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破釜沉舟

  • 鸣天传
  • 沉沙四海
  • 4999字
  • 2019-01-19 20:55:37

清晨的阳光和空气总是让人觉得很舒爽。杨天吃完早餐便去城外的校场,要准备挑人呢。

来到校场时,士兵们已在洛阳天的率领下刻苦操练——前刺,简单而实用的招式。——或许过两天会练练格挡吧,军人总是把致敌身亡放在第一位,然后才是保护自己。武林人士则是把自身安全放在第一位,一点伤也不愿意随意挨。所以,武功高强的人也是很怕不要命,特别是一大群不要命的兵的。

洛阳天见杨天过来,嘻笑道:“哟,杨将军来啦?要挑怎么样的兵?尽管挑,我一律放行!”

“嗯~”杨天大摇大摆地走到洛阳天身前两米,说,“那我就不和你客气了。”

略一沉吟,杨天扬声道:“孙明、张善、宋义、柳毅四位统领,请过来!”

四人听到声音,很是迅速地从各个方向跑了过来,齐站在洛阳天和杨天身前。虽然杨天没有什么太过正式任命的职务,但是他的不凡早已折服了这些统领,无形中把他的地位抬了起来。

孙明刚一站,便想起了刚听到不久的传闻,杨天要专门训练一批兵,不会是要挑他们几人上吧?想到此处,孙明张望了一下,见张善一丝不苟。缺少配合的人,但孙明还是挤了下眉,酸酸地道:“杨……杨天,不知道你叫我们来何事?我们在训练呢……”

他本想着要对杨天嘲笑几句,毕竟两人也还算很熟悉。只是洛阳天不干了,他喝道:“大胆,本将还未说话,你叽歪个屁!”

孙明吓得赶紧闭嘴站好,完全一副乖宝宝的样子。

杨天嘻笑了一下,道:“嘻嘻,你们几个是我挑选的人。洛将军,没有问题吧?”

洛阳天看到杨天笑容背后包藏着一些奸险,毫不犹豫地就把这几人卖了——况且经过磨练才能成才,谁敢说这不是一个好机会呢?

他很是爽快地道:“没有问题。要不我也挑几个统领过去?”

“呃……不用了。”杨天想不到洛阳天会如此爽快的,本想着叫多点,叫来四个人,让他砍一下价,去掉一两个,那还是能留下最少两个人的,不想搬起的石头太大,要砸自己的脚了;而今人家还要送石头过来,他当然要拒绝。

洛阳天失望地轻叹口气,对四人说道:“现在本将军命你四人全力配合杨天的训练,不得有丝毫走样!听见没有!”

“领命!”四人大声喊,只是喊完,几人心里同时冒出不祥的预感。

“嗯~,很好,声音很响亮,中气很足。”杨天摆出一副军官看士兵的样子,背着手来回走了几步,对四人左看右看,接着说,“现在随我去挑人吧。”

随后,杨天一个小孩,带着四个大人在整个大军里挑人,过了将近一个小时,才把三千人挑完,其中有七八百人是之前随着杨天打伏击的。

挑完了人,杨天便带着三千人浩浩荡荡离去。不一会儿,雷鸣也走了过来,把他张善和廖云叫了去。

洛阳天看着这些人来来往往,心思活络了好一会儿,但最终还是忍住了没有再开口,因为他还要操练大军呢,还有一些配合要指挥一下呢。

“唉,这童老哥也真是的,来到这昊月城便窝在那里不出来了。虽然他的武功差些,但总不能就这样撒手吧。唉……”洛阳天自叹自怜了好一会儿,接着又继续监督训练,并及时纠正不入眼的动作。

杨天带着心中疑惑的三千兵来到一处僻静的河湾空地,令众兵列队站好后,兴奋地说道:“也许大家已经听说了,我要挑一批人进行特训,而你们就是我挑到的人选。你们应该感到荣幸。”

众士兵听了还是疑惑,因为他们没有那么灵通的消息啊。

“有什么要做的你就直接开工吧,不要浪费时间了。”孙明嫌杨天啰嗦了。但一边的张善接触杨天多了,他不敢有所妄动。

杨天瞪了孙明一眼,道:“孙统领是不是想先来试试?”说完意味深长地“嘿嘿”一笑。

孙明打了个寒颤,道:“还是不用了。我站好。”

杨天不再理会孙明,敞开喉咙说道:“接下来的十多天里,我会安排大家的训练,如果训练得好了,将来战场上会发挥破敌灭军的作用,最不济也能多一分活命的机会,你们一定要好好练!”

“是!”听到能更好活命,众士兵很是激动地齐声应道。

“下面大家拉开距离,每人间隔两米。”……

“大家跟着我练这一套拳!”杨天不知道什么时候整出了一套军体拳。众兵将刚开始是生疏,只是打过五六遍就开始熟识了——看来挑的都不是蠢笨之辈。……

接下来的几天里,杨天还讲解了一些人体要害部位,打哪里可以轻易制敌,短兵相接如何格挡反击……

训练得倒也是有模有样,众兵学到的东西不少,自我感觉也相当良好,内心也就油然敬服起这个半大的孩子来。

……

话说雷鸣带廖云和林冲来到一处偏僻的树木里,杨天左手提刀,背着身问廖云:“廖云,可还记得当初你降我之言?”

