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午夜遇刺

  • 鸣天传
  • 沉沙四海
  • 5040字
  • 2014-02-21 00:16:59

童大帅和秦浩等人在山谷出口处汇合,秦浩点齐兵将,各分队的队长均活着,只是有些小伤,其他兵将共死去三千二百人,全军还剩七千一百人,当然,大帅和雷鸣没有算进去。秦浩问:“大帅,如今我们何处去?”

童大帅沉吟良久,分析道:“如今我们原路是回不去了,那边有吴越大军在。绕路的话,我们手中没有粮,干粮只能够啃一两顿,不够我们绕远,此策不行。原地驻扎更是不可能。那唯有……”童大帅说到此处,停了下来,凝重地扫视着围过来的众将。

“冲向昊天!”文先生和秦浩异口同声说道,秦浩揣紧了拳头,文先生眼神炯炯。

“好!我们冲向昊天!”童大帅眼角带笑,说道,“我们把乌鸡重镇抢下来,粮食的守卫就无忧了。”

“那我们的边防呢?”秦浩忧心国境。

“呵呵!”文先生笑了笑,说道,“放心,吴越兵多,带的粮食少,我们带不走的粮食都毁掉了,所以他们走不了那么远去那边。”众人再无异议……

“传我命令!整备全军,全速向乌鸡开进!不得喧哗!”童大帅在熊熊山火前下达了全军前进命令。

童大帅率军悄悄来到乌鸡城下,昊天军全速奔走,很多兵都累得脚抽筋,被别的兵扶着才熬到了乌鸡。此时天已近晓,城门紧闭,城墙上闲散站着几个昏睡的守兵。望着十米高的城墙和紧闭的城门,众将兵两眼发悚,没有带攻城利器,撞不开大门,弓箭都在昨晚射完了……

童大帅见众将兵眼神发愣,暗道,再不想办法攻下来,怕是众兵都要逃散了,只是又能逃到哪里去?只不过跑开一点,迟些死罢了。忽然,眼前扫到身旁的雷鸣,灵光一闪,或许他有办法。

雷鸣正借昏暗的天光细察着城墙上的动静,忽然发觉左侧有灼热的目光射来,忙回头看,只见童大帅眼神炯炯的盯着自己,就像色狼看美女,守财奴看金子。

雷鸣往后退了一步,问道:“别这样看着我,直说你想说什么吧。”

看着雷鸣莫名的动作,童大帅不由笑了,说道:“雷鸣,城墙上的人你有办法吗?我们的弓箭都用完了。”

“呃~,好的,但是请别这样盯着我看,让人难受!”雷鸣答应道,但是也提出了自己的要求。

“好的,好的。快去吧,等你的好消息。”童大帅开怀。

“照看好杨天!”说完,雷鸣提刀迅速窜了出去。

“好!”童大帅应了声,发现没人影在了,停下了说下去的话。

杨天从一旁钻了出来,左上臂用麻布条绑了几扎,轻哼一声:“就他们?”

随后,他们看到雷鸣悄无声息地到了大门旁的城墙根处,然后如乘风似的,直往上飘,只在城墙上用脚轻点了两下,便翻上了墙头。守城的兵还在打着盹,看来他对乌鸡镇还是很放心的,居然大军到了城下都不知道。

雷鸣运掌轻劈这人的后脖,把他打晕轻轻放倒在一旁,随后又如法炮制,把城墙上的守兵全部打晕——看着如此神人,守兵醒着也要被吓晕啊,这会飞的人怎么打!

城墙上失去了雷鸣的身影,一会儿,童大帅面前的城门“嘎嘎~”地从里面打了开来,雷鸣矮小的身材正在推着大门。此时的红日从东方的山头露出一点来,镀了雷鸣一身红……童大帅等人从刚才看到雷鸣飞上城墙一直惊愕到现在,这是在看神话吗?难道真有神仙?

