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0.9夜
  • 故事的一部分
  • 应麟01
  • 1938字
  • 2021-01-21 10:57:02

这或许是我见过对时间有最深刻接触的智者…谁知道呢。

“我见过你,女士。”

如果一定要定义,那就是风尘仆仆的旅人,带着行走红尘的尘土气息和时间的磨损感。

虽然看起来,这是个十八九岁的孩子。

“这是我的身份证…我【现在】十八岁零三个月四天”

他…知道我在想这个,拿出了身份证,确实如此。

我注意到他在现在这两字上咬了重音节。

“如你所想,【现在】是对你而言。”

他是个时间的旅人,大概吧。

一个很坚强的孩子,一直如此。

八岁那年,他过了很久。

“或许是一万年,十万年,我大约能知道的,是我阅读了所有能够阅读的信息,学习了能学习的所有的内容…那是个梦。”

只有梦能够做到,学习所有的知识,不需要别人则可以定住所有人,进出禁止的秘密机密文件的存放地,研究所有可以研究的设备,哪怕是那终极武器。

“我甚至拜在那些位名下,学习研究了无数内容…我甚至在实验中拥抱爆炸…”

可以加入所有的科研组,可以从任意进度开局,可以自己手搓可以拉人组队,操纵时间,神也就如此了

学习了可能是世界上所有的事情之后,他醒了。

“我第一件事,是沉默。”

他模拟了自己能走的所有道路,所以他安静的长大,在安静的最后,坐到了我的面前。

“我不想说我的梦是真的,或是假的…”

他想要我帮忙。

他想说,他的故事如梦幻泡影,如珠如露亦如电。

但是佛法精妙就在其中。

平平淡淡,除了成绩好没什么太大特点,这是他的成长轨迹。

他唯一的特长可能就是被自己大学导师拒绝了四次实验。

我能猜到如果说他说的是真的,那么这个实验肯定有点东西。

就算是没有,试试看也不会花费太多,他的意思我大概明白了。

“那么,你现在要去干嘛呢?”

他微笑看着我。

“我可以帮你解决实验的问题…那么…实验后见?”

这次的故事就到这,下面便是在见面的时候了。

“好家伙…魔角先生好啊您,今天喝点嘛?”

难得调笑了一句,如果说某真某超越是运气的综艺人,那这位,就是运气的科研人。

也是“运气”的智者。

“您可别调笑我了,运气好一点。”

对方看起来头发还很健康。

“就这么把自己搭给国家了?”

“老天爷给我的东西这么多,就是让我来做事情的…收钱办事嘛,不寒颤。”

也是。

运气的智者也是智者,那万年的磨练他铭记于心,而不是大梦一场直接遗忘。

他不是那个小孩子了,八岁可以把梦当真,现在还能这么说,证明他早就定好了自己的道路。

预言实现最好的办法是自己直接做出来。

“或许有很多孩子都有这样的梦,或许他们没有坚持,或许他们被现实磨平,或许…他们还在这世界中等待契机。”

我倒是不这么盲目乐观,就算有,大概也是早就被改变了。

“我知道你,你的作品能够解决这些问题,所以我来了,拜托你记下我的故事,我的梦。”

“多么荒诞离奇的梦,你想实现的时候,他就没有那么荒诞那么遥远了。”

他是个运气使然的智者,有少数智者才拥有的浪漫主义色彩,但是也从不失理科那种严谨和科学的态度…不愧是研究了万年科学的大佬。

哪怕他是个大学生。

他想让我在这里记录的就是,一个大学生,一个荒诞离奇的梦,造就了他,一个科学家,简简单单的做了一个上杂志封面的跨时代成果。

简简单单的,甚至令我感受到了小年轻叫“凡尔赛”的乳酸痛。

我想起了另一位智者,拍着我的煎饼,在白纸上印刷了一个饼,然后让白纸和我的桌子合二为一。

“人类需要的就是这个,有这个,有人类,没这个,没人类。”

“我懂了,大科学家你回去努力吧,我尽量。”

———

偶尔我们还会书信来往,不奇怪,因为书信来往才能保证他没有泄露国家机密。

我想这个故事一开始,是一个孩子,自己很强,老天爷赏饭吃。

然后,这个孩子相信自己,也相信这碗饭他吃。

然后他吃了这碗饭。

回到那个可能俩人现在拼项目的智者大佬吧。

“人类最需要的是饼。”

他想让我写的能够更有欺骗性点,这做不到,但是就事实来看,我可以说,试试看吧。

事实就是,他做到了,仅仅是梦。

也不是我有私心,只是呢…死在这条路上,也不丢人嘛。

虽然智者的路千万条,但是那些晦涩难明的道路和这条摆好的路,其实这一条好走些。

顺便在这里讲一个小小的故事。

理科脑呢,是我形容科学狂信徒的个人发明的词语。

这样的人呢,是无法理解科学的边界的。

人类的思维是主观的,科学是要求客观的。

有些人的简单二维论认为世界要么全是科学,要么就全是封建迷信,这本质上就不是科学,而是“科学狂信徒”

科学的边界很清晰,人类的极限也很清晰,突破人类的极限是比科学的边界更重要的。

而大部分人,在最内圈的宗教架构科学社会里,认为这就是全世界,实在是…

我不是智者,我反正觉得每次看到这种事,就觉得这个世界就仿佛是一辆上山的车,智者努力,后面这一堆人往下拖。

这也是我不喜欢的那部分智者出现的原因。

也包括对人类没什么感情如某个伪虎鲸小姐的存在,也是如此。

人类啊…人类。

地层物种灭绝的时候,大部分生物都死了,活下来的都是智者这般特殊的几乎算是其他物种的那小部分生物。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