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威逼利诱

  • 鸣天传
  • 沉沙四海
  • 4230字
  • 2014-03-21 20:12:34

在昊天皇宫里,昊天帝楚韦坐在书房里,看着手里关于晋元兵搜寻未果的绸制报告,破口大骂:“饭桶!这么多的人过去了居然找不到!”说完把手中绸使劲甩了出去,直飞撞在墙上,碎成一堆破布。

“来人!”楚韦威严喝道,接着他的身前一晃眼便多了一个半跪着的黑衣人。这是他的暗卫。

“给朕好好查查晋元兵哪里去了!”楚韦挥手下令。

“是!”那黑衣人微一躬身,便闪身离去。

孟凡押粮顺利地回到了耀城。此时天刚刚亮,在城门处见到雷鸣和杨天微笑着迎接他时,孟凡的内心着实感动了一会儿,也暗下决心要好好跟随两人。

其实雷鸣两人也不是专门起来等他,而是杨天又开始练他的精英营了,他所教的武功早上练效果会好些,雷鸣是过来指点的。

还好两人看着孟凡激动的样子,没有说出实情,不然孟凡非气得吐血不可。

孟凡押回来的粮足可让他们吃够两个月,于是雷鸣他们打算好好休养一下,认真练练兵,以备往后好好打仗,又或逃回去。

时间过去了五天,皇宫里的楚韦便收到暗卫的回报,晋元兵从山林绕过了天渊城,直奔耀城而去,之后便没有了痕迹。

“哦?如此说来,那晋元兵被天威门的孟凡收拾了?”楚韦听了欢喜了赞了一句,接着便皱眉,“不对,收拾了不可能不报功的,难道耀城被灭了?”

“皇上,孟凡还在,五天前他还去天渊运粮了。而且耀城也未见破损,目前防御还是很松懈的。”暗卫恭敬说出探察到的情况。

楚韦挤了挤额头,这孟凡还是这个老样子,一点也不正经管理城防,要不是看在天威门的面子上,还有他武功也不赖的份上,早革了他的职!

不过,晋元兵在耀城附近失了踪影,怎么也要问问他才行。

“暗卫,去给朕问问孟凡,有没有晋元兵的消息!”楚韦下令,但见暗卫迟疑,便又补充道,“带上朕的令牌去,他不会刁难你的。”说完叹了口气。

“是!属下马上出发!”暗卫松了口气,利索地回答,接着一闪身又不见了踪影。

楚韦仰头叹了口气,自语道:“这无聊的争战……”

第二天上午,天上乌云块块,阳光偶尔从天空飘过的黑云后透了出来,一束束照在成片的翠绿水稻上,突显出水稻在天地间的明亮,似乎天也知道粮食重要。

暗卫依旧一身黑衣,骑马独身来到了耀城城外。看着紧闭的城门和五米高城墙上那无精打采、稀疏的守兵,他不禁暗啐了一口:“孟凡这个混蛋,不就仗着武功高,为将训兵连个屁都不是!”

“开门!京城来的!”暗卫掏出令牌对着城墙上扬了扬。

城墙上的守兵听得一惊,昊天京城来人,麻烦了。他揉了揉眼睛,从上向下仔细瞧了瞧,果然那人手上有一个大大的令牌。不过他一个小兵根本没有机会接触那些特殊令牌,不知道对方来头多大,只知道确实是有这么一个大人物来了。

他不敢擅自作主,嘴上喊着:“稍等!”转身便向城下跑去,报他的上司去了。

消息很快便传报上去,到了雷鸣等人的耳中。雷鸣召集杨天、洛阳天和孟凡商议。雷鸣端坐着问孟凡:“孟将军,京城来人,你有何看法?”

孟凡向众人拱了下手,道:“末将出道半年,接手这里也没多久,实不知来人意图。”

黄楚觉得孟凡说的是实在话,他点点头,道:“孟将军初任官职,不知道是正常的。黄某估计耀城是被怀疑了。”

“他敢!”孟凡握拳,似要准备痛揍某人。

“孟将军稍安勿燥。文某也觉得昊天迟早会找到这里,因为一万多的人经过,细心查还是可以查到的。”文先生见孟凡急了,赶紧安慰并分析道。

孟凡听了心中稍缓,问:“那先生可有应对的方法?京城来人可不好糊弄。”

文先生抚了抚胡子,对孟凡的适时冷静表示认可,道:“文某看孟将军似有痛揍来人之意,不如威胁一下如何?”

