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河西遇袭

  • 鸣天传
  • 沉沙四海
  • 4078字
  • 2019-01-19 20:55:40

又过了两个月,特战队有近两百个士兵迎接挑战失败,落回了精英营中,令精英营的人信心大争,竞争的气氛更趋浓厚,修练内功也更是积极。因为他们发现,修练内功让他们的力气更大,反应更加灵敏了。吴语也挑战另外一名特战队员成功返回了特战队。

秦浩的新兵经过三个月的磨练,终于过了新兵期,被调遣到乌鸡城中去轮换精英营士兵。

某一天下午,太阳西斜,天空蔚蓝幽深,天际飘着几朵扁扁的灰云,空中没有一只飞鸟,只有那湿热的风,草木无精打采地站在大地上,偶尔随热风舞动两下便耷拉着不动,死心地等待救世主的到来。夏日的午后,是一个让人难受的时刻。

“死雷鸣!居然让我带兵这个时候过来乌鸡!”秦浩骑在马上张口大骂,他回头看了一眼那些大汗淋漓而又满脸疲惫,木然的士兵,喝道,“前面就是乌鸡了!给我振作点精神!”

秦浩领着五千兵押着新武器送乌鸡城来了。还好,那些沉重的家伙有车来拉,雷鸣设计的车子运用了先进的滑轮系统,修整过的道路走起来很顺畅,牛拉得也不费力,只是下坡的时候还要人控制一下制动器,尚未能实现自我调节速度。

他们在太阳底下炙烤着又走了五六公里,终于在太阳西下时来到了乌鸡城外,受到了全体精英营的列队欢迎——当然,这迎的是什么就只他们心中清楚了。

宾主愉快地一场交接轮换后,杨天在秦浩到来的第三天清晨,便率精英营和特战队全副武装往东而去。这些兵武功修练已步上的正轨,已领进门了,武功上的造诣如何,就看各自的造化了;现在,他在带他们到山林里去训练,教他们新的战术打法,属于强兵突袭的打法,顺便也要去杨家村走走了。

因为现在他们已算是练武人士,走起来快了很多,午后时分,他们便走到当年放火烧山的山谷。

看着依旧翠绿的山谷,全体人员不由自主地驻足回忆:如果当年不是遇上雷鸣和杨天投军,巧施妙计,而又英勇无比,或许那时他们便已经魂归故里了,没有了后来转辗进入昊天的波折,也没有后来在白河三城,现在是四城的发展了,也更不用说现在成为二三流高手,成为军中精英去野外训练了。

杨天则是在想:如果当年参加晋元军兵败,或许就会锐气受挫,不会再生出参加军队,率军打仗的想法了。可惜的是,他和雷鸣虽是中途有波折,但还是很坚挺地在这片大地上站住了脚跟,并开始改造这个世界,不枉错误地来此一遭。只是,这改造究是于私有利,还是与百姓有利就很难说了,因为强悍的科技没有与之匹配的思想,很容易滥用造成文明的毁灭……

草灰处早已长出了小树,远远看去便像山上长了些稀疏的绿色短发;没有被掩埋的尸骨,刚因受火烧灼,早已松脆,被风化成零碎的白渣,躲着树根处,草丛中,不易寻得。这算是时间车轮碾凡尘吗?

杨天感慨一番,便喝令全军进发。

出了山谷,他们便就地休息了,因为他们即将迎来特训:夜行!

杨天把两千精英兵平分给张善四个统领,要求他们按既定的方案,在这附近的山林里训练,昼伏夜出,定点打击,潜进偷袭……

而他自己,则是率那一千特战队员一直往东,他要回去探探杨家村,还有那片矿山。

杨天一路放松地训练着特战队,一路扫荡中林中的野兽往东前行,因为,他们的干粮也不多,要靠自己补给——而这,又是野外生存的训练项目之一。

三天后,他们便摸到了杨家村。杨天不敢让大部队都进村,怕吓着他们了。于是,他便命特战队潜伏在山林里,他独自带上吴误和刘三这两人进村去了。

远远地,便传来村里的狗吠声:“汪~汪!”