杨天见周围的人没有反应,等得有点不耐,他轻问童大帅:“大帅,我们不进城吗?”

“吓?进城?进,当然进。啊?城门开啦!进城!”童大帅慢慢醒转了过来,最后下达了进城命令。

“哦~!……”

疲惫的兵将提起精神,欢呼着从城门涌进了城门。城门口的雷鸣忙闪到一边,让众人进去。杨天也轻跳了几下,窜到雷鸣身边,笑着问道:“昨晚刺激吧?”

雷鸣笑了笑道:“是挺刺激的,没想到我们原来这么厉害了。”

“是他们太菜!”杨天不屑。

“那来到这里玩新鲜了吧?”雷鸣调侃道。

“呃……”杨天无语。

城里的居民听到晋元军的呼喊被吓得一跳,原来是被晋元占了,忙关起了门窗,两耳不闻。昊天别的守兵听到进城的是晋元兵,也忙往城外逃窜。整个城是一个鸡飞狗跳的,乱了一锅。

童大帅命秦浩率一千先锋军登上城墙,闭上城门严防了起来。同时命部分人去军营处找粮食煮饭吃,部分人找了守城的弓箭搬到城墙上备用。

随后用了一个小时做饭,吃了,轮班歇息去了。城墙上的先锋军也靠在城垛上打起了盹。

正午,太阳晒得城墙上的众兵将更加昏睡。此时,轰隆隆的脚步声传来,吴越率的昊天军候着山火灭了,穿过山谷没发现晋元军在,便打算率着大部队赶回乌鸡镇歇息。但回到乌鸡镇外一看,却发现城墙上的守兵都在打盹,细看之下才发现不是昊天军,而且昊天留下的守军没有这么多。吴越不由惊怒交加,他大骂:“可恶的晋元军,居然占了乌鸡城!不可饶恕!”众将劳累心疲之下,没有作声。

接着吴越皱眉一想,晋元虽是兵少,但已休息了一个上午;昊天军来回奔走,已是劳累不堪,现在不宜攻城。不如把他们围住再徐徐图之,谅他们也不敢出来强攻!

想到此处,吴越振作起精神,喊道:“李浑!给我率一万兵绕过城去,堵住西城门,就近驻扎!我要把晋元军困死在这里!”——李浑是吴越手下的得力干将,虽不敢说勇武智超,但是做事中规中纪的,很是踏实,吴越的命令一般都能完全执行到位。

“侍卫,去白河请李天南宗师来!”吴越传令,接着嘀咕:你有高手,就让我昊天的高手招待一下你们!

杨天在山谷斩杀了不少昊天的军将,着实让吴越窝火,他决定要以牙还牙!

城墙上的秦浩还是比较醒觉的,他在昊天军远远而来时就发现,并叫醒了队伍,只是兵少,装睡好让昊天兵近前,给他们来一次集中强射。另外也差人到童大帅那里报告去了。

童大帅可不客气,他来到后就占了吴越的城府,乐得哈哈直笑,吃饱了睡了个爽觉。只不过战争绷紧的神经让他睡不久,刚醒转过来,便听到传令兵报吴越军归来,并且堵住了东西城门。

童大帅想,堵住便堵住吧,反正有雷鸣和杨天在,全军休息好了,还可以率兵冲回去!于是,他下令先歇息的张善、林冲、汪离,还有宋义替换城墙上的守兵,其余兵员继续歇着养神。

傍晚时分,吴越全军啃着干粮,这是他们最后一顿干粮了。吃完这顿,就等宗师李天南来杀晋元将领,晋元军一乱,就冲锋夺城了。

这时,西北面有一匹马“得了~得了”地往吴越这边跑来,吴越眺望,原来是黑衣的李天南骑着一条神俊的黑马来了。吴越赶紧招手,喊道:“李宗师,这边。”

李天南骑黑马跑到吴越近处,跳下马来,只见他身材矮壮,约有一米六八,肌肉粗疏。吴越迎了上去,寒暄道:“李宗师,好久不见了,想必武艺更加高强了吧?”李天南朗声笑道:“哈哈~!吴大帅,好久不见了。不知道这次的高手是什么水准,我听到你的传话,都有点手痒了。”

“这个嘛,恕我眼拙,我看不出那人的底细。”吴越卖了个关子,继续说道,“只知道他身材矮小,只有一米四左右。他非常厉害,在万军中来去自如。不怕你笑话,我被逼得一退再退,最后撤军!”