“那是……”孟凡不解。

“把来人带到大厅,别的地方不要让他去,不然,孟将军可以揍他一顿;再者,给点好处他……”文先生皱眉,跟这些武夫说这些谋略他还是不得不说详尽,远没有童大帅明白整理,一点便明。

雷鸣、杨天和黄楚三人皆是这类花花肠子的人,自是一听便清楚,待文先生说出那番话时,皆是乐得脸露笑容。

孟凡见三人笑了,也明白是怎么回事,脸上稍红,被他运功硬弊了下去后,拱手向文先生道谢,转身便走出厅去。

雷鸣笑了笑,道:“都散了吧,躲开一些。”

杨天随在雷鸣身边离去,低声问:“要不要我去监视一下?”

“哟~主动请樱?我还担心你杨大将军不肯呢。”雷鸣有点惊讶于杨天的主动,不大不小地讽了一下。

杨天斜睨着雷鸣,问:“你什么意思嘛!我不是忙着准备以后打出去嘛!”

雷鸣轻吁了口气,道:“是啊,在这耀城呆着确实不是办法,要找个地方立足才是长久之计。”

“要不,我们找昊天帝谈谈?”杨天提议。

“降?这么多晋元的兵在这里,肯定放不下家里的人。”雷鸣摇头否定。

“不!”杨天坚定地道,“我是想有块地方建设,从零开始!”

雷鸣停下脚步,看向杨天,道:“凭的是什么?”

杨天也停下,眼神炯炯地看向雷鸣,道:“就凭我们俩,就可以让他们鸡犬不宁!我有信心!”

雷鸣上下打量了一下杨天,神情坚毅,一点也不似一时冲动,看来以前喊的豪言壮语是真的。雷鸣闭目微思一瞬,睁眼道:“好!凭我们手上这些战争淘汰过的兵,天也可以捅过窟窿出来。”

杨天见早有心思另起东山的雷鸣支持,脸上笑出了一朵花,那是见牙不见眼了。

“不过……”雷鸣又泼冷水了,“他能给我们的地方也就是边境,与晋元接壤的地方,贫脊且受两国威胁……”

“嘻嘻……这不是有你这个天才科学家嘛。搞点化肥,改良工具,再来点TNT什么的,沙漠都会变绿洲啦!”杨天适时送个马屁过去,让听着的雷鸣一阵飘飘然,憧憬未来的美好。

“那你呢!”杨天说完,雷鸣立马反问,全是他干,可要把他累死!

“我?”杨天惊讶雷鸣不愧是雷鸣,糊弄不到什么,“我要统兵守边啊!”

雷鸣白了一下眼,道:“以后你也别想轻松便是。”说着,雷鸣转身起步走了,飘来一句话:“那人来了,你好好注意吧。”

杨天功聚双耳,认真听了片刻,果然孟凡和那人扯着马哈过来了,于是他连忙躲到一边去了。

“孟将军治城果然是有一套啊,这城里的人丝毫不见乱。”那人的马屁不知道拍到哪里去了,街道上是空无一人,只有阵阵闷热的风儿晃过。

孟凡哈哈笑道:“那是当然,不然皇上又怎么会让孟某统领一方?”

不知廉耻,那人心中狠狠鄙夷,左手摸了摸的些红肿的左脸,右手摸了摸右肋下,那两处还火辣辣地痛着。

孟凡见那人右脸上抽了抽,东张西望着不搭理自己,气恼道:“我说蔡彦,蔡大侍卫,你到底来耀城干什么!要不是看着你腰上挂着的皇上令牌,我非揍得你连你妈都认不出来!”

蔡彦恶寒,忙端正看向孟凡,小心地道:“皇上,是让在下来探视一下孟将军,看看孟将军在此处过得安好。”

“哦?”孟凡心中一惊,难道昊天帝楚韦怀疑这里了?他假装发怒道,“是皇上担心孟某能力不足,治理不了这小小耀城!他妈的,我不干了!”说完怒气冲冲地走向大厅。

“啊~别!”蔡彦赶紧跟上脚步,慌忙道歉,陪笑道,“是小的口误,辞不达意,将军大人不计小人过,莫恼,莫恼……”皇上都要给孟凡三分面子,蔡彦可不敢随意得罪。

“既如此,那坐吧。孟某一会儿叫人送来饭菜好好招呼一下蔡大侍卫。”孟凡摆出架子,淡淡地道。

蔡彦本想看看便走,他可不想在此与这个毫无节制的人多呆,被打处还隐隐痛着呢。但是昊天帝的任务还没有完成,他还要找机会多探一下才能交差,而吃饭喝酒,便是一个好机会。于是他连忙坐下,道:“孟将军客气了,客气了。”

