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控制失败
  • 见鬼说鬼
  • 疯必自醉
  • 2061字
  • 2019-01-20 08:16:58

烟雨已经在这片由血液组成的海面上游荡了好久,但是怎么也无法从血色中发现点别的东西。时间在这一刻已经失去了意义,而烟雨则是不慌不忙地向前走去,反正自己已经“死”了,不是吗?

而作为烟雨的身体,此时已经被张亥锦修补好了,断肢也被很好地接上,如果不是断裂处密密麻麻的针脚,都不会有人相信烟雨断过。

张亥锦也陷入了一个巨大的考验,烟雨的样子看上去的确是已经死得透透的了,没有呼吸,没有脉搏,距离她被带到他的住处也已经一天了。只是不管张亥锦怎么使用仪器,都无法捕捉到烟雨的灵魂。

按照这个世界的空间论而言,每个人的灵魂都是存在于人体内的一个异度空间,只是这个世界与身体之间有着一条通道,使得灵魂可以操纵身体。借助一定的仪器就能够监测到灵魂的存在,而一般而言,只要死亡不超过七天,灵魂都会留在原来的身体中。只要能找到烟雨的灵魂所在,他就能用微型空间炸弹把灵魂与身体的通道炸塌,但是又能确保对方可以通过一丝灵魂。这丝灵魂的通过时间可以由他借助仪器控制,这也是张亥锦能操控灵魂的手段。

太奇怪了,做过这么多次的人体实验,张亥锦对于找到灵魂这件事简直是再熟悉不过了,但是这一次,他花了整整一天都无法寻找到烟雨灵魂的位置。

张亥锦是有一种暴力手法能够强行做到这一点的,但是他还是有些犹豫的,先不说这个手段是一次性的,就是成本也不低,更重要的是这有很大的概率会造成灵魂通道完全断裂。

烟雨是个好苗子,如果一直找着都找不到,不如冒险试一试好了。张亥锦咬咬牙,从随身的小药瓶中倒出一颗白色的药片。药片是长椭圆形的,跟普通的药片一样,但是从瓶内平静的声音可以看出张亥锦也就只有这么一个药片,足以看出它的来之不易。

这个药片是他的一个朋友做药物实验时得到的副产品,这个副产品对人体伤害极大,但是对方不知道的是它可以强行把一个人的意识炸碎,只留下本能,对灵魂的伤害更是不用说。于是他偷偷地把这些药物换掉了,但是所有的副产品加起来都不过十颗,用一颗少一颗。

虽然肉疼,但好在效果也是非常明显的,很快他就能得到一个新的傀儡了。咦,要傀儡干什么来着?在想到这个问题时,他的的神采突然变得呆滞,然后又很快恢复。

递药的手就这么待在那里,一时间不知道要做些什么,张亥锦努力的回想了一下发现自己什么也记不起来。还是先把药给她喂下吧,这一次,他没有犹豫,直接把药片塞进了烟雨的嘴。药片化得很快,几乎不用喝水就被人体完全吸收了。

在血海上游荡的烟雨此时突然感觉有一滴什么东西坠落,砸在了自己的头上。抬头一看,发现密密麻麻灰色的雨滴从上方落下,越来越不明白这里了,烟雨歪了歪脑袋。

平常药效也没有这么久的啊,太不对劲了。为了安全起见,他和烟雨保持一定距离以后,控制着一个灵魂靠近。实在没办法就只能让灵魂附身来控制了,用一个灵魂消耗掉另外一个灵魂。被控制的灵魂也感觉到了什么,挣扎着不想靠近烟雨,然而选择权不在他的手上。

过程很顺利,几乎没有遇到什么阻碍,就成功地附身到了烟雨身上,但是下一秒,一阵惨叫身从烟雨身上传来。从烟雨未开合的嘴中不难看出,惨叫的并不是烟雨本人,而且这个声音张亥锦能认出来,正是附身的灵魂。惨叫很突兀的戛然而止,紧接着一股青烟从烟雨的身上升起。张亥锦的脸瞬间变得阴沉了起来,和之前判若两人。

“不可能,难道是人数不够?或者方法不对?”张亥锦一个人嘀咕着,“不行,还是烧了她吧,我不需要无法控制的傀儡。”

张亥锦此时的表情看着十分狰狞,将手伸向了黑暗。看不到的波纹以手为中心,像四周扩散,紧接着,他从黑暗中拿出了一桶油。黑色的液体在桶中晃荡,张亥锦毫不客气地一脚踹向了桶身,石油立即很给面子地扑向了烟雨。只要再等几天,马上,就能活在真正的阳光下了。

低头的一瞬间,张亥锦即将破喉而出的笑声被生生的压住了,就像被掐住脖子的鸭子。烟雨的眼睛不知道什么时候睁开了,一双琥珀色的眸子已经被血色包围,张亥锦甚至能感觉到里面散发着浓浓的血腥味。

等到“噗通”一声响起,他才感觉到这不是他的幻觉,是真实。他被拉入了一片血海,很难想象,这么大的一片地方,需要多少血液才能组成。当然,这不是一个什么值得深入的问题,血色映衬地张亥锦的脸越发地严肃,自己作为空间研究者,他对空间波动的敏感性不是一般人可以比的。就是这样,他也没有感觉到到底是怎么进来的,有怎么才能出去。

好在他还是会游泳的,张亥锦这么想着,而很快,他就发现,会游泳也并没有什么用。他无法离开这个位置,或者说无法离开自己周身五步的地方。每次在他即将离开时,他都发现自己被什么力量缠住了,一旦缠住,他会很快回到自己原来的位置。他也试过一感觉到就回头,可是速度依旧不够快,那个时候,他还是已经回到了原地,周围除了血色,就是一片平静,和地上尸体的眼睛一样。

等等,和地上尸体一样,尸体睁眼了以后我才发现自己在这里的。难道说...

烟雨在张亥锦进入这个世界的时候就有了感应。她能清楚的知道对方长什么样子,又掉落在了什么地方,这是一种全新的体验,她想,这个世界看来也不是完全一成不变的。歪了歪脑袋,她决定去会会那个掉落的人,反正都死了,已经没有什么能让她害怕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