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短暂整顿

  • 鸣天传
  • 沉沙四海
  • 4560字
  • 2019-01-19 20:55:37

第二天近晓,冯飞凡在白河城内城主府接到河西传讯兵来报:上官无畏的五万兵在去昊月城的途中,于丘陵中被伏击,大败;昊天兵溃散,只跑回五百来人过来报告情况。

冯飞凡脸色气得发白,在烛火下仍是那么的明显。闷声了半响,冯飞凡憋出了几句话:“传我命令,全军守严不动!传讯兵将战况报皇上!请求围歼昊月城晋元兵!”

“是!”门外的侍卫急匆匆地跑了出去。

清晨,雷鸣命人找来了十六根粗麻绳,拉着还睡眼迷离的杨天,跑到了断桥边。清晨的河边还有些薄雾,隔着十米宽的河面,看见河对面还有一段两米长的乌黑残桥,断桥后是攒动的人头,密密麻麻扎了一大堆。

雷鸣见童大帅、洛阳天、秦浩、文先生和黄楚走到了河边,指着身后一群士兵拿着的麻绳,高喊道:“童将军,这里只有十六根麻绳,现在没有好的办法,只能攀绳过河了!”说完,雷鸣耸了耸肩,因为有桥在这里,这里的人都没有造船,有船的都放着烂掉了;而且这里的人似乎还不会网鱼。

童大帅叹了口气,道:“那就赶紧过去吧,免得夜长梦多。”

“秦浩!去组织大家过河。”童大帅命秦浩执行。

“全军听令!列队!”秦浩赶紧喝令组织过河。

雷鸣让杨天带着麻绳游到河对面去——其他人要带这么大一条麻绳过去怕就不是那么容易了。

不一会儿,十六条麻绳就拉过河去了。在初阳的照射下,秦浩让五千晋元兵先过了河,随后逐个解开绑着的昊天兵过河,最后剩下的晋元兵才流河。前后用了一个上午,全军才渡河完毕。但河水太急,有三十多个兵被冲到水里淹死了,还有五十多个昊天兵想趁机潜水而去,被杨天率兵射死。

两军汇合,众人好一阵激动。雷鸣命人做饭吃了,与童大帅等人在府中大厅商议。

雷鸣开门见山就说:“童将军,待会我们在城外整合部队吧。时间挺紧迫的。”

“好!”童大帅很是利索地答应,只是马上又皱着眉头道:“不知雷鸣你打算如何处理降兵?”

“呵呵~,这不是有廖云作例子嘛。”雷鸣笑了笑。

“那,便按你的办法先试吧。”童大帅想不出好的办法,也就无奈答应。其余的人也思索不出什么好策略,便交给雷鸣去折腾。

下午三点左右,在城外的校场,近两万的晋元兵押着一万四千多的昊天兵整齐列队。——雷鸣在昊月城还俘下了两千多人。

雷鸣站在军阵前搭起的高头,看着人头济济,但却泄气不敢作为的昊天兵,展了展眉,喝道:“廖云,带你的士兵出列!”

“是!”廖云响亮应道,随后带着他的一千兵站在军阵之前。不一会儿,便列好了阵在雷鸣左侧不远处。第一次面对着如此庞大的军阵,不少站着的士兵心里发慌,腿肚子发抖。

童大帅、洛阳天等几个重要将领站在雷鸣右侧台下,疑惑不解地来回扫视,似乎想要找出雷鸣此举的用意。杨天若有所思,似乎对雷鸣接下来的做法有所猜测。

雷鸣见廖云已列好阵势,便功运喉咙,喊道:“昊天降兵们听着!我是晋元将领雷鸣!“声音有些脆,但是很响,震得所有人都耳朵轰鸣,低下头的一万四千多昊天齐抬头来看,只见台上站着一个一米三四的小孩,左手提着把剑,对他们发令讲话。

“嘿~,就这么一个小屁孩?”

“呵呵,晋元没人了,让一个小屁孩上阵……”

“那人就是那个雷鸣?……”

“听说晋元有两个很厉害的小孩,这就是其中一个?”……

“嗡嗡~嗡嗡”昊天降兵交头接耳的议论声音越来越大,隐有轰天之势。

“肃静!”雷鸣一声大喝,压过了全场的声音,震得所有人都发愣。接着雷鸣又凶狠地盯着昊天兵来回扫视,全场鸦雀无声。忽然,昊天降兵阵前有个刺头冒了句声,唏道:“切,不就是一个小屁孩?拽什么拽!还是叫你家大人带你回家吃奶去吧。”说完还一副洋洋得意地左右承赞。

