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4章 寻找真相

  • 救赎之本草记
  • 落魄太子01
  • 3645字
  • 2014-01-21 13:14:33

杨珂来到公司,这才听同事说起今天发生的事情。连忙从网上搜索。妈呀呀!头条啊!短短几小时点击率十几万。不过是本草集团负面的,不值得高兴。

王非凡黑着脸回到办公室。这下闹大了,合同算是签不成了,反而把本草集团推向了风口浪尖。这不是他想要的结果。本草集团想要翻身又有困难了,这不反而弄巧成拙。

王非凡想的问题,就是秦暮想的问题,经过魏东这么一闹,签不成自然是好事。可以多一点时间去想办法。但是本草集团已然成为舆论的焦点。产生巨大的负面影响。连张总都打电话回来过问了,倒是没有责备的意思,只是叫秦暮妥善处理。实在不行就放弃五华城项目!!!!

秦暮一个头两个大。挣扎,纠结。无可奈何。这下想要筹钱更是难上加难。难道是魏东在搞鬼?

林金国回到公司,一脸的不爽。马福生站在门口不敢进来,谁都不想去惹这个炸药桶。

“你进来!”

林金国坐在椅子上。马福生深呼吸一口气,低着头走进去,不敢直视林金国。

“你知道我想知道什么!是我问你还是你自己说”

林金国的话不容拒绝。言辞坚定。

“那个,我也不知道怎么泄露出去的,可能是本草集团的人吧,我们公司只有你我两个人知道!”

“我不是问这个!!!”

林金国快要抓狂。是不是所有的人都要瞒着他。为什么!为什么!!

“林总,我们是不是该先处理处理,不然会影响公司正常运行的。股票……”

马福生假意听不懂林金国再说什么,故意岔开话题,不料被林金国打断。

“我是不是还有一个妹妹,我们林家是不是和魏家有什么,我妈当年都做了些什么。我妹妹是不是和这件事情有关?你告诉我!!”

马福生不知所措,呆在那里。目光空洞。这……这要我怎么说啊!

“林总,你别听那个人胡编乱造,他就是想诋毁我们公司,损坏我们公司的名誉。这些无中生有的事情你千万别信。这种商场上常用的伎俩你也相信吗?他就是嫉妒羡慕恨。他就是想让我们股市大跌啊!”

马福生辩解道,希望林金国会听自己的。

“我问过刘妈了,刘妈都说了,她叫我来问你”

马福生瞪大了眼睛,这刘妈那根筋不对了,怎么会告诉他这些事情呢。

“她什么都告诉你了??”

马福生不知道有诈,还试探着问道。林金国看出来马福生半信半疑。继而说道:

“她说我妈当面把我妹妹送走了,而且还把魏伯伯一家赶走了”

马福生犹豫了几秒钟。看来刘妈真说了,不然林金国不会知道这些,其实是林金国只是根据魏东说的推测。

“不,不是总裁的错,都是魏守仁逼的,总裁也不想这样的,这都是为你跟你铺路,”

马福生果然上当,断断续续说了一些让林金国嗔目结舌的话,

林金国站起来,走到马福生面前,摇着马福生的肩膀。

“那我爹呢?我爹是不是病死的?”

“好了,林总,你别逼我了,我求你别逼我了!”

马福生往后退了两步,声音哽咽。似乎不想提这件事情,面对林金国的紧紧逼问,自己不知如何是好。说还是不说?此刻他很纠结,很矛盾。

“那你就告诉我一件事情,我有没有一个妹妹?我只是确认一下!”

林金国退了一步,他不想逼马福生太紧。急不得,慢慢来才是。

“哎!迟早还不是要被你知道的,我就索性说一点我知道的吧!”

马福生长舒一口气。似是想起当年的往事。一幕幕历历在目。犹如昨天。

“你的确有个小十岁左右的妹妹,那是你留学的那几年,家里发生了许多事情。后来迫不得已才将她送往孤儿院,刚开始还经常去看她,后来孤儿院拆迁了,里面的孩子被人一一领养。再后来就失去了联系!”

马福生一屁股坐在沙发上,林金国递给他一支烟点上。顿时烟雾缭绕,中途一位文员端过来两杯咖啡。马福生就把他知道的全部说了一遍。

原来,当年魏家和林家关系很好,后来林庆霞的丈夫去世,和魏守仁产生了感情,那时候的魏守仁同样已经成家。两人共同成立了林氏集团。后来魏守仁提出分手。林庆霞当然不肯。又是哭又是闹的,当时闹得沸沸扬扬。不料分手后林庆霞发现自己怀孕了,当时已经三十出头。算是高龄产妇,为了报复魏守仁,林庆霞坚持冒着生命危险把孩子生下来,一看是个女儿。长得很乖巧。那段时间林金国在外求学,完全不知道这件事情。为了避免别人说闲话,林庆霞有意将女儿送走。可惜一连找了好几个人家都没人收留。万般无奈之下,林庆霞抱着孩子去找魏守仁,魏守仁那时已经是林氏集团的总裁,当然不愿意认这个女儿。面对魏守仁的无情无义,林庆霞开始了疯狂的报复。说不认的话就掐死他的亲骨肉。还要把这件事情公布出去让魏守仁身败名裂。魏守仁开始感到害怕,整天坐立不安。公司开始走下坡路。后来有一天,林庆霞把女儿送去了孤儿院。回来告诉魏守仁,孩子已经死了。魏守仁伤心了好久,无心打理公司。便开始想办法全身而退。转移公司大笔资金。再后来事情爆发,魏守仁举家仓皇而逃。不知所踪。林庆霞接手总裁的位置。开始慢慢想办法。使公司一步一步有了起色。所以很难断定谁对谁错。按理说魏守仁的过错大很多。林庆霞也不该不要孩子。当时完全是在气头上,毕竟那也是自己的亲骨肉。等想去找回来已经晚了!

