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楔子—乐府长歌开天门
  • 故事的一部分
  • 应麟01
  • 2209字
  • 2022-05-16 14:23:02

“嗯,大概就是这样呢,我还是觉得这里,这个最高的山峰,是最好的选择,嘛,说不定我就会登顶然后回来给大家继续讲讲我一路上见到的风景呢?”

少女还是故作轻松的录完了最后一段,然后自己用着傻瓜操作的剪辑软件把一路走来的所有内容直接剪在一起,然后设置了一个三天的定时。

泪水在这种地方落下会冻坏自己的脸吧。

她这么想着。

相对于其他想要登顶的小队不说,她所带的东西但凡有点常识的人看了也只能说别找死了回去吧。

一点贫瘠的高热量食物,一点点水,还有对于这里来说显得单薄的衣服。

别说攀登了,在想多呆一天也会显得捉襟见肘。

她经历了许多,开盒也好非议也罢,那些大集团的NEW MONEY似乎在某种程度比那些老钱还不当人?虽然她没接触过老钱。

也只是因为拼命都换不来足够父母安心养老决定换工作,就带来了这一切。

一早,吃掉了带来的xx架,用冻住的矿泉水换了口热水,她就出发了。

或许是热水和高能量食品,或许是她因为红尘一切的琐事缠身导致的肉体轻盈,仅仅只有一些初学者水平的她也爬到了一个很不错的位置上…这个位置当然是指,她心目中的位置。

这里离人很远,离天很近,太阳很亮,下方很静。

她继续努力前进了一段,那太阳和大风也就带走了她仅存的能量。

她艰难的把自己吊在前人走过的路上,脑中浮现的是很多过去。

她遇到了很多喜欢她灵魂的人,走到这里,她也并不是很讨厌人类。

她可是乐乐,这是乐观的乐,也是向所有人散发光芒的那个乐。

着力点已经开始麻木了,她知道,她要进入她所选择的怀抱里了。

她对着太阳微笑。

如果可以,我想像太阳那样照亮黑暗,照亮那些在黑暗中发抖的人啊…

一个人从这条路上坠落了,这并不奇怪,这是一条关于死亡与巅峰的路,路上尽是冰冻长存的骸骨。

一个埋头伏案的人抬头望了望,愣了一会继续伏案工作。

温暖,温暖如同在母亲的怀抱,这样的温暖让人意识逐渐模糊。

但是如果在极寒地区,这代表的就是失温和死亡。

不知道在黑暗中过了多久,或许是亿万年,或许是一瞬,混沌的意识又亮起一丝智慧之光。

“…杨珈葵?”

忽近忽远忽大忽小的声音在她耳朵里回荡,也在她脑中浮现。

另一个声音则是说“挺有文化的。珈,出自诗经,君子偕老。【君子偕老,副笄六珈】…葵是长歌行那句青青园中葵。哟…小名叫乐乐,父母精心为她引经据典之后最希望的还是她能快快乐乐的…”

父母…父母?!

杨珈葵艰难的想活动,却被有些热的点了点。

“这孩子听见父母反应挺大,让她睡一会……”

杨珈葵的意识再次回到了黑暗中。

她做了个梦,梦见父母过得很惨,老了病痛在床被人骗了钱,凄惨的迎来了死亡。

“啊!”

猛的睁眼,看到的是织物组成的结构。

“醒了呢,就先不要着急,你在这里很安全。”

一个温柔的大姐姐,就像是所有人梦中那个长姐如母的温柔感,尽管她现在还看不到。

“你大概在珠峰当了几个月的冰雕?那家伙够狠心了…”

杨珈葵发现自己动不了,只能睁眼看这块遮住眼睛的布,光线并不是很亮,但是她发现光在逐渐变强。

“你现在不适合动身,我请了医者和生物学家来过,接下来你就可以喝一点粥水,让嗓子和内脏重新动起来了…”

杨珈葵感觉到自己的脸好像是被抚摸着,然后一丝温热靠近耳垂,呼出的温热直抵心灵“放心,你父母很好…啾”

对方轻轻亲了她的面颊。

杨珈葵不看也知道自己的脸大概现在像是煮熟的虾一样红了。

“好好休息,亲爱的,迷途的羔羊…”

对方的声音似乎有着魔力,她就在一点点羞恼和生死之后放松的温馨中睡着了。

梦里似乎是黏腻温热的,但又不清楚是什么,只觉得一点点的快乐满满的渲染了渗透了她整个人。

“起床吃饭啦。”

睁开眼,感觉到可以动弹的杨珈葵慢慢伸手掀开了眼睛上的纱布。

大姐姐。

哪怕同为女性也不得不被吸引目光。

“来,张嘴…啊—”

对方递过来的是吹到温热的粥,里面似乎还有其他海鲜的味道,但是似乎已经捣碎熬在里面了。

被温暖包围的杨珈葵,眼泪不自觉的流了下来。

吃完了粥,眼泪也差不多洇湿了提前垫好的方巾。

大姐姐也只是半身子给她依靠,眯眼微笑着看着她,时不时摸摸她的额头和侧鬓。

良久,杨珈葵才慢慢的停止了流泪,感觉到自己靠着别人的感觉又又些脸红的低头。

“姐姐,我叫杨珈葵…你也可以叫我乐乐。”

大姐姐笑了笑“我已经没有自己的名字了,你可以叫我神甫姐姐,我是神明的传教者。”

杨珈葵有些转不过脑子,可能是被冻太久了吧。

“神甫姐姐,您信仰什么啊,上帝吗?”

神甫摇了摇头,杨珈葵甚至感觉的到背后的波动。

“不是的哦乐乐,我们的神明是应麟。”

“那神甫姐姐你给我讲讲吧,这位应麟神明”

杨珈葵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这么说,可能只是单纯贪恋这份温暖和世外桃源的清净,她担心这只是她临终前的幻觉,哪怕是幻觉,也请尽量长一些吧。

“我们神明应麟,是一切物质能量的总和,整个宇宙都是祂微不足道的一部分,祂不会在意我们。”

大姐姐平淡的摸摸杨珈葵的头。

“我们信仰祂,是因为我们知道感恩,是因为我们受到恩惠,乐乐。”

“祂是不在乎我们信仰或者抵制的…人类这么多细胞新陈代谢,我们这个宇宙大概也就是一个细胞的一部分而已…”

杨珈葵忽然有点好奇“那么我们信不信其实无伤大雅吗?”

神甫摇摇头,杨珈葵又有点摇晃。“我们是受到神恩惠的,我们要感恩,乐乐,包括你…不过我并不会强迫你,等你懂了自然就会虔诚的信仰与感恩神明。”

杨珈葵还在转动小脑瓜思考的时候,神甫姐姐的发梢已经划过她的唇边。

“该休息了,你现在不适合太久的起床…啾”

带着温热的温柔再次在另一边耳朵里回荡,然后就是对方在一面脸颊亲了一下,然后扶着有些僵硬的她躺了下去。

真奇妙啊。

杨珈葵睡前感叹着。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