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拒不受命

  • 鸣天传
  • 沉沙四海
  • 3849字
  • 2019-01-19 20:55:37

城主府厅内,童大帅摊开一张地图放在桌子上细看,不时指指点点,文先生和秦浩两人皱眉在一旁皱眉一直不吭声——这是童大帅命两人先别发表意见,待人齐了再说,免得影响了情绪。

一个小时过后,一个传讯兵来报:城外远远得有大队晋元人马前来,问要如何处置。童大帅吩咐勿忧,是援军,他自会前去迎接。

童大帅转身对两个仍在皱眉沉思的文先生和秦浩说:“先别想先,我们一同去城外迎接洛阳天将军。”文先生两人默然点头。

童大帅三人走到城门口时,只听东南方远远传来轰隆隆的脚步声,没有听到喧哗的声音。这是一支治严的军队,其统领不错。童大帅点了点头,对文先生和秦浩说:“你们听听这脚步声,没有一丝杂乱,这是多么严谨的军队。”

秦浩沉重的心略缓,道:“有此雄兵,攻城应该容易些。”

“嗯~”文先生也点头认同道,“洛将军不愧是洛将军!”

没过多久,只见一骑黑马乘风而来,“得得”直响,不一会儿便到了城门口,勒马立定,原来是洛阳天。洛阳天翻身下马,豪爽笑道:“文正兄,咱们又并肩作战啦!哈哈~”说完走向迎面而来的童大帅,两人相抱哈哈大笑。

童大帅拍拍洛阳天的肩背,说道:“老兄弟,好久不见了!近来可好?”

“唉~,别提了,你看我能和你并肩作战就知道了。”洛阳天和童大帅两人分开站立,摇了下头叹道。

童大帅被噎了一下,笑道:“这不是给你立功机会嘛!”他边拉住洛阳天的右手往城里走,边说:“来,随我到里面坐着歇歇。”

“我外面的兵……”洛阳天放心不下。

童大帅嚷道:“秦浩,给我安排好外面的兄弟们,随后过来!”

“是!”秦浩马上去实施。

“这下放心了吧……”

“放心。”

“来,好好给哥哥我说说这几年过得如何。”……

回到城主府厅内,分宾主坐下,童大帅对端坐的洛阳天说:“兄弟,来,给你介绍一下我身边这位。这位是文先生,出谋划策就靠他了。”

洛阳天听到忙起身一拜,道:“久闻先生大名,不想先生居然藏身在我老哥哥这里。”

文先生躬身回礼道:“不敢当,不敢当。倒是洛将军的气概令人折服!”

“哈哈~,你们两个就别相互拍马屁了。”童大帅打断两人,接着说道,“来,阳天,你说说你对调为先锋的看法。”童大帅一击击中要害。

洛阳天低头抱手于胸,沉思了一下说道:“我觉得何正山在公报私仇。我们三万人加你这里的七千兵共有三万七的兵,这些兵打一两个城没有问题,只是打完之后就是丧家狗了,只有躲的份。”

“嗯,我也是如此认为。因此我们很悬哪……”童大帅叹了口气,接着又说道,“不过有一个人给了我希望,或许此人可以带我们走出困境!”

“谁?谁如此厉害?”洛阳天紧紧追问。

童文正神秘一笑道:“不用多久,你就可以看到了。”洛阳天看向文先生。文先生笑着说道:“因为我们已是死过一次的人。”

洛阳天疑惑不解,在两人脸上来回扫视,只看到一种信任的微笑。

“来,不要再猜了,坐下来喝两杯茶先。”童大帅又让洛阳天坐下。洛阳天知道暂时问不出什么东西来,也就耐着性子坐下来喝茶。

过了半个小时,秦浩带着黄楚进来,秦浩向洛阳天拱了拱手,接着对童大帅说道:“童将军,洛将军的部下已安置妥当。”此时对着外人,秦浩可不敢再称大帅了。

童大帅抚着下巴道:“嗯,不错,动作比较迅速。”

