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正面和反面
  • 见鬼说鬼
  • 疯必自醉
  • 2070字
  • 2019-01-20 08:16:57

“那我们咋办?”其实烟雨不需要赵辞玉回答,就知道应该干什么,但是人总是会抱有那么一丝侥幸。

赵辞玉的回答直接给了烟雨一个严重的打击:“我们就只能慢慢找了,一起行动吧,反正也不好找,一起的话,到时候还能有个照应。”

烟雨知道赵辞玉还没说出口的部分是这样做可以保护她,她还很弱,这个她自己也知道,是以也不矫情,同意了这个提议。虽然赵辞玉是个宅男进化过来的生物,但是的确对的起他的经验,就在烟雨不知道从哪里开始时,他已经掏出了一张地图。

感觉到了烟雨注目的视线,赵辞玉尴尬的咳嗽了两声,“咳咳,昨天我不是先回去了吗?顺便研究了一下。”

地图上的路线很完美,看得出来赵辞玉很用心也很...宅男。一条红色的曲线歪歪扭扭,但是确是以最短的距离穿过了所有的建筑物。

“从这里开始吧。”赵辞玉指着距离两人最近的那栋建筑物说道。

火炬大学有很多专业,基本都涵盖了,也很土豪,跟这个学校的半公立性有关,从这个学校出去的很多人现在已经在各自的领域里获得了大大小小的成就,他们也为自己的母校捐赠了不少钱。也因此才会有这么多的建筑,这么复杂的环境。

“这一栋是艺术系的教学楼,按照音乐、绘画、表演等又分了很多块区域...所以整个建筑物是环形的,墙上充满着涂鸦,这些都是那些美术生的作品。”

“你怎么这么了解这里?也是昨天晚上看的?”听到这里,烟雨再没有发现之前赵辞玉的话是逗她的,那她就真的太笨了,不过这不妨碍她调侃对方一下。

从建筑物的某个房间中隐隐传来了一阵歌声,看得出来,的确是艺术系的天堂。虽然很好奇这栋建筑物的里面会是一幅什么样的光景,但是今天他们的目标不在里面,而是这里的地下车库。

就和普通的大学一样,里面停着密密麻麻的自行车和三三两两的电瓶车,还有少数几辆汽车。看不出来有什么不同,也寻找不到穿越世界的任何感觉,为了不遗漏任何线索,他们甚至仔仔细细的翻看,游荡了一会儿。烟雨相信,如果不是最好他俩啥都没做的话,并且看上去更像是寻找什么,估计早就被火炬大学的保安请出去了。

线索不是那么容易找到的,他们依旧一无所获。在艺术系的幢楼里既然找不到线索,两人也不是什么很拖拉的人,当下就决定去下一个地点。下一个地点是理工科的天堂,里面可以说是加工一条龙,从机械到电气到计算机,从生产到维修到后期,服务绝对到家。机械设备转动的隆隆声,可以想象他们日常在做些什么。就一个技术宅而言,对技术的渴望是很大的,但显然眼下不是一个探讨的好机会。因此赵辞玉带头走向了地下车库,经过再一次的寻找,他们还是找不到任何线索。

第三次,第四次...赵辞玉和烟雨找了不知道多久,但依旧没有找到任何线索,就感觉似乎做了好久的无用功。接下来是他们来到的第六个教学楼,这幢楼其实算不上什么教学楼,它充其量是一幢实验楼,专供某些研究生,博士,老师等人的研究。此刻大家都在实验室安安静静的坐着研究,也让这里成为了少数几幢比较安静的地方。

这幢楼的地下车库极其空旷,停车位上只有三三两两的汽车,干净到一目了然,但是不死心的两人依旧把这里里里外外翻看了一遍。结果他们发现了——好吧,其实什么都没有。找了这么久,什么都没有收获,烟雨开始有些烦躁。

看出了烟雨的不耐烦,赵辞玉以一个过来人的身份提点了她一下:“做任务不能着急,线索这种东西,并不是你想找就能随便找到的,有时候你要花费很大的气力才可以,耐心点。”

说完,揉了揉烟雨的脑袋,成功地把她的头发弄乱以后,就向着门口走去。烟雨还没来得及让赵辞玉知道发型对一个女生的重要性,就发现他停在了门口不动了。烟雨趁机想要上去给赵辞玉来一个飞踢,当她看到外面的世界时整个人都僵住了,抬脚的动作就这么凝固在了这里。

他们进火炬大学时只有早上八点,哪怕他们已经去了六个车库,现在也不过是下午两点,这个时候,应该是天最明亮的时候。但是这里的天,笼罩着一层灰蒙蒙的感觉,天空中是有太阳的,只是看上去很虚幻,明明是白天,却给人一种隔阂的虚假感。

烟雨想要出去看看,确认一下是不是心里想的那样,还没有踏出那一步,就被身边的赵辞玉拉住了。

“等等,先吃下这个。”赵辞玉从一个小玻璃瓶中倒出了一颗红色药丸递给了烟雨。

“这个不是入乡随俗药丸吗?”

“嗯,我们吃的药只能维持一个世界的样子,到了另一个世界,或者任务结束了,我们就会变回来,你看看你的影子。”这个时候烟雨才注意到自己的影子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恢复了原来的样子,不再是等大的完整的样子,而是随着光线拉长了。

“影子变回来了,这是说明...”

“没错,我们已经在另一个世界了,就是不知道我们是怎么过来的。先把这个吃了,还是小心一点比较好。”

“啪啪啪”一阵掌声在烟雨和赵辞玉吞下了入乡随俗药丸以后响起。一个模糊的人影从一辆轿车旁走了出来,能很好的看清楚那个人影的五官,但是对方的身上总是有着那么一层灰蒙蒙的模糊感。

当烟雨看清楚他的脸时,忍不住惊呼,“吕浩!”

“吕浩”笑着抬起了自己的左手,伸出了食指在空气中左右摇晃,“不不不,烟雨,我可以这样称呼你吗?”

“随意。”此时的烟雨和赵辞玉也已经完成了虚假化,但那份警惕性更强了。

“我是吕浩,但又不是他。”暂且就称为“吕浩”的人这么说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