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戏剧的差异
  • 见鬼说鬼
  • 疯必自醉
  • 2018字
  • 2019-01-20 08:16:55

哪怕是刘熙已经演奏完毕了,烟雨都没有反应过来,不过就身心而言,感觉舒畅了许多,音乐有时候真的能治愈一个人的心灵。

“我这首passacaglia弹得怎么样?”看到烟雨缓缓睁开了眼睛,刘熙带着一种小嘚瑟问道。

“很好听。”虽然看着刘熙的样子,烟雨有些忍俊不禁,但是这声好听确是出自于她的内心。

“啪”刘熙打了一个响指,“不错,有些眼光。看你这状态,差不多可以进第二个房间了。我听恃卿说你第一个房间还没过,今天下午你可以去过一下。”

把大提琴塞回琴包以后,刘熙突然想到了什么,“对了,尽量不要喝什么提高身体素质,尤其是生命等级的药。那样你...对你打基础不好。”

拥有太高的金手指也不是特别好,没想到有一天自己还要想办法让一个人升级慢一些。刘熙有些无奈,不过也算知道为什么那两人一反常态的对一个新人这么关注。

每次谈到这个话题烟雨都有些无奈,系统在她第二次上203之前就已经更新好了,刘熙说的药是有,不过提升素质就要20枚一瓶,提升生命等级的更不用说,需要50一瓶,这还是2级到3级的生命等级提升药水,3级到4级的更贵要100枚。

苦涩地笑了笑,她貌似啥都买不起,得了,还是得靠自己去锻炼。不过烟雨不是什么会轻易放弃的人,想要回家,就注定了她活的不会很轻松。

……

在娱乐室里的中央屏幕上,“余额不足”几个大字在烟雨的面前不断跳动着,鲜红的闪光在不断地提醒她,她就是个穷屌丝。默默地收回卡,自己的伤能好的那么快,估计和这个有些关系吧。估计只能等到下个月才可以把一号房间通关了,有些无奈的拿起弹出来的戒指,她打算去图书室翻翻书,还好看书不要前。

就在她要离开前,刘熙背着她标志性的大提琴走了进来,“咦?烟雨你这么快就通关了?”

“我没世界币了。”烟雨白皙的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起来,天知道她还是第一次遇到没钱的情况。

“……”刘熙也是第一次遇到能把世界币花光的人,“那我先借你5个世界币吧,等你下一次任务完成以后再还我吧。”

本来烟雨想拒绝刘熙的提议,欠钱往往就意味着会欠一定的人情,她不想欠别人什么。不过刘熙的一句话就让她打消了这个念头,“人还是动动好,不然容易生锈,在我们的生活中,身体还是很重要的。”

“那谢谢你了,先借我一些吧。”就那么看着刘熙把自己背上的大提琴放入了抽屉,烟雨感觉自己的老脑门上掉下了几条黑线,终于知道这么大的抽屉的设计是为了什么。

人与人的差距真的是可以超级大的,烟雨看到刘熙名下的10006个世界币,她感觉到了来自道的恶意。突然有点想仇富了怎么办?来没来的及多想,刘熙就划了5枚世界币给她,然后直接走向了5号房间。

说实话,烟雨很好奇5号房间是什么游戏,但是更清楚现在她的能力还不能去5号房间。认命的走向了1号房间,又是熟悉的方格,不一样的是她能玩得更加轻松了,原本到了第四个积木时会有个突然加速的过程,这次加速的积木在她的眼里就和上一次她玩时前三块积木的感觉一样。难怪刘熙说她能过关,就在烟雨轻轻松松跳上一米而不用借助自己的的双手时,她从心底升起了一种自信感。

不过就算是这样,烟雨的耐力也是有限的,在经历了三次失败以后,她终于在第四次时拿到了100个积分。作为穷人的烟雨,不想浪费任何一次的机会,就决定再来一次。

恃卿看着烟雨的表现,这一次他没有再给烟雨放鬼脸,她看上去已经完全恢复了,但这个问题就像是一个定时炸弹,会一直跟着她。或许有一点点的刺激就能成为她的导火索,他皱着眉,而且和第一次相比,烟雨的进步速度太快了。

“你是在担心她进步太快?”

“不全是。”这三个背后的意义,邢默和他都懂,下意识地不再深究。

邢默倚在墙边,看着盯着屏幕中的烟雨皱眉的恃卿,“别想了,这是她的劫,她就没办法躲掉的。”

如果不要边说边吃着手中的栗子蛋糕的话,这句话或许还能起到一些安慰的作用。不过现在嘛,恃卿没好气地翻了邢默一个白眼,转过头不再看对方,“我是怕她这样下去,年度考核的时候能拿到个高分,一旦在那里露了脸,以后赚世界币可就快很多了。”

恃卿在闭上嘴唇的一瞬间,感觉到了双唇碰上了一样软软的东西,下意识地就转过了头。原来是邢默把一勺子栗子蛋糕递到了恃卿眼前,“我知道你在矛盾什么,现在的她不过是三级生命等级而已,距离我们这个层次还有好久,你还有很多时间好好思考。”

如果刘熙在这里的话,她一定会感慨从来没看过笑的这么温柔的邢默,这种如沐春风的表情一般只在恃卿脸上出现过。

一次又一次,烟雨在1号房间中把俄罗斯方块打通了关,时间也是一次比一次要短,后面她甚至用上了加速,不过用完十次机会依旧花了她差不多两天半的时间。此时距离她的下次任务就只有三天的肯定休息期了。回到房间美美的洗了个澡,又去一楼吃了一顿恃卿亲手做的晚餐,烟雨甚至萌生出了一种这样也不错的感觉。不过她很快地就摇摇头,把这个可怕的想法甩出脑袋,不行,她是一定要回家的。

“明天早上来我这里,老时间。”邢默的突然出现把烟雨着实地吓了一跳,而他淡淡的话更是让她觉得之前她想要留在这里的想法显得有些略蠢。

“哦呦喂。”伴随着上扬尾音的还有一声充满调侃味道的哨声。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