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重铸刀兵

  • 鸣天传
  • 沉沙四海
  • 3160字
  • 2019-01-19 20:55:40

雷鸣现身在院墙上,轻吁了口气。刚才闪身离开原地时,便迅速绕着院子一圈,把那些震晕震倒、反应迟钝的袭杀者全部刺死。

在星夜下眺望,只见夜色中,有一批身影起起伏伏地往西掠去。这些人撤得好果断,现在追去怕也杀不了几人。雷鸣心中暗自寻思,他虽是出离愤怒,但还没有被冲晕头脑!

回头看着那火光熊熊的大厅,感觉那哔哔啵啵烧着的烈火在嘲笑他的天真。

“真不让我活了吗?我有触犯你们吗?”雷鸣低首自语,右手紧紧握住唐刀,指节啪啪作响,“问问我手中的刀吧!”

当守城的大队士兵来到城主府时,便见雷鸣左肩插着一根箭,抱着气息全无的文先生,从火光冲天的院子里走出大门。

看着面目悲伤的雷鸣,士兵们不敢吭声,齐刷刷地跪倒在地:被这么多敌人潜进河西城,是他们的失职。

洛阳天和黄楚说笑着从另一边走来,洛阳天自豪的声音传来:“不知道雷鸣这次擒下了什么人?”

声音在寂静的夜里显得很是突兀,只有城主府内的烧火声和落下的碎块响声应和着,气氛显得有点凝重。

“不对!”黄楚拉着洛阳天道,“出事了!”

洛阳天连忙纵身前窜,来到跪倒的士兵身边,看见雷鸣呆立抱着文先生,而文先生身上还插着五六根箭。

“文先生!……”洛阳天沙哑地悲呼着,往前大跨两步,双手接过文先生的尸体,虎目中不禁断续地滴下泪水。童文正将军病死阵前,文先生被袭杀府内!难道这好人就没有好报,正直之人就该枉死!

“好好安葬文先生!”雷鸣平淡的声音传来,洛阳天抬头微点,却猛然看见雷鸣左肩还插着箭,他吃惊道,“师傅,你左肩上的箭……”他是第二次见着雷鸣受伤。

雷鸣随手拔掉左肩上的箭,带出一股飚射的黑血,还感觉伤口处有些麻痒。这不知何时中的箭头上,居然还带毒,还好他的内功深厚,那毒没有扩散开来。

他运功把箭头附近的血全逼了出来,随手在那附近连点几下,止住了血。他抬起头,看着众人关切的目光,他挤出比哭还难看了笑脸,道:“没事,这点小伤不碍事。”

接着,抑制不住的哀伤还是涌上他的脸颊,低着眉道:“可怜文先生了。”

随后一阵忙碌,士兵们把议事厅的火浇灭后,原地只剩下一堆黑乎乎的残渣。死去的刺客查不出来历,但从狠辣程度和指挥的严密程度看,这矛头直指昊天军,不是晋元军人,也不是普通的强盗贼子。河西城开始全城戒严。

文先生的尸体收拾好陈放在一个棺材里,明日下葬。这文先生到现在还没有人知道他的全名,更逞论联系他的亲戚。洛阳天对此甚是遗憾。

雷鸣粗粗包扎了一下左肩,便和洛阳天两人沿街步行着在河西城内巡视。看着街道上热闹往来的士兵,黑灯瞎火安静异常的两旁房屋,雷鸣不禁有一种如梦似幻的感觉,这与当初电视、电影里的情节何其相似?

“师傅打算怎么应对这往后的事?”洛阳天略含悲意的低沉声音从左侧传来,在私下场合,洛阳天还是习惯称雷鸣师傅。

“先戒严吧,有些东西要和杨天商议一下才行。”雷鸣往前走了两步,才回答道,“既然已有了第一次,那第二次也不会太远了。看来,这争端我们是避无可避了。”

洛阳天沉默不语,他已渐渐远离军队领导核心。洛阳天为自己的这种想法感到有些羞耻,但又不得不承认:新的战略战术思想不是他能够驾驭的,只有杨天那种不拘一格的人才能够驾轻就熟地掌控,或许只有等他熟悉了那些战略与战术,他才能重返核心。

雷鸣见洛阳天久久不语,怕他想多了,补充说道:“有些武器破坏力很大,我需要杨天的帮忙。”

巡视了半夜,没有发现什么异常,或许醒目的人早就随那伙人撤退了;真想要潜藏下来的人,现在也挖不出来。只留了下巡逻的士兵守夜,其他人休息去了,一夜相安无事。

第二天早上,雷鸣派出传讯兵快马加鞭传令各城戒严,并叫黄楚选一风水宝地。中午时分,雷鸣亲自率城中一干将领安葬文先生,碑上只简书文先生之墓,雷鸣率河西城将领立云云;此举令众将领感动莫名,无意中收买了众将领的心。

