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离开
  • 见鬼说鬼
  • 疯必自醉
  • 2108字
  • 2019-01-20 08:16:55

第三张了,蒋松的脸已经是这个车上所看到的第三张了,哪怕现在告诉她还有更多的蒋松,她也不会惊讶了。

“咯咯咯”现在全场还能够发声的估计就只有这个莫名其妙的家伙了吧。等等,莫名其妙?是什么时候开始觉得他和别人不一样的!

第一次下车吗?不对,不是那个时候,是第三次上车的时候!他没有吃那个被她踩烂了脸的“人”!都是203上的乘客,大家基本都失去了理智,残留在内心的只剩下了贪婪,想要啃食掉一切的冲动,在这样的情况下,他要怎么才能遏制住自己的饥渴。

答案只剩下一个,真正的蒋松在第二次上车以后就被封到了这具尸体中。这就解释了为什么后面他会有异变了,因为从根本上他们就已经交换了,只是某些限制让他无法对自己出手。这中间有那么一段时间估计是真的蒋松想要给自己传话。

就在烟雨思考的这些瞬间,贴在玻璃车门上的部位又增加了,不但两只手都贴住了,连胸部都已经开始贴上了玻璃。心开始不争气地跳动,手中攥紧了疑似蒋松的人给的小纸条。

“不要那么紧张嘛。”红眼司机蒋松从驾驶位上走了下来,摊开的双手似乎是想像烟雨显示自己的无辜,“你为什么都不说话呢?”

蒋松的脖子往旁边歪了歪,整个脖子就好似断了一样,来了一个180°大转弯。不能保证游戏规则还未改变的烟雨完全不敢应声,牢记着蒋松第一次告诉她的话,死死的捂住了自己的嘴,不让自己尖叫出来。

203也的确不是一定需要有人开的,哪怕是现在,它也稳稳的向前开着。“砰”又是一下,贴在玻璃门上的人影范围更加大了一些,烟雨明显感觉到自己攥着纸条的手心开始冒出了冷汗。这是一个死局,到底怎么做才好。

“咯咯咯”身后咯咯咯的老兄似乎想要说些什么,但是他能发出的声音只有这种渗人的笑声。

“哎呀,差点忘记了,我还没告诉你规则已经改变了吧。”咔嚓一下,司机又把脑袋摆回了正位,感觉似乎是吓不到烟雨,有些失望,“你已经可以讲话了哦~”

带着长长的尾音,红色的眼中奇异地带着浓浓的真诚,但经历过上一个世界的烟雨并没有放松警惕。毕竟就算是她,也不希望自己下一秒被丢到一个满是虫子的桶里,而且她可没忘了纸条上的话,小心司机。在未确认安全之前,她决定不相信任何人。

就这么盯着烟雨,就算是司机也有些没辙,突然想到了什么,他打了一个响指,玻璃门开始缓缓打开。本来紧贴在门上的“蒋松”此时安静地站在门口,看不出一丝在车门上贴过的痕迹,身后是不透光的黑暗。

烟雨的影子逐渐被身后的影子覆盖,她僵硬的回过头,发现自己的身后占满了“人”,都是蒋松的样子,无一例外。

什么叫绝望,恐怕这就是,烟雨相信,只要司机说一声令下,他们绝对都会扑上来撕碎自己。很想把司机装入法则交给她的瓶中,但烟雨连靠近对方都做不到,她在害怕,害怕死亡。红眼司机不是雷克,不会坐在那里让烟雨去试一下,如果猜错了,结果一定很惨。

被团团围住的一瞬间,她是真的很想哭,也很怀念以前的日子,甚至她此时内心只剩下一个想法,要是能回到过去,她一定不会再和父母顶嘴了。爸妈,依萱,我想你们了...

闭上眼的烟雨已经准备好迎接接下来的疼痛了,不过现实和她预想的还是有很大的差距的。闻着空气中说不出的臭味,她悄悄地睁开了一只眼,发现所以“人”都在原地,什么都没发生。

也正是什么都没发生,才是最磨人的,她完全猜不到对方想要干什么,总不能是玩大家来找茬吧。

“我们来玩一个游戏吧,刚好时间也不多了。我可以告诉你哦,这里面只有一个是你真正要找的蒋松,能在这么多人的围攻下活到下车,就是你赢了哦~”司机伸出长长的舌头舔了一口嘴唇,“你比两年前的女人还好玩呢,不过对方可比你狠多了。”

恶寒了一下,烟雨从自己的兜里掏出一段丝线,虽然这个是尾戒变换的同等体积的物品,但是质量绝对是有保证的。

和蒋松相处的时间并不多,也谈不上什么有所了解,要从这么多的“蒋松”中找出正主。唉,真的猜中了,烟雨还是很想骂自己一句乌鸦嘴的。

不,还是可以的!她开始在人群中扫视,不过司机可没那么好心让烟雨安安心心的找到,然后脱离这个游戏。“啪”一个响指在略显安静的车厢中响起,整个世界就好像被人按下了播放键一样,所有的“人”都动了起来,向烟雨扑了上来。那场景堪比被丧尸包围,俄罗斯方块的反应训练效果开始显现了,她迅速跑到了距离她最近的车厢的边缘,用背紧紧靠住了墙。

拔下了放置在旁边的消防锤,虽然并没有什么大的用处,但也总比没有要好不是。狠狠踹走一个企图咬向她的人,烟雨用手中的消防锤打碎了身后的车窗,碎掉的玻璃随着203的离开同身后的黑暗一起坠入虚无。还是不行,还不到离开的时候吗?

此刻烟雨的大脑在不住地转动着,到底怎么样才能离开。她的身体素质再怎么好,也超不过一个普通人的极限,总会有累的时候,这个时候,她就只能成为待宰的羔羊了,唯一的出路就是找出蒋松。

一边奋力的用锤子敲向那些扑上来的“人”,一边寻找着他,一时间也算维持了短暂的平衡,虽然这份平衡似乎坚持不了多久了,因为她的反应已经开始变慢了。

“嘶啦”一下,烟雨的小臂处一块长长的肉被其中一“人”撕走了,露出一道深可见骨的伤口。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肉在几秒内消失在他们的口中,手臂上传来的剧烈疼痛让烟雨的意识开始模糊。

机械地重复着敲“人”的动作,身体的本能还在抗拒,突然一个人影趁着烟雨抬手的空隙将她推出了窗外。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