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踢馆
  • 见鬼说鬼
  • 疯必自醉
  • 2049字
  • 2019-01-20 08:16:55

跟随着红眼司机上车后,烟雨看到了一副十分热闹的景象,车上车下简直是两个世界。原先的椅子在此时都已经不见了,或许是设定已经完成,已经不需要再厮杀取乐了。总之,现在这群“人”正其乐融融地在车里开着party。

红眼司机穿着黑色的西装,衬得那张属于蒋松的脸越发地帅气,修长挺拔的身姿,这种人丢在现实中也绝对是属于梦中情人的那一类吧。身穿黑色婚纱的何晴被红眼司机抱在怀里,雪色的白,婚纱的黑在她身上形成了明显的对比,嘴角挂着僵硬的弧度,要是她能展现出自己真正的表情应该会更美的吧。

没有任何表情,烟雨就那么站在那里,静静地看着红眼司机的表演。“蒋松”发现烟雨没有害怕,没有吃惊,什么表情都没有,也就失去了兴趣。

“你选择在今天上了203,也就意味着你今后都只能跟我们一起度过了。”红眼司机拍了拍手,刚刚还high到不行的现场,瞬间安静了下来,“你,带我们的新成员好好地玩一玩。”

被红眼司机随手点到的“人”顿时有些受宠若惊地跑到了烟雨的身边,“来来来,请吃点东西,今天可是蒋老大和他爱人结婚的日子,你也是赶巧了。”狗腿地将一块做的什么精致的“牛肉”仔细地切好摆在小盘上递给了烟雨。

如果是在现实,有人告诉烟雨,这个是牛肉,她应该会相信,可这是203,十之八九这个长得像牛肉的肉块是加工处理之后的人肉。就像之前的何晴被骗着吃下了“蒋松”的肉一样,一旦吃了,她也会在这个过程中渐渐地被同化吧。

可是不吃?不用看她也能感觉到全场集中在她身上的视线,可以想象她只要表示出拒绝,他们都会一哄而上把她撕碎,然后变成盘中的美食。

冷静的拿起小叉子,叉起了一块肉,烟雨直视着红眼司机的方向,淡定地将肉放入了嘴中咀嚼,“嗯,味道不错。”

这句话就像是一个开关,开启了现场的声音,现场顿时又热闹了起来。他们各自与各自的“好友”聊了起来,而红眼司机也和何晴亲昵的讲着什么,只不过何晴全程都如同一个人偶。

不管是现场的人跟烟雨说些什么亦或者他们在自嗨些什么,还是红眼司机在上面发表自己新婚感言,烟雨一直站在原地,一口又一口地吃着桌上的食物。这一幕落在车上的“人”眼中,是十分满意的,觉得她很上道,吃的越多也就同化地越快。别看他们现在很热闹,但实际上他们还是隐隐把烟雨包围住了。

吃着吃着,烟雨的眼神中闪过了一丝丝红色,这一幕被红眼司机看在眼里,当即就挥挥手,让周围的人散开些。但凡有些智商的家伙,此时都能看出来烟雨很不对劲,更何况是和她打过照面的“蒋松”。

红眼司机走到了烟雨的面前,她都没有放慢一丝进食速度,“再这么吃下去,我的婚礼就没有食物了。”

将盘子中的最后一口放入口中,烟雨优雅地擦了擦嘴,“已经没了。”

“ ... …”真的没了,简直可怕,第一次遇到那么能吃的女人。

烟雨的眼神在此时已经完全变成了红色,不过这种红和“蒋松”的鲜红还是有些差别的,是一种红宝石般的通彻。不过红眼司机也没怎么在意,一般人的眼睛怎么可能变红,而且还是吃着他的食物变的。

干笑了两声,红眼司机只能叫人再去做了一桌,“罢了罢了,接下来我们要正式开始婚礼了。”

跟随着红眼司机来到了人群的最前方,这一次没人敢拦着烟雨了,没有“人”想到过烟雨的行为并不是她真心想要加入203,而是她,其实已经在崩溃的边缘了。在可笑的司仪的主持下,他们直接跳过了宣誓那一块,进入了交换戒指那一段。

眼尖的烟雨发现何晴虽然被控制了,但是她还是有自己的感情的,伴随着麻木诡异的表情,她流下了眼泪。没人说的清到底是因为什么,也不需要解答,因为烟雨本来就没有想过要让两人顺利地结婚。

冲上去就是一脚是她此时最真实地写照,就连红眼司机都没有反应过来就被一脚踹得撞上了前面的玻璃。嗯,质量很好,玻璃并没有碎,随着“蒋松”的滑落,戒指在地面上打了几个可爱的小滚,最终在烟雨的脚边停了下来,蹲下来捡起那枚戒指,把玩着。

“你……”

在所有人未反应过来以前,烟雨对着何晴发动了轮回阴阳眼,储存的阴气越多,能力也越大,但凡还有一些意识,不管她是什么形式存在的,都能把她投入轮回。

何晴的消失就像是往油锅中倒了一小波水,整个都炸了,愤怒的“人”,一哄而上,瞬间烟雨就体会到了当初蒋松被一拥而上的人撕碎的痛苦。

身体上的肉被撕裂着,她能够感觉到身体上的痛苦,也很想大声的喊出来,但不知为什么,身体一直都没有回应。

如果有人在悬崖边上,此时就能看到一辆破烂的203,车窗尽碎,车顶还是扁的,车内横七竖八地躺着一具具残破的尸体,有新鲜的,也有生蛆的。车子歪歪扭扭地开在崖边,一个转弯,一个扭转,203就这么翻下了悬崖。

这个世界关于203的报道就这么戛然而止,渐渐地,没有人再看到过突然出现的崭新的203,那辆老式的公交也在时代的交替中被新的公交所取代。这所城市就这么再也没了203的出现,随着时间的冲刷,人们也开始淡忘了,曾经有那么一辆公交所带来的恐慌。

再扯回再次翻下山崖的203,这一次,203被摔得彻底地散了架。由于失去了动力的来源,也就是蒋松和执念的目标何晴,203存在的意义被从根本上剥夺了。它就只能变回原始的状态,烟雨的不幸就在于她被里面的“人”牵制住了,没办法在那一瞬间跑出203,也算是陪葬了吧。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