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断粮之危

  • 鸣天传
  • 沉沙四海
  • 4365字
  • 2019-01-19 20:55:37

雷鸣凑前去看地图,发现上面的字自己还不认识,线条标示的意思还不清楚,不由红了下脸,对着文先生道:“文先生,有劳解释一下地图,我和杨天还不认识字呢。”众人听后,惊呆了眼睛,忽然,秦浩“哈哈”大笑起来:“唉呀,终于让我觉得心理平衡一些了,之前还以为你们无所不能呢。”

杨天听了心中有气,如果不是来了这个鸟地方,我会连字都不认识?挥指凌空向秦浩肋下指去,只听“噗”一声轻响,秦浩哈哈大笑起来。众人以为他乐什么东西,忙看向他,童大帅不喜他过分张扬,喝道:“秦浩!还不停下,成何体统!”

秦浩可是急得欲哭了,他也想不笑,只是忍不住,他说道:“大……帅……哈哈……我……停……不了!……哈哈……哈哈……”

童大帅直皱眉,雷鸣瞄着地图旁窃笑的杨天,恍然,原来杨天把隔空点穴练成了。

雷鸣笑道:“看来是有报应的。”接着对杨天说:“还是解了吧,不然太吵闹了。”

杨天过了一下子瘾,也觉得玩下去没有什么意思,于是闪过去挥掌在秦浩肋间运功一扫而过,清去了点下去的气劲。秦浩见杨天闪过来挥掌,以为还要惩罚他,吓得慌张往一边躲,只是没躲开,还被刮到了一下,恼羞成怒,大骂:“杨天你欺人太甚!”说完,秦浩愕然愣住,原来解开了。

只是杨天一听不乐意了,扬手威胁道:“那你是想要再试试?”

“啊~,不!”秦浩吓得跑了出去。众人看着杨天的表演不禁啧啧称奇。

洛阳天首先表露出倾慕,他对杨天说道:“小兄弟,不知道师从何处?可否给洛某推荐一二?”

雷鸣和杨天呆住了,怎么将军也想要学?一时不知道如何回答。

洛阳天见两人不语,以为两人不想说,叹气道:“是洛某唐突了。”说完拱了拱手。

雷鸣止住要胡吹的杨天,扯出另一谎言道:“我们也不知道那个高人是谁,只知道他能飞天遁地,教完我们两人就走了。”

洛阳天听完,眼神一亮,看来还有希望,这两人肯教?扑通一下跪倒在地,抬头对雷鸣两人说道:“请收洛阳天为徒,阳天愿执弟子之礼之责!”众人呆住,今天让人惊呆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童大帅先收起惊容,转为笑脸:这洛阳天太有心计了。如此一来,后面的事也就有人去担当了。

雷鸣和杨天对视一眼,杨天努努嘴。雷鸣轻哼了一句,接着对洛阳天说道:“洛将军,此事稍后我们私下再议,现在还是商议一下计划。”

洛阳天见机会已握住,并得到了肯定,忙爬了起来,连道“遵命!”

雷鸣白眼直翻:看来每一个当上将军的人都不简单。

众人围在地图周围,文先生指着地图上的一个小圈说道:“这里是河西,往东南走四十五公里是白山,白山西南三十公里是白河,白河往东四十五公里是乌鸡。”

原来童大帅这几天没有闲着,派出士兵把附近的地形都大致绘了下来。雷鸣和杨天两人看着乌鸡夹在群山中的一条缝中,终于明白为什么乌鸡会是前线重镇了,因为除了此地别的地方要想翻越群山那就太难了。

杨天细看着地图,在刚才文先生的比划和解说下,他也明白了这地图怎么看了。虽然觉得信息仍有所欠缺,但要明白地形还是很容易的。只是一会儿,他发现了一个问题,抬起头来问道:“文先生,怎么这河西是在河的东边?”

文先生呵呵一笑,道:“刚开始我们也觉得疑惑,于是问当地人。当地人说,相传这河原本是在城的东面,所以建城后,该城叫做河西;后来发了几次大水,居然跑到城的西面去了,只是这城名大家叫习惯了,也就没有再去改。”

黄楚看着地图问:“文先生,不知道这河西往北是什么地方?昊天军如果要来,会从哪里来?”文先生抬头看向童大帅,童大帅接过话头道:“这条河在我们这一段,叫做白河,河面宽有二十米,深有五六米,河水湍急,所以从河面上过来不易。在河西沿白河往西北的地方有个城叫昊月,是昊天的一个经济重镇,那附近有个地方较窄,只有十米多宽,架有一座五米宽的木桥跨过河面。那里是昊天出兵可能性较大的地方,别的地方就远了。”

“嗯,那这样的话,我们就要防着昊天军从河西这边攻来了。”杨天摸着光下巴道。

众人盯着铺在桌面的地图沉思,如果昊天想打过来怎么办。

突然,文先生抬起头问:“洛将军,你们带了有多少粮?”洛将军直觉得不妥,但还是随口说了出来:“我们只带了两日的口粮。怎么了?”