看来,这狗还是比人警觉多了。斜阳下,村子没有什么变化,看来他们还算过得比较安稳。

杨天走得更近些了,看着那熟悉的院子就在五十米开外,心中一阵激动:这房子还有生气,有人打理,嗯,还好,杨老头还在……

他连忙赶上了两步,忽然听到一声低沉的叹息:“唉~,杨天和雷鸣这两个孩子还没有消息,不知道怎么样了……”

“我说铁老头,你就不要整天哀声叹气了,烦都烦死我了。”一个男青年不耐烦地嚷道,“我师傅他老人家武功高强,又机智勇武,能出什么问题!你看我现在都这么厉害了,是不?”

杨天挥手止住刘三两人,他悄悄潜到院门外,探着头从门边往里看,只见杨二武挥着唐刀在院子里虎虎生威地比划着招式,杨老头则拿着块黑色矿石在手里端详。

“大家都还好,还好!”杨天心中突然一阵激动,眼角微湿。他轻轻擦了擦眼角,猛地跳出来,高兴叫道:“老爷爷,二武子,杨天回来啦!哈哈~”说完,他站在院门仰天大笑,意淫着他们两人扑上来抱着他痛哭。

孰知,二武子被吓得赶紧收招,横剑防御着来人,上下打量。杨老头则是惊讶地扭头看向院门,怎么突然间冒出个人来了?看来人老了,有人来了都不知道。

看着眼前的陌生帅气青年,想着刚才村里的狗无故狂吠,心生不妙想法,二武子不禁怒上心头,怒目喝道:“你是何人!为何进我杨家村!冒充我师傅!”

“放肆!见到师傅还不跪下!”杨天怒了,这徒弟反了不是,居然还敢大声质问我?两年来的统兵,令杨天带着无形的威严,他怒目而视的神态吓得杨二武退后了一步。

杨二武为自己的退后一步感到羞愤,他梗红着脖子喊道:“不!不是!我师傅没有这么高,也没有这么帅!”停了一下,他又喊,“再敢冒充我师傅我就杀了你!”说完,他往前跨了一步,刀尖前指,似乎一语不对就要直刺向前。

杨老头站起来,走前两步,右手拉住杨二武的肩膀——这年轻人太冲动了——眼睛盯着门口背剑青年,虽然高度不同,但是与杨天还是有些像,于是他怀疑问道:“杨天?”

杨天轻轻点了点头,眼角渗着泪水。

“真是你啊,杨天!”杨老头一把抛掉左手中的矿石,“你终于回来了,孩子!”说着,他就扑了过去。

杨天也激动地往前大跨一步,抱着了迎面扑来的杨老头,嘴中喊道:“老爷爷!……”,杨天的记忆里,还不知何时被人如此疼爱记挂过,张着嘴却是喉中哽咽,说不出话来,眼泪止不住地往下流……

“回来就好,回来就好”杨老头轻轻拍着杨天的后背道,“乖孩子,你长高了,爷爷都快认不出来了。”杨老头也是喉头吃紧,眼角含着泪花。

他缓缓推开杨天,仔细端详起他那张俊俏的脸来,接着呵呵笑道:“嗯,长大了。差不多可能娶媳妇了。”

激动被这一句话清扫一空,杨天挠了挠头,道:“嘿嘿,还小,还小。”

“这么俊美的青年,应该很多人抢着说媒吧!哈哈~”杨老头抚须长笑。

杨天大囧,要不是现在身体还未发育完成,怕影响练功,他早就祸害人去了。

杨二武呆愣地看着两人搂搂抱抱地说了一大通话,回过神来,才留神发现,这人的轮廓确实是杨天,自己的师傅。

于是,他扔掉唐刀,也猛扑着抱向杨天,嘴上大喊:“师傅啊!你终于回来啦!想死……”

后面二武子啊的出不来了,因为杨天见二武子扑来,他的心中没有了激动,只有恶寒,于是便闪身开去,让杨二武扑了个空。

“男男授授不清,庄重些!”杨天板起脸来。

杨二武见杨天站定,忙上前两手抓住杨天的左袖,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地哭诉道:“师傅走后,徒弟拿着唐刀是睹物思人,一日三秋啊……”

正在装酷看着院墙,当年打在墙上的手印还在,雷鸣击穿的那洞已补全的杨天,忽然发现衣袖上有些湿,原来是杨二武正在自己衣袖上擦鼻涕和泪水。

杨天运劲于左手,一抖,喝道:“滚!我才这一套衣服,你就要弄脏它!”

