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会战血拼

  • 鸣天传
  • 沉沙四海
  • 5089字
  • 2019-01-19 20:55:36

秦浩领着陈留、王天正、高凡、林冲、柳毅五人共计三千晋元兵从乌鸡城西门一涌而出,黑暗中朝着左侧有几个火把乱晃的混乱的昊天军冲去。

“杀啊~!”

“冲啊~!”

李浑听到西城门有喊杀声传来,暗道:坏了,屋漏又逢连夜雨,缺少将领统兵,好几个大队都没有将领,一盘散沙的,如何拼杀。怕是现在逃跑都要丢下不少人在这里了。

想到这些,李浑忙边跑边喊:“全军朝东城门跑!”

声音传了开了,混乱中怕只有那么一两千人能够听到,而且乱军听到有追杀喊声,更是乱得相互推挤,又是绊倒不少人在地上,被踩踏得哇哇大叫:“唉呀~!别推我!”

“啊~!我的脚!”某个士兵躺在地上抱着脚大叫,在他周围一圈的兵听到不敢往前跑,要绕道,只是被后面的人挤着,不得以跨了过去。有些不小心的,把自己也绊倒在地,后面跑上来的兵止不住脚步,踩踏在倒地的兵的手上、脚上、胸背上,甚至有些兵要倒下了,用枪或戟往地上杵了杵,撑着不倒又往前跑……

黑暗中看不见周围情况,倒在地上的兵只觉得一会儿被踩到手,一会儿被踏到脚,刚“啊~”大叫喊痛,肚子又被枪棒插了一下,再一会儿,头又被踢到,踩到……倒下的兵挣扎几下便被汹涌的人潮踏碎了,只留下断音的惨叫:“啊!”

陈留、高凡、王天正和林冲几人率着戟、枪兵排成三排错开位置,平举戟或枪直冲,只听“噗~噗”的戟枪入肉声连响,“啊~!啊!”惨叫声不停……

在前面跑着的昊天兵,听到后面的惨叫声,更是发足狂奔。只是个体差异在这时又体现出来了,有人跑得快,有人跑得慢,有人身体壮,有人身体瘦,速度不一,强壮程度不同,不少昊天兵又倒了下去,又是哭爹骂娘的,又是惨叫……——混乱的队伍造踩踏死了不少人,看来,单这一个就让昊天军死伤无数了。

混乱的昊天军逃跑的速度快不起来,被气势高昂,有序追上的晋元军一顿冲刺砍杀,一路抛着尸体往前狂奔……

吴越率军往左绕城过的,走至一半时,听到西城门那边喊杀震天,知道李浑混乱,且被袭击,不禁目呲尽裂,大喝下令:“快速前进!”传令兵在他面前失去了作用,众兵将忙又加快了脚步。

吴越军往前跑了一百多米,喊杀声近了。怕两军自己冲在一起,吴越忙大喊:“传我命令,让李浑往右跑!”这时有两个传令兵越众而出,快速跑向迎面来的李浑大军——传令兵有点用了。

李浑听到对面有一大片人群声时,着实吓了一跳,不过想想晋元军没有这么多人,应是吴越大帅的部队,心里稍安。正想着要绕到哪边,是不是往右时,迎面跑来两个兵大喊:“李统领!大帅命你率兵往右跑!”两人喊完话,听到前面汹涌的人群跑来,忙掉头跑了回去,免得被冲倒踏成地上的泥。

“全军听令,往右跑!”李浑边跑边竭力大喊。这时别的将领也逐渐跑在前面,听到号令,也迅速传达。此起彼伏的“往右跑”响起,李浑军也逐渐向右偏转而去。尾部还有整齐的晋元军在追杀,杀得正欢时,秦浩发现前方的脚步声更大了,隐有洪流往这边冲来,忙大喊:“全军收兵!撤!”晋元军大部分止住脚步,要往回退,只是往前走容易,往后撤麻烦,有些后冲杀得太兴奋,又或杀红了眼,不听命令继续往前冲,有些刚是没听清还在往前奔跑,待发现周围冷清些时才忙止住撒腿往回跑……

黑暗中看不真切,但是听混乱的声音程序,就知道哪边是晋元军。吴越听得前方脚步声音渐齐,判断就是晋元军,大喊:“全军听令!散开!”昊天军散开了些,虽然黑暗中不知道有多开,但是均往人声较小的地方跑偏了步。

部队又往前跑了二十米,听声音距离前方的撕杀地方还有二十米远左右,吴越大喊:“举枪!冲!”