“麻烦!”文先生懊恼道,“我说刚才怎么老觉得漏了点什么东西。”

看到文先生如此表情,众人均反应了过来,粮食不够了。黄楚问:“文先生,还有多少粮食?”

文先生一脸愁容,道:“在你们来之前,我们能够挺两个月;现在嘛,怕是十一天这样吧……”

沉默了一会儿,洛阳天叹了口气道:“看来我们还不得不往前冲啊!”

“是啊!哥俩还得拼死往前冲啊!不然要饿死啊!”童大帅惆怅。

没怎么说话的雷鸣开口了,他问:“不知道昊月那里还有多少粮?乌鸡那里又有多少?”

童大帅和洛阳天摇摇头,表示不知道。

黄楚掐指算了一下,道:“乌鸡城里的粮食应该能够支撑一个月,但是乌鸡城不用担心没粮,晋元会源源不断补给。”停了一下,扫了一眼专注倾听的众人,他又接着说道:“昊天在昊月的粮食不知道有多少,但是可以肯定,他们肯定是在屯粮,不然没办法和我们晋元打持久战。”

秦浩这时插话了:“也就是说现在昊天军还没有打过来,是因为他们要调粮?”

“嗯,不过我估计也快了……”

“是啊……”

童大帅和洛阳天相继叹气,冲阵杀敌看来是不可避免了,只是不知道究竟会身死何处罢了,只是不知道死拼得来的战功最后谁得益了,只是不知道自己的身死能留给家人留下些什么……

雷鸣见众人丧气,开导道:“既然这场战避免不了,那么我们就应该想办法去减少损伤,在这里做无谓的伤感没有意义。”

童大帅洛阳天和秦浩听得一震,童大帅眼睛放光道:“对!我们现在就去练兵!起码布下阵势来!”

“对!”洛阳天也提起了精神。

文先生建议道:“既然是要集中兵力应对的话,那么白山和白河的兵都调过来吧。”

童大帅见雷鸣和杨天点头,喝道:“传我命令!让白河和白山的兵全部调过河西来!”

“秦浩!广派侦察兵,密切留意昊天军动向!”

“是!”秦浩领命去了。

“老哥哥,我们也匀一下兵吧,我给你两万兵……”

“不,给我一万五吧。”……

洛阳天迟疑了一下,道:“那好吧。”

当天晚上,白河和白山的兵全部赶到了河西。

众统领以上将领又再次召集在了一起开大会,童大帅宣布了他们为前锋,他任大将,洛阳天任副将,雷鸣任中军统领,领兵三千,林冲做副统领;杨天分了两千兵,加上原来昊天降兵,共计两千九百多兵,张善和柳毅分到了他身边;秦浩仍是统领五千兵。

随后,各将领散去整顿兵员,准备明天分出兵去。

地方狭小,雷鸣和杨天同住在城主府后院的一个房间里,刚盘腿坐在床上没有多久,运功行完四五个周天的样子——由于两人太过特殊,别人最快要四五分钟才能运功一个周天的,他俩人居然一分钟就够了,而且雷鸣还可以更快些——这时,窗外院子“噗~”轻响了一下,似乎是老鼠掉从墙上掉落的声音,只是雷鸣和杨天感觉到空中的气氛不同,两人警觉地随手抓起身旁的唐刀跳了起来。

屋外响起了一声轻笑:“呵呵,还挺警醒的。那就出来吧。”

雷鸣两人不敢轻视,谨慎迈着步子打开房门先后走了出来。只是此时天上不知何时飘来了一片黑云,挡住了明月的光辉,出得门来,两人只隐约看到院子中央有个高壮人影。

“什么人!”杨天喝问。

“呵呵,看来你们就是传说中不平凡的那两个小孩子了。”那人还是轻笑,带着一点不屑。

雷鸣在杨天稍后些的位置,平静道:“你有何事?”

