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狭路相逢

  • 鸣天传
  • 沉沙四海
  • 4324字
  • 2019-01-19 20:55:36

“啪~!”褚飞扬手就刮了黄智一巴掌,把他刮得往右摔倒在地,接着大骂道:“乌鸦嘴!说什么来什么!传令下去!撤!”

黄智捂着红肿的脸爬起来往外就跑,一出帐门,扬声就喊:“兄弟们快撤!都逃命去吧~!”

“轰~”正在营帐里就着烛火收拾东西的昊天兵,扔掉手上的东西就跑出营帐,哭喊着“快逃啊~”“快逃啊~”“晋元兵杀来啦!”又是一场混。,少数几个将领在那里喝止:“别乱跑!拿起武器往这边跑!”只是场面太乱,不受控制。

褚飞听到外面混乱,知道大势已去,想着原本势均力敌的,怎么被一个偷袭就全没了。而且原来的童大帅还躲着自己,怕自己万军之中取了他的头……不甘、不愤充满心胸……

“不!我不甘心就这么退回去!”褚飞独坐帅帐,揣紧拳头大喊发泄。忽然灵光一闪:对了,我也可以伏击他,反正万军之中我来去自如!嗯,就在那个火烧的山谷,那里是他们回去的必经之路。

“侍卫听令!带兵器随我出发!”褚飞操起身旁的枪就往门外窜去,走到帐门大喝传令。

侍卫共有两百人,都是练过些功夫的,对褚飞的本领历来佩服且信服,也都接受过褚飞的指点,所以随散兵撤去的不多,只有五十多人。

随着褚飞的大喊,没有的侍卫都集中了过来。随后,褚飞率着这一百四十多的侍卫一窝蜂地顺着乱军快速撤离,随着撤离,居然还有两百二十多人看着这边队伍整齐,跟了上去。

原来这时太阳是要出来的,只是今天的雾更大了,可视只有一百多米。褚飞带着这三百六十多人偏离了人潮,转进山林里不见了。钻了上千米远山林,太阳穿透了雾气,山林开始清新,这时机警的人发现这是在绕着回去,忙停了下来,转身想往别处跑。

只是转身刚跑四五步,就听到“嗖”的一声,然后感觉左胸一痛,整个人被带着扎在草丛上,原来是身后一支枪飞来刺穿了左胸,透心而过,鲜血一部分溢进肺部,从气管上涌经嘴渗出,一部分沿着枪流下。那兵张张嘴,说不出话,只倒出了些血出来,随后挣扎了几下,瞪着眼不动了——对于他来说,世界一片黑暗。

众兵正愕然之时,褚飞喝道:“有谁还想逃离的,现在站出来!”众兵胆寒,不敢声张。有几个有逃离想法的,也不禁缩了缩头。

褚飞瞪眼扫了一圈,见没人应声,喝道:“有我在,你们怕个鸟!走!”转身继续前行。

翻山越岭两个多小时后,褚飞率着三百六十多勇士——这是褚飞的自封,无论想来不想来,敢不敢来,总之来了,这就是勇士!——终于是到了山谷的山上。

不知道是水气大还是晋元军放的易燃物少,这山谷的火只烧了靠晋元的那半个山谷居然停了。褚飞也暗自庆幸:还好这边还有些树木没烧掉,不然还埋伏个屁啊!

他是这么想,但他的兵可不是这么想,他们看着远处山上的焦黑山地和没熄完零散冒起的烟,闻着又香又刺鼻焦臭的烤肉味,不禁有人“呜呜”哭咽出声,还有人跪倒在地,想来是有亲人死在这场山火之中……

褚飞回过意来,心里愧疚,挤出两滴眼泪,跪倒在地,悲伤地喊道:“我褚飞无能,害兄弟们死在此处,请兄弟们受我一拜!”褚飞拜下去一会儿,再抬起头时,脸色转为坚毅,喊道:“褚飞不甘,定誓灭童老狗为兄弟们报仇!”众兵听到声音激动,部分跟随喊道:“誓灭童老狗!”

褚飞站了起来,随后转过身来面对着众兵,道:“今日报仇,褚飞势单,不得以强迫众位前来,心中有愧,请兄弟们受褚飞一拜!还请兄弟们报仇用力!”说完,褚飞对着众兵跪拜了下去。

“大帅不可!”近身的几个侍卫忙跪下喊道:“大帅快起!我们受不起,会折寿的!”见褚飞不动,忙喊道:“誓死追随大帅!”

其他兵见此,心中激愤,也忙跪下喊道:“誓死追随大帅!”

