解决掉影子版张亥锦的,每个人都有秘密,也需要秘密。倒是烟雨,被赵辞玉憔悴的样子吓了一跳,这次更加不堪,距离老远,她都能闻到赵辞玉身上的臭味。这得多久没有洗澡了啊,一转头,烟雨的肌肉就紧绷了起来,差一点就有一种把对方拉入血海的冲动。

看到烟雨戒备但是并没有做出什么攻击行为的样子,赵辞玉就知道烟雨能认出来对方不是影子世界的张亥锦。同时他也更确定了这个张亥锦并没有说谎,的确不是他害的烟雨。

事实上烟雨是因为确认影子版的张亥锦被她弄死了,才会仅仅只是戒备。读心的能力在现实世界中也没有任何的反应,相比较在血海的主宰感,在现实世界的她没有什么太大的变化。

这些都不是重点,重点是:“我昏迷了多久?”

“也就三个月吧。”赵辞玉打着哈欠,无精打采的说道,“我先去洗个澡,张亥锦会跟你讲这段时间的事,任务明天就能做好了。”

这也意味着明天就能回去了,万叩的生活也并不轻松,但那里有真正属于自己的房间,有自己的家。因此,烟雨整个人还是特别开心的,连带着身体也放松了一些。

不过放松归放松,烟雨的心里还是戒备的,影子版的张亥锦,她能直接读出对方的想法,但是这个可不行。想了想,她还是选择了保持距离,坐在了离张亥锦稍远的地方。

张亥锦也看出了这一点,不过他并没有说些什么,而是用很平静的语气把曾经告诉过赵辞玉的话再讲述了一遍,顺便讲了一下这三个月他们的事。

三个月来经过他们的研究和实验,终于创造出了一种封闭炸弹,跟空间炸弹的功能完全相反。它能很好的堵住空间,剩下的一堆专业公式,烟雨听不懂,但奈何张亥锦讲得起劲,她也就没好意思打断。

等到赵辞玉洗完澡出来的时候看到烟雨亮晶晶的眼神,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在听到张亥锦报出来的一串数据以后他就明白了什么,顿时感到有些失笑:“张亥锦,你也去洗洗吧,身上这位再不洗洗,邻居都要投诉了。”

看到张亥锦拿着衣服进了浴室,烟雨终于松了一口气。赵辞玉并没有坐下,而是站在一旁擦拭着自己的头发,恍惚间,烟雨想起了一个人,有些失神。

不知道还能不能...再见到他,不过怎么可能呢,烟雨自嘲了一下。

看着烟雨发呆的表情,赵辞玉能感觉到透过他,烟雨在怀念某个人,想说些什么,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