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狮子开口

  • 鸣天传
  • 沉沙四海
  • 3429字
  • 2019-01-19 20:55:39

雷鸣四人从血迹斑斑的破损城门进去,引来耀城的一阵欢呼:“将军万岁!将军万岁!~”

洛阳天等人洋溢着笑脸在城门口等待英雄进来,看着雷鸣和杨天嘴边的淡淡血迹,众人不由收起了笑容,此战着实不易,以前还从未见他们两人伤过,而今双双负伤。

“雷鸣,怎么样?”洛阳天关心道。

“还好,死不了。”雷鸣脸上露出疲倦的笑意,接着道,“把外面的尸体埋了吧。我和杨天要去休息一下。”

“遵命!”洛阳天严肃地回答到,雷鸣密不透风的处事着实折服了这一位汉子。

从众人让开的通道走回了城主府,进而回到自己的房间,雷鸣和杨天各自打坐运功疗伤。

在床上盘腿坐定,雷鸣运功从丹田引气在任督二脉周转几圈,控制真气精纯圆润后,便引导着真气从丹田直上胸口,沿着左臂的经脉痛疼地逼向手掌……

真气逼通经脉治疗是极痛苦的事情,那是放松肌肉被小刀从内切割,铁丝在手臂中乱捅的感觉,而你不能反抗,只能硬挨……

汗水从额头、左肩、左臂上渗出,一粒粒,继而化作汗泉涌出,最后带着丝丝红线……

雷鸣一寸一寸痛苦地捋着左右臂和锁骨上的经脉,汗水也一直流个没停,直至两手臂和胸前全是血迹,嘴唇干裂,脸色苍白才堪堪治理完毕。

劳累的他盘坐着小睡了一觉之后醒来,真气运转流畅,心中大爽,但睁眼看着身上的血迹,不禁苦笑一声:“看来恶战并不容易!”

他运功震散身上的血痂后,走了出来,看见太阳偏西,不禁一阵惊讶,怎么太阳才偏西?应该过了很久才对。

“啊!你终于出来了?”杨天从从院子一角转出来,惊喜道,“你都在房间呆了一天一夜了!”

雷鸣心中了然,原来过了一天一夜,难怪太阳才偏西,他舔了下干裂的嘴唇,声音沙哑道:“我的经脉治好了,你的怎么样?”

“还有点撕痛,能够忍受,对我影响不大。”杨天毫不在意。

“哦,这样啊。如果能够治好,还是多下些功夫治治好,免得留下后患。”雷鸣皱了下眉,想想还是劝了一句杨天。

“没事,跟肌肉拉伤差不多,过几天就好了。”杨天满不在乎。

“唉,算了。你自己的身体,谁也管不着。”雷鸣撇撇嘴,道,“找些水喝才行,我都渴死了。”

雷鸣的康复出来,上下自是一片欢腾,心中也更加笃定。

话说昊天帝知道刘进断臂兵败后,大为震惊,他来回踱步思虑,这雷鸣究竟是什么来头,只是他多方探寻,均没有什么发现,似乎这两人是从天而降。

刘进断臂,已是重伤,除了可以包扎止血外,也没有伤的经脉要治疗。是以,他在天渊养了一夜伤之后,便向昊天帝楚韦建言:不如招降耀城吧,对方武功高强,可能大有来头;而且招降后可令昊天得到一批猛将!

楚韦思索再三,确实没有想出什么高招可以轻易灭掉那两人,除非派出二三十万大军围城,集齐大部分昊天高手围攻,令他血拼不得出,但是那样怕会损失很大。

“蔡彦,你与孟凡还算有点交情,朕命你作使,前去招降耀城!”楚韦终于是下了决心,如果能招过来,确实是一大助力。

“是!”蔡彦摸了摸肋下,虽已经不痛了,便仍是很清楚地记得被擂一拳那里时的感受,他轻蹙了下眉,仍是应下了此事,单膝跪了下后,便闪身进了黑暗中不见了。

第二天上午十点,阳光明媚,城外的庄稼虽有些凌乱,但仍是绿油油一片,算得上是一派和谐田园风光,只是淡淡的血腥味破坏了整体的美感。

蔡彦再次来到耀城外,他见着城墙上的士兵鲜衣怒甲的,穿的都是昊天的服饰,心中一喜,以为耀城已降,只是一声怒喝,把他给惊醒。

“前面的是谁!快报上名来!”城墙上的士兵显然不认得这是皇上暗卫的服饰,见蔡彦微笑着直往闭着的城门走去,忙拉箭喝问。如果蔡彦再不停下,便有可能在臆想中被乱箭穿身了。

蔡彦肃起脸容,正要发怒,想想自己的使命,便又忍了下来,但依然没有什么好脸色,他扬声道:“在下蔡彦,前来拜访孟凡孟将军,麻烦通传一下!”

“孟将军?”城墙上的守卫并不太认识,自语了一句。旁边的士兵小声道:“就是前天在城外冲杀的其中一个壮汉啊。”

“啊?是他!”那个守卫反应过来,道,“那你快去通报,我在此守着。”

“好!”旁边的一个士兵一溜烟跑了下城墙去了。

“这位好汉,请稍等,现在已差人去传报,很快便有回复。”守卫忙陪上笑脸。

蔡彦听到孟凡在耀城也有人不认识,且守卫又迎上的笑脸,心中怒气稍去,很是淡定地道:“无妨!”

