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血面

  • 见鬼说鬼
  • 疯必自醉
  • 2018字
  • 2019-01-20 08:16:58

当第一道伤口出现在烟雨身上时,她心中的非真实感开始消退,注意力也开始集中了起来。但是过度的紧张让她变得犹如一个惊弓之鸟,一点点的感觉都可以让她警惕起来。

“吕浩”的动作和之前变得完全不一样了,现在的速度相较于之前,简直是加速的汽车和自行车的区别。有几次她虽然能隐约感觉出来,但是身体素质跟不上感觉。

他们没想杀死她,至少现在没有这么想。凭借他们的速度,想弄死她不过短短几秒的时间,而她,根本连自救的可能都没有。越是这样,烟雨的小心思越是活跃,会不会就这么拖延到赵辞玉来救她?

牙缝中沾着肉丝的鬼魂似乎看出了烟雨的想法:“放弃吧,没有人能从这里出去,除非有那位大人的允许。”

“你是说张亥锦吗?”烟雨露出了一个极为讽刺的笑容。

“放肆,竟然敢这么无理地称呼大人。”

很快,烟雨就尝到了一时口舌之快给她带来的痛苦。银光一闪,她的右臂从肱骨下段开始,全部都被断了,大量的血从断口处涌出。

“吕浩”用自己脖子上长出来的长条状“脑袋”在烟雨的右臂落地前缠住了它,并带着缩回了原位。

“真不明白,你为什么这么喜欢这种东西,李兵旦。”明明没有嘴这个器官,也不知道“吕浩”是怎么把话说出来的。

被称为李兵旦的鬼魂狞笑了两声:“你只要尝过人肉的滋味,你就会爱上这个味道的。”

说完还不忘伸出舌头舔舔自己的嘴唇,然后则是拿过烟雨的断臂,直接往上面咬了一口,撕下一块肉,放入最终不断地拒绝着,还时不时发出“嘶嘶”的声音。

“啊——啊————”刚被砍掉的一瞬间,其实烟雨并没有多大感觉,但随后,一股剧烈地痛感从断臂处传到了烟雨的大脑,让她不自觉地喊了出来。

比起昏迷时临近死亡,显然这样的方式让烟雨的印象更加深刻。

没有人能够一直护着她!没有人能够一直让自己依赖!再好的运气也有不好的一天!实力!实力!实力...

过多的失血让烟雨开始有些的神智有些迷糊了,但内心只剩下了对力量的渴求,也明白了最能依靠的就是自己。

一起死吧,反正我也活不下去了!烟雨体内的阴气开始沸腾,同时,外界大量的阴气涌入了烟雨的体内,很快就到达了她身体所能承受的极限。烟雨的瞳孔很快被红色浸染,如同一颗透彻的红宝石。

去死吧!去死吧!去死吧!阴气以烟雨为中心,向四周开始了无差别轰炸,完全没有考虑过这样做发后果,对自己的损伤。

这一切都是在瞬息中变化的,事实上从烟雨断臂到阴气轰炸的时间,不过是过了李兵旦一口肉的时间。

精度不够就用数量来补,好在烟雨能找到的范围不小,她还是用能力把对方炸死了。这种招数本就是杀敌1000,自损800的节奏。

事后烟雨明显感觉到自己阴气储存的位置有些刺痛,这是使用过度的原因。回去以后一定要好好锻炼,不能再这样了。至于其他事,现在她实在是没有经历管了,噗通一下就倒在了地面上,伤口处的血液还在持续流着。

意识暂时还是依旧清晰,烟雨能够很清楚的感觉到自己的生命在流逝。直到她因为失血过多,导致意识开始模糊的时候,赵辞玉都始终没有出现。

看来真的不会再有奇迹了呢...如果,能活下去...我...绝对...不会...再这么依赖...别人...我...要...变...

最终,烟雨还是昏迷了过去,此时她的状态可以说是非常危险,可以说差不多半只脚已经踏入了死亡。不过好在这里阴气特别足,估计和这里是张亥锦的大本营有关系吧。烟雨的阴阳眼开始自主吸收着外界的阴气,并不断把它补充到烟雨的血液循环中去,企图去填补烟雨失去的血液。在一次次的循环中,虽然烟雨的伤口并没有愈合,但是随着阴气的吸收,血已经不在往外流了,而且就身体的强度而言,也是比之前更好了。

只是她现在依旧处于一种昏迷状态中。阴气的急剧吸收,这让张亥锦控制下的几个鬼魂萎靡了不少,想不被发现也难。随着空间的一整波动,张亥锦出现在了烟雨的身旁:“就是你这个家伙让我手下的人都没什么用了?”

一个满脸胡渣的中年男性,衣着简朴,如果不是他布满红血丝还依旧清明的眼神,说他是和许合一样的存在一点问题都没有。张亥锦蹲下来拍了拍烟雨的肩,又探了探烟雨的颈动脉,看上去烟雨活不了太久了呢,就这么一个好苗子,不控制住太可惜了。于是他抓着烟雨的手臂,拖着她向黑暗深处走去。

“我,这是在哪儿?”看着眼前的场景,烟雨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自己到底算是死了还是还活着呢?

这是一个真正无声的场景,刚才的话,烟雨虽然讲了,但是她却没有听到自己的声音,难道这里是真空?一想到自己所处的环境,恐怕自己真的死了吧,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还能意识到自己的处境。

这是一个红色的世界,没有陆地,只有脚下涌动的水面,一个个深红的浪花在上面打着小旋。这个颜色,跟某种物质好像,为了验证,烟雨甚至蹲了下来,用手接了一些。

离开了水面的液体,散发出一股浓浓的腥味,不会错了,这下面的,都是血液。不过好在,她目前为止还是浮在上面的,虽然不知道为什么,试探着向前走了几步,她这才真正地松了一口气,看来是真的不会掉入水中。

反正已经死了,那么,也不怕再来一次。已经决定要靠自己了,那就不能在这个时候退缩,烟雨深呼一口气,朝着一个方向走去,手腕上的红色彼岸花在此时红得特别艳丽...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