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斩首行动
  • 鸣天传
  • 沉沙四海
  • 3273字
  • 2019-01-19 20:55:36

杨天此时拿着刺客的那柄剑研究,只见剑身灰白清冷,除了靠近剑柄处的剑刃上有一个小点外,其余地方没有任何损伤,看来是柄宝剑。看着看着,杨天不禁有点欣喜。这就是战利品啊!

雷鸣见杨天独自站在一边,拿着短剑在傻笑,知道他又在意淫些什么东西了,翻翻白眼,问道:“怎么?杨天,见到好东西傻啦?”

杨天听天,仍喜不自禁的道:“雷鸣,这把短剑很不错喔,都快要赶上那把唐刀了。如果有唐刀这么厚实,怕会比唐刀更厉害!”

雷鸣黑下脸道:“嗯,既然这样,你就把你那把唐刀给回我。我好送……”

杨天一听,急了,道:“啊~,别!还是唐刀厉害,我还等着你以后锻把更厉害的唐刀呢。呐,这把短剑给你!”雷鸣快速用右手从杨天手上拿过短剑,笑靥挂在脸上,在灯火下细察起短剑来,随后嬉笑赞了一句:“嗯,不错!”

杨天切了下齿,嘀咕道:“就知道你是这个样子。不就想拿这把剑送人嘛!”

雷鸣不理会杨天,拿着短剑走到坐在桌边的童大帅身前。桌子附近的血被秦浩提来两桶水冲了下,倒也干净。童大帅展了展右臂,发现还是会带动伤口,有点刺痛,微皱着眉头想着事。

雷鸣轻声叫道:“大帅,伤口还好吧?”

童大帅抬头,笑道:“还好,只是有点小痛,无碍。”

“大帅,既然这把剑伤了你,不如你就把这把剑时刻带着身边,警示我们时刻要小心。”雷鸣把剑轻放在桌面上。

“哦?这把宝剑……”童大帅有点惊讶,他从刚才的拼杀中,知道这把短剑在唐刀硬劈下未损,是把宝剑!

雷鸣轻轻点了点头,道:“我们还有匕首。而且我们有唐刀也够了。”

“嗯,那你的心意我就收下了。”童大帅伸出左手去抓桌上的短剑。

雷鸣接着说道:“既然敌人行这刺杀之道,不如我们也去刺杀他们的将领吧。”

童大帅刚抓住短剑的左手猛地一紧,提起来道:“军中并无如此能人。除非……”

“我决定去走一趟。”雷鸣平淡说道,其实他提出来就是要自己去,杨天伤了左手,没有那么方便——况且杨天也比不上雷鸣。

“那~,那便辛苦你了。注意安全!”童大帅眼神稍显激动,左手握剑往前猛的一刺,流光闪动,动作流畅,只是又带动了伤口,让他又皱了下眉。

杨天伤了,不能再让他冒险冲在前线了,雷鸣心中想了想,对童大帅说道:“杨天虽伤了左臂,但行动并无大碍,他会保护大帅。我去了。”说完,他便窜出了房门。

“等昊天军大乱!”门外又飘进来一名话。

童大帅轻轻点头,接着他对桌子旁默站着的秦浩说:“秦浩,去点齐部队,密切注意昊天军动向,随时出击!”

“是!”秦浩领命,转身便往外走去。

他往右偏转了点头,对文先生说:“有劳文先生协助秦浩了。童某先歇一歇。”

“大帅放心。”文先生给了个肯定,直追秦浩而去了。童大帅见两人出去,便又细品起短剑来。

“臭屁!”杨天哼了一下,接着笑嘻嘻地走向大帅,说道:“大帅,这剑不错吧?”

“呵呵,不错,童某喜欢。”童大帅不敢大笑……

雷鸣出了城府后,直奔东城墙而去。上到城墙,他找到还在值守的林冲,道:“林冲,我去昊天军那里摸摸。你要相机而动。”

“我……好的。注意安全!”林冲止住了跟去的冲动,忙改口道。

“随我来。”林冲带着雷鸣到一个火把照不到的地方,说,“这边下去吧。”

雷鸣轻点了下头,纵身往城墙下便跳,“咧~咧~”轻响,衣服轻响,一会便消息在黑暗中。

林冲看到不禁摇摇头,轻叹了口气,然后便走开回到原位去了。

雷鸣轻轻着地后,便躲在黑暗中快速摸向了昊天军后面。毕竟从前面去太容易被看见了,达不到偷袭的效果。

雷鸣摸到城墙两百米外的昊天军后,愣住了,忘了昊天军没有军帐在此。不过还好,现在是黑夜,没人发现得了雷鸣,除非不小心踢到。雷鸣在黑暗中仔细扫视,发现有七个火堆成一线分散开来,似乎火堆周围有军官模样的人……咦!对了,上次杨天正是对着火把砍。嗯,还好将领旁都有几个火堆照着,不然还真白跑一趟了。嘻嘻,笨死了!雷鸣暗喜。——是啊,不用砍都笨死了,多好的一件事。但不想想,有几个能人能随便摸过来刺杀啊,城墙上的箭又射不到这么远。

