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攻打昊月

  • 鸣天传
  • 沉沙四海
  • 4823字
  • 2019-01-19 20:55:37

此时在乌鸡城墙上,放下麻绳处站着一个黑影,那人是卫明,他“嘿嘿”笑了一下,自言自语道:“王定还是不错的,居然能算到何正山会误事,而且是被昊天的奸细埋伏在身侧……”

他猛地一闪,消失了,不知道躲了去哪里。

一会儿,麻绳下出现了四个黑衣人,迅速沿着麻绳爬上了城墙。原来是丘胜带着万年丰和另外两个高手刺杀来了。

悄无声息地爬上城墙后,丘胜迅速收掉了麻绳,不一会儿便带着三人消息在黑暗中。这时卫明再次闪现,抚着下巴“嘿嘿~”笑了一下,便又追踪四人而去。

丘胜带着三人东躲XZ,摸到了鲁飞的房门外。只是丘胜还没有推门,便有一柄剑悄无声息地伸了过来,感觉脖子一凉,丘胜便僵立不动。

原来是鲁飞,平时只显露谋略,不展示武功;而今丘胜离去,却有四人回来,他不得不警醒。鲁飞感受了一下气息,还好,很熟悉,是丘胜。他连忙收敛拉了丘胜进去,其他三人鱼贯而入。

随后,鲁飞的房间点起了灯。随后的卫明无声无息躲在暗处观察,只待再发现别的奸细。

鲁飞和丘胜等人一阵手语比划交流,知道了将要干什么事之后,摇头表示否定,因为他右眼皮一直跳。但丘胜和万年丰很坚决,转述情况也很危急,有可能粮路被断。

轻叹了口气,鲁飞吹灭了灯,随后五人凭着微弱的灯光和月色,摸向了一旁的何正山房间。何正山的房间和鲁飞房间同在一个小院,何正山的居北面,鲁飞的居西面,所以五人转个弯也就到了。

何正山今晚一直心绪不宁,睡不着觉,只是吹灭了灯躺在那里。忽然,他觉得周围的气氛凝重了些,无故寒毛乍起。

何正山忙挺身坐起,手抓长剑,喝问:“谁!”寂静的夜里,这一声喝有点刺耳。

鲁飞暗叹,这何正山居然如此警觉,平时来到他附近可不是如此。真是天不助我!灵机一动,鲁飞缓声道:“何大帅,是鲁某。今晚心绪有些不宁,睡不着,故出来走走,但又恐惊扰大帅,故而轻声慢步。不想还是惊动了大帅。”

何正山听到是熟悉的鲁飞声音,不疑有异,心里稍安道:“唉,文正也正自心烦睡不着,不如进来一叙吧。”

接着,便听到房内“嚓嚓”的打火声,一会房间便明亮起来。

鲁飞左手提剑,右手“吱呀”一声轻轻推开房门,见何正山端坐在点着烛火的小方桌子前,左手握剑按在桌面上。

“坐!”何正山示意坐在桌子另一边。距离很近,鲁飞进门轻走两步,便距何正山不到两米。鲁飞凝视了一下何正山,见他仍有防备的动作,一直看着自己,便问:“不知大帅为何心绪不定?是因为昊天大军?”

何正山眼皮耷拉了一下,正展开思绪,要组织话语表述,眼角扫见鲁飞一个弓步上前,“唰”地抽出长剑迎面扫来,张嘴欲喝问,突然觉得人头飞了起来,正惊怒要骂,另一片黑暗攸然而至,失去了世界的联系,永陷黑暗。

鲁飞收剑,那何正山的人头“呯~”地一声掉在桌面,然后骨碌碌翻了两下,死不瞑目。何正山的身躯从断脖子喷出一股鲜血冲飞头颅后,便抽了两下软倒下地,“啪啦”一声带倒椅子。

轻叹一口气,鲁飞在灯火下的修罗场转身走向门外。

丘胜在门外见得心里发酸,毕竟相处了好一段时间,何正山待他也不错。万年丰三人则心中欢喜,因为轻易便将晋元的主帅杀掉了。

忽然,房外伏着的四人头皮发麻,一股寒气袭体,四人连忙运功抵御。只听“噗噗”两声,万年丰身旁的两个高手仆倒在地,挣扎了两下,不动了。

丘胜和万年丰听到剑刺入身体的声音,忙往前扑进门去。鲁飞见迎面扑来两人,忙闪在墙边,轻喝:“怎么了?”

丘胜两人回身站立防御,未及回答,便听窗外一声音轻笑,道:“身手不错嘛,难怪敢来刺杀!”

