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乌鸡训练

  • 鸣天传
  • 沉沙四海
  • 4364字
  • 2019-01-19 20:55:40

杨天将那三千精英带到乌鸡城之后,又从中挑选了一千精英中的精英,按雷鸣的话说,我们要的是以一当百的特战队员。没选上的并不是没有机会,只要刻苦练武,以后武力强了,也是可以随时对特战队员发起挑战的,挑战成功,被挑战者便被退出特战队,成功者补上。

此举一出,没有选上的训练得特别刻苦,因为,那是荣誉之争,有谁会认为自己不如人的呢?毕竟当初大家都是同一个营的。

特战队与精英营的训练并没有分开,只是分成了不同的组。杨天命特战队和精英营的士兵两人一组去附近砍一根三米长,二十五厘米直径的树干回来,然后剥掉皮,两两扛着绕乌鸡城跑,至少跑五圈,觉得不够可以自己加。

刚开始跑的时候,他们都觉得很轻松,但是跑到第二圈的时候,就有精英营的士兵受不了要坐下休息。跑到第三圈的时候,就有大批的士兵歇在路边了,跑到第四圈的时候就全体倒下了。

杨天看得气笑了,他站在城墙上高喊:“你们也太菜了!这样的水平,何时才能达到特战队的要求!”

这时,陪在杨天的几个统领,张善、孙明等人嘿嘿直笑。城墙上整齐站着的守兵也是闷声得意,还是我们这些人轻松些,看着精英营的人这么苦,他们纷纷打起了退堂鼓。

“张善、孙明、宋义、柳毅,你们四人也下去跑跑给他们看,免得士兵们说我们作统领的都只会说却做不了!让他们心服口服!”杨天激了一下四人,令四人哑口无语。

“是!”张善四人还是很爽快地答应,转身走下城墙,令城下歇菜的士兵一片喝彩!令四人更是脸上有光,均是抬头挺胸地往下走去。

“嘿嘿~,还是挺听话的。”杨天摸着嘴巴直笑。

张善四人齐打了喷嚏,孙明嘀咕道:“这么整齐,其中必有古怪。难道是杨天……”

“嘘~”张善竖起食指在嘴前一吹,道,“小声点,杨天的耳朵很灵,听到就倒霉了。”

站在城墙上的杨天抖了抖耳朵,回头瞅了四人一眼,默不作声地又看向城下的士兵。

张善四人很快到了城墙外,从士兵手中抢过一根树干,便两两扛着一根,飞也似地跑了起来。坐下歇着的士兵目瞪口呆地看着四人从眼前掠过,一次、两次、三次、四次、五次。时间只过了二十分钟,四人便喘着粗气跑完了五圈,接着肩上一抖,便把树干掀起落在地上,翻滚两圈后停了下来。

杨天在城墙上“啪啪”拍手道:“不错,不错!现在都看见了吧?”

“看见了!”士兵们也很是服气地高喊,甚至连城墙上的守兵也一块儿喊,他们也都服了。

“想知道为什么吗?”杨天高声再问。

“想!”士兵们喊得声震四野。

“因为他们都练了内功!跑的时候运用了内功!”杨天扫视了一众或坐或躺着喊累的士兵,道,“所以,他们可以轻易跑下来。如果你们能每天跑完五圈,一个月后,我杨天就会传你们内功修练的方法!”

“嗨!~”士兵们欢呼。

“那你们还要坐下来歇着吗?”杨天喝问。

这次,士兵们不再回答,直接用行动响应,两两扛起树干便跑,都埋头往死里跑。城上守卫不再幸灾乐祸了,反而眼红他们有此机会,皆是盯着下面的士兵不放,因为他们只要挑战赢了其中一个,便也可以成为其中的一员。杨天把这些兵的所有反应全收在眼底,心中暗道计谋成功。

一个月很快便过去了,这精英营的兵都成功完成了训练任务。这天,阳光明媚,乌鸡城的空气很是清爽。杨天在城内营地校场召集了这三千精英兵,他站在高台上,看着这衣衫褴褛的整齐精英,扬声道:“恭喜你们!你们成功通过了考核,可以正式修习我的这门内功!”

士兵们听着,脸上洋溢着笑容,静待下文。

“之前要你们刻苦磨练,是因为你们的身体已长成了,必须要锻炼舒展开来,才能修习成功这门内功;而且我也一直在教着你们武功招式,只要配合这内功施展出来,便能发挥无穷威力!”杨天的话语很有诱惑力,补充说了这些后,令士兵们更是眼睛放光。

“现在大家保持两米距离展开!”

