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抉择
  • 见鬼说鬼
  • 疯必自醉
  • 2284字
  • 2019-01-20 08:16:51

正是因为经历过黑暗,才会格外地珍惜短暂的黎明。此时的烟雨一只手支撑着下巴,眼中的流光被厚重的刘海挡住,怎么看都只是一个平凡的大学生,如果忽略她瞳孔中所映照的景象的话。本以为昨晚的事不过南柯一梦,可现实却残忍的提醒着她,她所以为的幻觉都是真实。思绪微微停顿,又飘忽到了昨晚恃卿和她的对话……

“你的封印现在已经完全消失了,你的存在是超越法则的,会引起法则的崩坏。而法则的崩坏——”恃卿勾起一抹云清风淡的笑容,接着道,“你所在的世界将会消失。”

这时,邢默认真的吃完了手中的点心,难得的开口安慰了一句:“不过世界的消失不是一天两天的事,时间差不多了,恃卿,你也别废话了,让她自己去体会吧。”看似安慰的话,却透露着丝丝的诡异,还来不及多想,烟雨就被邢默敲晕了,昏过去之前只感觉到迷迷糊糊间似乎听到恃卿让她不要摘下右手的尾戒。

虽然不知道恃卿为什么要嘱咐她不要摘下戒指,但现在看着教室中的场景,烟雨开始有点明白了。她身上的轮回阴阳眼是吸引鬼怪的存在,若不做什么措施,别说什么自保的能力了,可能连等待别人救援的时间都没有,还会牵连更多的人。没错,是更多的人,现在的教室中多出了一些小鬼,由于戒指减弱了烟雨的气息,倒也没给周围的人造成什么大的问题,只是无法锁定烟雨,那些小鬼或多或少的都缠上了曾经与烟雨接触过的人,关系越好的,缠的小鬼越多,也越强。

想到这,烟雨不由开始为父母和死党依萱担心了,跟她关系最亲密的就属他们了。幸好此时烟雨已经是大学生了,今天就这么两节课,因此一下课,烟雨就冲了出去。父母在外省,不是短时间内可以见到的,而依萱却和她在同一个城市上学。

等烟雨找到依萱的室友的时候,她说依萱昨天晚上突然昏迷就送到医院了,倒下前还不忘提醒她们不要告诉烟雨,怕她担心。听到这里,烟雨心猛地一缩,死党出了事,可自己什么都没有意识到,还一脸淡定的坐在教室听课,还真是——不称职啊。

自己是十岁才封印的阴阳眼,而遇到依萱却是在她八岁时,在这两年间,只有依萱敢接近她,并愿意和她做死党,到现在的十多年间,依萱对于烟雨而言,是和家人一样重要的存在。气喘吁吁的跑到依萱所在的病房,看到依萱的母亲抓着依萱的手,小声的抽泣,“阿姨,我……”

“小雨来了啊,你先坐着,阿姨去给你买点饮料。”说完就走了出去,还是和平时一样的亲切,然而微红的眼眶却表明了对方并不如想象中的那么淡定。

烟雨咬了咬下唇,别人或许看不到,而她被厚重的刘海遮挡的双眼却清晰的看到了依萱身下的泥潭,从里面生出了一只只透明的手,不断地拉扯着依萱的灵魂。愣愣的看着依萱苍白的没有一丝血色的脸,终于明白了邢默的话那里诡异了,世界的确不是一天两天会崩溃的,她的交际再广,也是有限的,要影响到无关人员也是个很缓慢的过程,但是身边的人却会很快崩溃,依萱都已经这样了,很难想象自己的父母现在怎么样了。

温柔的拍向抓向依萱的手,无法使用能力的她毫无意外的从那些手中穿了过去,烟雨也不气恼,转而轻轻地顺了顺依萱的头发,轻喃道:“是时候做出选择了呢,恃卿,邢默,你们在的吧。”与昨夜的呆愣、慌乱不同,此时的烟雨淡定的不像正常人。

“嗯。”轻柔的声音伴随的轻微的铁链撞地声,恃卿就这么出现在了烟雨身侧。看着一夜之间仿佛长大了许多的女生,也不知道怎么开口安慰,只是不由放轻了音量,“那么,你的决定是什么?”

“再告诉你我的决定之前,先回答我一个问题吧。我放弃双眼也好,跟你们走也好,他们还能复原吗

?我指的是依萱和我父母。”第一次,烟雨拨开了挡在眼前的刘海,如同星空般迷人的双眼紧紧地盯着恃卿。

乍一看到烟雨的双眼,恃卿的眼中闪过一丝惊艳,不过很快就敛去了。“若你只是放弃双眼是不行的,若是在你双眼封印之时,你的放弃还不会影响到周身。封印之所以能够封住你的眼,不过是减弱了它与你自身的联系,但同时也使得我们对轮回阴阳眼有了错误的判断。现在,你们的联系已经完全建立,也就是说就算挖去你的双眼,你自身也带着眼的气息,还是会招鬼怪。虽说气息会随着时间减弱乃至消失,但她们明显撑不到那一天。所以,想要救她们,不管你是死是活都必须离开这个世界。”

“看来没有选择了呢。”

“昨晚你选择挖眼,还是来的及的。只是……”后面的话恃卿没有说下去,但是烟雨懂他的意思,若是在邢默讲明了选择的时候还是来的及的,只是烟雨她犹豫了,是她太天真,以为可以拖段时间,可以再次封印眼。所以,才失去了选择。

“那我走了,他们多久能好?”

“马上,作为你的离开,道会马上治好你重视的人,只是——他们不会再记得你了。”恃卿歪了歪头,又加了一句,“因果循环,有些事,因为自己的错误而得到了不想要的结果,你也只能为你的曾经买单。”

烟雨的拳头紧了紧,然后又似乎想到了什么放松了手掌,轻轻地在依萱的额上落下了一吻:“依,你会理解的对不对,一定要好好照顾自己啊。恃卿,我们走吧,我加入你们,希望你说的是真的。”

烟雨转身的一瞬间,本来处于昏迷状态的依萱似乎察觉到了什么,眼角滑下了一滴泪。烟雨的离开并没有引起任何人的注意,道把所有的一切都恢复到了正常,只是所有人都忘记了一个名叫烟雨的女生,而烟雨的父母身边多了一个名叫烟云的少女,代替烟雨孝敬父母。一切看似平静,然而真的如此吗?

每个人无意识的动作都有可能导致未来的改变,躺在病床上的绝色女生脸色苍白的近乎透明,似柳叶般的眉毛微微皱起,黝黑的眸子中带着一丝不解,为什么会有种失去重要的人的感觉呢?本已经恢复的法则上又泛起了点点涟漪,而后又趋于平静,似发生了什么,又好似什么都没发生。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