“杀啊~!”昊天军举枪狠命往前冲,他们可不理前面的到底是谁,黑暗中看不清,只要是碰面的,便往身上刺,那些纠缠在一起的昊天兵和晋地兵便如此糊涂地被刺死在一起。——看来黑夜打仗也不是一般人能够打的啊。

跑得慢的,或者杀红眼的晋元兵,均被吴越率的昊天兵冲刺倒下,踏成肉碎……

秦浩率着机警的兵将跑了,听脚步声,怕是有三分之一的兵丢下了,也就是死掉了。

听着身后紧逼的喊杀声,秦浩冷汗直冒,怎么吴越这个时候杀来的?我们走不掉,这城也完了。要不要让大帅他们从东门先跑?……

秦浩心思一阵乱翻。

眼看火把照着的城门就在前方不远处,秦浩大喊:“开城门!”

别的兵也急了,忙跟着齐喊:“开城门!”

守在城门上的汪离听到喊声,忙喝令:“秦副帅回来了!快开城门!”接着他又大喊:“全体上弓!”

这时,文先生早派出去的传令兵跑到了城府报告童大帅:吴越大军反袭!

童大帅坐在方桌旁听到此消息大惊而起,秦浩等人被追,城门险了!

童大帅转身,对坐在右边的杨天说:“杨天,这次就要靠你了。如果……如果我们守不住,你和雷鸣自己跑吧……”

杨天心弦稍有触动,右手提着唐刀举了举,坚定说道:“大帅放心,有我和雷鸣在,城门失不了!”

雷鸣刚溜回来在房里歇了半个小时,听见城内混乱,知道有事情发生,走到门口听到了这些话,不禁直翻白眼:真以为自己是神啊!

但知道事关重大,他也不作他想。轻咳一声,见两人看了过来,脸上露出欣喜的表情时,雷鸣说道:“大帅,我们还是赶紧去西城门吧。迟了怕守不住。”

童大帅脸上欢喜,轻应了一声:“好!”说完抓起桌上的短剑便往外跑,虽是胸口还痛着,但是他顾不了了。

杨天跟在童大帅身后跑了出来,路过门口站着的雷鸣时,问:“你什么时候回来的?”

雷鸣也迈步跟上,打了个哈欠道:“刚回来合上眼,就听到城内乱了。”

童大帅登上城墙时,已偶有强矢“嗖~嗖”地往城墙上射。守在城墙的文先生迎上急道:“大帅,先锋被追,城门刚打开!你看……”

童大帅皱眉略一思索,关上城门就寒了将士的心,不关的话不知道能不能守住……罢了,都是捡回来的命,拼了!

童大帅眼神定了定,对文先生说道:“传我命令!中军守城门,先锋守城墙,先锋进城再想办法关门。”童大帅说完,轻叹了口气。

文先生眉展了展,坚定道:“得令!”说完,转身跑了开去,传令道:“大帅有令……”

很快,中军在城门的火光下列队应战,城门附近也挤满了士兵。

秦浩等人见城门大开,蜂涌而上,可惜城门太小,只有五米宽,一下进不了这么多,不少人围着周围猛挤。

秦浩、王天正、高凡、林冲、柳毅四人跑在有利些的位置,在人潮中挤进了城门。陈留偏了一点,在城外没进去,眼看昊天兵杀到,再这样挤下去,就是等着被宰的份,不如掉头撕杀一下,死也能拉两个垫背的。

于是,陈留回转身,看到昊天军冲到,扬戟大喊:“兄弟们,昊天军来了,杀一个够本,杀两个有赚!晋元万岁!”