孟凡见蔡彦嘴上说着客气,可屁股下可没有客气,话没说完便粘在了椅子上,心想他果然有所谋。于是他便闭目不语,静待饭菜上来。

不一会儿,在蔡彦的局促不安中,有一个侍卫端上了一桌饭菜,上面有一大盘红烧肉,一盘青菜,一碟炒花生,还有一大坛酒。

厅外伏着的杨天闻着肉香,肚子一阵咕噜响,他正拼命吐口水,暗叫糟的时候,厅里传来更响的咕噜声,原来蔡彦的肚子更饿!

蔡彦听到外边有轻微响声没有理会,他想着孟凡如此高手在此,不可能有宵小存在,应该是外面站岗的士兵闻着肚子饿了。

他稍微吞了一下口水,轻声对装B的孟凡道:“将军,饭菜上来了。”

“嗯。”孟凡擦了下嘴角,道,“不小心睡着了,梦着好吃的。不想,还真上菜了。来,快坐过来,趁热吃吧。”他边说边走到厅中央的方桌边,就着长凳坐好。

蔡彦顾不得鄙视孟凡,快步上前入坐,拍开酒坛上的泥封,斟了两碗酒,端了一碗给孟凡,举碗道:“蔡彦能与孟将军同桌吃饭,乃是三生有幸。来,蔡彦敬将军一碗,愿将军步步高升!”说完,他“咕咕”地便仰头把那碗酒喝完。

孟凡呆愕,妈的,这小子说得比唱的好听,难怪能呆在皇上身边。他随即也仰脖子喝下了那碗酒,轻放下碗,眼睛直看着已经开始吃肉的蔡彦。

“嘿嘿~”蔡彦尴尬一笑,平时多与他的手下吃饭,都是他先开吃的,现在来到了别人的主场,一下子没注意居然先动筷了。他心机一转,道:“小的急着来看望将军,昨晚到现在都没有吃什么东西……”

“吃吧,哪来这么多废话!”孟凡并不在意这些小节,听到有个借口也就算了,举筷便吃。

吃了两口,蔡彦又双手举碗道:“唉啊,糊涂了!小的来探望将军,居然没有带礼物过来,这碗小的赔罪!”他知道孟凡必定不会让他独喝,所以昂首又喝了下去。

孟凡右手捏着碗边,端着也喝掉碗中酒,心中暗想,这小子花样挺多,是想灌醉我?……算了,还是保险一些,早点把他轰回去吧。于是他主动倒了碗酒,对蔡彦说:“这碗是孟某为蔡大侍卫接尘的!”说完,他提碗一口干完。

蔡彦连忙为自己倒了一碗,喝完,连说:“不敢,不敢!”

孟凡见蔡彦喝完坐下,便拍了拍手,蔡彦正以为他为自己叫好时,不想外面进来一个侍卫提着一袋子东西进来,恭敬放在桌边,说:“金子已准备好了。”

孟凡挥手让侍卫退去。他随手解开布包,露出黄灿灿的金子,对流着口水的蔡彦说:“蔡大侍卫,路途劳顿,这些是给你的。”

“好,好!”蔡彦眼中尽中金子。他虽在皇上身边做事,但是得到的金子并不多,因为他没有实权。

“那滚吧!”孟凡下逐客令。

蔡彦愕然,怎么孟凡突然就赶人了呢?他结舌道:“将……将军……”

“孟某还要治理耀城,哪有那么多时间陪你在这里喝酒!晋元还有游兵打进来呢!被偷袭了你负责!还不给我滚!”孟凡喝骂。

蔡彦低头不敢声张,正混乱地想着要怎么能多赖一下,探听些情报。这时孟凡喝令:“来人!送客!”

还是刚才那个侍卫进来,手中拿着一个鼓鼓的油布袋,来到台前迅速地把台上的金子也包起,提着站在一边,等着蔡彦站起来呢。

蔡彦没辙,暗道了声倒霉,轻叹了口气,便站起身向孟凡拱手道:“蔡彦就此别过,叨扰将军处还请原谅!”

孟凡挥挥手:“去吧。”

于是,蔡彦便灰溜溜地随侍卫出城去了。他本想着要不要潜回来再打听一下,但按了按还痛的胁下,便放弃了这个念头,回去复命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