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不走心的邢默
  • 见鬼说鬼
  • 疯必自醉
  • 2071字
  • 2019-01-20 08:16:55

再次跑了一圈,烟雨得出了一个结论,真的是自己跑回来的。因为她不眼瞎,不知道怎么回事,周围的漆黑一点都没有影响她的视力,甚至比刚刚跑入森林时还要清楚。女鬼这次都懒得跟着烟雨跑了,好像知道她会回来似的就这么盘腿坐在了地上。

总有一种强烈的感觉,自己可能被丢到了一个类似于仙侠文中阵法的地方,所以自己才跑不出去。不知道要怎么解决,女鬼也不像是要跟着自己跑的样子,烟雨就干脆走到了离女鬼稍微远一点的地方,学着她的样子盘腿坐了下来。

看不透的黑暗盯着久了总觉得自己正处于虚无中,脚下是空的。烟雨忍不住晕了一下,耳边传来了一阵“咯咯咯”的笑声,真是耳熟啊,倒下前烟雨忍不住想到。

一个激灵,烟雨睁开了双眼,好像刚才一瞬间她是要睡着了来着,双脚还在不停地迈开着,脚步缓慢带着一种疲倦。明明记得之前自己不是再跑步来着,咦?那,自己之前在做什么?

想着想着,她的脚步就开始慢了下来,一只白皙的突然从黑暗中快速伸出,掐住了烟雨的脖子。罗丽姣好的身子在黑暗中缓缓显出了身影,烟雨有种感觉,之前追她的不是罗丽。但是脖子上真实的抑制感以及那股快要窒息的濒死感都是骗不了人的,虽然奇怪到底邢默要干什么,训练里面竟然真的会真的伤害她。

没错,之前烟雨不管怎么害怕都没有想过,有一天,在邢默的训练里她会死。面对死亡,没有人可以真正的这么淡然,尤其是烟雨这种小年轻。烟雨的双手覆上了罗丽的双手,企图要搬开她的手。

但是缺氧让她的神智开始迷糊,对外界的感觉也没有那么的敏锐了。不知道过了多久,她感觉自己肺部里又有了些空气,但是喉底传来的火辣辣的感觉以及酸胀的双腿在不断提醒着她,她正处于高速移动中。

记忆中依旧是空空的,完全想不起来之前她到底干了什么,看到了什么,唯一清楚的就是自己的身体已经快到一个极限了。这肯定不是她第一圈跑了,但是之前发生了什么,她一点头绪都没有。烟雨不敢停下,身体残留的记忆告诉她,不要停,不能停,可是她真的好累,好想休息啊。

一个不小心,烟雨脚下一软,摔倒在了地上,挣扎着想爬起来,但是又一次次地倒在了地上。放弃,也是需要勇气的,作为一个胆小而且精神还有些异常的人来讲,这样太痛苦了,为了让自己心里好受些,烟雨依旧在努力着。

一双修长的腿在不停地前后迈动,一直走到了烟雨的面前,但是却在和她有些许距离的地方停了下来。这个时候,烟雨才停止了无用功,顺着小腿往上看,直到她看到那张脸时,她呆住了。

“蒋,蒋松?”明明知道不是真的,但她还是不自主地涌上一股委屈感。委屈于她因为他遇到了这么多事,尤其是对方还因为她死了。

烟雨红宝石般的眸子中泪水在不断翻滚着,好似分分钟就能掉下来。“蒋松”就这么蹲了下来,和烟雨面对面,黝黑的眸子认真地看着她,认真的眼神让她感觉自己就快要被吸进去了。

不对,是真的被吸进去了!就在烟雨紧盯“蒋松”的那段时间,她的意识又再一次开始迷糊了,还是靠着甩了下头才维持住了短暂的清醒,下一秒,她又陷入了黑暗。不过,那一幕已经深深地被烟雨记在了脑中。

站在上帝视角来看,蹲下来的“蒋松”的眼睛渐渐变成了黑色的漩涡,而且在慢慢扩大着,直到两个漩涡融合并扩散到整个面部。此时的烟雨早就已经昏了过去,而“蒋松”的双手在抓着烟雨一点点地往自己的体内送去——通过面部的黑洞。

烟雨躺在漆黑的空间中,空间感在这里是混乱的,完全分辨不出方向。尽管眼睛是禁闭的,但是奇怪的是她的腿在前后的迈动着,没有碰到地面,也没有摔下去。随着意识渐渐地回笼,她能感觉到自己依旧处于一个跑步的状态,双脚已经不再有之前的酸胀感了,她已经麻木了。

当她睁开眼的一瞬间,身体的主控权又回到了烟雨的手上,也正是因为这样,她又再次瘫坐了下来。一分钟,两分钟……整整在原地休息了半个小时,她才重新感觉到那股酸胀感。

奇怪的是这一次什么都没有发生,没有流血泪的女鬼,没有罗丽,没有蒋松,安静的可怕。既然没有什么东西出现,烟雨干脆就破罐子破摔了,反正脚刚好酸胀得动不了。

……

门里门外或者说柜里柜外完全是两个世界,烟雨在里面过的心惊胆跳,而恃卿和邢默倒是聊得很开心。过了新手阶段,演绎基本上已经是万叩正式的一员了,为了尊重隐私,除非必要,恃卿也没有动用它的最高权限去探究。

“你说这次她能不能习惯了?”恃卿无奈地看着邢默往自己的咖啡中不断地加着方糖,糖都要高出液面了。

加糖的右手一刻不停,左手还拿起牛奶,往咖啡中倒着,咖啡没有溢出来也算是好技术,“不能,她看鬼。”

没错,烟雨的确是看鬼,这一点他们都发现了,只要是她了解过经历的鬼,不管什么时候看到,她都能保持理智,而不是瑟瑟发抖。但是他们要锻炼的也正是这一点,所以才从知道以后开始就不再用烟雨不怕的鬼了,她必须习惯在极度害怕的时候做到本能思考。

不过很快,恃卿就发现不对了,一般来说,每次训练到了一定程度,都会有个中场休息时间,这个时间也是恃卿传送营养餐的时间。但是这一天,他传送时总觉得背景跟他记忆中的有些不一样。

“阿默,我问你个事,你在训练烟雨什么?怎么会有全黑的世界?”

“全黑?不可能啊,这里没这个设定啊。”突然想到了什么,邢默刚夹起的一颗方糖就这么从他的手中掉落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