周围的人听到哄然大笑。

雷鸣心中愤怒,回头看见那个在六米外的昊天降兵阵前,随即在高台上连踏两步,在高台边缘一蹬,一个纵身凌空飞向那个刺头。周围的人见到如此惊人的一幕,不禁惊大了嘴,目瞪着好看个仔细。那刺台发现周围忽然静了下来,知道肯定发生了什么事,忙回头看,只见那小孩居然飞纵而来,吓得“啊~”地大叫,想要转身逃离,只是脚下发软,连转身都未转成。接着便见雷鸣“唰”地拔刀,从上而下直劈下来,觉得头皮一紧,接着痛了下之后便再没有任何知觉了,周围一片空白。那是雷鸣拔唐刀运劲把那刺头从头到身劈成了两半,溅向雷鸣的血被他用气功震了开去,所以雷鸣身上滴血不沾,周围的人却沾了满身的血迹。

雷鸣轻甩了下唐刀,甩去了上面沾着的血,露出唐刀银灰的光泽,接着又“唰”地插进刀套里去,冷漠地扫了一眼周围的昊天兵,吓得众昊天兵纷纷后退,有两个还吓尿了瘫倒在地,瑟瑟发抖。

雷鸣不理会他们转身又飞纵上了高台。看着偌大的校声落针可闻,雷鸣满意地笑了笑。他满意了,可是台下的昊天兵看得可是心中发寒,这人武功太恐怖,为人也太凶残了。

雷鸣接着用了小些的声音说道:“我以下所说的话,你们用心听清楚了,不然,嘿嘿……”

众昊天降兵拼命点头。

雷鸣接下去说道:“首先我讲讲要你们投降的道理:一、把你们就这样放回去是不大可能的了,因为放了你们那是放虎归山,换作你们抓了俘虏也是如此吧;二、放你们回去,昊天怕也是不会让你们好过;三、昊天和晋元本来就是同一个种族的人,你看看你们和晋元的兵有什么不同?头发、肤色、语言?不是,只是你们所属的国家不同;四、晋元前几天已接收了一批昊天的降军,现在就在我左侧这里,他们也过得好好的,他们的统领还是原来的廖云,想必你们中间也有认识他的人;五、我们的用兵向来如神,打败吴越你们是知道的了,所以不用担心被抓回去杀头。”

见昊天的降兵在思考刚才的话是否有道理,雷鸣停了停,接着道:“接着,我要说的是,如果你们谁人不降,我不会把他杀死,但是命人打断一条腿,砍掉一只手是在所难免的了。我可不会白养着你们。现在给你们一分钟的思考时间好好想想。”

杨天看了雷鸣的所作所为,心思也更活络了些。嗯,先杀个人来了个下马威;再给他们讲个道理,同一种人,同一种话,或许这里还有两国间的亲戚呢;随后又举例前几天降过来的人一视同仁;而且用兵如神,性命有保证;最后又威胁一下……真是个好办法,环环相扣啊。

童大帅、洛阳天等人看得也频频点头,对雷鸣的武功和心机都给予充分肯定。

过了一会儿,雷鸣再次开口说话,喝问:“你们之前已降了!现在,你们归顺不!”

昊天兵中有些胆小的人,连忙跪倒在地,高喊:“我归顺,我归顺!”接着便有不少昊天兵跟着跪倒喊降,随后是大片大片的跪倒……

偶有个别坚守不叛的,被秦浩命人拿下砍了,其他犹豫的便忍下这口气,赶紧跪倒。由是晋元收下了这一万四千多的昊天兵,兵力一时达到三万三千。

接着,便是洛阳天将军把降兵打散分插到晋元兵中,——廖云的兵没有动。童大帅、雷鸣、文先生及黄楚站在高台边看着人员轰隆隆来回调度,皆憧憬着强大的军容。

文先生看着看着,把眉头皱了起来,道:“童将军、雷鸣,这么多的人,不知道昊月城里有多少粮食?”

“呃……”雷鸣拍拍脑门,道,“少算了这一点。我们的粮食怕只够吃一个半月。其实我们有再多的粮也没有用,与晋元连接上才是关键。不知道童将军下一步作何打算?”雷鸣看向在一旁皱眉深思的童大帅。

童大帅闻言,看了一眼面前的大军,扭头遥望河对面的东方,叹了口气道:“如果只是一百几十个人的话,还可以直穿山林而去,即使找不到出路,起码也不会被发现,又或者饿死。但是这三万多人在一起的话,吃就是一个大问题。”

洛阳天听到也在一旁发表感慨,道:“看乌鸡城的样子,何正山是不会出城和我们夹击冯飞凡部队的,打通联系的了。但以我们的兵力,想要穿过白河三城,怕是死伤殆尽都不能如愿。”