士兵们很快便拉开了距离。

“现在随我打一套太极拳。”杨天的话清晰传进第一位士兵的耳中,“吸气入丹田,微凝,心中默想太极动作,运气施展招式,形随意动……”

杨天足用了一个小时,缓慢地带着士兵们打完了一套太极拳。很多士兵也因此练出了气感,那是意念控制内劲在体内经脉流动舒展的感觉。

“大家记住这种练气的感觉,只要功夫深了,真正达到形随意动的境界,那你便可以找你们的统领要下一步的功法了。”杨天缓缓呼出一口浊气,他也很久没有专注练功了。

“有什么不明白的,可以向你们的统领请教,余下的便自己练习吧。相信你们会发现练了后力气大增!”说完,杨天的身形逐渐在高台上消散,看得前面几排的士兵眼睛大睁,这,这是怎么回事?杨将军消失了?

议论小声地传开,张善等人早就见识过,那是见怪不怪了,他瞪着铜铃大眼嚷道:“吵什么吵!杨将军的武功是练至化境了!跑得快没有什么好吃惊的!都给我练功!”

于是,从士兵便不再关注杨天的离去,而是铺散在校场里练起了太极,真正的太极……

杨天急着离开,是因为他听到雷鸣的传音,有批武器到了。悄悄来到城主府,只见院子里堆满了箱子,杨天正要上前察看是什么东西时,雷鸣背着手从厅里走了出来,笑着道:“看你的气色更好了,武功又有进步了?”

“嘿嘿,今天重练了一下太极,略有收获。”杨天得意地转过身,面向雷鸣,“这些是什么东西来的?”

“赶制的唐刀和强力手驽!”雷鸣看着这些箱子,脸上现了陶醉的神色,道,“那唐刀应该快赶上我们手上的这两把了;至于那些手驽,除了你我这个级别的高手,像林冲、廖云那个级别的,有十把便可以围杀!”

“这么厉害?!”杨天可是知道,林冲、廖云都是经雷鸣打通过经脉,后来经雷鸣的传教,已成为了一流高手了,大军之中可以纵横来去。

杨天转念又想,不对,近了的话,一流高手早就注意到跑了,远了的话再厉害的箭也难射准。于是,他眼珠一转,道:“你是说暴起围攻可杀?”

“那当然了。”雷鸣昂首挺胸道,“这虽然比不上枪,但是它贵在射的时候声音极小,而且射程也远,穿透力强。我还给它们都加装了瞄准装置,一百米外也能射到。”

“哦?”杨天这真是惊讶了,他没想到雷鸣这么细心,连瞄准装置都弄上去了,那样确实是当下偷袭攻击的神器,“那你什么时候把狙击枪也弄出来?”

“过些时候吧,现在配套还不齐。而且那东西太危险了,要小心控制,搞不好我们也会玩完。”雷鸣皱眉解释了一番,接着呲牙道,“那我们是在作弊嘛。”

“嘿嘿,理得他什么作弊不作弊,只要赢了便可以。况且在我们的辖区内,群众的生活都是越来越好的嘛……”杨天继续诱导雷鸣。

“别说那些无用的,还是练好你的特种兵,把这些兵器用好再说。我走了!”雷鸣不理会杨天,踱出院子,嘴上犹自嘀咕:枪支弹药都是危险品,万一被高手偷去了,那我们的生命就难保。那是说什么也不能随便制造的……

杨天竖着耳朵听完雷鸣的话,翻翻白眼,心中一阵无语,这人也太小心了,不会是因为上次实验意外吧?

待中午吃过饭后,杨天便命张善四人将箱子里面的唐刀和手驽清点了一下,发现唐刀和手驽各一千一百把,原来这东西单为特战队员准备的。

不过,特战队员不是还有匕首的吗?不然暗杀怎么方便?看他淡定的样子,以为他做事无遗漏,不想还是百密一疏!杨天愤愤地想道。

待查看完箱子,发现还有攀爬的铁钩和绳索,杨天才愤气稍消。

下午再次聚齐精英兵在校场。众士兵看着那堆满在高台边的箱子满是疑问,这是什么东西来的?难道要发金子啦?……

杨天稳步走上高台,扬声喜道:“告诉你们一个好消息!我们有新兵器了!”