“记得,末将记得!”廖云心中一动,拱手单膝跪地道,“请雷将军教我武功!”

旁边的林冲听到也是心中一荡,连忙学廖云的样子单膝跪倒,拱手,更是直接道:“请收林冲为徒!”

“请收廖云为徒!”廖云听到林冲的话语,也赶紧改口。

“哈哈~!好!”雷鸣畅怀大笑,转过身来道,“既然你们不嫌我年幼,愿拜我为师,那我也不做作,就收下你们了。”说完,雷鸣稍皱了下眉,道:“只是你们两人谁为师兄,谁为师弟就不好定了,你们两个自行决定吧。”

还是廖云圆滑些,也放得姿态低,转身对着林冲道:“廖云愿为师弟,师兄请受师弟一拜。”说完对林冲拱了下身。

林冲呆愣了一下,完全没有想到廖云会如此决定,随后想想也就释然,怕是顾忌着自己降兵的身份吧。想到此,林冲哈哈笑了句,拍拍廖云肩膀道:“那林冲也不矫情,就做师兄吧。”

“好了,你们两个快起来吧。虽然我是矮了些,但你们两个不用如此抬高你们的师傅,过两年我会长起来的。”雷鸣讽了一句。

两人尴尬一笑,忙爬了起来。

随后,雷鸣问询了一下两人的武功,原来都没有练过高深的内力,但是自小练了刀剑,磨练了招式,在有意无意间倒也拉伸揉顺了不少经脉。因此,雷鸣先就招式上纠正了一些他们用偏的地方,又或姿势偏颇,发挥不了全力的地方。在随后的几日里,便又教会了太极的招式,并引导他们去感受内劲,引劲练气……

由是,洛阳天训练大军以军阵拼杀配合,杨天以现代的方式训练精英突击刺杀,雷鸣更是用精英中的精英策略,提升个人武艺……

如果有充足的时间如此持续下去,抛开谋略不算,倒是能够练出一支超强战力的队伍来。只是,时不待我……

如此训练了十五天,形势一片大好。天空飘着朵朵黑云,午后的阳光似乎也没有那么猛烈了,虽然稍有点闷热,但时有清风吹来,人感觉还不是太难受。洛阳天率队在城外例行训练,只是训练量已经小了很多。

忽然,西边“得了~得了~”地传来了马蹄声,只见远处一骑飞奔而来。见是熟悉的军服,士兵们没有停下训练的动作,以为和前几日一样,只是例行的汇报。不一会儿,那马便跑到了军阵前的高台边下,马背上的哨兵翻滚下马,一拱手便对着站在高台上的洛阳天喊:“将军,急报!”

洛阳天听得眉头一皱,跳下高台,站在哨兵身前,示意他小声禀报。那哨兵压低了声音道:“昊天大军在十公里外包围过来了,不少哨兵已被清除。”

“嗯,你下去好好休息吧。”洛阳天很淡定地说道。

哨兵牵马离开后,洛阳天扬声对秦浩喊道:“秦浩,你在这里训着兵,我去找童大帅商量点事。”

“洛将军放心,末将会处理好此处事宜。”秦浩正来回视察着训练情况,见洛阳天听完哨兵报告之后,马上要离开去见童大帅,心里咯噔一下猜测昊天军来了,但嘴上却是很爽朗地回答,装作若无其事。

洛阳天急匆匆地进到了城主府里,一进门见童大帅悠闲地坐在大厅里和文先生、黄楚两人有说有笑地闲聊着,暗闷了口气,酸酸地道:“老哥你倒是悠闲,只是苦了弟弟我了。”

童大帅三人见洛阳天急匆匆进来,均停了下来看着他。算算时日,昊天大军应该差不多要来了,童大帅撇开洛阳天的诘问,转而问道:“老弟,可是昊天大军来了?从何而来?”

“唉,还是直奔主题吧。刚才探子回报,昊天大军从西面而来,现在在十公里外,不少探子已被清掉了。看来昊天来势汹汹。”洛阳天走进厅里,大马金刀地坐在童大帅附近的一张椅子上,接着叹了口气道。

“不知道有多少探子有消息回来?”童大帅再问,文先生和黄楚在一边沉吟不语。

洛阳天皱了下眉,沉声道:“现在只有一个,可能待会还会有。”他也觉得似乎有些不妥。

“不好!可能昊天军逼得更近了!”童大帅大惊而起,接着他对门外喊道:“侍卫!传令雷鸣和杨天马上回来!”

“是!”门外侍卫跑了开去。

童大帅四人在厅里又商议了十多分钟,雷鸣和杨天窜门而入。杨天声音从门外一直传到门内:“童将军,不知现在昊天到了哪里?”

