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原始的训练方法
  • 见鬼说鬼
  • 疯必自醉
  • 2040字
  • 2019-01-20 08:16:53

十次游戏就这么结束了,烟雨拖着疲惫的身体从1号房间中走出去,一定要好好睡一觉才可以。

“哎呦”想着要好好睡觉的烟雨并没有注意到邢默就站在门口,就这样,两人来了一次亲密接触。不要想歪哦,烟雨只不过是撞到了邢默的胸口而已。

毫不在意的邢默把自己手中剩了最后一口的抹茶泡芙丢进了嘴里,“明天早上四点,到我房间报到。”

“这,这样不太好吧。”烟雨的记忆力估计跟鱼有得一拼,瞬间就忘了不久前自己还被一个女鬼吓得不要不要的,现在都能大开脑洞了。

邢默挑了挑眉,想到了两天前看到的那一幕,小心眼的他表示完全不想解释,高冷地转身就走了,留下了烟雨一个人在原地纠结。

“那,那好吧。”刚一抬头,烟雨才看到邢默早就不知道在什么时候离开了,瞬间感觉自己的脑袋上有一只乌鸦呱呱的飞过,而且还是途经她脑袋顺便赏她了一颗“黄金”的那种,因为她突然想起了她不知道他的门牌号。

第二天,烟雨就知道房间号这种东西,真的是她多虑了,因为她睡,过,头,了!没错,就是睡过头了,所以她是被邢默一个飞腿踢坏了门以后被门落地的声音砸醒的。

“给你一分钟。”叼着一根棒棒糖,邢默冷冷地对着烟雨说到。

这不知道这种没天甜食不离手的人怎么都没有肥胖,没有糖尿病的。嘀咕归嘀咕,身体还是很诚实的麻溜地起来了。能不麻溜吗?睡过了一分钟,房间门就被踹坏了,天知道当她看到房间门在空中打了个旋砸到她床上的时候,她内心有多崩溃。

本以为需要找很久才能找到,等到烟雨出来的时候发现原来邢默也不是那么的冷漠。

“我,我出来了。”只有一分钟的时间,烟雨也就刷了个牙,胡乱抹了把脸,随意的把头发绑起来就出来了。让她感到无比幸运的是她没有裸睡的习惯,才能在这种情况下刷个牙洗个脸啥的。

“嗯。”邢默上下大量了她一眼,就一言不发的带着烟雨朝自己的房间走去。

“……”在万叩住了少说也有一个多星期,直到今天才发现邢默的房间就在隔壁。不过门牌上好像不只是他的名字,还没来得及看清楚是谁,他就已经把门打开了。

墨蓝色的两米大床,成双的拖鞋,成对的水杯,真的好好奇啊,另外一个到底是谁。滴滴两声,邢默在一扇横开式壁橱门上输入了一个数字,随后迅速而优雅的把门打了开来。

“!!”烟雨一直以为房间的大小是一定的,就算变大也不会太夸张,不过她还是低估了道的能力,低估了阁主的能力。

“愣着干什么?先跑十圈。”伴随着上扬语调的是邢默挑起的眉毛。

“啊,哦。”被美色迷惑的烟雨完全没有意识到十圈是个什么概念。壁橱里面有一个400米的操场,没错,就是那种学校里必备的塑胶跑道。

不紧不慢地跑在跑道上,烟雨总觉得,这种原始的方法真的能帮她提高什么吗?本来她就是被鬼追着跑的人啊,已经习惯了快速跑步了。显然,邢默也是这么想的,因此在她跑到第二圈的时候,她的背后悄悄的出现了一个东西——鬼。

要说用什么东西来刺激烟雨最有效,鬼绝对是百试百灵的。保持着稳定步调的烟雨并没有回过头,但是身体的应激反应告诉烟雨,背后有什么东西。不由自主地就开始加速,但这个鬼可是邢默捣鼓出来的,哪有那么容易甩掉的。

10圈下来,烟雨感觉自己的肺都要炸掉了,小腿肚在不住地颤抖,整个人都瘫在了地上。这个时候一瓶清凉的饮料附上了烟雨的脸蛋,“喝吧。”

艰难地喝下了邢默递给她的水,应该说不愧是时刻甜点不离手的人吗?随便拿出来的水效果好的惊人。

“这水...”烟雨楞楞地看着自己的双手,喝下水也就不到5分钟,就已经恢复的七七八八了。

“自己做的。”后来仔细想了想,邢默还是加了一句,“免费的。”

一时间,烟雨不知道应该做出什么样的反应。直到皮肤上的小疙瘩又开始冒了出来,烟雨不敢停留,迈开脚丫子,撒腿就跑,她可不想被鬼追上,来一个亲密接触。

不过她不知道的是原来的半透明吐着长长的舌头的阿飘在不知不觉中换成了别的鬼,苍白的脸上有着两个深深的黑洞,并且不断地往外流着血,一看到这个,邢默就知道,是恃卿来了。

“你来了?”

“嗯。”依旧是那个完美的笑容,这一次,恃卿的表情中多了些温度,“忍受力很强吧。”

邢默虽然很不愿意承认这件事,但是不得不说,烟雨的忍耐力不错,她知道怎么才是对自己最好的。不管是被邢默坑了,还是现在被鬼追着,强迫她去跑步,她都未曾抱怨过,一次又一次,只是默默的接受着安排。

碰一下,跑了一圈又一圈地烟雨这次并没有强行要跑几圈,一直跑到了自己没有办法再跑起来为止。

“呼呼呼,邢,邢默,呼呼,再,再...”没有说出下文,但邢默知道她的意思。再次给了她一瓶饮料,淡蓝色的液体刚刚从冷冻处取出,周身还散发着白色的雾气。恃卿的眸色沉了下去,没想到邢默连恢复水都给她准备好了,这可不是可以提前储存的东西,超过12小时可就没用了。

烟雨再一次感受到了全身状态恢复的感觉,这种感觉就像某些毒品一般让人上瘾。不过效果也是突出的,她能感觉到自己每一次跑到趴下的时间在变长,身体也有一种轻松的感觉。

第一印象一般决定了一个人对对方的感觉以及日后的态度,然而这种印象通过后天的努力也是能够改变的,至少现在的邢默还是欣赏她的。

恃卿认真地看着邢默的俊美侧脸,而邢默则认真地看着烟雨跑步的样子。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