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借粮养兵

  • 鸣天传
  • 沉沙四海
  • 3307字
  • 2019-01-19 20:55:38

昊天兵都降了过来,也整合完毕,那便是上下欢喜的事情了。

当天晚饭后,雷鸣便在议事厅里出手解了罗杰成的封禁。罗杰成运劲游走全身,感觉到周身充满力量的感觉又回来了,不禁笑逐颜开,说了声谢后,便找空地比划去了。

孟凡看着眼熟的手法在雷鸣手下轻易地解了封禁,心下不由纳闷,为何我却解不开,分明解的都是那几个穴道啊。他不是留着问题过夜的人,便开口问雷鸣:“雷将军,不知道您用的是什么手法解穴?末将尝试过用相似的顺序拍击杰成的穴道,却未见分毫效果。”

“哦~?居然有这样的事?”雷鸣听到诧异,接着嘀咕道,“我还以为是顾着我的面子才没有解呢,原来是解不开。”

孟凡耳朵抖了抖,把这些话一字不落地全听了过去,脸上稍有点羞红,但仍点了点头道:“是的。不知道雷将军能否教一下末将,那样末将以后制服敌人后就不用担心被救走了。”

雷鸣挠了挠头,思索了一下,道:“那好吧。但是此技你不可随意传人,须经我或杨天的同意,否则我会把你的武功废掉!”

随后,雷鸣便把他点穴,解穴的诀窍讲了一下,就是点的时候把自己的内劲凝而不散地击入对方的身体,封住对方经脉运行的通道;解穴时,把打进去的内劲吸出来便可。

孟凡愣住了,他是首次听到可以如此解穴的,因为他自己,包括他的师傅等人都是把打进去的气劲击散便可的。但是,即使不吸出来,按理也可以打散啊?不解!孟凡皱着眉好学地问道:“雷将军,按理末将不把那气劲吸出来,打散也可以的啊,为何我使劲击去却打不散?”

“这个我也不清楚,我的师傅便是如此教我的。”雷鸣听到他初次用出来的点穴功夫居然如此神效,心中暗自欢喜,但同时也对自己点穴的神奇效果心生疑惑,为何同样道理的事情,却按常法解不开呢?

孟凡想破脑袋,怎么也想不通。这时,雷鸣嘀咕了一下:“打不散,按理来说,要么是那点坚固无比,要到是那点能够吸收外来的力量……难道……”心中隐隐有所猜测。

灵光一闪,孟凡心中一片明亮,是了,雷将军如此厉害,想必已进入了先天之境!于是,他心中的想法破口而出道:“雷将军是不是进入了先天之境?以致将军点下的穴道末将无法解开。”

“先天之境?”雷鸣愣住了,“什么先天之境?”

“嗯?将军……不知道?”孟凡更是惊讶了,先天之境对于普通的武者来说有点玄,但对于如此不凡的雷鸣、杨天来说,应该是熟知的事情啊?难道两人是偷跑出来的?

“说来听听。”雷鸣可没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张口就问。

孟凡听到雷鸣的回答,心中已肯定了六分两人是跑出来玩的,于是便详细说道:“先天是针对经脉通畅情况而言的。打通了任督二脉,内劲游转无阻的便是小先天;打通全身经脉,能够如意驱动全身精气的便是大先天;先天以下便很难区分了,因为各家流派的专长不同,所练经脉也不同。而且进入小先天的都是练了五六十年内功的老头老太太。“他停顿了一下,想着雷鸣和杨天便是两个小怪物,也让雷鸣消化所听到的信息。

“内劲凝练程度也以这三大境界区分,但一般来说是看不出来,因为有人以内劲取胜,有人以招式取胜,有人以兵器取胜。”说完,瞄了一眼雷鸣手中的唐刀,他对唐刀早有耳闻。

雷鸣陷入沉思,暗运内功试着看看能通多少经脉。先是任督二脉顺畅无阻,再接着便是内劲逐渐涌进周身其他经脉,奇经十二脉皆陆续通畅,还有往更细小经脉涌去的趋势……

孟凡见两米外的雷鸣闭目久久不语,以为是在沉思,正转身离去,忽然感觉身后一股劲风涌来,他一个趔趄差点扑倒在地。回头看时,只见雷鸣衣衫鼓动了两下,脸上红了一下便又恢复原色,原来是在运功,从这无意间泄出来的真气看,内功应该突破了小先天了。

“可以再说详细点吗?我对内功的实力划分很感兴趣。”雷鸣睁开眼道,他对刚才泄出去内劲的控制力有些不满意。

“呃……先天以上再具体的末将就不清楚了。”孟凡回身道。

雷鸣失望,道:“那你去吧,我在这里再呆会儿。”说完又闭目呆站,尝试一下自己的极限在哪里。

孟凡悄悄退去,找到了罗杰成,把雷鸣、杨天进入了小先天之事说了一下,只是两人还没有熟练运用。罗杰成吓了一跳,忙和孟凡两人找房间休息去了,免得被杨天揪着揍一顿。

雷鸣试了一下,发现自己驱使真气游走大的经脉没有问题,但是小的经脉却力有未逮了:他感觉那经脉是通的,只是他细分不了那些真气,一大股地涌过去,徒使经脉胀痛罢了,挤进去的一小缕似乎效用不大。或许是人小经脉未完全长成,或许是真气不够凝练罢,只是不知道这种现象离大先天还有多远。

