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夜半偷袭

  • 鸣天传
  • 沉沙四海
  • 3247字
  • 2019-01-19 20:55:36

童大帅听到抚须呵呵一笑,道:“宝剑配英雄,此刀还是在你手中能发挥最大作用。以后有机会再给本帅弄一把玩玩吧。”

虽然此唐刀对雷鸣作用不大,也看准童大帅不会要,但没其他趁手兵器时,没了也很不方便,着实提了提心。听到童大帅的话,他也松了那一小口气,赞道:“大帅有心了。有机会我定给大帅找一把。”说完心里暗暗定下要找机会给大帅锻一把,其他人想要就找铁匠喽,锻造的方法还是可以小范围公开的。

“哈哈~,好!下次记得弄一把给本帅!”童大帅听到此言爽心一笑:雷鸣是个忠厚的有心人。

文先生也在一边频频点头。

“都散了吧,该干嘛干嘛去!”童大帅遣散众人,独自一人“哈哈~”大笑。

众人离去不提。

孙明众将回去整备行装的时候,终于是听说了杨天昨晚在辕门那里的风光事迹——之前可是整个先锋军去埋伏昊天了,只是昊天没来——不禁暗道侥幸,没有被打吐血……

第二天下午,童帅下令全军埋锅造饭,强调要多吃!晚上要开战!于是热火朝天地煮饭、整备行装。

而此时的孙明,已经率着那五百侦察小队布开眼线,遇到寥寥几人的昊天侦察兵进行剿杀了。太阳下山时,可以在山林里听到一两声凄厉的惨叫声,那是昊天侦察兵被围杀。秦浩、杨天、宋义和张善也都吃过饭,趁着夕阳随在侦察小队后穿行在茂密的山林之间,抄着小路急行军。杨天听到惨叫,不禁摇头,有点同情,也对通讯不发达表示遗憾,总之感情有点复杂。

秦浩戴上了铜头盔夹在队伍中间,回头见一旁的杨天摇头,忙问:“怎么了?有何不妥之处?”

“这惨叫声太大了,会不会被昊天发现?”杨天皱眉问。秦浩听到一惊,呆在原地,吓出了几滴冷汗:要是被发现那就完了!直接来一个冲锋……

“嘻嘻~,不用担心,昊天军不会发现的。”从前面传来孙明的声音。孙明正迎面走来,见秦浩两人不解,他继续说道:“侦察兵经常互杀,经常可以听到惨叫,只要不是太频密就没有问题。而近来的拼杀,双方都耗了不少,死了怕有三四百。我们有秦统领补兵,他们没补……所以今天的清场很顺利,以多杀少,我们没死多少人,他们的侦察兵一个也没跑掉!……”孙明越说越激动。

“好了,好了!知道了!”秦浩淡定下来,吩咐道:“前面带路!”

“是!”孙明转身带众人前行。

太阳下山,天空现出了灿烂的星斗。众兵将摸黑前进了一个多小时,摸到了昊天军帐八百米外。也不知道是昊天的将领笨蛋不会派侦察兵,还是孙明高明把侦察兵都灭了,还是今天正凑巧,总之摸到近处没被发现。看着远处星点散布的平静火点,杨天不禁感慨:这实在是太幸运了,遇到的是笨将。但他不想想,两军交战多时,双方的出兵套路早已摸清,昊天可知道童文正童大帅不会轻易冒险,是他俩人的加入,撬动了天平。

秦浩让张善、宋义传令众兵歇息。

过了三个半小时,秦浩摇摇有点晕的头,抖擞抖擞精神,征询杨天:“差不多了?”

杨天晃晃头,醒了醒神,回道:“差不多了。”众兵将虽是歇着,但要开战了,不知道还有没有命回去,着实紧张地歇不了什么,徒让自己晕晕头罢了。

秦浩得到肯定,对身边的张善、宋义下令道:“传令众人,摸上前去就杀!中途不可吵杂!”

随后,众人趁着星光,“嗦嗦”摸着前行,有不小心踩空了摔倒的,也不敢声张,硬是闷哼一声了事。

摸到昊天营外栅栏处,杨天见到昊天军的值守人员或打盹,或晕晕欲睡,营帐周围除了火把的烈烈作响,就是此起彼伏的呼噜声,全然一副放心无防备状态。

秦浩向后挥手,身后的张善和宋义收到指令亲率几个兵摸到值勤兵身后,猛扑上捂住嘴巴割喉拖走,动作一气呵成,就差点行云流水了。那昊天值勤兵被捂住时,醒转过来,随后被割喉时瞪大眼睛,手脚连蹬几下就不动了。

杨天在夜色和火把下看着,暗暗叫好!

