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城北莫家庄
  • 仙道问途
  • 额额额甭甭甭
  • 3588字
  • 2014-02-24 10:22:55

有诗云,凡人有天道,行者逆天行,问道知何处,此处有仙途。

在大晋国辽阔无边的土地上,有着许多繁华热闹的城市,就像这座位于大山区附近的铁石城,在整个晋国兖州都算得上是颇有名气的了,超过了许多郡城,原因无二,因为它是通向山里的必经之路。

铁石城是如何得名的呢?传说铁石城刚建起来的那一年,从大山里跑出一些不知名的怪物,个个形态丑陋,似虎不是虎,似鹿不是鹿,浑身毛皮坚韧如铁,刀枪不入。晋国人也拿他们没办法,无奈之下只好准备撤离。谁知这时天上竟飞来一老道,浑身衣冠不整,颇有行乞之风。就这么一老头儿,伸手投足间便把这些神通广大的怪兽收入袖中。神仙降世,百姓无不五体投地,三呼万岁,可老头却似一脸尴尬之色,挥手甩出一把巨剑在城楼上刻了两个大字-”铁石”,之后便飞遁而去,留下了铁石仙人与铁石城这么一个传说,据今已有一千年之久了。(逾时千年矣)

铁石城以北的大山脚下,住着这么一户人家,说是户,其实是族,族内个个都是打猎的一把手。相传铁石城建立的五百年后,有一个人以打猎为名来到铁石城,他观城中五行缺土,于是占了一卦,卦向朝北,主亁卦,九三爻,有富贵之象。此人甚喜,于第二年春在城北山脚下开庄,称城北莫家庄。此人便是莫家第一代家主莫天,到如今已历十八代,现任家主是第十八代家主莫金南。

在莫金南掌管莫家的这二十年中,莫家飞速发展,已然快成为铁石城的一流势利,族中人才辈出,连看门的大叔都是一把好手,巡院的老狗更是人称”常胜将军”。莫家的强大无疑让铁石城的城主感到不安,虽欲除之而后快,但又怕落下口实,所以一直未敢动手。今天,铁石城的李城主带着重礼,来到了莫家庄。

”喂,小简,快去叫老太爷,李城主来了。”庄内,一个小仆拦住另一个小仆吩咐道。

”不就是一个二等族仆嘛,有什么了不起,你拽什么。”心里这样想的,嘴上却不敢这样说,另一个小奴忙道:”是”,一流烟儿蹿进了院内。那个二等族仆满意的点了点头,径直离去。

李城主也是第一次到莫家,递上请帖之后便四顾打量起了莫家庄。看着其诺大的排场,暗叹莫家好手笔。再看下人们一个个气息沉稳,中气十足,心中小有惊讶。

惊讶之余才发现面前站着一个小孩,小孩七八岁左右,体格健壮,虽相貌平平,但憨傻可爱,不免惹人喜欢。

李城主走上前去,摸了摸小孩的头,问:”你是莫家的人吗?”

”嗯,我爹爹是守庄人,我和我爹爹一样,长大了也是守庄人。爷爷您是要进庄吧,为什么不进呢?”小孩憨厚的答道,并提出疑问。

”爷爷现在还不能进去。”李城主拍了拍小孩的肩膀,又问:”你叫什么名字呀?”

”莫问”

”莫问?”李城主不解的问道:”这是何意?莫非是你们族中表字?”

”不是的”莫问摇了摇头,”莫是姓,问是名,爹爹不会起名子,他随口说的。不过也不怪他,我觉着挺好的。”

”喝喝”李城主正欲问莫问一些其他事时,见莫家家主莫金南已经带着十几个奴仆来到庄外,便摸了摸莫问的头,不再多问。

这时,莫金南已走了过来,冲李城主拱了拱手,道:”李城主大驾光临,莫某有失远迎,还望恕罪。”

”哪里,莫兄客气了。”李城主也拱了拱手,向莫金南还礼,道:”莫兄,请。”

”城主请。”

两个老狐狸犹如多年不见的老友般谈笑风生,着实让一干族仆大跌眼镜。

待李城主与莫金南离开后,留在当地的族仆便把目光对准了小莫问,因为这个可怜的年纪不大的傻得直率的小男孩,正是众人眼中的”沙包”。平常哪个族仆被主人骂了,或者是自己不痛快,都会找莫问撒气,有的时候他们还会召集其他人一起欺负小莫问,正因为小莫问在家族的地位不高,脾气也好,所以让这些族仆养成了这个怀习惯。

莫问被众人赤裸裸的目光盯得发毛,心里害怕,不敢再待下去。正欲离干,不料,刚一转身,一块足有半个人头大的石头便砸在他的身上,疼的莫问直咧嘴。他不明白,人们为什么老是这样对他。

”哈哈哈,小子,你竟然不知死活的和李城主面对面说话,他老人家可是连我等都不敢正视的存在,别说你一个低等下人,你算什么东西,哼哼。”一个尖耳猴鰓的长着一张可恶嘴脸的族仆甩了莫问一个白眼,领着一干族仆返回院内。这个领头的族仆正是刚才那个低等族仆嘴中说的那个二等族仆。

