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分裂
  • 见鬼说鬼
  • 疯必自醉
  • 2079字
  • 2019-01-20 08:16:54

烟雨这一次清晰地看到了蒋松眼中的红色,带着熟悉的诡异表情,以及和车上的“人”如出一辙的贪婪。这一刻,她是真的有一种想要冲下车,好好抓着他问一问的冲动。

全身的血液都似乎在倒流,烟雨完全蒙圈了,难道是规则改了吗?还是这一次其实她是不该上车的?

“马上就要入夜了,他们就要开始动了,什么都不要问,也不要说话,跟着我做。”熟悉的低语在耳边响起,一回头,烟雨就看到了蒋松帅气的脸在自己不远处,让烟雨开始怀疑是不是之前眼花了。

场景开始重演,或者说重现的只有烟雨和蒋松刚见面的情景,其他的一切如常,包括地上的残渣和硕大的头颅。

突然一阵咯咯咯的声音从烟雨的后方传来,相比较周围面无表情的“人”,他显得有些突兀。苍白的皮肤没有一丝血色,作为一只鬼,他和其他人不一样,哪怕是在此时,他也端正地坐在位置上,嘴角的弧度达到了所能达到的最高,让人感觉他是真的看到了什么很好笑的一幕。透过张开的嘴,烟雨能很清楚地看到他牙缝中间的肉丝,但没有什么粘稠的感觉,看来他还是挑食的,没有吃上一个人。

她记得他,这个人便是烟雨第一次站在车外看到车内吃人景象的时候,冲她咯咯笑的“人”。他的笑声只让烟雨感觉到了一种莫名的嘲笑,是在嘲笑她的蠢吗?相信了不该相信的人。

还未等烟雨更加深入地想些什么,下一站就到了。一张诡异的脸正好死死的贴在玻璃上,蒋松被压扁的脸上那双红色的眼睛带着浓浓的贪婪。下意识地看了一眼旁边,发现蒋松的的确确在自己的身边。蒋松,有两个?

看到烟雨没有跟随自己下来,而身后的“人”,开始准备起来扑向烟雨了,蒋松紧张地抓住了烟雨的手。咔嚓一下,门关上了,还好他速度够快,烟雨刚好从车上下来。

蒋松似乎什么都没有变化,但当时在车上时烟雨明显看到了,他在下车的一瞬间和那张脸的主人重叠了,而蒋松本人似乎没有什么感觉。

“我还要等多久才能回去!”在这个鬼世界多呆一天都是一种折磨,烟雨感觉自己快要被逼疯了。

“快了。”没有粗鲁的让烟雨闭嘴,看来他也不是纯粹的重现了当时的场景,“很少有人活到现在,基本都在第三个车站下车的时候不愿意动了,结果被车上的人洗干净了阳气,同化了。”

走在前面的蒋松开始放慢了脚步,直到最后停了下来。烟雨自从下车起就没有放松过警惕,她从未忘记自己的眼睛,只能看到真实场景。也就是说眼前的蒋松,不是一开始的蒋松了,想到这里烟雨快速地往后退了几步。

“我看到你的表情了,你是不是看到了什么?”蒋松黝黑的眸子中闪烁着一种认真的情绪,倒映着烟雨戒备的表情,“告诉我,是不是我身上发生了什么。”

无法判断蒋松到底是敌是友,但就黑色眼眸的状况下,烟雨选择了暂且相信,“我看到了玻璃上有你的脸,带着诡异的表情,眼睛是红色的,但是你下车后就跟他重叠了。”

“原来是这样,难怪以前的人说什么都不肯跟我下车了。”似乎是想到了什么,蒋松的脸色突然一变,十分严肃地看着烟雨,“接下来我希望你记住一点,遵循上下车的规律,不管看到什么。除了这一点,不要再听任何人的话,包括我的!”

距离下次上车的时间已经开始变得紧迫了,蒋松扛起烟雨就向车站跑去,刚刚赶上203的时限。爬上203的烟雨回头看了一眼,不出所料,红眼的蒋松再次出现在了门外,这次玻璃上的脸没有消失,紧紧地贴在上面跟随着公交一起移动。

这一次,明明跟她一起上车的蒋松不见了。想到他上车前跟她说的话,一定有什么跟他有关的事她不知道,感觉罪魁祸首一定跟他有关。环顾了一下四周发现这一次他出现在了最后一排靠窗位置的座位上,而他的旁边有一把空着的位置。

无法出声,但她知道这个时候走动对她而言是安全的,从出现多个蒋松的时刻开始,游戏规则就变了,尽管评定结果并未改动。

走到那个两次对烟雨咯咯咯笑的“人”旁时,烟雨发现蒋松旁边的位置上刻着一个名字,那是何晴的名字。到了现在,烟雨早就不相信何晴说的什么上车就被推下来这种话,不出意外的话她应该就是和烟雨一样,在这里度过了一个月。烟雨是因为有戒指,有足够的食物,作为一个突然上车的人,她是怎么活过一个月的?

看到脚边残留的肢体骨骼和一些肉沫,她突然感觉到一股凉意从自己的脚底升起。重新退回到门边,玻璃窗上蒋松紧贴的部位已经不只是脸了,还有他的一只手。相应的,安静坐在位置上的蒋松表情已经变得僵硬,和周围的人并无不同。

把手伸到上衣口袋,烟雨打算把尾戒变成一枚钉子,关键时刻还能用来刺人。也正是这个巧合让她摸到了口袋中的一张纸条。

【小心司机。】

“咯咯咯”又是一阵具有特点的笑容,那个有些特殊的“人”,就这么无聊地坐在位置上把玩着手中的笔。一目了然,纸条就是他塞的。

若有所思地看了一眼司机,要说整场游戏中谁是唯一一个没有动作的人的话,那就是非司机莫属了。这明明就是一辆幽灵车,不需要司机一直开着,但是他为什么不参与到这个游戏中来呢?

有两种可能,一是司机真的是个死人,死透的那种,连鬼魂都没有留下,二是他就是那个罪魁祸首,这个游戏的制定者。就目前而言,后者的概率大的多。

仿佛感觉到了烟雨灼热而又紧张的视线,司机僵硬的扭过了头,烟雨都能听到脖子扭转时骨头断裂的声音。

“是你在看我吗?”眼前的脸十分熟悉,虽然之前没有看到过,但烟雨并没有过多的惊讶。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