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人不可貌相
  • 见鬼说鬼
  • 疯必自醉
  • 2114字
  • 2019-01-20 08:16:56

听到声音的第一个感觉,烟雨就只有一个感觉,真好听,就像个温润如玉的公子哥,和恃卿的温柔的妖孽感是不同的风格。转头看到对方的第一眼,她就觉得,对方真好看,棱角分明的脸型,五官深邃带着混血感,嘴唇红嫩如同果冻,目测身高有180 +,160的烟雨的也就到对方的咯吱窝吧。

“喂?你是我的搭档吗?”对方看到烟雨有些呆愣,倒也没有发脾气,反而是很耐心地再次问了一遍。

“呃,啊?我是赵辞玉的搭档。”

“我就叫赵辞玉。”赵辞玉此时都不知道做什么反应比较好,对烟雨瞬间有些无奈,这娃一看就是新手。

“啊,我叫烟雨。”

“这样啊,你先跟我走吧,我给你讲讲现在的情况。”

“好。”

这下子,在赵辞玉的心中烟雨直接就变成了傻白甜的存在,这孩子,出门连怀疑一下都没有,就这么跟自己走了,要是他不是赵辞玉,把她卖了怎么办。

七拐八拐地穿过了许许多多小巷子,烟雨跟着赵辞玉来到了一间破旧的小屋子,里面和外面简直就是两个世界。屋外的墙上爬满了绿色的植物,俨然一副危房的样子,屋里是一堆精密的仪器,从台式到笔记本电脑,还有很多她没见过的机器,地面上铺着密密麻麻的电线。

看着这些东西,她就头大,本来烟雨就不是个学霸式人物。赵辞玉已经很自然的找了把椅子坐下,还招呼着烟雨过去,指着屏幕上的数据,“这是我在这个世界收集到的信息。”

“……能翻译一下吗?”

“哦哦,好久没有搭档了,差点忘了你不懂了。上面是我所收集到的关于这个世界的怪谈,排除了超过这个地域的以后,总共有10个。其中七个个怪谈我都已经去看过了,用科学知识都能排除。”

“只是怪谈?按照任务的特殊性,我们这附近一定会有事发生的。”

“没错,这才是我请求资源的原因,这也许已经超过了我的处理范围,我希望你去看看这里有么有灵异因素。”

“可以,可是我也不是就这么随便转转就能发现一些什么的。”

赵辞玉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这样好了,你就从这三个怪谈出发吧。按照热搜的量来看,先是博物馆的鬼影。”

“当地有一个不是很大的博物馆,放着一些这个地方的历史,但是不知道为什么,这几个月总有人在那里的厕所中发现鬼影。馆长也是觉得十分头疼,来看的人越来越少了,这样下去,这个博物馆都要倒闭了。”

看到烟雨还在犹豫,赵辞玉想起了恃卿曾告诉他,他们的新人烟雨是个胆子很小的女生。不知道怎么回事,明明很怕,却不得不和那样的存在沟通,同情地瞟了她一眼,“我会和你一起去的,我也需要收集一些资料。”

这次烟雨终于下定了决心,“好。”

“我把剩下两个也跟你讲讲,就是芥末小区里在白天出现一个没人影的人。这个在芥末小区造成了不小的恐慌,只不过奇怪的是出来传闻来源者,没有人再见过。最后一个是火炬大学的地下车库,据说每一个走进去的人都没有回来,唯一一个回来的还疯掉了,现在就在第七人民医院待着。”

听着这些东西,烟雨就觉得还好自己就是个协助的,随便一个灵异事件拿出来,都能相当于她之前的一个任务。没想到看着这么瘦弱的赵辞玉每次任务都是这样的,那么恃卿和邢默呢,那两人到底厉害到什么地步了?突然她萌生了一种斗志,想要赶上并超越他们,这时候的她从未想过未来的某一天当她真的有那个机会时,她会拒绝。

不过现在的她还是纯粹的想要为了回家而奋斗,想要努力地变好。跟随着赵辞玉来到了博物馆,虽说只是一个小小的博物馆,但它的面积也是很客观的。享受了一把被养着的感觉,烟雨拿着赵辞玉买的门票,愉快的进去了。

博物馆不愧是历史的承载之地,在这里烟雨能够慢慢了解这个地方的文化,并对这个世界的先祖们抱有一种尊敬之情。

“别看了,干正事去。”赵辞玉抓着烟雨的领子,把她拖向厕所,“你去女厕,我去男厕。”

“辞玉,我问你一个问题。”

“你问吧。”

“你见过鬼爱在白天出现的吗?”

“……”

“我见过哦~”

“……我能打你吗?”赵辞玉的动作顿了顿,用他温润的声音讲出了一句并不温柔的话。

“真无趣。”烟雨挣开赵辞玉的手,整理了一下自己的领子,嘟囔了一下,“其实我比较在意的是那个鬼影为什么会在厕所,而且这个博物馆并没有什么其他的怪谈。”

“有什么联系吗?这一块我不是很熟悉。”

“是这样的,会发生在厕所的怪谈,一般都是厕所里死了什么人,比如上吊或者被分尸之类的,而这样的怪谈不会不伴随它生前的故事一起流传,而且没有伤到任何人。像是现在这种情况,有三种可能,一是发现者在撒谎,这个基本可以排除了,这个在网上说到的量最多,基本可以排除。二就是这不是什么鬼,是用科学可以解决的事件,这个稍微保留一下,但可能性不大,毕竟这件事都这么久了,总该有人发现的。第三,那就是有什么新的事物出现了,它暂时不会伤人。”

啪啪啪,一阵掌声从烟雨的身后传来,“从分析上来看,你似乎是这方面的专家?”

烟雨一转头就看到了一个白发苍苍的老人家,对方笑的十分和蔼,语气也是十分温和。

“专家算不上,就是喜欢看这些,就稍微留意了一下。”烟雨笑的十分标准,但在心中默默加了一句才怪,明明怕死了,不得不才去关注这些的,当然这些都不能随便说。

老爷子倒也不扭捏,直接就说:“我就是这里的馆长,看你们两位像是专门来研究这个问题的。我就直说了吧,我希望你们可以真的解决我这里的问题,但更希望你们注意自身安全。”

烟雨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刚想说些什么但是当她注意到对方的影子时她楞了一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