此时,黄楚也上前一步,对众人拱了拱手道:“本人黄楚,见过童将军,各位同僚。”

洛阳天接着介绍道:“此人是我的军师……”

“报~!雷鸣和杨统领到!”一个传讯兵气喘吁吁地跑了进来传讯。

“快请!快请!”童大帅喜上眉梢。

说完,“得了~得了”的马蹄声到了门外停了,接着便见两个披着齐耳短发的小孩子提着“剑”,悄无声息地大跨步进来。洛阳天看得双眼一瞪,高手!

雷鸣扫了众人一眼,见到多了两人,拱了拱手,接着问童大帅:“不知道大帅唤我两人何事?”洛阳天见两人并未以属下自居,不禁疑惑看向童大帅。

童大帅笑了笑,风趣道:“盼星星盼月亮终于把你们两人盼来了。”见杨天翻了翻白眼,不以为然。他又指着洛阳天介绍道:“这位是洛阳天将军,刚带来了三万兵。”接着他又指着黄楚道:“这位是他的军师黄楚。”

“这个是雷鸣。”童大帅指着雷鸣说,接着又转到杨天,“这个是杨天。”

四人相互拱手,算是见过。

童大帅接着说道:“大家坐下来吧。侍卫!搬些椅子来!”

一会儿,众人坐均坐在厅中。童大帅继续介绍当前情况,他说:“我来说说最新的情况吧。……”

他从被任命为先锋统领,洛阳天为副统领说起,再到先锋任务——攻城,后面的十二万大军只守着乌鸡和白河一两个城……

杨天听着听着,不禁拳头越捏越紧,指节纷纷发白,最后听到十二万大军只守城的时候,忍不住大骂了一句:“无耻!”

童大帅停下了讲述,众人齐看向他。杨天说道:“这是显而易见的无耻小人,我们绝不能听从他的命令,那将是死路一条。”众人沉默。

雷鸣见众人沉默,开口说道:“还是继续听童大帅往下讲吧。”

童大帅耸了耸肩,道:“没了,我要说的都说完了。下面大家发表意见了。”

众人再次沉默,童大帅见冷场,问文先生:“文先生,你以为如何?”

文先生叹了口气,道:“文某并没有什么良策,攻下一两个城没有问题;只是后面明显就死路一条了。我们后面的支援是个大问题,很容易被切断后路围死。”童大帅和秦浩是深有感触,两人齐齐点头。

洛阳天和黄楚是若有所思。杨天不屑撇嘴,雷鸣不为所动。

随后沉寂了一会儿,洛阳天开朗地道:“那便走一步算一步吧,只要还活着,我们便有希望!”黄楚点头。

童大帅不置可否,他望向雷鸣,问:“不知雷鸣可有什么良策?”

“没有。”雷鸣很果断地否定,他现在反而没有什么心思掺和这些军队里面了,因为他很讨厌里面官僚的肮脏。

童大帅躬身拜下道:“你就帮帮我们吧,看在这些天来相处的份上。”

雷鸣瞄了一眼旁边疑惑的洛阳天和黄楚,说道:“那你说说何正山与你们的恩怨吧。”

“呃……”童大帅脸现尴尬,接着重重叹了口气,道:“那童某就说说旧事吧。”他没法,但不说,知道雷鸣绝对会袖手不理。

原来以前何正山是童大帅的一个统领,一直都是勤恳做事,只是稍显庸碌,一直没有得到提拔。洛阳天是童大帅的知交好友,只是比童大帅稍小两岁,因此一直称童文正为老哥哥。两人同领五万兵。有一次洛阳天到童文正那里探访,童文正热情招待。酒至半酣处,聊到了两人军中的人才,童大帅说手下之人大都可以,只是何正山有所欠缺,无甚特长。洛阳天呵呵笑了几句,说在军中无特长者不如回家种地云云。不想他俩人的这些话被路过的何正山偷听了去,心中大愤,由是引发对两人报复的心理。何正山此人在军中无甚特长,但他是一个心胸狭小的人,非常记仇,因此他找了童大帅的一个纰漏告到了军机大臣那里,把童大帅拉了下来,他自己因揭发有功升到了童大帅那个位置。洛阳天为此多次到军机大臣那里鸣不平,何正山恨乌及屋啊,把洛阳天也拉了下来。至此,也就有了后来的事。