秦浩见附近值勤的都被除去,弓身翻过栅栏,率众兵摸进军营,见昊天兵就捂住嘴巴割喉。每个营帐大概住着八个兵,一千二百的晋元兵,五人一组,共二百四十多个组参与屠杀。每组大约扫过一个营帐时,有警醒的兵将发现呼噜声骤小,爬起来看时,发现两个营帐远处有很多兵,一个激灵,反应过来便喊:“晋元杀到啦!……”声音戛然而止,这是正巧杨天防备醒转的人,正好摸到他身后的一个营帐,见此兵从营帐出来,忙扑上前一刀砍在此兵脖子上,但因慢了半拍,让他说出了那句话。

整个昊天营先是沉寂了一下,然后便炸锅了,此起彼伏的呼喊声,哭爹骂娘的痛哭声,军官的吆喝声响成了一片:

“晋元杀来啦!”

“快逃啦!”

“妈啊~”

“集合!”

“不要乱!”

“拿兵器反击!”

……

杨天懊恼,但无济于事。

秦浩见已偷袭不了,昊天也有能人,忙喊道:“放火!撤!”

一声声的“放火!撤!”被传了开去,随后见到晋元路过的营帐升起火苗,然后是熊熊大火……秦浩率着众兵将散乱撤离。此次偷袭因为撤离得早,损伤极少,除了极个别的倒霉蛋撤离中被昊天弓箭射伤外,几乎零损!

因为想要诱敌,队伍散了,速度慢了,刚离开一百米远,便听到火光冲天的营帐里传出震天吼声:“可恶晋元狗贼!休走!”“随我杀~!”这是昊天的勇将褚飞!此人天生神勇,力气过人,早年跟随名师学得一身艺,使得一手好枪!童大帅就是头痛此人才迟迟不敢作此偷袭之计。

隐约传来劝戒:“不要穷追,怕其中有诈!”

不一会儿,如潮的昊天兵涌出了营帐,衔尾追着秦浩等人。秦浩等人看到无边无际昊天兵随着响天的喊杀声涌来,虽然知道前路有己方伏兵,但仍不禁寒了下心:被追上怎么都会是个死啊!赶紧逃啊~!

还好秦浩不是个笨蛋,边跑边高喊:“往山谷跑!”

“往山谷跑!”一阵回音传来,众兵没有乱跑,按计划进行着。——这不容易啊,可要知道,计划是不可能让兵全知道的,没有漫山乱跑还真是统帅有方啊。

山谷不远,也就离营帐两千米远,逃命狂奔,七八分钟就到了。只是山谷的路不是很宽,只有四五米的路面;但逃命时刻,可顾不了什么路面不路面,见着空地就踩,小树枝就踏,硬是把路面踏宽了一倍多,因为都知道过了这个一千多米长的山谷,再跑二千米也就是晋元营地了。有人不慎被树枝绊倒,竟活生生被后面的人踩死。

昊天将领褚飞追到山谷口迟疑了一下,但见晋元兵死命逃,而且有兵报看到被踩死的晋元兵,他判断晋元不会有伏兵,不然不会这么仓惶,也许追上去能给晋元来个措手不及,于是下令追击!

眼看就要追上晋元的乱兵,离谷口也就一百多米远,褚飞正要下令冲锋时,两侧山上传来震天喊声:“杀啊~!”随即两侧半山处各亮起了一条火线,后方远处还是一片黑暗。这火要是烧下来,这七八千兵可就有一半要被烧死在此。

“妈的!中计啦!”褚飞大骂:“撤~!”

“撤~!”

“撤~!”……

前进容易,调头难,一连串的撤退声响起,不知道是回音,还是传令音,混着阵阵的骂娘声乱成了一片……

跌倒、踩伤、踏死留下的昊天军怕有四分之一,最后都被山火烧成了飞灰……

两山的喊杀声响了一阵便过去了,都知道不可能冲进火里与敌人撕杀,于是汪离和李峰率着两弓兵小队在高处冷箭乱射,射了几箭后,见火势起来了就和林冲收兵在山上绕路去昊天军营。

褚飞狼狈地率众兵退出山谷,正要庆幸撤退及时,没被火烧到,早就埋伏在附近的柳毅、高凡、陈留和王天远几人又率着整齐的队伍两边喊杀而至!

褚飞一看,还有埋伏!这次完了,昊天军不被杀掉也会吓破胆跑散……

褚飞忙大喊:“撤!赶紧撤!”

昊天兵经过一次山火烟熏后,已失去了胆气,再这么一个冲锋,就成了惊弓之鸟,不用褚飞喊就一哄而散,跑得乱七八糟的,又是拥推搡倒下、踩伤无数。

昊天的兵被冲杀留下一地的尸体后,终于是疲惫地回到了营地,只是回来的只有追击的三分一人数,损失不可谓不重!

此时,天已近晓,褚飞回到帅帐发闷气,心想:童老儿在山谷那边等着我被火烧冲出去,被我及时撤回,虽是损失惨重,但总算捡回了一条命!现在兵少,要撤离了。有两千多未追击的守营兵应可放心歇一会儿,于是命众昊天兵散进各营收拾东西。

只是此举被一个老将黄智阻止:“大帅,我们还是丢下这些东西逃吧。如果再有伏击,我们就全军覆没啦!”

这个真是神仙,说什么来什么。他话刚说完,营外就有震天的喊杀声传来,“杀啊~!”

原来是童大帅的中军也绕路摸到了昊天军营外。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