“而且从降兵口中得知,西边一百公里外的大城天渊城驻扎了二十万大军。昊月是个小平原,只有东西两面才有大路可走,东北、正北、南面都是崇山峻岭,往那几个方向走都要一个月的路程才能穿过。所以,除了迎敌一途,我们怕是别无他法。”黄楚也走了过来。

文先生也凑了过来,建议道:“童将军、洛将军,既然如此,我们何不多派些哨兵去周围探探路,防着昊天大军突然袭击;趁此机会,稍练一下这些兵,磨合一下,提升一下全军的实力,也免得到时候昊天降兵来了一个临阵倒戈。”

童大帅冒了一下冷汗,接着喝道:“孙明!”

“末将在,不知道将军有何吩咐?”孙明快速跑了过来。

“去!派出哨兵,在昊月周围十公里警戒!”童大帅下令。

“是!”孙明迅速离去。

一旁的秦浩嘴里嘀咕:“那是我的部下,应该让我下令才对,怎么老是越级下令!”看来他对童大帅的越级下令很是不满。

接着,童大帅又对洛阳天道:“洛将军,以我估计,东边冯飞凡所率大军应该不会围上昊月来,他要防着乌鸡那边;天渊城那里,估计也想不到昊月被攻下,要费些时间才能整备好出发,再赶这一百多公里的路过来,怕也要半个月才能过来。但一过来怕就是围杀了。”停顿了一下,童大帅喘了口气接着道,“童某有些微恙,训练的事就交给你了,洛将军。”说完额头又渗了点汗。

洛阳天深皱了下眉,应道:“好,训练的事交给洛某。”

杨天这时也兴雷地凑过来道:“怎么训练?我也去参与一下。”

洛阳天见杨天踊跃参与,一扫刚才的阴郁,转为笑脸道:“呵呵,有杨天你指点,他们这些小兔崽子有福了。”

“嘿嘿~,我也是这么想的。”杨天得意一笑。

“那是那是。你的武功那么好,随便教一些技艺,他们上阵就更有信心了。”洛阳天怀着某种目的嘴上猛拍马屁,但心里却想着,上阵拼杀可与武功打斗有些不同,那是以伤换命,又或以命换命的打法,很直接了当的。

雷鸣抚了下额头,张作什么也没有看见,没有听见,转身悄悄离去。

童大帅见着也向文先生和黄楚打个眼色,悄然退出。

洛阳天的操练很简单,就是把队伍都拉开来,人人间隔两米,换上剑或长枪,假想着敌人就在眼前,喊口号“嗬!~嗬!~”地往前疾刺,对刺的角度偏了的,纠正一下,刺的速度慢了的,过去踢两脚,催促用力……

三万人展开来了,倒是场面壮观,偌大的昊月城居然只有队伍的一半多些。喊着的号子更是一下一下地震天响,吓得城中居民心中惶恐不安……

——还好昊天兵被雷鸣之前的强势镇住了,混杂编队也起了些作用,没有动乱,不然还真是麻烦事。

很多士兵只不过是刚从民众中抽青壮征过来的,没有经过什么训练,一天训练下来,对刺击这一动作也领会更多了些,或许下一次拼杀,对手就会被一击而击毙。只是这刺击的动作要全身骤然发力,一天的训练下来,很多人都是身上发酸,疲惫不堪。晚上草草吃了饭便睡觉去了。——这么疲劳,不知是否是洛阳天的另一种策略,让降兵走不了呢?或许这样相处长了,他们就归心了罢。

当天晚上,众主要将领在城主府中聚餐,杨天就向洛将军提议:“洛将军,你的训兵之道我看懂了,这种方法对普通的士兵很有效果。但是我想练一些强兵,到时候或许能够起到强撕敌人队伍的作用。”

“哦?不知道杨天有何高招?”洛阳天对杨天的提法感到很新颖,其他人也对此很兴趣,均停下手中的吃食,齐看了过去。唯独雷鸣兴趣泱泱,依旧专注地对付着眼前的饭菜。

杨天露齿一笑道:“给我抽出三千精明壮实的兵吧。至于怎么练,等效果出来后我再与你们细说。”

洛阳天扭头见童大帅和雷鸣对此也没有提什么意见,便应允道:“好,但是那些人还是你亲自去挑吧。也许我挑的不合你的心意。”洛阳天对杨天的卖关子很不爽,也不大不小地恶心一下杨天。

杨天眯笑点头,对此,他反而是极为满意的。

众人见再无其他提议,便又匆匆吃了饭,回去睡觉了,毕竟这些天都很累,难得有房可睡。一夜无话。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