“万岁!万岁!”众士兵早就听闻不久会造出与团云宝剑同级别的新兵器供应他们,不想这么快便来了。

接着,杨天又板起脸来,运功于喉,荡出清晰的语话传到众士兵耳朵:“可惜的是,这批武器只有一千把,所以只能发给特战队员!”他很是狡诈地吞下一百把的数量,那些是备用的。

这句话说完,下面炸窝了:

“什么!只发给特战队员!”

“我要挑战!”

……

有不少士兵气喘如牛,目露红光扫视着特战队员,一副择人而噬的样子。也确实是要噬人,当初较量的时候拼一把就能把对手打倒的,只是怕痛那一时,不想现在亏大了。

刘三便是其中之一,他瞄上了以前的对手,吴语。经过这一个多月来的训练,和近日习练太极,他的武功又提高了。他高声嚷道:“张善统领!我刘三要挑战!”

“啥?刘三要挑战?”

“上次他不是败了嘛?”

“谁知道呢。”

……

士兵们议论纷纷。高台上的杨天听得会心一笑,嘿嘿,这么快就收到效果了。

“肃静!”张善威严地大喝道,瞪着大眼扫视着众士兵,“刘三出列!”

刘三屁颠屁颠地跑了出来,仍旧红着眼。来到张善面前站定,他大声喊道:“报张统领,刘三到!我想挑战吴语!”

张善看着他赞许地点了点头,接着喊道:“吴语出列!”

吴语这回真是无语了,马上要发宝剑了,居然有人来挑战自己。他黑着脸跑了出来,觑了一眼刘三,面向张善喊道:“吴语到!”

众士兵听得一愣,接着闷声“哧哧~”直笑。

“好,刚才刘三的话想必你也听到了。”张善见吴语点头,便道,“你们两人便在此较量一番吧!注意适可而止,不可致残!”说完,张善便退开在一边。

刘三与吴语对视了一眼,便气凝丹田,抢先跨进左脚,右拳直轰吴语面门。吴语也不是吃素的,他不退反进,跨上一小步,右手横扫来拳,反掌便欲抓住来拳,以实施后续的随臂击打。

不想,刘三的轰拳势大,但是力不沉,只是虚招而已。他很是轻巧地收回右拳,马步跨进右腿,顶上吴语的右大腿,丹田气劲往双手一涌,双手横臂往吴语方向一架一推,令吴语抵挡住了却脚下吃力不稳往后仰退。

机不可失,刘三下盘稳健地又进一步,双手擒住无处可借力的吴语右臂往下一拉,用力一抖,只听“啪~”的一声响,手臂骨脱臼了。然后他又顺势拉着那右手往后抛去,便见吴语的身子往刘三身后飘飞。在身子错位的时候,又见刘三挥着右肘给了吴语右后肩来了一肘,便听到吴语闷哼一声,接着“噗~”地一声扑倒在地上。

“我败了!”吴语面如土色,很是硬气的爬了起来坐着,没有再喊痛,是个硬汉子。接着他又自个儿用左手在右臂捋了一捋,便听到“啪啪~”连响,他的右臂被他接回去了,独自在那里弯曲伸缩着。

“啪啪!”杨天站在高台上赞许地拍着手,道,“好!好!”

前排的士兵看到这比武前后的一幕,也跟着“啪啪”地拍起了手掌,远处的士兵听到前面拍掌,也跟风地拍了起来。随后,整个校场便响起了热烈的掌声。

杨天与张善对视了一眼,皱眉无语。

“刘三胜!恭喜刘三!”张善高喊,刘三听了裂嘴呵呵傻笑。

热闹属于胜者,吴语站起来,面无表情地走进队伍里去,寻不着了。

挑战的气氛被挑动了,随后,又有五个热血贲张的叫喊着要挑战。只是并不是每个人都那么有实力,五个人中只人一个人胜了,看来,那次的特战队员挑选,水分很少。

日下西山前,宝剑和手驽便在精英营士兵艳羡忌妒恨的目光中,发到了特战队员的手中。

杨天见着精英营的人牙痒痒的,情绪似乎有些过了,便给出希望道:“没有拿到新兵器的,也不用担心,你们都是军中的精英!再过些时候,雷将军还会命人送一批过来!”

“呵呵~”众士兵开怀大笑,原来自己也有份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