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俄罗斯方块
  • 见鬼说鬼
  • 疯必自醉
  • 2090字
  • 2019-01-20 08:16:53

“她,不行。”

上个世界的表现恃卿他们都是可以查看的,一切的记录都在尾戒中,在烟雨回到万叩的一瞬间,所有记录都已经上传了,恃卿可以通过自己的权限查找。他们都看到了烟雨的表现,不懂得隐藏自己,没有足够的速度力量以及应变能力。法则给了她5枚世界币,都是念在她是第一次,而且过了这一次,她就无法再拥有新手的福利了,然而她并没有好好利用这个机会。

本来还有更不费事的锻炼方法,恃卿想到这里,用眼角瞟了邢默一眼,发现某个俊美的男人正坐在沙发的一边,愤愤的戳着手中的慕斯,戳两下,吃一口。顿时他有些失笑,看来邢默也是知道的,只是他还有些气愤,因此想给烟雨一个教训吧。不过,也有可能,生活在主世界的烟雨身边,总有那么一个人,老是挡在她的面前,保护她,因而虽然经常被鬼追着跑,但是她的胆子依旧不大,潜意识还是觉得会有人保护她的吧。

轻轻放下手中的茶杯,恃卿给娱乐室的主机下了一道命令。

感觉到了世界币的重要性,就更加不能浪费好不容易得到的机会,既然邢默让她来就怎么也不会坑她的不是?不过让烟雨没想到的是邢默真的是在坑她。

一个硕大的积木从天花板上掉落,直直从她正上方落下,速度不快,给了烟雨足够的时间去躲避。挥挥左手,跺跺脚,那块田字状的积木就移到了最左边,随后又是一块乙状的和一块一状的积木。烟雨连动都没怎么动,挥个手跺个脚,积木就到了该去的地方。不过以锻炼身体和能力为主的游戏怎么可能这么简单,之前的几块不过是热身罢了。

烟雨的脚下是一个长4格,宽16格,高64格的长方体,必须要全部填满一层才能消失。第四块是一个长T形的积木,本以为速度会和之前一样的,因此烟雨跺了两下脚,想要它快些落下,但未曾想到的是之前的只是为了让她适应一下游戏的方法。大家应该都有过一种经验,本来很缓慢的物品,突然加速,不管是视觉上还是心理上,一时间都无法做出反应。

“碰”直到脑袋被砸的那一刻,烟雨才反应过来,这些并不全是幻觉,至少这份冲击的体验是实打实的。

方块完全消失了,地面也变回了正常的大理石瓷砖,空气中的小红点熄灭了一个,取而代之的是一个数字0,每消一层是1分,一百分就算游戏通关,被砸到或者堆到顶部都算失败。

吸取了上一次的失败教训,这一次烟雨提高了警惕,在第四次积木掉下来的时候赶紧挥了下手,这才安全地躲过了一劫,不过这个下落速度虽快,但是还是给了她一定的反应程度。很快一层就要满了,就差一格了,也就是烟雨所在的那一格,只要来一个一字型的积木,就能连续消掉四层。积木的确很给面子,掉落的正好是一字形的。不过她却忽略了一点,那就是叠起来的木块没有借力的地方,而且每块都有一立方米,她上不去,也就是说只能被动的被砸一下。无奈之下,只能讲积木横躺,不管怎么样,她都只能看着积木越积越高,直到房间中堆满了积木,提示游戏结束,她才能从压抑的黑暗中解放。

不过后面慢慢地,烟雨就开始找到了诀窍,每次在一层快满又没满的时候爬到上面一层。不过三四次的失败告诉烟雨,消除下层的层数一定要选好,过高是真的能把自己摔散架。如果不是整个房间以虚拟为主,在第三次,烟雨一次性消掉了四层的时候就能要了她半条命。

游戏死着死着就有经验了,这个也是一样,摔着摔着,烟雨就找到了一种玩游戏的诀窍,接下来四次,她的分数依旧不高,但最高的也有16次。

每一次的游戏烟雨都在进步,第九次了,尽管爬积木爬的很累,但她还是想要尝试一下能不能打破自己的记录。吃掉了恃卿传送过去的午餐,烟雨稍微放松了一下自己的肌肉。值得一提的是,每个世界结束后,她都有一周的时间休息,而她此时已经在1号房间中度过了两天。

也是这个时候,恃卿之前下的命令开始生效了,等到积木掉下来的时候,烟雨清晰的看到了积木上的鬼脸,那张脸,她永远也忘不了。苍白的脸蛋上面有一对空洞的眼眶,眼眶中不断地在往外涌血,鲜艳的红与皮肤的白行程了鲜明的对比,这个鬼脸正是烟雨20岁生日那天所遇到的脸。

烟雨整个人都定在了那里,尽管心里一直在不住地对自己喊着,动起来,快动,动啊!但是紧绷的肌肉和僵硬的关节就像两个猪队友一般,毫无反应。

“碰!”烟雨的脸和积木上女鬼的脸结结实实的来了一个碰撞。游戏当场结束,烟雨的身上又泛起了小疙瘩,浑身都止不住地颤抖着。

按照程序设定,如果游戏者未做出反应,那么休息十分钟后,游戏自动开始下一次,直到机会用完。十分钟过去了,烟雨依旧保持着那个僵硬的姿势未曾改变。

这一次,第一块积木上是思琪儿时的脸,巴掌大的小脸上挂着活泼的笑容,尽管呈现出一种半透明的鬼魂状,但烟雨确能在这一次克服对鬼的害怕,往旁边一移动了一步。险险地避开了这一块积木,接下来积木上的脸分别是罗丽和雷克,并未像之前那样有那么大的反应,她的行动也一次比一次地灵活。当然这不是说她就这么不怕鬼了,烟雨的视线中又再次出现了那个涌着鲜血的女鬼,她才反应过来自己不怕的其实只有那么三个人而已,只是之前一直都是三人交替出现,让她产生了自己快克服怕鬼的错觉而已。

“碰”在僵硬之中,烟雨又一次装上了女鬼的脸。有些事情看来真的不是人力可以控制的,至少她身上这几个傲娇地四肢不是她在怕鬼状况下可以控制的。

看到了烟雨在1号房间的表现以后,恃卿陷入了沉思。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