李天南一听,诧异了,这个吴越的用兵素来是有名的,本身武艺也不赖,居然被一人逼退?看来这个人有点斤两。他说的在万军中纵横来去,我应该也能做到,且会他一会现说。

李天南问:“此人在何处?”

吴越指了指乌鸡镇,说:“乌鸡镇已被他占了去,如今我们无处可去,只能等李宗师您把他们的主帅和高手灭了,我们好进城!”

“这个……”李天南迟疑,“这个岂不是要生灵涂炭?”

吴越严肃对李天南说道:“李宗师,这晋元兵进到我昊天境内,不知道杀害了多少昊天同胞。如果你不把他们灭掉,到时候杀到白河,伤到你的亲人时,不知你作何感想?”

李天南听完,默不作声,他也知道,两国交战没有任何道义可言,什么武德都是屁话。他正要狠狠心下决定时,吴越又加了一把火:“你可知道,你的兄弟褚飞已在昨天被他们斩杀在战场了!”

“什么!褚老弟死了!”李天南惊怒,“可恶!罪无可赦!”说完,他压下怒火,冰冷地对吴越说道:“说吧,吴大帅。要怎么做。”

吴越暗暗心喜,道:“待会儿天再黑些时,请李宗师摸进帅府,把他们的主帅杀死,晋元军自会大乱。我们在城外听到城内发乱,便发动强攻!”停了停,他又说道:“那个高手你可以在乱军中与其搏杀,反正我们也伤不到你。”

李天南点了点头,随手从吴越军兵递来的干粮中取了一份啃了起来,似乎有点变味,他吃得真皱眉。——这年头,吃的东西都差不多啊,就是一些面粉混着些肉碎、菜干和米粒蒸熟了,再搓成一团晾干。新鲜吃的时候味道还可以,过了一两天再吃时,味道便要变了,只是打着仗时没得选择,有得吃就算不错了。

时间很快过去了一个小时,天黑了下来,今晚有些云挡着天上繁星,黑得伸手不见五指,似乎将有变天的可能。此时吃饱的兵都歇得差不多了,可以剧烈运动了。

李天南不用吴越催促,把脸涂黑,揣上那把三十厘米长的宝剑——虽然短了些,但是还是剑的打造样式,也就称为剑了——在夜色下神不知鬼不觉地摸到了城墙一角。他拔出宝剑,偶有城墙上的火光反射清冷的辉光,纵身往上一跳,上去四米,随即“噗~”的一声把宝剑插在墙上,定住身子。随后借宝剑的韧性一弹,身子向上飞去,他顺势拔出宝剑,在身子又要下坠时,再次插宝剑入墙。如此再来了一次,他便翻上了城墙,迅速躲进了阴影处。

李天南左右瞄了一眼,发现没有人注意,但迅速窜下墙头,着地时一个打滚,居然没有发出任何声响。随后,他便东躲XZ,只用了三四分钟,但摸进了城府。

此时童大帅和雷鸣、文先生、秦浩、杨天正围坐在大厅的一张方桌商议军机,童大帅背窗独坐一边,雷鸣和杨天同坐一边在童大帅左侧,秦浩坐童大帅对面,文先生坐右侧。不知道是雷鸣和杨天太过专注,没有注意周围,还是雷鸣和杨天大意,想不到昊天也有高手,还是李天南水平太过高明,硬是被李天南摸到了窗台下。

