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无声的戏弄
  • 见鬼说鬼
  • 疯必自醉
  • 2119字
  • 2019-01-20 08:16:54

烟雨终于知道为什么蒋松一定要给自己先讲一下简单的规则了。如果没有他事先提醒那么多次,如果她没有在心中反复的提醒自己不要出声,如果蒋松不够眼疾手快地捂住自己的嘴的话,现在的她一定会叫出声。

死尸被随意丢弃在一旁的肠子在她的脚踝上蠕动。此时缠住烟雨脚踝的正是回肠中的一段,由于挣扎地太过剧烈,肠子上有了些许空隙,胆汁、残渣不断地从断裂口中涌出,糊了烟雨一脚。

重点并不是这个而是一个趴在地上的“人”,他的手中正拿着一段肠子,企图用这个在她的脚踝上打个蝴蝶结,奈何肠子太滑,而且它还因为不知名的原因还在蠕动着,不太好打。看到烟雨看向了他,他抬起与身体不成比例的大脑袋,冲着烟雨笑了笑。黄色的牙完全暴露在她的视线中,呼出的气息都带着一股难以忍受的恶臭,脸上有一个大大的脓包,不过此时脓包早已破开,在不断地流出黄色的液体,那液体铺满了他整张脸。

一想到这样子的鬼碰到了自己,烟雨就有一种抑制不住的恶心感。

就像有暴露癖的人一样,越是厌恶,越是恐惧,对方就越是兴奋。他也一样,看到烟雨毫不掩饰的厌恶,他只感觉到了一种从心底升起的快感和...贪婪。又能吃到新鲜的肉了呢!

遇到这种情况,如果无法逃避,就只能选择反抗,尤其是一个惊吓到极点的女人,是很容易失去理智的,不过还好,烟雨还记着不能出声。脚起脚落,她狠狠地踩向了那张大脸,带着漠然的表情。这一瞬间,她就好似变了一个人一般,面无表情,哪怕是脚下的人脸已经惨不忍睹,自己的白鞋子上粘上了黄色的脓液,都未曾引起她一丝一毫的情绪波动。

本来以为烟雨会叫出来的蒋松此时不知道该做出什么反应,第一次遇到那么凶残的。脚下传来一整停顿,下一站到了,不管烟雨还保持着下踩的动作,他拉上她就走。

烟雨绝对是蒋松到目前为止见到的胆子最大的人,但也是胆子最小的。下车后的烟雨此时也反应过来了刚才自己到底做了什么。扶着站牌的杆子吐了一会儿后,她胡乱地抹了一把嘴角,小腿肚还在不住地打颤,但她还是选择了向前走。

看着她倔强的背影,蒋松笑了,无声的笑了,一个诡异的表情在他脸上荡开,黝黑的眸子中闪过了一丝红色以及贪婪,如同车上的“人”一般。可惜,烟雨并未想到要回头,不然她就会发现这个诡异的表情她已经看到过好几次,也就不会渐渐地对他放下自己的警惕心了。

没有如果,有的只是结果。烟雨这一次什么也没有问,大概她能猜出来一些,她现在就是203的玩具,被203恐吓的对象。一旦到了下一个十四号,就是她赢,她可以回去现实,而一旦开了口,她就会被囚禁在这里,直到在不知道第几个车站上车,被车上的人吃掉。

没错,每一次烟雨下车的这段时间里都会有一个“人”被吃掉,每一次烟雨上车都会有一个位置消失,没下车的人如果没座位再下一次有人上车时就会魂飞魄散。本来车上的位置是刚好的,在烟雨上车以后就多出了一个人,这意味着占座游戏开始了。

每次烟雨上车,座位上的人是不能动的,不过也有例外,那个例外就必须负责让烟雨发出声。如果没有会怎么办?站在公交车牌前的烟雨很明确地得到了这个答案。

一个比普通人脑袋还要大一些的颅骨被完整的摆放在车厢中,空洞的双眼直直地朝着烟雨的方向。她虽然没有看到车厢中发生了什么,但是能猜到些什么。等车上的人满足地擦干净了嘴角的脓水,回到各自的位子,烟雨才回到了车上,后面紧跟的是蒋松。

泥人也有三分火气,既然你要玩,我就陪你玩!烟雨不再选择躲避,她倒要看看203还能玩什么把戏。烟雨的精神状态有些不对,她自己也感觉到了,想法过于极端,但这样或许对她而言才是最好的,这样她才可以不被自己怕鬼这件事困扰到。

所有“人”都安安静静待在自己的位置上,连之前肠子蠕动的声音都没有,安静地可怕。当然,烟雨不会以为这样她就安全了。突然,一个“人”突然从烟雨的正前方冲向她,下意识的她往旁边跨了一步,也正是这一步,让她避免了受伤的危险。

估计着不会再有其他人动起来了,烟雨面对着她朝后退了几步。这是一个全身皮肤干巴的如同树皮的妹子,原本属于手指的位置用尖尖的粗针所代替,很难想象之前要是被扎到了会是怎样的感觉。

不确定在这场无声的游戏中有没有不能杀死自己的条件,烟雨不敢拿自己的小命去冒险。还好车厢内的空间足够大,而且烟雨在万叩的时候有好好地锻炼自己的耐力,才能在这场角逐中坚持下来。车开的时间似乎是一次比一次长了,烟雨的精力在一次次的快速移动中不断地消耗。203看上去也不打算就这么快弄坏自己的新玩具,在她堪堪躲过一次刺击以后,车门打开了,拉上蒋松他们迅速地跳下了车。

果然车上的人是有限制的,在她下车以后,对方并没有追上来。

“我们快走吧,趁现在。”大步向前走去的烟雨到现在都未发现,蒋松开始变得越来越沉默了,眼眸中的红色在渐渐扩散。

甩了甩头,蒋松又再次恢复到了之前的表情,“你不问我写什么吗?”

“不问了,有些事情不需要问,我能大概猜到一些。”蒋松说过,不管发生什么都一定要上车,以及不管外面有什么都一定要下车。现在她已经经历过车上的东西了,那么车下呢?会是什么,203应该不会无聊到一直是同一个把戏的。

不出意料,之前总想着要刺死烟雨的那个“人”已经变成了剩下这群人的养料。烟雨淡定地踏上了公交,不过很快她就发现了不对,这一次,蒋松没有上车!

车门咔嚓一声关上了,车内的烟雨与车外的蒋松,四目相对。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