”切”莫问朝族仆们作了个不善的面部动作,小孩子心性显露无疑。

”好疼”族仆们走后,莫问试探着摸了一下被砸中的背脊,火辣辣的感觉让他疼得龇牙咧嘴。心里不由的大骂那个二等族仆是个坏蛋,还想着长大之后也这样砸他几下,叫他也疼一疼。

庄内,莫金南与李城主主宾入座后,来贺寿的人也陆陆续续都到齐了。时间一到,由莫金南的大儿子莫青辉带头,走到寿台中央,向莫金南磕了九个头。九是个极数,意思是祝老爷子寿比天高。

带头的一开始,剩下的人,凡是莫家的嫡系,都跟着向莫金南行大礼,这是祖宗留下来的礼数。至于莫家的旁系,连进门的资格都没有。在场的还有一些前来贺寿的人,他们要不,是前来巴结的,一副唯唯诺诺的样子。要不,是像李城主那样,心里忌掸,嘴上却恭维着的。不管他们是出于什么目地,其实都是因为莫家太强大了。

然而莫家的族仆们却不知众人的心思,还以为别人对家主是那么的恭敬,自己也因而长脸,头抬得那么的高。

李城主坐在莫金南的旁边,微笑的打量着莫家族仆们的神色变化,脸上虽然挂着笑,心里却极为不屑,因为他知道,莫家快要灭亡了,而导演莫家灭亡的,不是别人,正是自己。

寿礼开始,人们该吃酒的吃酒,该说笑的说笑,唯独莫金南沉吟不语。忽然他瞧了瞧旁边神色淡然的李城主,心中冷哼一声,开口道:”城主大人,您看我这莫家庄如何?”

”呵呵”李城主淡淡一笑,知道这是莫金南有意试探他,于是道:”贵庄历时十八代,本就是一方之巨鳄,而今在莫家主手中更是发扬光大,无人可比啊!”

”城主大人言过了,以后有用得着我莫家的地方,尽管开口,莫某绝不推辞。”莫金南笑道,看来他对李城主的话还是很满意的。

时间过得很快,就在人们认为寿辰进行的十分顺利的时候,有人来捣乱了。只见一个和莫金南长得很像的中年人手里提着一个骨瘦如柴的老汉,大步走进院内,对着一干宾众将老汉摔在地上,又狠狠的踢了一脚,像是有多大仇似的,嘴里还不停的骂叨着。

众人一瞧,这不是莫家二爷吗,莫家这是演的哪一出啊?

莫家人也纳闷呐,来的人正是莫家的二爷,莫青松。不过这位二爷从小和自家老爷不对头,莫金南也从未将他当作自己的儿子,因为莫青松的身份是庶出。庶出的莫青松感觉不到家人的温暖,自然不会对莫金南这个父亲有好感。他的出现惹来了众人的猜测。

莫家一干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将目光放在了莫金南身上。

莫金南一看,所有人都在看他,他也懵了。他记的寿宴开始之前并没有让他这个讨厌的二儿子到场,为何莫青松会来呢?还在大庭广众之下出洋相,真是丢光了莫家人的脸。他越想越气,最后竟一掌拍碎了身前的寿桌,坚硬的红松木和厚实的青色大理石板像豆腐一样,被打成了渣子。(呵,匹夫之怒,虽只一人,但那威力却不是盖的。)

离莫金南最近的是李城主,当莫金南发怒的时候,李城主明显感觉到身边有一股强大的气势,虽然他并不畏惧,但先前还是小看了莫家人。心里虽然很惊讶,可脸上却摆出一副不屑的样子,李城主是个善于伪装自己的人,莫金南越是生气,他就越得意,气的莫金南差点暴走。

本来莫金南就在气头上,结果又看到李城主那得意的眼神,对于一个老古董来说,这是绝对不能忍受的,甚至在下一刻,莫金南有了想要杀死莫青松的念头。

杀人的念头刚出现,莫金南便狠狠的瞪着莫青松,杀机立现,旋即众人也都看向莫青松。

莫青松瞧见众人把目光对准了他,心里冷笑不已,一双阴厉的眼睛扫向众人,那种眼神看的众人头皮直发麻。

”呵呵,父亲大人不要动怒,先看看地上的人是谁。”莫青松似乎完全不惧他父亲的恐怖气势,不紧不慢的说道。

”咦,这不是莫家的守门人吗?怎么......””又是哪一出?””莫石?那个看门的?””真惨。”众人你一言我一语想猜个所以然,但看到莫金南那张变成酱紫色的脸时,顿时唏嘘一片,看来这莫石在莫家有着些什么啊!

应了众人的猜测,此时台上的莫金南已经想到了他这个二儿子打的什么主意,看着莫青松那阴冷的神色,他一下子感觉到自己的无力,还有的就是深深的怒意。

莫金南的脸色暴露了他的想法,站在台下的莫青松见此冷笑异常,偏过头,看见原本躺在地上的莫石正艰难的向院外爬去,不由大怒,抬起脚便将莫石踢到内院的门槛边,强大的力道使得莫石再也没有醒过来。

”哼,不知死活。”莫青松杀掉莫石之后便扭头对着莫金南道:”父亲大人,当年三妹的事我已帮你解决,现在我想解决一下我们之间的事,不知父亲大人意下如何?”

”说。”莫金南冷冷的道。

莫青松得意的看着他父亲,缓缓说道:“父亲您已经老了,何必守着莫家家主之位不放呢?”

“你。。。”

欲知后事,请看下章。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