部分尚在外围的晋元兵扭头看到昊天兵就在十米远处,心里发颤,听到陈留的话语,一下子想通,豁然开朗,转身提枪便从容面对冲来的昊天后,他要以命换命!

童大帅在城墙上听到,不禁两眼湿润,传令道:“尽量掩护下面的先锋军,能进一个是一个。”

汪离领命,下令道:“弓箭!射!”

“呜~呜~!”

箭雨落在冲锋的昊天军将士身上,“噗噗噗”一连串响,接着是“啊~啊~啊”的惨叫,接着被喊杀声淹没……

箭雨轮番抛下,倒下了不少昊天军,但是后面涌上的昊天军更多,构成不了阻碍。昊天军很快便冲向了塞在城门外的晋元军,两军短兵相接。跑不了的晋元军持枪大喊:“晋元万岁!……”举枪便往冲来的昊天军身上刺,同时身上也被前冲的昊天兵用枪捅了个对穿。捅上的枪来不及抽出,又或都死了抽不了,接着便被后来涌上的昊天兵推着往前挺进,又或倒下……

陈留没有站在最前锋,是在边上,但也很快有昊天军冲了上来。他举枪前刺,但前面同时也有四根枪刺来,他习惯往后退,只是后面全是人;他抖枪扫开刺来的长枪,接连刺中冲前来的两个昊天兵,只是想抽枪再刺时,枪上的昊天兵已被后面涌上的兵推着沿枪前行太多,枪抽不出来了,只有枪上“啊~啊”惨叫的兵扑面来。陈留弃枪,刷地抽出铜剑,对着上前的昊天兵猛刺,部分刺得倒地死掉,部分没死,仍持枪直刺陈留。陈留刺死一个,接着迎来四根长枪,陈留左手拨开两根长枪,还有两根,躲无可躲,陈留被刺中腹部。知道求生无望,陈留抬起手,用尽余力把剑往前一掷,扎在前面的昊天兵身上。只是马上,又有两根枪对着陈留胸前刺上,陈留惨叫一声“啊~”,两眼一黑,世界抛弃了他。

昏黄的火把下,血拼在继续,鲜血在横流……

吴越见城门打开关不上了,心中狂喜:只要两军相持消耗下去,昊天军兵多,肯定最后赢的是自己。童文正真是笨蛋,不过,哈哈~,不过,我喜欢!

吴越在黑暗的队伍中哈哈狂笑:“童文正!这次你跑不了了吧!哈哈~!”

“嗖~!”杨天扬手就向声音处投出一根长枪。那边“啊~”的一声惨叫,被扎死一个兵。吴越吓了一跳,不敢再吭声,忙往别的黑暗处躲去。

秦浩等先锋军挤进城门后,就在中军的指引下,上了城墙,看到城门口惨烈战况,不禁两眼湿润,忙又要挣扎着下去冲杀。

童大帅喝止:“大局为重!留着有用之躯为他们报仇!”牵动伤口,童大帅微皱眉头。

城下“嗖嗖”地飞来箭矢,众人忙躲在城垛后。

秦浩紧紧捏紧拳头,道:“是!”

风再次卷来,飘下几滴雨,看来雨已来了。

只是这时,昊天军已刺死了堵在城门的那些兵,开始往城门挤了。雷鸣在城墙上看着,不禁皱眉,人太多了,很难清啊。

“轰隆!”天上打了个响雷,接着雨“噼哩啪啦”地砸了下来。

童大帅下令:“全体听令,往城门口射箭!关城门!”