雷鸣轻摸了过去,在火光消散边缘,他发现昊天军都排好坐在地上,手握着兵器,默不作声,想来是准备等城内乱声一起,便要冲城而去。

停了下来,雷鸣不禁抱怨起身高问题来,如果是长高了,随便拉一个昊天兵来,扒拉了他的衣服穿上,就可以靠近了,现在问题大了。

忽然,呜~的一阵风从东北方吹来,到处有杂碎吹来,看来离下雨不远了。夜风袭体,雷鸣不禁灵光一闪,窜快些便只觉一阵风了。于是,雷鸣运起九成气功,在周身快速走了两圈,然后贯注双脚,接着往上一提,一纵,身体一阵风似地吹向最近的一个火堆,也是最右边的火堆。

带起的风从东吹过坐倒在地的士兵,有几个士兵发现风弱了些,不禁嘀咕道:“咦,怎么风这么小的?只吹到我的脸和脚,吹不到背的?”

“是啊,是啊,我也是……”

“好像有个黑影飘过……”

“不会是鬼吧?”……

雷鸣经过的地方响起了小声议论。火堆旁响起一声轻喝:“禁声!”议论声随即停了下去。

随即,一个黑影带着一阵风吹向火堆绕了一圈,卷得火光猛摆了一下,随后,围坐在一米方圆周围的五个军官,齐捂着脖子向后倒下,“呃~呃~”轻响,脚下乱蹬,踢散两根干柴,死掉了。

围坐在军官外的昊天兵,见军官捂脖子倒下,吓得“啊~啊~”惊叫着倒爬了开去。

“死了!”

“那黑影会不会是鬼!……”

“啊~!……”

士兵一阵乱猜乱叫,乱作一团。

吴越在中间——五十米外听到最右边发乱,喝问:“那边发生何事!侯穷!侯穷!”原来那里的头叫侯穷,但是已死去了,又怎么能够回复呢?

吴越连喝两声,发现那边更加乱,侯穷也没有回应。想起李天南到城里去行刺,又想起叫雷鸣的那个变态,猛地一惊,坏了!

“刺客!刺客!”吴越惊喊,“全军收缩防御!”

此时,右边第二堆旁的军官也都倒下了,第二队也像第一队一样哄乱了。哄乱像瘟疫一样,很快扩散到整个右军,慢慢乱成了一锅粥。左军和中军哗啦啦地按吴越的指示,迅速收拢。

只是一会,吴越醒神,不能在火光下,忙又运劲于喉高喊道:“军官钻到人群!”声音穿透哄乱的右军,扫过安静的左军中军,然后飘散到黑夜中去了。众军官也忙向众兵中钻了进去。只是第三队的军官还是慢了些,或说太近了些,又被刺死了三个军官。听到身后的喊叫,知道有人又被刺死,逃掉的两个军官钻得更是卖力。

雷鸣超凡的轻功速度太快,一窜便过去五六米,他杀了那三个军官后,便闪身到昊天军前的空地。——看来昊天军的将领还是身先士卒啊,都坐在队伍前面。雷鸣见昊天兵紧紧挤在一起,看不到军官了,知道再刺杀已经很难了,掉头便往城的另外一边奔去,那边也有不少将领呢。

雷鸣离去后,吴越率的军队有些兵相挤被相互手持的兵器刺伤,痛的哇哇大叫,但哄乱了近二十分钟后,便又慢慢平息了下来,只是人人心慌,特别是军官,怕下一被刺死的是自己。

吴越在黑暗的人群中发现声音平息了,料想刺客已去,虽没见到人,但他心中肯定,此人便是那个雷鸣。吴越喊道:“刺客已去,全体列队!”

吴越的威信很高,众兵只是稍迟疑一下,便“啵啵~啵啵”散开了,只是有没有列到队,除了靠近火堆的那些兵,黑暗中的鬼知道。

吴越心中满意,看来自己的威望还在。只是马上,他脸上的血全部退去:如果刺客埋伏着没走,现在再刺不是完蛋啦?!

强作镇定,吴越等了一会儿,见没有其他动静,不禁长嘘了一口气。只是马上,他再次倒抽冷气:李浑军!

吴越大喝:“快!传我命令,叫李浑立即撤离!”传令兵领命去了。

吴越焦心在火堆旁来回踱步:要不要撤离呢?晋元的高手太厉害了!……不!晋元的兵不多,攻下了城,耗掉全部兵也要围死他。不然他到我昊天境内刺杀,有多少将领官员也不够他杀的!——吴越是犹豫而又疯狂!

拼了!他肯定是去李浑那里!吴越断定。

“全军听令!起程向城西开进,与李浑汇合!”吴越下令,威严的声音传遍全军。左军很自沉地带队起程,中军跟上,右军混乱地追着前面的部队,也走了。留下几具尸体在火堆边,待天明时再收拾。

雷鸣花了二十分钟,在黑暗中摸到李浑军中,仍是用相同的办法,连杀了十五个军官,令昊天全军大乱。李浑大骇,命全军撤退,撤往吴越处。秦浩在城里听到昊天军大乱的哄叫声,指挥三千先锋军衔尾追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