李天南摸到此处无人发现,不禁为自己的潜入能力喝彩,同时也嘘吴越乱吹,居然被自己摸到这里都没有发现的,这算多大能耐的高手?似乎和自己相差不了多少,李天南下定论。那就把他们的主帅宰掉再说吧。

他听了一会儿,便听出了童大帅的位置,也知道了具体哪一位,原来童大帅正背朝着窗,离窗有三米远。于是,他滑上窗台,悄无声息地往前一纵,带起一丝空气的波动,直向童大帅左后心刺去。

雷鸣和杨天在李天南纵身时,才发现有人,且正在行刺,不由得大惊。秦浩见人飞刺过来,张口目瞪喊不出来。

来不及喊让童大帅闪开,雷鸣挥手打出力贯太行直冲李天南而去,这是围魏救赵之法。李天南感觉劲风吹来,身子往右微侧,往右偏些,但依旧向前冲去,短剑“噗”地刺进童大帅右胸。李天南心中大喜,心想,成了。

不想,他刺中了童大帅,雷鸣的力贯大行气劲也擦着他的左肩,只听“咔啦啦”声响,李天南整个左臂骨都碎了,左手握着的剑套“啪”地掉在了地上。钻心的痛涌来,李天南额头直冒冷汗,完了,这是高手高手高高手!又一阵劲风抚来,李天南向后一个空翻,带出了插在童大帅右胸的剑,也带出了一股飚射的热血。原来是杨天右手挥着唐刀连套劈过去了。这时众人才听到“呜~”的挥刀响,再接着,刀套随惯性“嗖”地飞了出去,露出了灰白的唐刀。

杨天挥起唐刀刷地一个闪身,怒劈向李天南。李天南举起宝剑便挡,只听“吭”的一声,刀剑拼出了一点火星。杨天见硬劈不见功,知道刺客手的短剑不凡,改变策略,举刀作势狂劈,见刺客举剑再挡,忙使刀变向劈向刺客的手。李天南反应也不慢,只是左臂刚碎,正钻心痛着,要分神压制疼痛,实力降了不少,冒着冷汗卷剑卸刀。杨天运足气劲硬劈而下,只听又是“吭”的一声,短剑往左侧飞了出去。毕竟杨天内劲太强,而李天南又正值力弱。

李天南向后跌退两步,看来碎掉的左臂让他费尽了力气。杨天一个箭步上前连刺,把李天南右臂和两条腿的筋尽数挑断,便往后跳闪了开去。

李天南怒目切齿,满头是汗,知道事已不可逆,自已完了,便有了自尽的打算。他腿脚筋断,无力支撑身体,倒头便向地面栽去。雷鸣正准备要上前询问,只见李天南腰猛地一缩,头“咚~”地一声撞在地面上,碎了,腰身抽动一下便不动了。

“真是个危险又硬气的汉子!”雷鸣轻叹。

杨天也轻哼:“又是一个臭脾气!不过,这样死比较干脆,不用再受罪!”说完,找他的刀套去了。

回过身来,雷鸣见秦浩和文先生正焦急地围住端坐的童大帅,用手按着大帅的后背和前胸,那里正冒着鲜血,童大帅脸色苍白。雷鸣闪身窜了过去,挥指在伤口附近连点,血顿时止住不往外流。

文先生和秦浩见此,揪紧的心松了下来。文先生问:“大帅,要不要叫人过来包扎?”

童大帅举手轻摇,道:“刺中右胸,还死不了,让别的将领知道,徒惹大家担心,有军心不稳之险。”

停了停,他对雷鸣说:“又欠你一条命,雷鸣,多的话我就不说了,谢谢!”

“不客气,那是我应尽之责。”

“秦浩,去找些创伤药来,我们几个人包扎一下,稍后换身衣服就看不出来了。”

随后,又是一阵忙碌,童大帅包扎好了伤口,也换了衣服,除了脸色有点白,说话声音小了些之外,与平时无异。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