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炸毛
  • 见鬼说鬼
  • 疯必自醉
  • 2092字
  • 2019-01-20 08:16:55

不得已,何晴只能拿知道203的位置来引诱她,自己可没有骗她,这个是真的哟~没想到真的带她去了崖边,对自己的影响这么大,自己竟然真的有一种想把她推下去的欲望。

面对烟雨的戒备,何晴也不知道怎么消除。直到她主动开了口,只不过问的确是关于蒋松的事,一想到他,就觉得心底有一种情绪叫嚣着要出来。尽量用平淡的语气说完,就忍不住到外面大哭了一场,原来还是没有办法忘记蒋松,她依旧那么在意他。

烟雨还是离开了,她不相信自己,说不上是什么感觉,何晴就这么浑浑噩噩的过了一个月。在某一天早上,她碰到了等在车站的烟雨即将踏上那个噩梦,实在忍不住,她叫住了烟雨,没想到对方竟然知道她要上的是什么。

为什么要做到这个地步,这已经不是简简单单的灵异爱好者的行为了。她有一种预感,烟雨能帮她完结掉这个噩梦。第二个月何晴选择了不去干涉烟雨的决心,也算是为了自己的小心思。尽管依旧害怕被203控制,但是反正时间都不多了不是吗?

何晴决定赌一把,在烟雨离开她家的第三个月的14号,她去了悬崖边,那种被控制的感觉又来了。好在,生活给予她的不都是苦难,烟雨回来了,她已经不想忍了,她想 ... 把烟雨推下悬崖。

一滴冷汗从何晴的脑门上滑落,这次连思想都被控制了。好在烟雨这个时候没有和她唱反调,选择了相信她。在那一天,何晴向烟雨摊牌了,在之后的一个月两人再次陷入了沉默,不过这种沉默终究还是被打破了。

明明和蒋松长得那么像的一个人,却是那么危险,她的身体完全不受自己的控制了,连自己身处的位置也完全忘却了。脑中只剩下了一个念头,嫁给眼前的男人,不过似乎有些不对?

不知道过了多久,也许是一个小时,或者是一天?她能感觉到周围的“人”在不断忙碌着,想要给自己举办一场盛大的婚礼,可是为什么,自己这么想哭呢?

再被戴上戒指的一瞬间,何晴感觉到了自己的眼角有一滴凉凉的液体滑落,下一秒她所有的记忆都回笼了。第一眼,对上的不是烟雨曾经温暖却带着警惕的眸子,而是一双清澈却压抑着疯狂的眼睛。在她的注视下,何晴感觉到了自己身上的枷锁在消失,她自己也在消失,奇异的是她的内心带着一种好久未曾感受到的安然。

……

烟雨从梦中看到了关于何晴和蒋松间的一切,下一秒她就真的昏了过去。邢默抱着她回到万叩以后,就开始了治疗,当然,这不是免费的。恃卿在心里坏坏的想,要是她醒过来发现自己一个世界币都没了会怎么样?想到之前烟雨交世界币时抠门的样子,他就想笑。

一分价钱一份货,搭上了上个世界的法则给的10枚世界币,烟雨的身体不但完美修复了,还变得更好了,生命等级变得更高了。生命等级是以存在的能力来决定的,总共分为十级,道的存在是十级,法则是六级,而普通人是二级。一级是什么?就是那些动植物之类的生物。

醒来以后的烟雨生命等级将会直接位于第三级,也就是同样的摔下上个世界的悬崖,就算没有真实守护的能力,也死不了,缺胳膊断腿的,还是会有的。

不过恃卿和邢默没想到的是,他们治地好烟雨的身体,却治不好她的心理。这一觉烟雨睡得特别不好,一下子梦到罗丽消失前的诅咒,一下子梦到蒋松把她推出车外自己被那群类人生物淹没的场景,一下子又变成了红色,遍布视野的红色,充斥着浓浓的贪婪。

“我可是第一次看到这个新人啊,怎么她就变成这个样子了?”一个背着大提琴的帅气妹子,顶着一头银色碎发冒了出来。她看着沙发上皱着眉头的烟雨,没想到在万叩的第一次见面会是这种情况。

猛的一下子,烟雨从沙发上坐了起来,睁开了那双清澈的红眼,眼底隐射出来的疯狂,让他们看了个切实。

这下子皱眉的就不只是烟雨了,所有人都皱起了眉,“恃卿,这好好的妹子怎么会这样,你是不是做了什么?”刘熙深知恃卿的尿性,很有可能是他讨厌烟雨,把对方逼疯了。

“没啊,我最多变了几个鬼吓她一下,拿她来气气阿默而已。”

也不知道是真的不小心说漏嘴,还是存着一定想要道歉与邢默和好的心思,总之邢默的确差异地看了他一眼。两人之间紧张的气氛有所缓解,“烟雨这个情况不妙啊,再这样下去,她就只能被关到那里去了。”

“那里对一个新人,尤其还是个女生而言也实在是太残忍了吧。”

“可是你知道的吧,像我们这种层次的人发起疯来,会给世界带来很大危害的,她一天不去那里,就一天处于排班中!”

刘熙和恃卿两个人,谁也不妥协,就在那里杠上了,最后还是邢默开口,“不是还有七天,我们看看再说。小熙,你的音乐不是自带治愈功能的,能试试吗?”

“可以,那就试试吧。”

在他们讨论的期间没有发现的是烟雨不见了,直到身为阁主的恃卿发现在场的气息少了一个以后,他们才认识到事态的严重性。

“是隐匿吗?”兑换系统里面能兑换的能力有很多,但是一个新人能换的起的就这么几种,而在这个前提之下能完全隐藏一个人气息和身影的就只有那么一个。

“效果只有半个小时而已,大家都注意着点,她怎么也跑不掉这个屋子的。”尽管烟雨不见了,但是邢默的样子看着一点也不担心。不过也是,在场的人,个个生命等级都高于烟雨,不是身体素质还是战斗经验,都能碾压她。

果不其然,“砰”的一声,烟雨的小腿和恃卿的铁链来了一个碰撞,他也是知道需要注意的人,因此还是很小心的没有伤到烟雨。

看着烟雨再次消失在了他们面前,刘熙忍不住来了一句,“这看着怎么这么像炸毛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