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203路
  • 见鬼说鬼
  • 疯必自醉
  • 2059字
  • 2019-01-20 08:16:54

其实烟雨的内心还是很排斥上203路的,不管是现实的,还是会消失的那辆。不过她的任务是她永远躲不过的坎,否则她就无法回家。不是指万叩,而是自己原本的家。

没有办法,她吃完饭,给何晴留了一张纸条,告诉她有事,先走了。然后一个人来到了千阳站,就是烟雨刚到这个世界时所在的站牌。时间还很早,如果真的是定点的话,那么还有十几个小时的时间,因此,她打算再去山顶看看,这次,一个人去。

一路的走着走着,不知道走了多久,这条山路就像是没有尽头一样,两边的景色也未发生什么变化。刚开始烟雨并没有在意,山上吗,两边都是树,没什么变化很正常,可是后来她就感觉到了不对劲,跟何晴来的时候走了差不多二十分钟,就从千阳站到了山顶,这次她走了半个小时还没有到。

为了确认是不是真的在往上走,她回头看了一眼,什么也没有。心跳开始不自主的加快,她到千阳站牌的时候是几点?好像是下午一点来着。不,就算是晚上,也不会是这个样子的。

身后黑的惊人,很想说这只是普通的天黑而已,但是怎么也说服不了自己的是下午两点天就黑了。

为什么在走的时候没有觉察到,这个时候,她真的有些气自己总在关键时刻迟钝。人在遇到自己害怕的东西的时候,往往会选择转身,朝着反方向跑,烟雨也是这样,转身,朝着山上跑去。跑了没几步,她又停了下来。前方不知何时出现了一辆公交车,突破浓重的黑暗向向烟雨驶来,夜灯的光有些直直地照着烟雨,下意识的,她挡住了自己的眼睛。

无法看清楚驾驶座上的脸,以烟雨的角度只能看到一团浓重的黑色,但隐约能看到这是一辆203路。203路下山的势头特别重,车速很快,就在烟雨以为会撞上她时,它稳稳的停下了。门咔嚓一下开了,走下了一对年轻小情侣?烟雨看得不是很清楚,但隐约像是年轻人。

“滴滴——”司机按响了喇叭,“前面的谁,要上车赶紧上来,不上车就让开。”很普通的中年大叔的声音,没有那种缥缈的感觉,这让烟雨松了一口气。

烟雨往旁边动了动,203路的门再次关上了,司机开始发动,一切和正常的车子没什么两样,但是,她不会觉得这是一辆正常的车,那样太傻了。起步的公交开的很慢,在经过烟雨身旁时,她下意识的想要看清楚车厢里有什么,但下一秒她就僵住了。透过玻璃窗,烟雨能看到一张僵硬的脸,面无表情的看向她。

抱有侥幸心理的期待着对方只是不小心看到了她,但是也只是一种想象,现实是,那张僵硬的人脸随着烟雨和公交之间距离的改变,开始慢慢的转头,眼神始终望向烟雨的方向,而此时,他的头扭动的幅度绝对大于九十度。更让烟雨崩溃的是,这不是一个特例,整个车厢,包括司机,都在看着她,以同样的方式。

还好,公交并没有停下来也没有出现什么人或者说鬼,一定要把她弄上车。她一直维持着僵硬的姿势,直到公交消失在她的面前。

“喂,你要跟我们一起去前面等203吗?”一个甜美的声音在烟雨耳旁响起。

如果用猫的反应来描述烟雨此时的内心的话,那就是吓得都炸毛了。从声音的来源来看,离她真的很近,但是烟雨不敢转头也不敢发声。

“你叫什么名字?”

“你来自哪里?”

“跟我们走吧。”

明明只有两个声音,但她总觉得有很多人在她耳边讲着,想要逼迫她跟他们走。不敢出声,烟雨只能捂住自己的耳朵,拼命的摇着头,露在外面的皮肤泛起了一颗颗细小的疙瘩。

就在烟雨快要崩溃的时候,那对情侣走了,“不行,该走了,不然就赶不上203了。”

两人就这么僵硬着身体,一步一步地向前面走去,这还不够,在完全消失之前,他们齐齐的转过了180°,僵硬的脑袋直直地看着烟雨,露出一个诡异的表情,“我们还会再见面的。”

那表情让烟雨想到了上午和何晴在崖边时,她脸上的表情。哪怕两人已经迈着机械的步子消失在了烟雨的眼前,她都没有回过神。黑暗褪去后,烟雨发现不知不觉中她已经站在了崖上,只要稍稍往前踏一步,她就会掉到悬崖下面。

有些惊魂未定地往后退了几步,烟雨猛的瘫在了地上,胸口不断地起伏着,还好刚才因为害怕,整个人僵在那里。如果刚才她要是能动,万一向前踏了一步,这个结果她完全不敢想象。

有一点她可以确定了,203的确是在这里翻车的,那么倒推的话,何晴的也许是真的,而她在崖顶的时候可能被罪魁祸首附身了。但也不好说,也有可能被何晴骗了。

揉了揉太阳穴,真不明白怎么会这么复杂,敢不敢来一个能让自己不用动脑的世界。

在缓了缓感觉腿不再那么软了以后,烟雨认命地按照原路返回,回到了千阳站,不敢再到处乱走,她就这么静静地抓紧了自己的衣服,坐在车站里,等待203进市里。

就在她昏昏欲睡之际,烟雨突然想到了一件事,她的目的本就是上那辆会消失的公交,而刚刚其实是一个很好的机会,在不属于任何一个站牌的地方遇到了。但她内心也感觉到,不是她不知道,而是她下意识地想要回避。

尽管是刚步入秋天,夜晚还是有些冷的,烟雨蜷缩在角落,让自己暖和一点。早上她是背一阵喇叭声吵醒的,203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到了千阳站,好心的司机并没有无视掉蜷缩的烟雨,反而是把她叫醒了。

“你怎么睡在这里,晚上还是很冷的,上车吧。”

再一次看到了司机被烧毁的半边脸,烟雨此时感觉他是那么的亲切,“谢谢。”

这声谢谢是司机在毁容后听到的为数不多的一次,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起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