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潘多拉
  • 见鬼说鬼
  • 疯必自醉
  • 2098字
  • 2019-01-20 08:16:55

何晴的双眼很突兀的在那一瞬间变成了淡红色,在灯光的映衬下,这一次烟雨看得十分清晰。又开始忍不住紧张,烟雨就如一个惊弓之鸟,戒备地看着何晴。

“别紧张,我的确只有在悬崖附近,而且是203离我比较近的时候才会受到影响。现在之所以会这样,是因为我被半同化了。”

组织了一下语言,何晴接着说到,“那个时候的阿松已经不是真正的阿松了,但是我没有发现,就连明明那群人之前还为位置的问题打得死去活来,现在却莫名多了一个位置我都没有觉得奇怪。我就这么傻傻地吃掉了他递过来的肉干,后来椅子上出现了我的名字,我发现我渐渐地开始动不了了。”

“不过,后面一个人出现了。”何晴的表情有些复杂,“那个人长得和阿松一点都不像,但莫名奇妙地我觉得很安心。在我被同化完全以前,他把我一把推出了203,但我毕竟已经被控制了一部分了。所以我经常能看到203的状况,一旦在悬崖边离它太近,还会有一定程度的控制。”

“那个爱心已经快被完成了,我最终还是会被带走的,烟雨,帮帮我,帮帮阿松吧。”何晴把自己的脸埋在了自己的胳膊中,压抑的哭声渐渐传了出来。

“我,我也不知道能怎么办。”

“你可以的,我知道的,你不是普通人。普通人不会不知道203的事情,不会去调查,,现在哪怕胆子最大的人都不会去触碰这块禁区。普通人不会守着站牌想要上车,也不会在车里面被咬下一块肉的情况下,还没被同化。我看到过,那对小情侣因为害怕,没下车,被车里的东西咬了好几口,就被同化了。”何晴指了指烟雨的伤口,和正常的伤口一样,红色鲜嫩的肉暴露在空气中。

之前也是烟雨过于专注何晴以及203的事,并未觉得有些什么,现在回过神来以后,她发现,真的好疼哦。不过疼归疼,但是她的伤口的确算不上什么影响,想到了上个世界把思琪轮回的情形,烟雨的手不自觉地抚上了自己的眼角,或许是它。

“我有一个任务,需要解决203,但任务对象还在排除中,或许,我说的是或许...”

“或许什么?”何晴带着哭腔的声音在烟雨耳边,此时的她更像是一个无助的小女生。

“或许蒋松会是我的任务对象。”

“他会怎么样?”

“我也不知道。”

两人之间陷入了长久的沉默,谁也没有先开口。接下来的两个月,就这么平淡的度过了,谁也没有再提及当天的事,何晴依旧是烟雨当初遇到的那个女王气质爆棚的人。好似当初发生的一切都只是个错觉,不过烟雨知道,这都是个假象,她在等何晴的一个决定,一个不管怎么选择她都会痛苦的决定。

“明天就是最后一站了。”

“嗯。”

“我没法做决定,烟雨,交给他...烟,烟雨,后,后面。”突然何晴的瞳孔放大,那是一个人恐惧到极点的表情。

不用何晴多说什么,烟雨感觉到天突兀地黑了。啪嗒,手中的筷子由于失去了主人的制约而不自主地掉了下来,烟雨紧绷着身体转向了背后。不管之前再怎么说的轻描淡写地说这是个任务,但害怕是切切实实地存在在烟雨的心中的。

“多亏了你呢,我能把蒋松这个讨厌的家伙给吃掉。”顶着蒋松帅气脸蛋的红眼司机伸出黑色的长舌舔了舔嘴唇,带着一种妖艳的危险,但此时不管是烟雨还是何晴,都无法欣赏起来。

真的是要被吓尿了,这种情况该怎么办?她也真的好像知道啊。烟雨就这么呆呆地看着对方经过了自己,经过的那一瞬间,她感觉自己全身上下所有的细胞都在发出警告。

“跟我走吧,何晴。”轻柔的声音如同情人间的呢喃,何晴被“蒋松”抓着脸,被迫的看向他。渐渐地何晴脸上鲜活的表情开始褪去,变得麻木和...诡异,黝黑的眸子也在这瞬间变成了淡红色。

现在讨论万一蒋松是罪魁祸首这个问题已经没有用了,两个月的时间,足够一个鬼魂被分食到灰飞烟灭了。不过奇怪的是何晴不是能看到203里面的事情吗?怎么会不知道蒋松的事?

“她能看到的,都是我想给她看的。”红眼司机温柔的看着何晴,手也是一刻不停地帮她整理着衣物。

“好了,我们走吧。”弯下腰,在何晴的唇上印下一吻,如果不是这么诡异,那一定很唯美,“我这次是来带走我的新娘的,明天我还会出现最后一站。你想来还是有机会的,不过,这一次,你上车了可就永远回不去了。”

就像电影散场时灯光啪啪啪地亮起一样,随着203的离开,光线一层层地开始回归。潘多拉的盒子被打开了一半,而且还是由烟雨亲手打开的,是她抛下了蒋松。现在烟雨基本可以确定的是那个爱心就是蒋松设下的限制,因为他的执念,不管怎么样,何晴都会被带走,只要爱心被完成。不过烟雨提前了这个过程,蒋松作为主操者被203除掉了,现在还在行动都不过是他的执念。

基本确定了需要被装进瓶子的是那个红眼司机,其实烟雨很不想承认这一点,因为她真的怕。但是没办法,任务不完成会怎么样,她并不知道,也不想试试,她想回家。

鼓起了勇气,烟雨向着记忆中的最后一站走去。一边走,她一边不住地哭泣,不知道自己到底在伤心些什么,但她就是想哭,想要宣泄,烟雨知道,自己的心理出了问题,但是,她没办法控制自己。

“你来了?”车站离的着实有些有些远,烟雨边哭边走走了很久,也没有具体地计算过时间,唯一能够确定的是此时刚好赶上203。(为什么用走的?当然是因为烟雨不会开车喽,略略略)

红眼司机倚在车门边,看着烟雨缓慢地一步一步靠近,“上车吧。”

转身离开的他没有发现烟雨抹了一把自己的眼泪,眼神已经变得和之前不一样了,完全没有害怕。

潘多拉的盒子,到底是谁打开的谁?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