相安无事过了十天,杨天接讯带杨老头和杨二武来到了河西。众人的相见自是一场欢喜,也略为冲淡了些雷鸣心中的哀意。

雷鸣随后带他们参观了拍卖厅,新的农具,如犁、耙、铲等,试用新的滑轮推车,拉制的钢丝绳……总之一切雷鸣来到后改造过的都浏览了一遍。

杨老头见识过了河西的新貌后,自是一番感慨,杨家村那里虽是干净,但是可没有这么宽敞平整的街道;杨家村那里虽有小推车,但是远没有这里的省力;杨家村的耕作……

他不时看着雷鸣和杨天呵呵直笑,笑得嘴都合不拢:当初的两个小孩子说要出来闯一闯,不想还真弄出了一大份基业,而且建设得比边陲小镇都好,好很多。

杨二武见了也如刘姥姥入大观园似的,东摸西碰,忙得不亦乐乎。

“老爷爷,以后,以后你就安住在这里可好?”雷鸣见杨老头一直笑得见牙不见眼,试探着问道,他还有点怕杨老头会拒绝。

“好,好!”杨老头笑着回答,“不过,我还想能够锻锻铁器,最好能给我安排一个炉子。”

雷鸣与杨天对视一眼,果然,本性难移,他就是喜欢捣鼓这些。

“那样的话,便去白山城住吧,那里我建有炼钢炉。”雷鸣建议,“炉里炼出来的钢已经比得上以前反复锻几十次的铁了。而且那里锻打的铁匠也多,可以相互学习一下。”

“好,好!”杨老头听得连连叫好,眼睛发亮道,“那我们便去白山城,去白山城!”

“那我处理一下此处的事,明天我们一起去白山。”

晚上,雷鸣和杨天在房间里点着灯火商议。杨天斜躺在床上,问:“对方什么来头?居然几拨箭下来,便把经历几番生死劫的文先生命归黄泉?”

“看他们号令整齐,而且武功不错且水平相若,应该是军中之人。”雷鸣坐在灯台前,略一沉吟,便抬头答道,“看他们去的方向,有可能是昊天的。”

“但也有可能是晋元嫁祸的。所以你迟迟定不下心?”杨天一把坐了起来,他现在察觉到其中问题大了。

“嗯。”雷鸣点了点头,“实刚虚之,虚则实之;反之而用的话,便是实则实之。所以,我们无法判断是哪里派来的。都怪我当时气上头,把跑不了的全杀了。”

“即使知道了,以我们的兵力也无能为力,夹在中间,而且人少……”杨天泄气地又躺了下去。

“我想制造枪炮!”雷鸣坚定地看向杨天。

杨天一个翻身,站立起来,仔细看着雷鸣的坚毅神情,吃惊道:“真的?没发烧吧?”说完,他便欲探手摸摸雷鸣的前额,因为雷鸣向来担心制造那些大威力的武器会威胁到他们两人的生命。

雷鸣轻轻撩开杨天伸来的手,道:“我们的发展太快,也太有吸引力,只要再过些时候,我们的经济和兵力便会无敌于此地,必将威胁到他们的统治!”

“嗯,如果是我,我也会把这种不受控制的力量掐灭。”杨天在原地踱了几度,道,“如果灭不了你我这样的核心,便会想办法把我们的根基铲掉。”

雷鸣点了点头,道:“舍掉这份基业不是你我所取,所以,我们迟早要面对他们的大军。不如趁早做好准备。”

杨天重重地点了点头:“那要我做什么?”

“你调制一下弹药,威力要大一些。注意保密!”雷鸣轻敲了两下桌子,补充道,“我负责枪管和瞄准镜。我要制造狙击枪和钢炮!”

“我看杨家村那边的矿似乎好一些,要不,我叫人再运些回来?”杨天提议。

“你不说我也正要提。那里的矿是成份好很多,我们的唐刀用到现在还是无损的。”雷鸣左手握紧了些唐刀,现在他是刀不离身了,“特战队员留守白山,那里是我们的真正根基!其他的你自己安排。”

第二天,雷鸣对洛阳天和黄楚交待了一番,便和杨天等人往白城而去。

坐在舒适平稳快捷的马车上,令杨老头又是一阵感慨:“没想到,我杨铁匠也有坐马车的一天。”他终于是活动享福的一天了,可惜老伴早已归天,见不了这美好的日子……

听到此话,骑着马跑在马车旁的雷鸣不禁大汗,这只是运铁器的,不是运人的,因为赶时间才让杨老头坐上去而已。但是实情他不敢说出来,怕扫了杨老头的兴。

杨二武坐在马车上欢喜地东张西望,待见着骑马的雷鸣神情尴尬之时,他不禁若有所思。只是没有想出什么所以然,想问杨天,却又见他板着脸,一副全世界人都欠他钱的样子;况且是师傅,不好随意问。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