几个近前的侍卫跪行过去,扶起了褚飞。褚飞顺势起来,脸上也露出了笑容,接着道:“兄弟们快快请起,一会儿伏击还要大家奋勇争先,不要跪伤了石头!”——原来是怕伤了石头,不是怕伤了膝盖。

一会儿,众昊天兵就在褚飞的指挥下,饿着肚子埋伏在山谷的树木里。

话说童大帅率中军冲击昊天军营,见昊天军大乱,冲击掩杀了两回,便交给了随后赶来的秦浩,他交待道:“秦浩,追击昊天乱兵的事就交给你了,我回营看看,造好饭静候佳音。”

秦浩知道童大帅身体没有几年前壮实,忙应道:“遵命!保证昊天无力再攻!”

“呵呵,好!我相信你能够完成此任务,去吧,注意不要被昊天的褚飞伤着了。”童大帅又强调了些注意事项。

“谢大帅关心!末将去了!”秦浩应完就转身追击去了。

童大帅眯笑着点了点头,对一手提拔的秦浩还是颇为满意。等秦浩率兵走远,看不见身影了,才调转头,对着整齐列队的两百侍卫军下令道:“起程回营!”

雷鸣随在童大帅身旁默不作声,初次面对如此多的死人,感情纷呈复杂。这也没有什么好多说的,战争就是这么残酷,不是你死就是我亡。兴,百姓苦;亡,百姓苦。

日近正午,童大帅率着侍卫队迎着烈日走到了那无名山谷。看着一半翠绿,一半焦黑的山谷,闻着远远飘来的焦臭味,雷鸣不禁有点悲伤:这死去的人何其无辜。但这又能如何?百姓和军人的生死大都决定于掌权者……或许,或许让我统领这里的人,这些人的生活才会好过些罢……

“雷鸣,愣神感慨啦?也是,你年纪还小,经历的战事少,见多了你也就麻木了。”童大帅见雷鸣两眼发木,开解道。

“嗯,是有点替这死去的人难过。”雷鸣回神应道,接着问:“不知道这次两国开战是因为什么?好像两国和平十多年了。”

童大帅边走边抚着胡须感慨道:“是啊,和平十四年了。我也不清楚具体的原因,只听说皇上对昊天的来使不满,于是宣布与昊天开战;昊天被打了,昊天帝也是加派兵员驻守。两国的攻防互有胜败,但均没有占到什么土地。”

“唉,那还不知道要死多少人。”雷鸣叹道。

“是啊,打得时间越长,仇恨越深,打得也越厉害,死的人也越多。”童大帅有感而发。

正是冤冤相报何时了……雷鸣正想着。

突然,从队伍左侧的山林里冲出一片的昊天军,边冲边喊“杀啊~”。

“收缩迎敌!”童大帅大喝。

侍卫听令赶紧以童大帅为中心收缩在一团,然后列阵用剑迎敌。褚飞率三百六十多人冲下山谷来,围住撕杀,见到晋元人少,众昊天兵着实高兴坏了,以多拼少,砍欠地也更卖力。

褚飞用手中两米三长枪连刺死五六个晋元兵,冲前了两步,眼尖瞅着童文正在队伍之中,心想报仇有望,高兴得紧,大喝着往前冲:“褚飞在此,童老狗前来决一死战!”说着又刺死了五六个晋元兵。

童大帅听见褚飞的呼喝,大惊,转身忙往后撤,喊道:“快撤,我们与秦浩会合!”还好被围住,晋元兵无处可去,不然他这一句非让侍卫乱了不可。

“大帅且慢!”矮小的雷鸣一把拉住童大帅的左手,脆生生说:“此时撤退怕走不了!且让我与褚飞会一会!”

“全体听令,我们的援军就到了,誓死拼杀吧!”随后又转身直面连挑四人的褚飞。

十米外的褚飞见童大帅转身要走,心里发急,突又见他被一个短发的清瘦小孩子拉住,回转过来,心中转喜,但嘴上仍叫骂道:“童老狗休走!”他倒想晋元兵乱得了一分是一分,人多围人少撕杀,童文正跑不掉了。

褚飞再次挑杀五个晋元侍卫,离童大帅只有五米远。褚飞见童大帅没有逃离,大喜,但又怕他突然离去,于是猛发力一个箭步撞倒前面的十个侍卫,还随手挑死了一个,来到了童大帅一米开外。真是触手可及啊,童文正你这老狗跑不掉啦!哈哈~!褚飞一阵意淫,随手举枪便往童大帅左胸上刺。