“嗖嗖嗖”城墙上的箭直往下射,城门口“啊啊~”惨叫,昊天军又倒下了很多,只是又有后续的兵挤了上来。同时,探出城垛射箭的士兵也被射中不少,负伤惨叫。

童大帅皱着眉头,轻叹:“这样下去,怕是关不上门了。”

雷鸣也轻叹一声,知道自己又该上场了,这该要造多大的杀孹啊。雷鸣摇摇头,道:“大帅,我去城门外堵一堵。里面的人赶紧清掉城门的尸体,把城门关上吧。”

童大帅展开眉,再叹一口气,道:“又要麻烦你了,雷鸣。注意安全。”

雷鸣往内轻纵下城墙,看得秦浩等将领又是一顿自惭。

杨天看看包扎着的左臂,轻叹一口气:怎么就相差这么多呢?

雷鸣落在地上,看着那如林的长枪,不禁头皮发麻,人少还可以随意刺死,这人挤人的怎么入手?麻烦啊!即使刀枪不入也会被推倒在地啊。

啊,不如就用些长枪插在城门处阻挡一下吧。嗯,就这样。

想到这些,雷鸣又纵身飞上城墙。童大帅等众人看到雷鸣又上来了,不禁愕然。雷鸣见众人均盯着自己,不由耸了耸肩,说:“人太多了,铜皮铁骨也没有用,还是会被推倒。不如多拿些长枪从上面掷下去,钉在城门周围阻一阻,这样就有时间清理城门了。”

童大帅急切问道:“那要多少?”

雷鸣思索了一下,道:“嗯,那先来两百根吧。”

“好!”童大帅转而对秦浩说,“秦浩,马上送两百根长枪到这里!”

“是!”秦浩应声准备长枪去了。

一会儿,就有二十个兵扛着长枪放到了城门旁的城垛后。但就这么一会儿,下面就有不少兵在血战中死去,有晋元的,也有昊天的,这对晋元很不利。

雨越下越大了,伴有隐隐雷声,火把也被淋湿了,天地陷入一片黑暗。

雷鸣摸到城垛后面,用脚踢了踢长枪,随后挑起长枪,右手接住就往城门附近掷,只听“呜~”一声重响,城门外“哆”的一声,长枪穿过一个昊天兵钉在地上,“啊啊”惨叫了两声,不动了。后面冲上来的兵挤了挤,没挤动,往旁边挤了过去。接着又是“呜~呜~”连响,雷鸣从城墙上又掷下十多根长枪,排成一排拦住了不少昊天军。附近的昊天军,天始惊慌,只是人多,想走也走不了,只拼命大喊:“危险!危险!”

雨不停地下,血拼也在持续,雷鸣运起五成内力,耗时二十分钟接连搓下了一百根长枪,全钉在城门外那十来平方米处,硬是把上百个昊天兵钉在地上挣扎。有些枪被挤断了,有些被拔出来了,但更多的是留在了地上,昊天兵前进困难了。

有昊天兵摸黑传话给了统领,又传到了吴越耳中,吴越听到后,沉默了一会儿,下令:“全军撤退!”

他的喊声穿透在喊杀震天的黑夜里,令昊天军气势大减,无奈,昊天兵在雨夜摸黑再次撤退,只是不知道又死了多少人?……

雷鸣听到吴越的撤退命令,举着长枪的右手放了下来。他也累得不轻,只怕掷完这些枪,他也只能回去休息了。

童大帅等将领在城墙上默默听着吴越兵退,不敢追击。

中军迅速清掉城门挡着门板的尸体,关上了城门。童大帅等人心里松了一口气,命拼杀较少的中军守城墙,其余都回去休息了。

回到城府,童大帅召集文先生、秦浩还有雷鸣和杨天商议。童大帅皱眉问:“大家觉得现在撤离可好?”

众人沉思,杨天撇撇嘴道:“黑乎乎的,又刚下过雨,能跑多远?”

文先生也道:“吴越没有补给,估计攻城前已耗尽了干粮。而且士兵被雨淋湿,熬上一夜也没力了。况且连着两次失利,昊天军也该泄气了。”

童大帅看向秦浩,秦浩抬头道:“我也觉得可以歇一歇。可以向皇上表功,让国内派兵支援。”

童大帅点了点头,道:“那就歇一夜再说吧,明早清掉城外的尸体。”……

雨下了没多久,就停了下来,冲得血流遍地……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