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坦白
  • 见鬼说鬼
  • 疯必自醉
  • 2129字
  • 2019-01-20 08:16:55

完了,这次真的要死了,在坠入黑暗之前烟雨终于找到了真正的蒋松。他正好站在她被甩出的车窗前,嘴一张一合地,似乎想要告诉她些什么,但是却怎么也听不清。蒋松的身后是一群扑腾的“人”,这场游戏中没有胜负,烟雨能看到的最后一个场景便是蒋松被扑上来的一群“人”包围。

后面203上到底发生了什么,烟雨也不知道。本以为坠入黑暗的烟雨会和之前的车站一样,被层层敲碎,消失于虚无。让她没有想到的是她并没有死,而是出现在了现实,那个悬崖的边上。

“你回来了。”何晴的声音毫无预兆地在烟雨身后响起,她差点被吓得跳起来。

“是你啊,现在是什么时候了?”不用烟雨多说什么,何晴就知道她想表达什么意思。

“刚好是你离开以后的一个月,现在是早上六点十分。”

入秋之后的天气变化的额外的快,尤其是深秋之后。同样的装扮,一个月前烟雨上车的时候略显凉爽,现在则是彻骨的寒冷。吹着悬崖上的山风,烟雨用手摩擦着自己的胳膊,企图吹散一些身上的寒气。

这个季节的六点十分,还是天半黑的时候,隐隐约约间烟雨看到了何晴款款地走向她。总觉得,和一个月前的她有些不一样?在夜色的掩盖下,烟雨没有发现的就是何晴的表情在靠近的期间变得越来越诡异,而眼眸在渐渐地染上一丝淡红。

等到烟雨发现时已经来不及了,此时的她和何晴几乎是面对面,近到对方只要轻轻一推,她就会掉到崖下。

“快...走。”才两个,但是何晴用了十分大的劲才能讲出来。因为离得足够近,烟雨都能看到她脖子上凸起的血管以及用力的肌肉。

看得出来,何晴现在还有理智,来不及多想,烟雨就往旁边一跨,赶紧向她身后跑去。跑出一段距离,烟雨确定对方再怎么样都无法把自己推下悬崖以后,便停了下来,她想要看看何晴到底是个什么状态。

感觉到目标已经远离的何晴僵硬地收起了在烟雨向旁边移动以后伸出的双手,转身,就像设定好程序的机器人,死板地走向烟雨。看着这样的何晴,她有一种想要拔腿就跑的冲动,烟雨废了很大的精力才能说服自己别跑。不过好在何晴越走越顺,等到她回到烟雨面前的时候,已经完全恢复了。

“真的是病急乱投医了,我竟然会相信你这种小女生能解决问题。”看到烟雨警惕地如同一个硬起了浑身尖刺的小刺猬,她也是有些无奈的,“只要离开崖边一段距离,我是不会有什么事的。走吧,去我家吧,我知道你有很多事想要问。”

“你和蒋松有什么关系?”烟雨始终与何晴保持了一臂的距离来确保自己在她想要伤害自己的时候能够反应过来。

“他?你不是看过他照片吗?”

“我什么时候...”还未说完,烟雨就想起了离开何晴家的那一天,她在书上看到的那张照片,那上面的人可不是蒋松,难怪她总觉得有些熟悉。

“到了,你先坐会儿,我去拿些喝的。”何晴开完门以后顺手地将钥匙放在了桌上,便走向了厨房的冰箱,“只有橙汁了,可以吗?”

看着何晴手中的果粒橙,烟雨心不在焉地嗯了一声。

“啪叽”装着澄黄液体的玻璃杯被放在了烟雨的面前,何晴就这么坐在了烟雨旁边的沙发上。

“你怎么不说话?那我先来猜猜看好了,你上了203后是不是碰上了蒋松,然后他告诉你不管发生什么都要下车,在十分钟内一定要上车,刚开始一切都和他说的一样。但是,某一次你上车以后发现他不见了,于是你开始怀疑他的话。看你能活到现在,肯定是你还是遵守了规则,下车了吧。然后是不是游戏规则变了?”

“你怎么...”

“你想问我怎么知道这么多?很简单啊,因为我也经历过。不过没你那么厉害,我全程都是靠蒋松保护的。”听到这里,烟雨总觉得哪里有些问题,但一时间又说不上来。

“你是不小心上车的,你是怎么度过的,那几天。”

“你会问出这个问题就意味着你已经猜到了吧,我怎么活的?”

“和那些家伙一样,吃尸体吗?”

“嗯,我一个普通人,要不想死,就只能吃那些东西了。”

烟雨突然站了起来,双手碰的一下按住了何晴两边的沙发,眼底有一种说不上来的愤怒,“你在说谎!”

“哦?你怎么就能断定我在说谎?”

“只要你是个正常人,对着那样的存在你怎么可能吃的下口!蒋松的位置旁有一个空位,上面有你的名字,何晴,你不是鬼,也不是他们的存在,你到底是什么!”

“唉~我是真的吃了,里面的东西。不过不是他们那样,而是阿松的肉。和你不一样,我当时在找到阿松的时候,他就坐在后面,而他的旁边有一个空位置。我就是一个普通的女人,胆子再怎么大一个人在那个时候也会慌,因此我想都没想,就坐在了他的旁边。”何晴扯出了一个苦涩的角度,真的是没有如果啊。

深呼一口气,她接着说道:“你也看到了吧,那把椅子上写着我的名字,其实那真的是我的椅子啊,我属于半个那个世界的人。”

“半个世界?”

“没错,是半个世界。你在那里经历过,所以你应该知道吧,其实在那里面的时间并不久,也就一天的样子。所以你才能得出我是个普通人就不会吃那里面的东西这个结论吧。在那种情况下,只有和他们一样的存在才会吃,因为他们真的饿!”

“但一开始的我并不清楚,而上车的点本就是饭点,那个时候我已经饿的受不了了。”

“但是,就算是...”

“就算是那样也不能吃,你是想说这个吧。但如果一个你深爱的人,拿着一袋肉干对你说,你吃这个吧,你会吃吗?”

听到这里,烟雨陷入了沉思,可是蒋松并没有拿什么给她吃。

“你一定觉得奇怪吧,为什么他没给你吃?那是因为你下车后从口袋中拿出食物的时候,他看到了啊。”

“何晴。”

“嗯?”

“你为什么知道这么多!”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