童大帅大惊,——他的大帅职位是建立在头脑上,是统兵的元帅,手脚上的功夫实在有限,能坚持来回冲杀不掉队都已经是很不错的了。——拔出铜剑正要做那垂死挣扎。

突然见那刺来的长枪往左一偏,接着听到“吭”的一声,原来是雷鸣嗖地一下拔出唐刀,跨前一步,劈偏了长枪。

“咦!居然没有断!”雷鸣惊讶,一般的木枪把应该应声而断才对,接着便肯定此枪是纯金属枪,看来褚飞实力也不错。

“咦!”褚飞也不分前后地喊出了一声,他对枪偏了感到惊讶,对被一个小毛孩劈的更感惊讶,而他收回枪时,看到枪竿上面的一个刀口更感诧异。他惊讶完后,喝道:“哪里来的臭毛孩,给我死来!”褚飞舞枪从上向下对雷鸣直拍而去,他对敌可没有任何怜悯之心,即使是小孩。

雷鸣抬头瞄了一眼,太阳有点晃眼,于是没有硬接,往右一个侧跳,闪了两米远开去。

“呯~”的一声响,褚飞的长枪击起一片灰尘。一旁的童大帅看得好生着急,忙指挥侍卫前来相助,只是都被昊天军阻拦着,上前不了,气得童大帅直骂:“笨蛋!笨蛋!”

雷鸣一看扬尘程度,和击进泥土的深度。还好,此人劲力远不及我,雷鸣作此判断。

心里一松,刚才有点严肃的脸变成了微笑,对褚飞说道:“再来啊!”说完,他扫了一眼周围战况,晋元军似乎快不行了。

褚飞大怒,居然被一个小毛孩调戏,回拖一点长枪,抡起就往雷鸣扫去。

雷鸣不想再拖延了,怕死伤太多,想速断速决,但又怕身上沾血,没衣服可换。于是他在褚飞扫枪之际,把唐刀插回了刀套。童大帅及周围拼杀但却留意着这边的晋元和昊天兵都看傻了眼,这是想不开,要自杀吗?

随即,众人看到长枪扫中雷鸣,只是没有任何声响,接着雷鸣消散;再接着,听到一声“呯~咔咔”的声音从褚飞身上传来,然后褚飞“噗~”地喷出一大口血雾,左胸后喷出一股血肉仰面倒下,喷出的血雾在突然显现的雷鸣面前倒飞回去。原来是雷鸣插回唐刀后,运劲双脚一下窜到了褚飞跟前,左手举起刀套挡住了褚飞横扫的右臂,在褚飞反应过来前,弓步从命门运劲上肩直贯右臂,来了个力贯太行直击褚飞心脏部位。褚飞的心脏、附近的肋骨啊、肉都一下子被轰得稀巴烂。雷鸣怕弄脏身子,鼓劲吹散了血雾。

扫动的长枪没人阻拦,随着惯性砸伤了几个拼斗的兵,痛的“哇哇”大叫。

褚飞倒在地上,感觉生机突然从心脏处被抽去,瞪大眼睛看着天上直晒的太阳,张了张嘴,随即抽搐了两下,世界一片黑暗。

周围静了一下,随即昊天兵大喊:“啊~!大帅死了!快逃啊~!”

“褚飞已死,全体追杀!”童大帅也不失时机的大喝下令。他可高兴坏了,曾几何时,褚飞给他留下恐怖的阴影,梦里经常对他穷追不放。

兵败如山倒,昊天兵到处乱跑,跑得慢的,又或被绊倒的,都被兴奋的晋元侍卫一个个刺死在地上,没死的也都只是“啊啊~”地挣扎。又是哭爹骂娘,又是嘶声惨叫,山谷一片混乱和喧嚣……

耗时一个小时,追杀的侍卫都回到了童大帅身边。统计人数,发现只剩下八十三人,且个个负伤——当然,童大帅和雷鸣除外。

童大帅原本因褚飞被杀一脸兴奋,看到回来的残兵和满地的死去侍卫时,却是一脸沮丧和悲伤。这些近卫相处时间长了,都有些感情,居然因自己一时大意,又或者说褚飞太过凶悍,死去这么多!有愧啊~!童大帅不禁深深自责。

“大帅且莫悲伤,战士难免军前死,还是速速回营地准备饭食,等候秦副帅的佳音吧。”雷鸣劝解道。

童大帅稍提起了点精神,吩咐道:“全体听令,回营!这里稍后再差人来埋死去的兄弟……”

于时,童大帅率着残兵跨过满地的鲜血和死尸,踩踏着焦黑的死尸烂肉,闻着焦臭肉味穿谷而过,回晋元军营去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