此时,外面已有人听到杨天的喝问咝咝嗦嗦围向了这边。看来乌鸡那次刺杀让童大帅更加谨慎了。

“嗯,反应还是挺快的,看来童文正和洛阳天也不是太笨蛋的人。”那人声音转而有点低沉。

雷鸣见那人沉稳,听到周围的兵员调动并不慌乱,要么就是随近可藏身,要么就是武艺高强,而且后面这一种可能性很大,于是扬声喊道:“大家不用过来!雷鸣在此!散了吧!”

童大帅听到雷鸣发话,忙叫兵丁散去:“都回去睡吧,没有什么事!”暗中却留下张善、林冲、柳毅等几个好手,以备不测。——他可知道雷鸣两人挡不住,叫再多的兵来意义也不大。

“呵呵,挺有胆气,挺有自信的嘛。”那人语带讽刺。

此时周边的房子逐渐点起了灯。

杨天反辱相讥道:“你也不错嘛,居然敢孤身前来!那我就慢一点把你擒下。”

“不知廉耻!出招吧!”那人只喊,却不动手,想来是看着两个小孩子,没有出手的欲望。

“杨天,去吧,看看你能不能十招内把他拿下。”雷鸣在一边刺激杨天。

“气死我了!”杨天大叫了一声,但右手还是从左手提着的刀套里刷地抽出唐刀,“呜”地劈向院中的黑影。——杨天左手没有痊愈,但是只要不使上五成以上的功力,伤口还是不会崩裂的。

那黑影人也是“唰”地抽出剑来,横剑便挡,只听“叮!”的一声,刀剑相击,晃了一点青绿火光。

杨天不敢托大,挺身借着反弹的力道退了回来。嘴里嚷道:“呸!不错,居然能接着你杨爷爷的一刀!”

那人没有回应,只是纵身往前一冲,人剑合一身三米外的杨天刺去,黑暗中不发一丝声响。

杨天感觉左胸口上一阵皮冷,原来是剑尖指处,立刻运功游转全身,感觉稍好。弓步上前猛发力,杨天用了七成力道于右手上斜劈在前冲的剑柄附近。如果继续前刺,将不可避免地被劈开手中剑。

那人忙使手中剑往左偏了一点,并转而往右顺势格开劈来的唐刀,随身往右一转就想用左手的剑套给杨天来一鞭,只见杨天又借着格挡的劲弹开了,左手扫了一个空。

雷鸣在一边看着杨天打斗直摇头,这小子还是不会熟用招式,怕是再来一个这样的人杨天就危险了。嗯,就让他跟这人练练吧。

雷鸣这样想着,也就没有出手相帮。

只是这时,那人说话了:“呵呵,确实不错,难怪可以击溃昊天军。试试我这招吧。”

说完,那人挥剑在前方卷了一个圈,杨天只觉一阵吸力吸来,身子往前倾了一点,接着便见那人的剑如毒蛇般“咝咝”刺来,暗暗叫糟。随即灵机一动,手中唐刀往前猛刺,并顺势推出,在前的右脚往地上一蹬,身体反冲了回来,后撤了一步。这时,只听“叮~叮叮叮”密响,前刺的唐刀被一阵乱击后,“噗”地掉在两米外。

杨天来不及叫庆幸,那人也来不及叫机会来了,站在一边的雷鸣“唰”地抽出唐刀飞刺过来。那人便挺剑卷了过去,想把雷鸣的“剑”卷走,顺势在身上刺两个口。只是刀剑相触,那人的剑卷不起来,反而觉得对方的“剑”上有股厚重的吸力,接着剑便握之不稳。心中大骇,那人忙往后狂退,只是此时,手中剑飞了起来,右手腕和胸前感觉有东西划过,忙将左手的剑套挥手砸了过去。雷鸣用唐刀一挑,格飞了剑套,只是那人已争得了一丝空隙,转身窜向屋顶,“噗”地一声掉下了一些东西。

一旁的杨天早已恼羞成怒,使出十成的气劲,打出了力贯太行隔空击在窜上屋顶奔逃的人身上,只听到“哼~”的一声闷响,那人加速逃离。

杨天捡起唐刀纵身上屋顶,还欲再追。雷鸣连忙喊道:“别追了,怕有埋伏!这里掉了点东西。”

杨天郁闷,但又不得不防,哼哼唧唧地跳了下来。

此时童大帅、秦浩、张善、林冲等人举着火把进到了院子。雷鸣借着火光,从那人离开处的墙脚捡起了一个油布包。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