童大帅不及回答,雷鸣两人已站在了身前。真是好快的速度,眨眼便从门外到身前了,如果他们要杀人还真是比喝水还容易啊。童大帅想着这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接着便说:“探子来报,昊天大军已到了十公里外。但是探子都配了有马,这段距离应该有更多的探子回报才是。”

“也就是说昊天可能有不少高手灭了探子?”杨天马上醒转过来,因为那些探子都是机敏之人,不然很难探到敌情。

童大帅沉重地点了点头,道:“我们几人是这么认为。不过,还要再等一下才能确认。”

杨天释然,因为如果报讯的这个探子是在最前线,那么过不了多久,别的探子应该也能回来报讯;如果报讯的探子是在最后方,那么前线的那些估计也没有了。

雷鸣问:“不知道童将军、洛将军如何打算?”

洛阳天与童大帅对视了一眼,洛阳天道:“刚才我们商议了一下迎敌方案,想在昊月城内严守!拼他一个鱼死网破!”

童大帅叹了口气,接上道:“如果乌鸡那边有接应,早从乌鸡退去便好,那样便不会有如今的灭顶之灾。”停了一下,他接着又说道:“雷鸣,不如你带些精干的人悄悄离去吧。”洛阳天、文先生和黄楚三人黯然,因为他们不可能随雷鸣他们离去,他们要与军队共存亡!

雷鸣眉头一皱,心中有些意动,正要开口说话。杨天呵呵一笑道:“童将军当我们是什么人?贪生怕死?”扫视了几人一眼,接着叹道,“即使我们愿意带他们走,他们也未必愿意走。所以我们就不走了!”说到最后居然有点豪气了,真不知道他是怎么想的。

雷鸣真有点想要揍他的冲动,但想想他和杨天还是很有信心逃离的,也就忍了下来。

童大帅几人也是默然,心中对这两个小孩心存愧疚——虽然不知道他们为何投的军,但他们投军至今,无一不是为军队想着,只是现在军队即将不在了,难道还要让这两个很有前途的小孩陪葬吗?还要让大好青春的晋元精英送死吗?

不,不行,要想想办法。童大帅的心有点动摇,没有半个月前那么坚定,一心想着怎么拼掉昊天了。

童大帅额头再次渗了几滴汗,他右手轻擦了下,道:“洛将军,既然如此,那就收兵不练了,把所有的统领都叫过来商议一下吧。”

洛阳在正要转身而去,黄楚止住道:“洛将军且慢!”接着他对童大帅道:“童将军,如果此时把我们的境况完全告诉全军统领,我怕人心不稳,大军会不攻自溃!”

“是啊,童将军,这个很有可能。”文先生也对此担忧。

“唉……”童大帅长叹了口气,接着想起雷鸣还没有发表意见,求助地看向雷鸣,道:“雷鸣,童某知道你素来多谋,不知道可有什么良策?”

雷鸣深皱着眉头,听到童大帅的问话,忙用右手按了按太阳穴,道:“童将军,我认为要以少胜多,无非就是偷袭,居高临下,借助地势地利,又或以整军击乱军,以强军击弱军这五种情况,当然,能像上次那样烧一把火的也能赢。”雷鸣停了停,让众人思索了一会儿,接受他的想法后。见众人陆续点头,他接着说道:“而今我们还不知道昊天军的具体情况。我们东面是白河,如果河对面是我们的粮仓兵库的话,那么我们守在河边便能与昊天相持。但那边没有,过去河对岸便等着饿死,当然,打得赢冯飞凡大军的话过去也可以。“

雷鸣再次停下,理了下思路道:“我们离开昊月城后的关键问题是吃的问题。如果仅是十来二十个人的话,在野外还是可以找到吃的东西,但现在这么多人,这不实际。所以我们离开了昊月首先奔去的是有粮食的地方。譬如昊天军的粮草,又或者大城的仓库。大军的粮草不易抢,边境的城里守军不少,那么,我们的目标唯有昊天中心位置了。”

众人听完雷鸣的话,低头思索良久。文先生先抬起头问:“不知道雷鸣以何良策穿过昊天的包围?”

雷鸣耸了耸肩,对一旁早已无所事事的杨天撇了撇头,道:“看他的先锋军喽。”

杨天听到雷鸣终于提到自己,挺了挺胸,呲牙笑道:“嘻嘻,只要不是铁军,来回穿个两三次还是可以的。”

“而且,我们要往山上跑一段才行,太好走的路容易被围死。”雷鸣再次提醒。

童大帅点了点头,道:“那便依雷鸣的策略去执行吧。不知你们意下如何?”说完,他看向洛阳天,洛阳天朗声道:“老弟觉得此策可行。”

看向文先生和黄楚,两人也点头表示可行。

“既如此,那洛老弟你去清点兵员,装好粮食出发吧。”童大帅似乎又老下去了些,气势都弱了。

“好!”洛阳天应声走了出去。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