他试了一下就停下来了,他要去告诉杨天这个划分的信息,或许按孟凡话语暗含的信息,他和杨天的招式都要改进改进了。

第二天,雷鸣便安排洛阳天、秦浩、杨天、孟凡等人日日操练士兵,以增加相互的了解和信任。如此过了半个月,诸事顺利,只是粮食开始见少了。

雷鸣与洛阳天等人商议,如何解决粮食问题。洛阳天提议:“不如往下一个城迁徙吧,吃完一个城再到一个城,也是一件很爽的事!哈哈……”

众人皆黑着脸看着洛阳天。洛阳天见没有人应和,安静的大厅只有自己独自笑着,马上吞回了要出口的笑声,弊得脸红了一下,脖子梗着。

雷鸣对他直接无视,看向文先生,问:“不知道文先生有何看法?”

文先生轻捋了一下斑白的胡子,道:“或许我们问一下地主孟将军更好。”说完,他微笑着把目光投向孟凡。

孟凡心中暗啐了一句:老狐狸!就知道坑我!脸上却是不动声色,思索了一下,道:“附近的城池就耀城的兵最少,所以耀城的粮也少些。粮最多的,应是天渊城无疑。往东的流花城也有粮,不过那里驻了不少兵。往西一百公里是龙口城,那里离帝都天东不远了。”

“按孟将军的分析,这附近是劫不了粮了。”黄楚很快便下了定论,接着问:“那怎么解决这个粮食的问题呢?”

杨天对这些人脑袋里尽想些复杂的问题不满,哼了一句:“平时怎么解决的就怎么解决!”

孟凡不解,自言自语道:“平时粮食不够都是直接向天渊城伸手要……啊!……”孟凡醒悟,他再次伸手向天渊城要不就行了?

他扫了一眼众人,只见众人老早便眯笑着看向自己,原来这帮人早就想好了,只是拐着弯让他去借粮!

“好吧,末将向天渊城要粮去。”孟凡有点泄气,原来的豪情逐渐被坑没了。

随后,杨天从精英营中抽出五百人供孟凡差遣运粮,孟凡也从普通兵中抽了五百人,共计一千人参与运粮。队伍赶着牛车浩浩荡荡往天渊城而去。

费了一整天才赶到天渊城,晋元兵再次被天渊巨城震憾了一番。因为孟凡携带着相关印章,进入城内自是一路顺当。

和管粮的胖军官交接时,那胖军官见到孟凡,不禁大惊,怎么耀城的统帅孟凡来了。他笑脸迎上道:“孟将军,怎么您亲自来接粮?”

“嗟~,孟某不能来吗?”孟凡说完眼珠一转道,“这不是晋元军来扰嘛,没有孟某的压阵,粮食被劫岂不是亏大了?”

见那胖军官眼露疑色,他眼睛一瞪,扬起拳头道:“要不,我帮你减减肥?”

“不用,不用!”胖军官赶忙摆手,“您老思虑周全,运粮有功,回头俺给您报功!”

“嗯~?”孟凡眼睛一横,胖军官连忙往后缩,“别给我添乱!滚!”那胖军官灰溜溜地跑一边去,指挥仓库士兵搬粮,免得遭罪。

孟凡装好粮,连夜赶着便回去耀城,他可怕夜长梦多。他来的消息毫无疑问地送到了天渊守将王威龙耳边,王威龙正为找不到那一万多晋元兵烦着,连忙挥手道:“去,该干嘛干嘛去!孟凡那混蛋一直都是这样,顾头不顾尾!要是丢了耀城,有他好看!”

在晋元的某一个城里的某一个暗室里,晋帝王定和卫明再次会面,卫明轻飘飘地说:“乌鸡城倒是守住了,只是那先锋不知道哪里去了,怕已是被围死在昊天。”

“呵呵,应该还没有死绝,不然昊天早就大肆宣扬了。”王定很是淡定地看向黑夜,似乎能看透长空。

“听说先锋军里有两个很厉害的少年高手……”卫明眉头轻蹙,他对传说中的两人还是很好奇,而且他肯定这两人肯定还活着。

“有你厉害吗?”王定转身看向卫明双眼。

卫明轻眯了下眼,道:“不知道,没有交过手。”

“你这么冷静,那么你已立于不败之地。况且,你已进入了先天,又有多少人会比你强?”王定听到卫明感兴趣也觉得很惊奇,究竟是什么来头的人,居然能引起卫明的好奇?于是不由地又拍一下卫明的马屁,让他自信心更强。

“呵呵……”卫明自嘲一笑,只是他嘲笑的是什么,怕只有他自己清楚,他的心迹和来历,对于外人来说,都只是一个迷。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