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Cassandra夜
  • 故事的一部分
  • 应麟01
  • 1546字
  • 2021-12-19 00:16:26

哒,哒,哒。

我端起杯子轻啜一口茶水,温度刚刚好。

“—”

她的手已经按住了我的唇,我从上面刚好嗅到了一丝甜气。

“Cassandra或者Alexandra。”

她是美的,但是周身散发的气质却又让人不自觉的远离她,或许应该说,就是压缩了一个世界那么远的距离在她周身,散发着属于大质量的重压。

没有几个人能这么与她相处。

“你应该把名字的来历写在这里。”

她轻轻敲着本子这个地方留下点点红印。

希腊、罗马神话中特洛伊的公主,阿波罗的祭司。因神蛇以舌为她洗耳或阿波罗的赐予而有预言能力,又因抗拒阿波罗,预言不被人相信。

她的眼中没有世界,又处处是世界,那是属于未来的图景。

起码在我眼中,她的眼瞳是灰暗无光的颜色,我一直觉得她是盲人。

“我确实是盲人,但是我只要看着未来就可以了。”

她看着我,我拿着笔写着。

“你想问我为什么看得见,我看得见未来,但是看不见现在,我的预言也永远不会改变未来,这就是卡珊德拉,这就是【先知】。”

她语气仍然如我认识她时一样,平静的可怕。

“我是天道的走狗,所以我能做到用预言替代视力,只需要时间向前一点点,我和你接受的手机内容就是一样的…或许我快一些,因为你的神经反应更慢一些,这大概也是我一个盲人可以打电竞的原因。”

她晃了晃手上的戒指。

那并不是奖品的戒指,而是一个刻着刻痕的戒指。

“但同样,没有代价的预言只是我能看到的未来结局而已,不会有改变…我跟你说过的东西都有什么?”

她手指敲了敲这里“写吧。”

老实说…“老实说,我不喜欢你的这种行为,过于强势?这是未来,不是强势,你不能跟天道讲道理。”

她说过洪水,地震,海啸,火山爆发…一切未来的自然灾害甚至大选当选她都说过。

“但很可惜没人信,这就是先知的宿命,或者说如果知道的事被改变,我像那些人一样付出代价,那我就不是先知,而是算命。”

她看着我。或者说听她的眼睛对着我。

“你不相信,我知道,我也不会告诉你一些事情,你也知道,那么你想知道这些只是为了本子上有的写对吗。”

她低头,拨弄起她的指甲,上面是艳红的釉色。

“我是先知,可以完美的预言未来,不付出代价,也改变不了未来,我也不需要担心天道对我的惩罚,因为我一开始就知道我的剧本,我该干什么,演什么角色。”

她又抬眼看了看我,但是我觉得她其实从来看的就不是我。

“我该走了,你也该写你自己的看法了,恕我直言,没什么必要,因为没有什么人对我的故事抱有什么想法,耶没有那么多能做先知甚至算命天赋的人。”

她拿起杯,喝了一口,权当是受过招待,便哒哒哒的踩着高跟鞋走出了门。

我不信她,我也不想信她,因为她的宿命就是不被相信,我还是别挑战天道规则了。

就像她的履历一样,她的每一个预言都实现了。

就像她的身份一样,每一个预言都实现了。

这代表预言是成功的,这也代表没有人改变她预言的命运。

我忽然在这时想起一句话。

下面那个红色的痕迹来自一双涂抹艳红色指甲的人的手。

她知道我会在这里写这个啊。

【试图相信我的话去改变一切就像是医生用ps治病一样可笑,如果你真的没办法或许可以试试让人把痣点掉,一样的效果】

她这么说过。

【痣是人因运势从骨髓肌理运作而出的,你把它切掉也会在同运势的情况下再长出来,嗯,你应该过几年回头研究一下人体复杂的混沌运作。】

我回忆完了,也写完了,但是我看到一个红印,距离本子的行列还差一些。

我刚惊讶她果然是骗我,就接到了一个电话,是我一个学生,她激动的跟我说,老师,复杂系统上面认可了,拨了大笔的钱和资源还有人。

跟我唠叨了一番前沿进展,我了解之后挂断,思考一番把这一切写好。

然后回看了一遍稿子。

我认可她的先知,可怜先知的遗世独立的孤独和悲哀,也感叹天道如此令人毛骨悚然。

到这里就刚刚好了。

还没到那个浅浅的印记上。

我忽然想起那按住我唇的手带给我的香甜气息,到底是什么。

写完了这一段,一片花瓣飘下,正好落在了那个印记上,如这句话一般,分毫不差。

是桂花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