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待续的三角
  • 见鬼说鬼
  • 疯必自醉
  • 2064字
  • 2019-01-20 08:16:53

说烟雨有自知之明也好,神经大条也好,总之她一点都没有感觉到恃卿和邢默之间的不对劲,一个人在操场上跑得可欢。

时间在烟雨不断地跑步,趴下,满血复活,继续跑步中度过,恃卿就看着邢默配药,递药,连从不离手的甜点都忘到了一边。两人之间培养出了一种默契,此时的恃卿觉得自己有些多余,不想看到这碍眼的一幕,他选择了离开。

恃卿离开的时候,邢默是有感觉的,但他依旧没有说些什么。

“邢默,邢默?”感觉仅仅是跑步,已经无法满足烟雨了,因此她希望能有下一个锻炼方法,但发现邢默竟然在走神。

回过神来的邢默装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那就加点料吧。”

拍了拍手,跑道中升起了一个个栅栏,高约一米,烟雨感觉到了一阵胃疼,突然想呼自己一掌怎么办?

“你去吧。”邢默忍着笑,面瘫着一张俊颜,浑身散发着冷冷的寒气。好吧,以上只是烟雨的脑补而已,真实情况是,邢默说完这三个字以后就转身离开了,没有看烟雨一眼。

隐约感觉到了邢默内心的不满,但是,这跟她有啥关系,嘀咕了一声大姨夫来了吧,烟雨就打算去试试跨栏的滋味。不过她显然高估了某个傲娇地家伙的心眼和耳力,邢默在听到烟雨的话以后,偷偷地打了一个响指。其最直接的结果就是——“啊——啊!!”一阵尖叫几乎都要把屋顶给掀起来。

瞬间,邢默感觉心情没有那么压抑了,嗯,还是去找恃卿好好聊聊好了,从自己的空间中拿出了一份蛋挞,大大地咬了一口,味道不错。

而在一边的烟雨完全没想到邢默会在她试图跨过栅栏的时候给她来了一个面对面的鬼,而且还是那个“老朋友”,没眼睛的流血鬼。尽管打过了那么多次交道,她依旧无法习惯这种存在,尤其是面对面的时候,那种恐怖系数简直是翻倍的。

等到她想跑的时候却发现,门已经不见了,也就是说她被一个人关在这里操练,没有恢复药,没有休息时间。现在后悔还来的急吗?

像这种程序设定好的鬼是不会管你到底累不累,能不能跑的动的,她的目标就是和烟雨脸贴脸,这是她的程序。烟雨知道,一般这种情况下,只要让鬼碰到,就能结束这该死的训练了,但是她不能放弃,不是每个世界都能让她好好活着的,她已经买不起任何东西了!

撒开脚丫子就跑了起来,一开始烟雨总掌握不好技巧,老被栅栏绊倒,但好在俄罗斯方块总算没白玩,反应能力还是有所提高的,每一次堪堪躲过了女鬼。

到后来就连烟雨自己都不知道到底跑了多久,每次感觉跑不下去,即将摔倒的时候,总会有那么一瓶恢复药出现在前方不远处。栅栏也从一开始的固定出现变成了随机出现...

“你是不是对她改观了,变得有点欣赏她。”虽然是在问邢默,但恃卿的语气中一点也看不出疑问的感觉。

“嗯。”看着屏幕中烟雨坚持的样子,让他想到了曾经的自己。胆小的她,花痴的她,坚持的她,很难说这到底是一个优秀的人还是自私的人,但无疑她不是个笨人,“她知道自己要什么。”

恃卿听到了邢默的话语中带着压抑不住的欣赏,难得地无法维持住他完美的笑容,“阿默,你喜欢上她了吗?”

邢默猛的转头看向了恃卿,发现他脸上的表情是难得的严肃,以往的温柔荡然无存。邢默突然有些失笑,也是,这个人一直都未曾变过,用温柔掩饰着内心的玩世不恭,谁也不知道他到底在想些什么。

“那么你呢?阿恃,你喜欢上她了吗?”

...

烟雨完全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么,直到跑完某一圈,恢复药水没有出现,取而代之的是一扇门的时候,她就知道,一个星期快过去了,她即将进入下一个世界。

拉开门出来,依旧和进去之前没什么两样,陈设简单的令人发指,不过又有些说不出的怪异。直到烟雨被邢默赶出房门,看到了门牌时,才知道哪里不对劲。屋内的某些物件在她进去之前还是双人份的,出来时变成了一份,更重要的是门牌上的名字,变成了一个。

歪了歪头,她果断回房间,这种事情,捅人家痛脚总不好的。她想破头也想不到这件事竟然跟她有关,此时的她回到了房间,美美的洗了一个热水澡,就躺在床上久违的睡了一觉。

每一次任务过后都有一个星期的时间是确定不会有任务的,而之后名字又会列入可工作员工的名单,开始排任务,具体什么时候会有,也是要看情况的,一般不会超过两天。

烟雨并不是自然醒的,而是被突如其来的酸麻感叫醒的,这种感觉,是下一个任务到了的标志。顶着一个鸡窝头进了卫生间,烟雨也没想着看看自己到底睡了多久,时间在这里已经没有多大的意义了。等到收拾好出来,已经是半个小时以后了,酸麻的感觉仍然没有消失,反而变得更加严重,不过这也预示着她可以出发了。

下楼以后的她看到了坐在沙发上的恃卿和邢默,就像往常一样,那是不可能的。很难想象一个爱吃甜食的人啃着白面馒头是什么样的感觉,尽管对方吃得很优雅就像在吃法国大餐。恃卿的手上拿了一本书,时不时地翻一页,嘴角挂着完美的笑容,总觉得这个笑容在今天有些危险。

“你,你们之间发生了什么吗?”

“没有!”两个人一口同声地回答了烟雨的问题,就连音调也比平时高了好几度。

不对劲,太不对劲了!还来不及问点什么,烟雨就被传送到了下一个世界。

【城南街道有一辆公交车,目前认定为203路,总是不定期在各个站牌出现,最后带走一部分人。这些人无一例外,都被定为失踪人口,最后在各种地方由于翻车而死去……

请找出罪魁祸首,将他装入瓶中。】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