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6章 建炉炼钢

  • 鸣天传
  • 沉沙四海
  • 3670字
  • 2019-01-19 20:55:39

第二天,雷鸣在白河城外聚齐大军,郑重宣布休战消息后,全军上下一阵欢腾,这个消息太有力了,很多人喜极而泣,可要知道,多少将士盼不了这一天便战死沙场。

“雷将军万岁!杨将军万岁!……”欢呼的声浪震散飞云。

雷鸣站在高台上,伸手压了压,声音随之变小,最后完全静了下来。他清了清嗓子,道:“我知道上下将士此时欢欣,同时也更加思念远方的亲人,怀念死去的战友,但此时仍不是最好的相见时刻,我们仍随时会被人灭掉。如果此时有人想要离开,我不会阻止。……”

士兵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完全想不到雷鸣在胜利之后会突然讲出此话,毕竟还在的人都是并肩经历了好几场生死大战的兄弟。

“现在有所顾忌,可以晚上再离开。今晚的城门将会大开,想离去的便离去吧。”雷鸣有点丧气,毕竟谁都不想并肩的兄弟会有背离自己的人,但是各人有各人的苦衷,谁又有权力绑着别人不让走呢?

有的人心中有所意动,眼神乱晃,在心中打着算计,有的人则眼神坚定,誓死追随雷鸣;但更多的人是眉间虽有忧思,却仍不动声色,仍坚持着不离。

雷鸣看着虽有骚动,却不乱的大军,心中暗自点头,这个大军算是有了魂。他激昂道:“亲爱的将士们,在接下来的计划里,杨天杨将军将会组织传授全军武艺,短则两三年,长则五六年,你们必定成为高手!”

士兵们听得此言,均是眼神炯炯地盯向雷鸣,聚精会神倾听,参军活下来的,哪一个不是好战分子,又或好武分子?

“相信那时,你们应该能够自由探视自己的亲人。如果那时还有困难,我雷鸣必将全力协助!”雷鸣说得慷慨激昂。

“万岁!万岁!”将来有着落,又可学得武艺,自是得到将士们的一致拥戴。

“也许现在不是,但我相信不久的将来,拥有众我高手的白河将是最安全的地方!”雷鸣继续鼓动。

“万岁!万岁!”士兵们很容易便受到鼓动,放声高喊。

“下面,我宣布城防治理安排:杨天为白河城守,统兵七千,文先生为军师,协助城防和白河城治理;洛阳天为河西城守,统兵两千,黄先生为军师,协助城防和河西城治理;而我则率两千兵去驻守白山。明天出发!”雷鸣鼓动气劲喊话,声压全军,一会儿便都静静听雷鸣的安排。

第二天早晨,清点人数时,发现只少了八百三十一人,看来离去的人不多。大军便按昨天雷鸣的安排各自分发,安定后,便按照之前的方略,教导士兵练武……

时间一晃便是半年,士兵们的武艺在杨天的操练和精英营传教下,提高得很快,基本算是学得了一身硬功夫,用这些兵再去与以前的昊天军撕杀,怕是轻易可灭五万人。

军队的实力提升得多,雷鸣便把洛阳天也调到了白山去练武。一天,雷鸣带着林冲、廖云和洛阳天在白山深处训练。那里稀疏地长着高大的松树,松树下是寥寥的小树。

站在松树跟前,看着快有两米直径的树干,摸着其上皴裂黝黑的树皮,雷鸣心里暗叹,也只有这些未被开垦的地方才有这样的大树……

头发已长长了好多,此处没有理发师,他便用麻绳把短发束于脑后,倒是比以前散乱的短发利索很多,白净脸皮上的剑眉,配上星目,整个人出落得很是精神。

雷鸣转过头来,看着笔直站成一排的洛阳天三人,微昂起头道:“此处环境不错,你们三人就在此处习武吧。”说完,他便盘腿就地坐了下去,闭上眼睛打坐。

洛阳天对日渐威严的雷鸣很是敬畏,微一躬身,便寻找空地练武去了。

日渐偏西,雷鸣感觉内功修练得更加精纯了,只是时间长了,不知道他们三人练得如何,于是,他睁眼站了起来。只见红霞遍地,远处、近处的松树都镀上一圈红边,天上的云霞也是烂漫喜人,偶有飞鸟在天际划过,穿过红日,留下空寂的清鸣,天地间就是一个唯美的世界。

雷鸣张望了一下,就没看到三人,也没有听到声息,于是便长啸一声:“归来!”

山间回音荡漾,“归来!~归来!~”

不远的山谷中马上传来一声回应:“到!”

随后,便见三个人影快速从山谷往雷鸣跑来,转眼便见廖云手拿着一块黑色反着鳞光的东西来到眼前。

廖云满脸兴奋地喘着气道:“师傅!我们发现了这个东西!不知道有何用?”

雷鸣直直地盯着廖云手里的东西,问:“哪里找来的!”

“在山谷!”廖云指了指来路。

雷鸣脸现兴奋,道:“带路!”

洛阳天三人气还没有喘顺,便又掉头往山谷跑去。雷鸣轻飘飘地跟在三人身后,看着拼命跑着的三人,他轻哼一句:“你们三人的轻功不到家!还要好好练练!”三人大囧,拼命跑还是被批!

没多久便到了山谷,只见山谷中有一处十米见方的坍塌,那里露出了黑乎乎的一块块东西。

雷鸣看得心中大喜,笑逐颜开,笑了出来,道:“哈哈,没有想到此处居然有露天煤矿!”

洛阳天等三人相视恍然,原来这个叫煤矿,但是这个有什么用呢?不知道。

“师傅,这个……煤矿,有什么用?”廖云弱弱地问。

“这个可以烧火,而且比柴火的温度高多了。”雷鸣乐得合不拢嘴,“有了这个就可以发展工业了。”

“工业?”廖云三个脑上冒出无数的问号,“什么是工业?”