被挥得往后踉跄的杨二武站定后,嘿嘿傻笑,道:“一时激动没注意,没注意。”他也觉得很羞人。

杨老头看得老怀大慰,杨天没事,那更厉害的雷鸣,应该也平安了。

招来刘三两人,杨天进屋喝着茶挑开心的事说给杨老头两人听了。待两人欢喜过后,他郑重问道:“不知道老爷爷愿不愿意随我们去白河,那里的生活环境好些,设施也多些,居住舒适些。”

“好,好!”杨老头乐开了怀,“我这把老骨头也有享福的一天,哈哈~”

“嘻嘻,我终于有了出去的机会了。”杨二武也是喜上了眉梢。

第二天,杨天便命特战队员各扛了半袋子矿石,带着杨老头和杨二武往乌鸡方向行去。

雷鸣依旧在河西城内,他要指导那些人才开展工作,按他的想法,先进的思想改进这里的社会环境,不说能造福全人类,但起码能让这三个城里的百姓过得快乐些,也让自己看得舒心些。

晚上,他与文先生在城主议事厅里,坐在烛火下闲谈。文先生抚须开怀笑道:“雷鸣啊,看着这三城的发展,听着你说的那些治世之道,老夫真有朝闻道,夕死足矣的感觉啊。”

雷鸣轻锁的眉头略一舒展,笑了笑道:“唉,让文先生见笑了。只是要这么快捷地改变这里的环境,怕不是一件容易的事。”他轻皱了下眉头,继续道,“近来我嗅到了些不同寻常的气息,似乎涌进河西城的人突然多了。我怕……”

“呵呵,那是他们仰慕河西的发展,要来这里涨见识!”文先生哈哈大笑,打断了雷鸣的话语。

突然,外面传来“嗖嗖”箭响,议事厅外墙一下子便冒起了火烟,还有利箭“噗噗”地穿过窗户,射进厅内来。

“敌袭!”雷鸣和文先生惊愕相对,怎么突然有人围攻这里了?

雷鸣提刀便要冲出去,回头见文先生恨恨地抽出新配的钢剑,他这是要拼命了?不行,他武艺太差了,先脱身再说。

“随我来!”雷鸣挑了左手边箭矢声没有那么密集的窗户撞了出去,待他站定在地时,却发现此时箭矢骤然密集如雨向此处齐射。

“危险!”雷鸣大喝着,一把抽出唐刀拼命挥舞,誓要把这箭矢全部挡下。他心中可是大急,这些前对他不算什么,但此时文先生出来,必定躲不过这些箭矢。

这是偷袭者故意留下的假活路!是等着屋内的人从这里逃生时,迎头痛击的!

“呃……呃……”两声闷哼从身后传来,雷鸣知道文先生中箭了,他忙问:“怎么样!”

“快逃!老夫……呃!”声音嘎然而止。

雷鸣心中一紧,难道……

他回头一看,只见火光中,文先生右手提剑滑坐在窗台下,身上还插着几枝箭。单这看的一会儿功夫,又有两箭射在他身上,却激不起文先生的一点反应。

文先生死了,被刺杀死了,在自己身边!

“啊!~”雷鸣仰天大叫,悲愤间,内功气贯全身,似乎打通了的经脉更顺畅了一些,只是他没有心思留意这些。

内功贯体,一部分随着大喊直冲出嘴外,无意间形成一股股强劲音波直冲四周。射来的箭雨被纷纷震落,院墙上的射箭之人先是觉得难受,随后便是两耳失聪,隐有热血从耳中流出,再接着便脑里混乱,一头从墙栽倒。多么可怕的音波功!

“撤!”一声低沉的大喝传遍河西。

听得低喝,雷鸣停下发泄,红着眼一闪身便消失在原地,他要杀人,杀掉这帮袭杀河西的鸟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