童大帅和洛阳天两人被小人害了只暗自不愤罢了,并没有被狗咬了要咬回去的心思;但人善人欺,马善人骑,何正山觉得两人失势,正好可以随意欺凌,而今更是可以推到万劫不复的境地。

杨天听了咬牙切齿,不愤道:“小人!小人害人哪!”稍停,他接着嚷道:“大帅,我们不能听从他的命令!”

童文正尴尬说道:“呃,还是叫我童将军吧……什么!不听命令!”

众人均是吃惊盯着杨天,只有雷鸣觉得理所当然。

杨天耸耸肩,说道:“明知道是死,还要往坑里跳?那是傻!”

众人沉默,思考杨天的疯狂想法——他们可是从未想过违抗军命的事,因为那说重了可是叛国啊!

杨天见众人没反应,继续说服道:“明知道以死换来的战功很快就变成小人的,自己什么也得不到,那不如现在就自刎算了。”杨天狠毒的话语狠狠地刺痛众人的心,是啊,以死换来什么也得不到,那还听他的命令干什么呢?

洛阳天抬头,和正好抬头的童文正相视一眼,相互肯定地点了点头。洛阳天说:“这话有理!”

“我认同!”童大帅同时也表态。

沉默已久的黄楚提出疑问:“只是我们抗命的话,现在何去何从?十二万大军一冲,我们就成泥了。”

“或许不用十二万大军,只需我们之中的死党一拥而上,我们便完蛋!”洛阳天失去阳光,丧气叹道。

童大帅抚须笑道:“我们就没有这个问题,因为我们的队伍都是死过一次的人。”接着在洛阳天和黄楚惊讶的目光中,把雷鸣和杨天的丰功伟绩说了出来,什么火烧昊天军、万军之中纵横、斩敌将退敌、飞枪退敌、喝溃万军……

雷鸣平静喝茶,杨天哈欠连连,对那些过去的事情,两人不是很感冒,因为这些天,两人发现体内的气劲更凝练了,也更强劲了。

洛阳天和黄楚两人满是崇拜,难怪童文正会对两人寄以如此大的期望。

童大帅一口气说完,说得口干舌燥,忙端起茶杯猛灌了一大口。接着,他又对雷鸣说道:“雷鸣,你现在该出出主意了。”童大帅信心满满地将难题抛给了雷鸣,没想到他这么快产生依赖性了。

雷鸣挠了挠头道:“大……童将军,既然怕十二万大军冲来,我们可以先拖着啊;反正何正山又不会来灭这三万多大军。”

见众人呆愣,雷鸣接着再次抛出一个可行性方案:“我们可以派出可信的人,童大帅就有不少去监督,看看有没有什么密探潜伏的,发现一个杀一个,那样就没有人能够反了……”

童大帅和洛阳天听了齐低头沉思,一个抚须,一个摸头……

“好,就此决定!”童大帅经过大军险些被灭之后,心思放开了很多。看向洛阳天,只见洛阳天捏拳重重点了下头。

“杨天,你做军师吧,看看下步怎么走。我们都是猪脑袋了。”童大帅越来越不用脑筋了。

雷鸣中呲牙说道:“童将军、洛将军你们也太不负责了吧。”两人耸肩做无法状。

雷鸣泄气,如果不是杨天感兴趣,他还真想扔掉这些无赖跑路。杨天兴奋着呢,听到此处,忙跑过去看地图……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