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人性(下)
  • 见鬼说鬼
  • 疯必自醉
  • 2055字
  • 2019-01-20 08:16:53

在海上,总有一不小心落难的船只,在这个期间,罗丽借着幻术和雷克的绅士骗取了不少男女的信任,同时这份信任也将他们葬送在了这艘船上,成为了她养虫子的食物来源。

本来觉得能和雷克过上幸福的二人生活时,烟雨出现了,不知为何,她和之前的人类都不一样,她没有出过房间的门,在夜晚的罗丽,是思琪所在一面的人,就算是她自己也不能伤害位于雷克那一面的人。或许是雷克已经察觉到了这点,所以才让她不要出去的。不过,奇怪的是,烟雨竟然会感到害怕,明明应该注意不到的不是吗?

为了不让这个奇怪的人儿跑掉,罗丽趁着夜晚把上一个猎物处理掉,皮囊用来制成傀儡,在制作的过程中出了一点点小插曲,她的灵魂被困在了肉体中,成为了一个没有皮的人。

这似乎成为了一个被嘲讽的梗,思琪总是喊她为无皮女。某一个夜晚,她隐藏了自己的身形从烟雨的房前路过,没想到,对方竟然能注意到自己。

在烟雨上船的这段日子里,她一直模仿着思琪的自己给她写信,为的就是勾起她的好奇心,这一招在之前的人身上,都是百试百灵的,但她的好奇心似乎真的不大。

就在她快要放弃时,烟雨确从房间中冲了出来,看来机会终于到了。可是那个人儿倒是蛮会躲,一开始都没有找到她,后来她似乎看到了雷克,虽然不知道是怎么突破幻觉看到的。有趣的是看到后她就朝着反方向跑了,不明白是怎么看到的,一定要抓住她。因此罗丽和侍女傀儡都追了上去,而跟傀儡处于一个空间的雷克看到了,也跟了上去。

烟雨跳海了,这一幕其实只有罗丽看到了,尽管当时船上站着三个人。跳海后,没有水和食物,总有一天会死的,罗丽就是有点可惜,还没有吧对方做成傀儡。

接下来的日子里,她干起了老本行,在凯斯蒙骗少女上船的时候,将她们一个个扒皮养宠。烟雨果真是个奇怪的人,明明之前那么害怕,可是她又回来了,还多了奇怪的技能。没错,就是奇怪,仓库箱子的移位了,通过傀儡的感知,她能判断出仓库有人,却无法判断谁在那里。

觉得好玩,罗丽给新上船的女人与烟雨同样的待遇,不过果然像她那样的人并不多,才寄了没多久,就跑出了房间。出乎意料的是,明明听到了呼救,但是她并没有出现。后来,罗丽才发现,原来是被思琪关了,不,就算没关,她也不会出来的,那个胆小的女人,还是很理智的,懂得怎么样对自己最好。

怀着好奇,她暂且无视了思琪不屑的神情以及命令式的语气,开始治疗她,或者说仅仅只是简单的包扎。罗丽在烟雨醒来后故意在她面前卷蛆虫,果然,她的反应显示出她能看到真实的情况。这个人,很危险,看来一定要除掉她!

因此,她催眠了烟雨,并且把她放在了满是黑色甲虫的地方,对于活人而言,这种甲虫会从人体任何通道钻进去,产卵、觅食、成长。没想到的是,烟雨的能力还挺多,她跑了出来,并且明白了什么。

必须杀了她!不顾一切,否则一切都是空谈!

所以罗丽想办法在不改动幻术设置的情况下将烟雨拉到了思琪的世界,虽然这耗费了她不少时间,不过这一切都是值得的。没想到的是,思琪这个贱人,竟然和自己的傀儡融合了,而烟雨,这个胆小的人类竟然把设定打乱了!一切都乱套了,思琪和雷克见面了,只有趁着两人还不知道真相的情况下把思琪杀了,这样他们就永远不能了解真实情况。可是父爱还是战胜了一切,雷克替思琪挡了那一招,哪怕不久前他刚被自己亲爱的女儿刺了一刀。

为什么!好恨,恨这一切!

...

怨恨太过于真实,烟雨猛的从昏睡中惊醒,一时间,完全无法反应过来自己到底在哪里。

“你醒了?”一头金发的苏珊走了进来。

“第二次了,谢谢你救了我。”可怜人必有可恨之处,很难说烟雨对于罗丽到底抱有一种什么样的情感。

放下了手中的鱼肉粥,苏珊看着烟雨欲言又止,但最终还是鼓足了勇气问到,“你去爱思号了,是吗?”

每一个爱的极深的人可能都会有这样一种复杂的情感吧,恨不得对方去死,但又忍不住想要知道对方的近况。

“是的。”

“那他们...”

“我想你会需要这个。”就在不久前,烟雨发现自己的世界币多了五枚,想了一下,就把自己所看到的一切全部记录了下来刻录在印刻水晶上,作为一个母亲和妻子,苏珊有权利知道所有的一切。

颤颤巍巍的把手伸向了水晶,心念一动,过往的一幕幕都在其中显现,半透明的思琪,无皮的罗丽,嘴角开裂的凯斯...苏珊闭着的眼睛在某一个瞬间悄然的落下了眼泪,所有的情绪在此刻完全崩溃。

“我,我不知道是这样,真的...不然不会...思琪,思琪,我的女儿...雷克,我的家...”苏珊摊坐在地板上,不住地哭泣着。

或许不告诉她真相会更好吧,但此时后悔已经来不及了。她刚想对苏珊说些什么,眼角看到了倒计时为00:00:15的计时,在这个世界能停留的时间马上到了,再不走她将被视为新的bug,被法则清除。

犹豫的看了一眼苏珊,她伸出带着尾戒的那只手,在空中划出一个符号,下一秒烟雨就消失在了这个世界,而计时刚好变为00:00:00。

“不,思琪,思琪,我的女儿。”在烟雨消失不久后,莫名的苏珊就开始笑了起来,跌跌撞撞的跑出了船。

“你看到我的女儿思琪了吗?她该回家吃饭了。”

被抓住的人有点蒙圈:“你的女儿不是和...”

话还没讲完,不耐烦的苏珊就跑过去拉住了另外一个人,问到:“你看到我的女儿思琪了吗?她该回家吃饭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