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0.3夜
  • 故事的一部分
  • 应麟01
  • 1673字
  • 2020-04-07 23:11:34

知音

“有时候看谱子

会莫名其妙听到…音符之间相互埋怨太拥挤

偶尔还有彼此嘲笑的声音…

诡异了…”

“那不是挺好的,证明你和它们关系很好啊。”

笑着对这个柔和坚韧的女孩说着。

“当然是好啦…但是不会感觉很奇怪吗。”

推了一下眼镜

“你选择音乐的路,本来不也很诡异吗…”

知道对方其实只是一下的没反应过来,看着这个可爱的样子,不禁左手撑着,右手越过桌子捏了捏对方的脸颊。

手感真好。

“你这样我就不开心了,跟一个心笨手不巧的人炫耀天赋的话很容易被敲头哦”

看着欲要躲闪的俏丽脸蛋攀上的欲滴的红,便笑着坐回座位上,半眯着眼懒懒的看着她。

她脸红一直红到耳根,真当是面若桃花。

耳朵像是戴了红玉的耳坠,当真是可爱的想抱着揉一揉。

忽然是想到了什么,她双手拽住了我的左胳膊。

“你要不要…”

“不要。”

对方看起来委屈的像是没吃到小鱼干的猫咪,为了不让这个小美人再哭出来…

“你也知道。”

“可是你那么…”

“但是现在真的没有那个心情了,真的。”

“你啊,比我明白的多,你的那些曲章里的朋友也告诉你吧。”

左右手扣住了她的双手,认真的看着她。

“音乐是什么,是天籁啊。”

“而天籁,从不发端于外,而发于心,发于灵,与外共鸣,方为天籁之音…”

看见双手间被攥的有些青白的纤长素手,不禁赶紧放开。

深呼吸两下,平复了心情,才开口。

“你和地籁人籁的关系亲密,天籁之音心动即至…”

甩了甩手,苦笑

“而现在,恐怕心一动,便是钢琴,也会被按成半碎了…”

对方伤心的心情尽收眼底,我知道,她伤心的是那些还未出现便夭折的华章,以及过往。

“慎独。须知君子之交淡若水。”

识趣的大家闺秀,一个小时以前已经告辞出门。

盯着已经不再飘出一缕缕香气的茶,依然不想动。

抱着吉他的女孩子,一身素色长裙,在南京的小巷一角拨动着琴弦。

“很不错,但是几个音要轻柔些。”

“为什么?”

“因为音乐是打动心灵的一种震动。”

我在南京住了半年,不是每天都能在那个不太顺路的路上遇见她。

也不强求,慢慢的她也脚下有了一些零零散散的零钱,她总是收起来,笑的很开心。

尽管完全看得出她不缺少,但是这是她打动了人心灵的证明,所以她很开心。

渐渐的也没什么可以说的了,更多时候都是听,然后互相道别。

直到有一天她抱着她的吉他流着泪来找我。

那是一个坏了的吉他了。

这个世界其实很有意思,这个国家的人类父母一边强迫着不喜欢音乐的孩子去学出成绩,一边在他们学出成绩喜欢上这种打动灵魂的语言的时候,又逼迫他们放弃。

拍了拍手,接过这个梦想的残尸。

“知道吗,我会复活的神奇魔法…”

随口说了一句,看着这个露出疑惑的小姑娘,捧着这个已经没法彻底修好的吉他,打了通电话。

“说起来认识这么久,没见你邀请过去你家做客啊…”

把旧的吉他递给了管家,吩咐他做成一个摆就好,然后接过了装吉他的西班牙小牛皮的吉他匣。

到了她家之后,随手拿出来几张纸,然后就走了。

纯手工吉他的证书和保养方式说明放在一起,至于名片,直接随手放在里面了…对了,还有几张草稿的谱子,随手写的。

路上我告诉她,帮忙需要代价,之后要把吉他按价格折现,但是。

“只收你自己挣到的钱。”

不过不着急。

按住了忙着推脱的她,一如今日的认真的对她说。

“记着,梦想是伟大的,但是这代表代价也是那么的庞大,如果你连还得起这笔钱的信心都没有,那么还是乖乖听父母话。”

顿了顿,但是还是得说的。

人贵自知,自有良知为上。

“听他们的话,你不需要付代价,他们也无从责问与你,是一条知根知底的道路。”

当然,也是一条通往平庸的道路。

“所以,你需要在梦想的代价和这个简单的放弃中选择,然后告诉我你的答案。”

忽然想起了他,当时笑的很放肆吧。

“要么,回家去,简单的说句放弃,风平浪静,”

双臂大开,如拥抱星空。

“要么,跟我一起,与世为敌。”

一口冷茶。

好苦啊,但是感觉没那么苦,似乎嘴里有什么比这个更苦一样———

笔断掉了,还好之前多拿了两支。

嘛,天籁之音。

那是一种只有身心灵都在音律与自然之间游荡的灵魂,才能偶尔得到回应的声音呢。

曾经听过的天籁,如此之美。

祝愿能永远与祂们为伴,此是世间佳话。

也抱歉,并未能直至终极。

茶似乎有些太凉,但还是喝了。

凉是自找的,苦是自己选的,路是自己走的。

一切自知便可。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