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上一次
  • 见鬼说鬼
  • 疯必自醉
  • 2026字
  • 2019-01-20 08:16:54

“你怎么知道的,车在这个崖下?所有的文献报到都只提到了在崖下而已。”烟雨往远离悬崖的地方退了几步,打算一有问题就跑。

何晴有些无奈,就是吓了烟雨一下,没想到对方那么敏感,警惕心那么强,“说起来你可能不信,我上过一次消失的203路。”

“但你没死。”

“是的,我没死。那一次我喝醉了,在市区的一个站台坐上了203,没有注意到司机是谁,但是在下一秒,我被人推了出来。出来以后我就发现,我站在了这个崖边。为了安全,203是绝对不会在离悬崖这么近的地方经过。我不知道为什么他放过了我,但我有感觉,就是在这里。”何晴举起了双手,向烟雨显示着自己的无辜,并且慢慢地向烟雨靠近。

下意识的,烟雨就往后面退了一大步,“跟我保持一定距离,走前面去。”曾经被罗丽骗过,烟雨实在是不敢随便相信别人。

没办法,何晴只能走到烟雨的前方,并把背部朝向她,企图以这样的方式带给她一种安全感。一来一往,时间并不足够支持烟雨回到酒店,而且这个地方实在有些偏僻,只有那辆203会经过,出租也好,滴滴也罢,很少会有司机愿意来这里。

没办法,只好跟着何晴重新来到她家里,在路上,烟雨基本可以确定她真的没撒谎。没有任何生理反应,最重要的是,要害她的话,昨天当她感冒发烧躺在床上的时候,就能做了,那时她真的是一点防备心都没有。最大的问题是她当时诡异的表情,那时不像是作假。

“还不能放下来吗?怪累的。”何晴晃了晃自己举的有些酸涩的手。

烟雨盯着何晴看了有一会儿,发现从对方的脸上找不到任何关于之前的表情的联系,有些泄气的说:“算了算了,放下吧,下次可不能这么吓我了。”

“好好好,我的小公主。”

“何晴。”

“嗯?”

“你为什么从来不问我,为什么要调查203的事。”

“你也从来没问我为什么要参与你调查203的事。”

之前的事就算是这么揭了过去,两人都没在说话,也算是默认对方保留了这一个关于自己的小小秘密。

“我去做饭,你先坐会儿。”一回到何晴的家,她就放下了外套,匆匆走向厨房。烟雨自然不会安静地坐着,但也不会去探究别人的隐私,所以她选择了去书房找点书看看。

不过何晴的工作,限制了她的书房的书的种类。《如何勾引男生》,跳过,《媚眼锻炼术》,跳过,《房中术十三式》,跳过...越看书名就越觉得脑袋上飞过的乌鸦越多。烟雨开始怀疑自己之前真的多心了,这样的人,应该基本把心思都放在怎么从男人的荷包中撸钱了吧。随手抽了一本看上去稍微正常一些的言情小说,她回到了客厅。

烟雨一手托着下巴,一手翻着书页,百般无聊地看着小说中的男女主爱来爱去,突然,她在书中发现了一张照片。照片上是一男一女,看得出来两人十分亲密,女生依稀能看出来是何晴,那时候的何晴没有那么浓的妆,也没有现在女王般的气场,十分的清纯秀丽,温婉的依偎在男友的怀里,笑的十分灿烂。

“烟雨,你去吃饭吧,我差不多要去上...咦?这张照片怎么还在。”何晴边拖围裙边对烟雨说到,从厨房出来的时候她看到了烟雨手中的照片,神情显得有些复杂。

“这个男生是你男友吗?”烟雨再一次发挥了自己有问必问的特点,一本正经地八卦。

“是也不是。”

烟雨内心是很嫌弃这种回答的,男友还能即是又不是?糊谁呢。还好何晴也不是什么喜欢矫情的人,大大方方承认了这个是她的前男友。

“因为他曾经是我男友,他留学去了美国,本来说好等他回国就结婚,但是他再也没有回来过,他的好朋友告诉我他在美国有了女友而且已经结婚了。”何晴用很不在乎的语言轻描淡写的讲完了她和他的故事。

但她的内心并没有表现出来的那么平静,至少在烟雨的眼中,何晴快速的穿完了鞋子,就立刻推门而出,连自己的包被忘在了鞋架上都没注意到。

吱嘎一声,门又开了,何晴还是想起来忘了自己的包,不过脸上的泪痕看得出来之前的五分钟到底发生了什么。烟雨不知怎么地突然想起了苏珊,初遇到苏珊的时候,自己也是这么直接地问她关于爱思号的事情,想来那个时候也是伤到了她的。最终烟雨也没说什么,默默地看着何晴回来又出去了。

新手礼包中的打折优惠和新手价位的列表的确已经没有了,不过那个咨询的功能还在,而她也还有两次机会。

用还是不用,一旦用光了机会,这个板块就永远不会开启了,思考了一下,她还是放弃了,越到后面,这种机会就越显得珍贵,还是留着吧,自己学会思考很重要。

重新拿出了那份地图,把原203路的路线也标了出来,然后发现两者大部分是重叠的,只有在爱心的凹陷部分有些偏差,原203路在这个方位是个弧形。

这只是其一,第二点是消失的203路出现的位置要想真的串成一个爱心还是有几个站牌该去,却没去的,而且排列很对称,每半个爱心上有两个,总共四个站牌。如果真的是以对称式存在,那么等这四个站牌都跑完了会怎么样?

最后一点,也是看上去最没什么用的一点,那就是消失的203路在每月14号会在203路经过某个站牌后一分钟内出现在该站牌。

烟雨往自己的嘴中塞了一口饭,无意识的咀嚼着,手不住地在纸上写着自己得到的结论。信息实在是太少了,很难说,到底谁是罪魁祸首,外部能收集的信息都差不多了。

突然一个想法从烟雨的脑中蹦出,想法强烈到她很难抑制,要不,去上一次?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