过了没有多久,城墙上的士兵突然站得笔挺,雷鸣、杨天和孟凡三人来到城墙上。杨天站在城垛后,嘻笑了一下,小声道:“孟将军,蔡大侍卫来找你喝酒了。”

孟凡回想起那天戏弄蔡彦的情景,脸上也露出了笑意,他探头向城下说道:“蔡大侍卫,是不是金子用完了回来讨?”

蔡彦听得脸上一黑,他对那天被雨淋得也非常不爽,但想着自己打不过人家,而且肩负皇命过来,于是强装出笑脸,拱了拱手道:“孟将军的赏赐,蔡彦铭记在心。此次来是奉皇上的命令过来,有要事与孟将军和雷将军相商的。”

“滚吧!孟某没有要事要与你商量!”孟凡一听便明白是怎么回事,这是打不赢要来招降了,于是接上便做上了恶主,开口驱逐。

蔡彦被噎了一下,强压着脑门直冒的怒火,半天不语。

雷鸣瞄了一眼城下的蔡彦,轻声对孟凡说道:“或许见一下也好,我们也有些事情要与昊天相商。长期做着无根之萍也不是办法。”雷鸣说完,轻吁了口气,迎着阳光望向遥远的东方,不知道杨家村怎么样了,老杨甫和二武子怎么样了。

孟凡看了下走神思远的雷鸣,心中的某根弦也被触动了一下,他的根又在哪里呢?抬头看着士兵征询待令的目光,他张了张口,道:“开门让他进来吧。”

说完,他和雷鸣、杨天三人也走下城墙。

来到城门处,看见蔡彦一闪身便从半开的城门进来了,孟凡笑了笑,道:“身手不错嘛,要不,哥俩切磋切磋?”

“呃~,不用了。我可不敢在高人面前献丑。”蔡彦听得连忙摆手,还不由自主地退了一小步,靠在城门上。

“呵呵,不吓你了!”孟凡看到蔡彦害怕的样子,不禁心中一阵满足,接着指着雷鸣和杨天道,“这位是雷鸣将军,是这里的最高统帅;这位是杨天将军,是这里的副首。”

蔡彦听得一愣一愣地,自语道:“怎么让两个小孩来做统帅的,晋元没人了吗?难道两人是侏儒……”他有点想入非非了,失神了好一会儿,连后来怎么走进议事大厅的都不知道。

在桌椅围成方框的议事大厅分宾主坐下,雷鸣问:“不知道蔡大侍卫来此所为何事?”他完全把耀城当成自己家了。

蔡彦随口回了一句,道:“我是奉皇令来招安的……”他说到此处发现出口成脏了,赶紧用手捂着嘴,没再往下说。

雷鸣和杨天相视一眼,笑了笑,道:“不知道昊天帝开出了什么优厚的待遇?如果优厚的话,还是可以考虑考虑的。”

蔡彦一听,咦,没有发怒,而且还拉来了一张梯子让我下去,看来对方也早有此意。想到此处,蔡彦油然生出了一丝自豪感,挺了挺胸,道:“皇上将封降军统帅为大将军,统兵十万;其余人等依等级往下封赏。”

杨天和孟凡齐看向上首的雷鸣,等待他的回答。雷鸣笑了笑,道:“承蒙昊在帝看得起,雷鸣不胜感激。”蔡彦脸现喜色,雷鸣接下去道:“这样一个封赏似乎不错,但是仍与我心中的期望有点差距。”

蔡彦心中惊讶,降过来后加官进爵都还嫌少,难道想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真是痴心妄想!心中如此想着,脸上却不动声色,他恭谨道:“不知道雷将军的期望是什么?”

雷鸣阳光一笑,道:“划给我们两个城,我们名义上归到昊天名下,但不得干涉我们的任何事情。”

“这……这个蔡彦作不了主。能……不能……换一个条件?”蔡彦没有想到雷鸣还是狮子大开口,张口结舌了一番,额上吓出汗来了。

“那你回去请示吧。我们呆在耀城,怕皇上要不乐意。”雷鸣直接堵死了往上谈的路,还略微提醒了下蔡彦,我们在此,昊天可不好受。

蔡彦擦了擦额边的虚汗,道:“那蔡彦回去请示吧。”他现在有点怯懦,一点也不像练武之人。

“那好,请孟将军送一下你的老相识吧。我还有些军机要处理一下。”雷鸣转而吩咐孟凡送客。

蔡彦心里咯噔一下,这是要干嘛?准备谈不拢就血拼?他站起身,拱了拱手,便转身快步走了出去。他要快点请示楚韦。

孟凡连忙追了上去,说道:“诶~,你别走先啊,吃个饭再走嘛……”

“孟将军,我要赶紧回去请示……”

两人越走越远。

厅里的杨天嘻嘻一笑道:“看来离想法近了一步了。”

“那是,你也不看看谁出马。”雷鸣也对未来很是憧憬。

“切~”杨天翻翻白眼,不再理会。

……

蔡彦晚上便回到了皇宫,在书房里向楚韦汇报。楚韦来回踱了几步,道:“朕也猜到此行不易。不过不要紧,给他们三城又如何?”

“划白河、白山和河西给他们,让他们给朕守边。晋元抛弃了他们,他们可能比我们更恨,晋元!”随后,楚韦挥毫在绸缎上写了满满的旨意,盖上红印,交蔡彦落实去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