这时不用其他人再回答,众人已经知道是怎么回事了,原来是晋元的高手反袭杀了他们,还好,把何正山杀掉了。鲁飞听到声音往门外看,看见一个人影立在门外三米处,显得很是淡定。这是个高手,不可硬拼,鲁飞迅速断定。

“走!从后面走!”鲁飞轻喝。

丘胜和万年丰听到鲁飞的话,正要转身从房间的后窗窜出,忽觉又是一阵寒意袭体,三人连忙“唰”地拔剑往门口疾刺。只是只听到“呼呼”剑响,剑刺在空气中。

此时鲁飞判断,此高手不可挡,忙收剑从怀里掏出一个鸡蛋大的蜡丸,轻捏往门口地上一砸。

因为要掩护鲁飞,丘胜和万年丰收剑迟了一些,鲁飞掏蜡丸才收剑。收剑的过程中,一个人影带风奔袭而来,只听“吭吭~噗噗”两声,丘胜和万年丰的剑被扫开在两边,接着两人持剑的手腕一痛,万年丰割破了一个伤口,丘胜掉下了个手腕,闷哼了一声。

“呯!”这时蜡丸砸在地上,暴开,并升起一阵黑雾;接着是两把剑“吭呤~”声响掉在地上的声音。

卫明在蜡丸砸过来之时,身形往后疾退,这未知的东西还是很危险的。卫明站定,见黑雾升腾,正要鼓气吹散时,听到房间后窗“啪啦”声响,估计窗户破了,三人从那边逃离。纵身上房,夜色下,卫明便见到三个黑影在屋顶连纵带跳往城外直窜。

“唉,还是慢了一步,多一个人来拖一下他们就跑不了。”卫明轻叹自语。

这时,那三人离去的线路上,不时传来吆喝:“什么人!”

“有刺客!~”

……

灯火陆续点亮,全程哄动,睡城苏醒。没过多久,就有一个统领过来何正山房间,欲报告刺客事宜。只是刚到院子就闻到一阵血醒味,统领警惕,“唰”地抽出佩剑,目扫庭院。难道大帅不测?此人猜测。

卫明在屋顶看着来人,暗道此人不错,警觉性强。接着,他便一个纵身,“咧~”声响中落到院中。那统领见有人跳下,慌忙退了两步,大骇,居然有人在此而不知!这时又有三个统领听到声音,带着六个人举火把过来,有人有光明,他壮了壮胆,大喝道:“什么人!”

“呵呵~”卫明轻笑,掏出一块金黄色令牌,举起扬声道:“皇上令牌在此!”

黄灿灿一片,看不清,众人不敢轻动。卫明轻抛了令牌过去,一个卫兵模样的窜出接住,见无异,双手举着递给了为首的统领。

那统领接过一看,正是皇上令牌,惊慌跪下,举起令牌喊道:“吾皇万岁!”

其余人也连忙跪倒,喊:“吾皇万岁!”

卫明见拿着火把跪在地上的十人,听着城中的慌乱,轻笑了一声,道:“皇上有令,何正山识人不明,令奸细藏身大军之中,论罪当革职;不过,何正山刚才已被刺客杀死,再追究也没有意义。”

跪倒在地的众人惊骇,来回张望,不知道如何是好。

卫明接着又道:“刺客被我及时赶到,杀死两个在场,其余逃了。大军不可一日无帅,现命副帅刘虞暂代。”停了一下,卫明扫了一眼众人,喝问:“刘虞何在!”如果刘虞不在此处,怕迟早也会被他废掉。

举着令牌的那个统领心中激动,举着令牌的手抖了一下,高喊:“末将在此!”

“嗯。”卫明点了点头,接着往前一掠,拿走了令牌,消失在黑夜中。

刘虞觉得一阵风迎面袭身,接着手中一轻,令牌没了,抬头望时,已没有了人影。

刘虞爬了起来张望,四处都没有再看到人,说道:“都起来吧!”接着传令道:“何颖,去安抚城中将士!其余人随我进房看看!”

何颖领命去了。

众人来到何正山房门外,见到两个伏地的黑衣人,进到房内,看到了血泊中身首分离的何正山和破碎的窗户,心中不禁唏嘘。刘虞下令收拾好尸首,清理好房间,并召集众将领商议!……

鲁飞三人奔逃进了昊天军营,摸进了帅帐。

冯飞凡见三人狼狈进来,且丘胜断了右手腕,衣服包着渗着鲜血,惊得站了起来,问:“究竟遇到了什么人!成功与否?”

三人丧气不语。

冯飞凡盯着鲁飞喝问:“鲁飞!你说!”

鲁飞提了提神,抬头恨声道:“何正山已被我杀死。不过不知道哪里来的高手,估计是晋王派的,居然一个人连杀我们两人,丘胜更是被断了右腕,年丰如果不是练了铁布衫估计也好不了多少。我用了保命黑雾丸,三人才慌忙逃得一命。”

冯飞凡右手抚须低叹道:“既如此,那我们就要做好准备后撤事宜,乌鸡已围不住了。”

“大帅要不要防备一下?”鲁飞提醒。

“呵呵~”冯飞凡抚须一笑,道:“就怕他不来。你们去处理一下伤口吧。”……

——雷鸣的算计漏洞居然如此被卫明补上了,不然乌鸡的将领真绝了的话,怕是要被翁中捉鳖了。

也是在当晚,远在昊月城外的雷鸣,也率两千晋元兵袭击了昊月城。事情经过是这样的。

雷鸣命众军准备了些柴火,待他杀掉昊天守桥将领,守军混乱时冲散昊天军,这是要准备烧桥了。雷鸣趁黑夜摸进了昊天驻桥西边,靠昊月城的一千五昊天兵营。此时军营一片昏暗,几个火把零散插在营帐周围。他躲在火光后面,连纵带跳,摸到统领帐外。帐内烛火正盛,有三个统领在里面喝酒,其中一个含糊道:“来~来来,我们再喝完这杯。有冯大帅出马,乌鸡指日可下!”