马福生自然隐藏了一段重要的事情没有说,只把魏东出来的大概内容说给林金国听。说完后马福生像是轻松了很多。

“我还有个同母异父的妹妹!”

林金国自言自语道,那魏东为什么要揭自己老爸的疮疤呢?难道他并不知情。还是想报复林氏集团?也许是魏守仁给他灌输了错误的思想,隐瞒事实的真相?

“不管怎么说她是无辜的,毕竟是总裁的亲骨肉,这么些年肯定在外面受了不少委屈。总裁日夜挂念,派我去找了多次无果,可能已经不在人世了!”

马福生悠悠地说道。

“我一定要把她找回来,就算不在了也要查到底寻找真相,”

“那今天的事情怎么处理?”

马福生不知道林金国在想些什么,赶紧问问火烧眉毛的事情,

这是一位文员慌慌张张跑了进来,门都没敲,

“林总,出事了,下午股市开盘,跌了五个百分点,现在还在一路狂跌!快想办法”

林金国站起来,眉头紧锁立即吩咐道:

“马上通知开会,还有打电话给总裁”

“总裁已经知道了,正在来公司的路上”

三人同时走向会议室,林金国走最前面,接着是马福生,最后跟着紧张不已的小文员。

林氏集团已经出现危机,全拜魏东所赐,的确影响了林氏的股市。新闻一公开,全程皆知。本草集团也好不到哪里去。王非凡和秦暮再次坐到了一张桌子上。当然还有公司全体高层。李冬梅想这次应该要启用十三楼了吧。李雪梅也是这样想的。王非凡更是这样想的。

“今天发生的意外,谁也没有想到,我觉得暂时不和林氏集团签合同是对我们有好处的!”

秦暮先发言,观察每一个人的表情。

“林氏集团下午开盘,股票大跌,显然受到今天事件的影响,我们不管魏东和林氏集团有什么过节,还是和我们本草集团过不去,现在要大家一起想办法共度难关!”

王非凡接过话,他也没想到会成这个局面,本以为可以成功的。现在公司高层不敢言辞凿凿地逼秦暮和林氏集团签合同合作了。

“既然不可以和林氏集团合作,那就另找其他公司”

周作吉说道,他现在可是王非凡这边的人,王非凡不好开口,他来当这个坏人。

“现在不行了,你看看这报纸,铺天盖地,写什么的都有,那家公司还敢和我们合作?名声扫地了”

大家各抒己见,意见大不相同,甚至有人打起了退堂鼓。

“实在不行就退出五华城项目,收回部分资金,不然会影响其他分店的生意这段时间客流量明显下降,口碑还是很重要的”

秦暮一听当即否定。

“坚决不行!我不同意!”

“秦经理,总要为公司那么多人考虑啊!”

“考虑什么?如果觉得在本草集团没发展前途,觉得受委屈了的,散会后把辞职交上来,我通知张总签字!”

见秦暮发飙动真格的了,现场马上鸦雀无声,落针可闻。

“有谁对付桥公司熟悉的!”

大家面面相觑,好像秦暮说了一个无关紧要的话题一样。难道要和付桥公司合作?不对呀!其实秦暮已经听李冬梅说魏东就在付桥任项目经理。对五华城项目虎视眈眈。他们得不到谁也不想好过那种心态。况且付二代登门拜访被秦暮拒之门外。最大的原因,曾经本草记那件事魏东可是丢工资走的,扬言骑驴看唱本~走着瞧!

“我们的每一步都在别人掌握之中!我想问问是不是有人泄露了公司资料”

秦暮直言不讳。完全不是那种明察暗访的范儿。直接当众说出来。挖内鬼也不是这种光明正大的呀!这不打草惊蛇吗?

“秦经理,你是怀疑有人勾结付桥公司的人?”

王非凡眯着眼睛问道,这事他也想过。

“从五华城招标开始,我们的每一步计划都在别人掌握之中,一直到今天为止。都是有预谋的,包括赊不到建筑材料,装修材料,工程队,信贷公司,银行等等这些,有那么巧的事情吗?”

“是啊,我们步步受人牵制,不可能他们情报资料做得那么精准吧!”

说到这里,王非凡觉得是时候了,机会来了。

“我们公司十三楼不是情报部门吗?别人对我们做的,同样也可以对别人做,有了准确信息害怕借不到钱吗?”

所有人目光齐齐看向秦暮,大家都知道那是禁区,也没有人去过。只有秦暮有资格去,到底干什么的?趁张总不在,正好逼秦暮给个说法,满足大家好奇心,放着这么好的资源不急用,岂不是暴殄天物吗?

秦暮用手摸了摸额头,瞬间换了一副面孔,一拍桌子说道:

“这不是你们该关心的,我自有打算,以后谁也别在我面前提!!”

其实不是别人不敢上去,而是要密码才进得去,上次李冬梅误打误撞去到十三楼,只能在门外徘徊,看到的不过是一个假象罢了,要开三道门才进得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