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空间炸弹
  • 见鬼说鬼
  • 疯必自醉
  • 2137字
  • 2019-01-20 08:16:58

“什么!你们要自己制造空间炸弹?!”吕浩怀疑自己的耳朵出错了,就凭他们两个?张亥锦为了这么一个空间炸弹,研究了整整十年,而且开始研究时,他已经是空间研究方面的大师了,他们要从零开始研究,可想而知,这个概率无限接近于零。

赵辞玉认真思考了一下,同意了烟雨的想法,“嗯,说的对,我们可以自己造一个。”

烟雨其实说完这件事以后就后悔了,明显制造一个炸弹,尤其是空间炸弹,从一个完全不懂的人起步,实在是太难了。不过看到赵辞玉轻描淡写就同意了她的想法,她刚想说的话又重新咽了下去。

“等你生命等级到了五级你就知道了,五级以后,每升一级,你的任务难度都会成倍增加。只有到了这个层次,你才是真正的老员工了。”赵辞玉揉了揉烟雨的脑袋,道会根据每个人发展的方向不同,定下不同的方向。他是个技术宅,所有的任务都是从技术这个方向出发的,而烟雨,她有轮回阴阳眼在,恐怕以后的世界并不好过...

烟雨看着赵辞玉就像个哥哥一样对自己耐心教导,心里也是觉得暖暖的,另一方面,她也是明白了些什么。涉及到任务世界以外的内容,都会被道屏蔽掉,所以哪怕是这个世界的法则已经混乱了,吕浩也是听不到烟雨和赵辞玉的对话。

在吕浩的眼里,赵辞玉已经上升到了疯子的地步。除了赵辞玉淡定的话以外,他只知道对方莫名其妙揉了揉烟雨的脑袋。

烟雨知道,接下来很长的一段时间内,她的用处都是有限的,这个任务毕竟是赵辞玉的主场。好在法则虽然消掉了很多东西,但是关于空间论最基础的知识还是在的。

烟雨除了高考前夕,从来没有见过这么拼的人,不,或者应该说,高考的学子都没有他这么拼。烟雨能做的很少,她只能想法子给赵辞玉做几顿好吃的,来补充一下他所消耗的脑力。但是连续一周,赵辞玉都没有从他的房间中出来过,除了不得不上个厕所。

不做饭的时候,烟雨就锻炼锻炼身体,或者打打游戏。这一天,烟雨也不例外,坐在租房门口的台阶上,百般无聊的打着游戏,本以为这天也是和之前一样,突然一股子酸臭味从烟雨的身后传了过来。

从来没有见到过这样的赵辞玉,憔悴,但也神采奕奕。从对方兴奋的目光中不难看出,他的收获不小。

“我已经讲空间理论的基础学完了,先出来洗个澡,休息一下,明天开始研究空间炸弹。”说完就走向了厕所,没过多久,洗刷完毕的赵辞玉就在床上熟睡了过去。

烟雨坐在赵辞玉的旁边,看着他棱角分明的侧脸此时充满了疲惫,满脸的胡渣因为长时间的学习而无心打理。赵辞玉用最直观的外在表现像烟雨展示了五级生命等级的任务到底有多难。

其实烟雨觉得赵辞玉并不用这么急,像知识的积累其实是可以慢慢来的。反正没有时间限制不是吗?这是烟雨无法理解的部分。

帮赵辞玉盖上了被子,烟雨蹑手蹑脚地离开了赵辞玉的房间,她还不够好,还不够聪明,她一直知道。此时的她有些自责,感觉自己一直以来都帮不上什么忙,只能看着赵辞玉在那里奋斗。

她想要成长,成长到可以保护队友,可以成为他们的坚强后盾。如果她有那个能力,在影子世界时就不会那么被动,甚至不需要赵辞玉这么拼命地研究空间炸弹,她就已经能够收集很多信息。一切,都是因为她不够强。

烟雨的眼神逐渐变得认真了起来,这次任务结束后,她一定要好好练习,一定要努力变强。此时的赵辞玉并不知道自己对烟雨产生了很大的影响,他还在熟睡着,但是他并没有完全停止思考,脑海中一个个看上去很是奇怪的数字在不断地翻滚着,一遍又一遍,逐渐清晰起来。

这一觉,赵辞玉整整睡了两天。之前一周的拼命学习,要不是他的生命等级已经到达了五级,他在这一周的学习后,恐怕也是会崩溃吧。

“你出来啦,刚好,吃点东西吧。”从房间中出来的赵辞玉第一眼看到的就是围着围裙端着汤的烟雨,俨然是一副贤妻的样子。脑海中突然闪现了一个人影,以及对方围着围裙的样子。

太可怕了,赵辞玉简直不敢想象她围上围裙的样子,甩了甩脑袋,把那个画面赶出去,“嗯,好。空间炸弹已经有点头绪了,接下来根据张亥锦的那份资料,我不出一个月,就能做出来了。”

虽然有张亥锦的资料,帮助赵辞玉省了不少事,但是从看不懂到能制造,前后不过一个半月,足以看出张亥锦在这方面的能力。

接下来的一个月,赵辞玉再也没有从房间里出来过,要不是时不时能够听到房间里传来的声音,烟雨都要以为他出事了。就像往常一样,烟雨跑完步回来,拿着一条干净的毛巾擦着自己的脸,突然赵辞玉的门就打开了。他从房间里面走了出来,看上去十分兴奋,手里还拿着一个铁球,大概是巴掌那么大。

“张亥锦真的是个天才,他研究出来的空间炸弹真的可以炸开世界的屏障,不过我拿到的资料只是最初版的,威力应该是弱了不少。”

看着赵辞玉兴奋的眼神,烟雨在心里默默地补了一句,其实你也是个天才,“那我们去实验一下吧,租房前面的空地刚刚好。”

“也对,去试试能不能成功。”

说完,赵辞玉就带头走了出去。烟雨有些不明白,一个铁球,看上去并没有任何危险,是怎么炸开空间的。赵辞玉的动作就为她很好的解释了这一点,他只是轻轻地吧铁球丢了出去,铁球在空气中划过一道优美的弧线,然后消失在了空气中。

没错,就是消失了,十分突兀。一秒钟,两秒钟...稍微等了大概十秒,烟雨感觉不到任何变化。不,或者说是之前的变化太微弱,她没有感觉到。就像是水波一样,铁球经过的线路上的空气开始波动并向着周围扩散。波动的幅度和频率在不断变大,直到一个黑影从波纹中掉了出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