“是啊,是啊,所以我们才能在这里喝酒。来,干!”

雷鸣听到此处掀帘而入,见到帐内一片狼藉,三个喝得有点晕呼呼的统领围坐在一个方桌上,桌上放着两坛酒和几盘菜,有鸡肉、猪肉,很是丰盛,只是此时很凌乱。里面的三人听见有人进来,齐转头看去,一愣,什么时候军营来了个小孩,还提把剑……

中间那位喊道:“过来,替我们倒酒!”

雷鸣轻皱了下眉,走了过去。三人举碗正要再喝,雷鸣来到三人身前,“唰”地一下拔出唐刀,“噗噗”连刺,点中了三人的喉咙,鲜血瞬间涌出,染红了了脖子。三人虽是酒醉,但仍是吓得扔掉酒碗,慌张抚脖,想要按住伤口,只是血按不止,想要大喊,喉咙已破……

三人挣扎着倒在地上,弄翻了桌椅,陶盘“啪啦~啪啦”地摔了满地。

雷鸣木然地扫了眼还在挣扎的三人,走到烛火处,拿灯火点燃了营帐,然后扬长而去。随后,雷鸣在帐外又用火把四处放火,很快整营便浓烟滚滚。正睡着的昊天兵慌乱跑出营帐,大喊:“着火啦,着火啦!”满营皆乱。

由于三个统领被杀,混乱的兵组织不起来,营地一会儿便火光冲天。埋伏的晋元兵在林冲的率领下趁势杀出,冲散了慌乱的守桥昊天兵,随后分兵把带上的干柴堆在木桥上,点了一把火。随后便又“杀啊~杀啊”地来回冲击乱跑的昊天军。

十米河对面的守军,听到这边混乱,就开始组织兵力警戒,只是那边的统领不见了,留下的副统领组织缓慢——原来统领过来这边喝酒,在刚才被雷鸣杀掉了。不过即使来了也没有用,因为晋元兵一下子就冲出来,并迅速点燃了木桥。也怪平时缺少防火训练,没有准备些灭火的水桶,待拿到盆瓢装水来灭火时,大火已包住了半座木桥,灭了火也过不了人了。

那边守桥的副统领心里暗想,昊月被晋元偷袭,我这边兵少,冲过去也是送死,不如快些报信给冯大帅吧,起码能将功抵过。于是,他便率一千五百兵连夜奔乌鸡而去,留着木桥被大火吞噬……

雷鸣放了火之后,便窜到了昊月城门外附近埋伏,他要等着刺杀赶来救火的昊天将领。

昊天城内,守将是一个名叫魏延武的人,生得很是壮实,计谋说不上好,也说不上差,领几千兵没有问题。他在府中睡得正酣,被喊杀声吓得跳了起来:“怎么晋元打到这里来了!冯大帅败了吗!”

这时门外士兵来报:报魏将军,城外守桥营被袭,火光冲天!

魏延武寻思,如果是强后的话,那么就没有必要烧营了,嗯,应该敌军不多,现在听到的喊杀声也不大。

“传我命令!全城兵员整备出击!”魏延武果断下令。

过了十多分钟,魏延武便骑马带着衣衫不整的昊天军急匆匆地往城外冲去。刚出城门,便见五百米外的营帐和木桥火光冲天,照得远近一片火红。真是好大的一堆火!

“城外列阵!”魏延武立在队伍旁喝令。

“卟啦啦~”士兵们乱哄哄地跑着,在城门外的空地上列队。不时从远处跑来的守桥散兵,也被喝住归队。

一会儿,魏延武见队伍出了一半有多,便下令全军出发:“前军前进!”

雷鸣从远处瞄到城中昊天军要出城迎敌,他又摸到了城墙上,悄悄杀掉几个守在城墙的士兵,来到了城门上方。他见魏延武骑马发令前进,判断他是一个将领,纵身一个跳跃,俯冲向了魏延武。

魏延武听到天上呼呼声迫近,仰头看时,便见一个黑影扑面,接着听到“唰”的拔剑声,脖子一痛,便脖子带肩被分了两半,见阎王去了。

附近的士兵见到,纷纷大叫:“啊~!刺客!”

“魏将军死啦~!”

本就心慌的士兵哄然而散,有几个胆大提枪上前的,也被雷鸣连闪两下,上前刺了一个透心凉,倒在地上挣扎……

由是,守城的兵也乱了起来,到处有惊喊:“妈呀~!晋元兵怎么杀到这里来啦!”

“快跑啊,晋元兵杀到啦!”

……

林冲在守桥营那边听到昊月城哄乱,估计雷鸣得计,忙喊:“向昊月前进!晋元万岁!”

“晋元万岁!冲啊~!”

近两千的晋元兵又冲向了昊月。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