“别管那么多,知道有这回事就行!”雷鸣知道一时半会是解释不清的,“你们每人拿两块,随我下山吧。”

回到白山城里,天已全黑了下来,城内有盏盏的灯火点缀着黑暗的大地,还有呼唤吃饭的吆喝暖着人心。雷鸣四人回到城主府里,早有士兵端上了饭菜。

看着桌上的美食,闻着诱人的气味,四人的肚子不禁咕咕作响。雷鸣大马军刀地坐了下来,端起碗便吃,忽然发现三人没来,瞅着手上的煤块发愣。

雷鸣嘴里嚼着肥肉,吱唔着道:“你们傻站着干什么!放下煤块,洗手吃饭啊。”

三人听了,如蒙大赦,忙把煤块放到墙脚,一溜烟跑出去洗掉手上黑乎乎的煤迹,跟着一溜烟地跑回来坐下,便狼吞虎咽起来了。

饭后,雷鸣叫士兵拿来一个火把,然后把煤块放在院子中央,用脚踩碎了一块后,堆在一起用火把点燃。黑暗中,便见煤块发出红红的火炎,随后闻到一阵轻微刺激鼻子的臭味。

“嘻嘻~,果然着了。”雷鸣看着燃烧的煤块,欣喜若狂。但是洛阳天三人一点也看不出用途,只是烧火罢了,到处都有柴,值得这么高兴么?

雷鸣转身面向疑惑不解的三人,道:“明天叫一千个士兵挑着担子去挖煤,挖回来烧!”

然后他自个儿嘀咕,不知道哪里有铁矿呢?这么大的一个白山,会不会有一点呢?想着这样的一个问题,他又叫来洛阳天,吩咐他派两千兵到白山上四处挖挖,看看有没有什么矿石。

没过几天,士兵挑回来的煤矿便堆积如山,黑乎乎的一大堆堆放在城外,引得士兵和居民围观议论。洛阳天渐渐发愁,这东西就这么烧掉么?浪费士兵的精力去砍柴,有用么?见雷鸣没仔细催促,他便命士兵减量挖了。

功夫不负有心人,过去了一个月之后,终于有士兵拿回来了一块有半金属光泽的黑色石头。雷鸣接过入手沉坠的矿石,仔细瞧着其上的致密粒状晶体,似乎很硬的样子,用唐刀碰了碰,发现它能轻微吸动唐刀。

“好!果真找到了!”初步断定那是磁铁矿,雷鸣高兴大喝,吓得送样品的林冲退了一步。

“怎么样?可有用处?”林冲谨慎地问。

“嗯,不错,应该是铁矿。去找一个铁匠房来,我们拿来炼炼。”雷鸣着急试验,但是忽然想起,这矿石还不知道有多少呢,如果只有手上一块,那炼个屁啊。他抬起头问:“呃……带回来多少?”

“只有您手中那一块。”林冲尴尬。

“快,快命人去采两担回来!”雷鸣急着试验,却发现矿石太少,心中着实难受。

在林冲亲自上阵,花了半在时间挑回来四担矿石后,雷鸣也在城里征用了一个小铁匠铺,并给炼化炉加好了风箱。

在焦急兴奋中,雷鸣给炉子里加了大量煤,把两担矿石一股脑地倒了进去,点燃了煤炭,让林冲呼呼地拉着风箱,烧到夕阳下山时,烧出了四大块金属锭!

雷鸣哈哈狂笑:“这工业终于有着落了!”

看着狂笑不已的雷鸣,洛阳天、林冲和廖云三人面面相觑,不就炼出几块金属么?是个铁匠都能做到,值得这么高兴吗?

晚饭后,林冲看着仍是喜滋滋的雷鸣,憋不住心中疑问,道:“师傅,这炼铁乃是铁匠之能,不知道师傅何喜之有?”

雷鸣停下笑脸,道:“你看我这把唐刀如何?”林冲早就眼馋雷鸣的唐刀,以为雷鸣找到了矿石,心中高兴要给赐给他呢,流着口水道:“此乃神兵,林冲盼望已久!”

洛阳天和廖云看着林冲此举,甚是眼红,巴不得正在说话的是自己,同时暗恼找矿的不是自己。

雷鸣看着林冲嘴角隐有唾液闪光,笑着道:“是啊,这把唐刀是神兵!但是不是给你,还是赶紧擦掉嘴角的口水吧。”

“呵呵~!”洛阳天和廖云哄然大笑,心中似乎也随笑声平衡了些。林冲尴尬擦了擦嘴角。

雷鸣接着说道:“有铁矿和煤,我们就能自己炼铁,甚至炼钢。如果真炼出了好铁,那我们锻这样的宝刀就容易了。”

洛阳天三人听了,心中很是热切,灼热地看着雷鸣,静待下文。

“在城南的河边建个大炉,征些铁匠去锻兵器,有意学习的士兵,也可以参与,反正现在也是闲着。”雷鸣心中高兴,轻描淡写地便圈定了炼铁区域。

时间过得很快,两个月一下子便过去了,雷鸣亲自上阵,指挥着士兵和民夫建造了一个简陋小高炉,虽然很多工序完成不了,但是只作大型的炼铁是没有问题的。

城中的铁器很多被买掉了,用于建炉,使得居民很是不便,怨声载道,但随着五六天后炼出第一炉铁开始,城中铁的供应便非常充足,令居民觉得天空似乎也更蓝了,空气也更加新鲜了。

闻讯赶来的杨天和文先生也喜得合不拢嘴,这下子,兵器问题不用愁了,甚至还能卖钱呢。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