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1章 晋元起疑

  • 鸣天传
  • 沉沙四海
  • 4268字
  • 2019-01-19 20:55:36

柳毅交替骑着两匹快马往晋元而去。历时一天,柳毅到达晋元边境重镇天水,此处与乌鸡的防御相当,也是一大屏障。柳毅进城到了城主府议事大厅,说有喜报请求见此处的守将王荣达。

王荣达听到传信兵的传话,心中大喜,终于有人立功了。整理了一下形象便出来了。

柳毅劳累不堪,实在忍不住,坐在厅尾的一张条凳上候着。忽然,主位后的屏风处传来笑声:“不知是哪位将军立下战功?真是个可喜的日子。”

柳毅听到,立马起立恭谨道:“报将军,是童文正童大帅?”说完抬起头时,只见是一个身穿军官服的白大胖子刚转出屏风,笑着脸呆滞在那里。

时间停了两秒,王荣达哼了一声,道:“哼,童文正也能称大帅?那何正山大人岂不是要称元帅?”

“呃……”柳毅暗道坏了,原来这人是童大帅的对头何正山一系的人,还是暂时不顶撞吧,转了个念头,道,“末将叫习惯了,一时改不了口,还望将军海函。末将柳毅,不知道将军怎么称呼?”

“嗯~”王荣达看柳毅服软,也不再多为难,走到主位上坐下说道:“本将王荣达,负责上报前线的战功和其他事宜。说吧,什么战功?是不是杀了十来个昊天兵?”

“……”柳毅揣紧拳头忍了一下,说道:“报王将军,童文正将军大破昊天军,杀敌不计其数,现已灭乌鸡,占白河、白山、河西三城。但杀敌必有损,现在童大帅缺少兵员守护已得战果,恳请皇上增兵十万。”

王荣达原本是不屑的眼神,听着听着变成目瞪口呆而不自知。柳毅说完,见王将军神情呆滞,忙又大喊一声:“王将军!末将报告完毕!”

王荣达回魂,但仍不敢相信这是真人的,问道:“什么?刚才你说什么?本将军没有听清,你再说一遍!”

柳毅再次复述刚才的战功,这次王荣达听清楚了。他点了点头暗自嘀咕:难怪何大帅要弄走童文正,就不到两万的兵,居然占了昊天三城!不是实力太强,那就是运气逆天了!嗯,要赶紧报告给何大帅,还要上报皇上,多派些兵支援,这可是开疆扩土啊……

“嗯,不错!”王荣达摸着光下巴点了下头,接着道,“可有凭证?”

“啊~,凭证在此。”说完,柳毅从衣服里掏出一个油布卷,小心小心翼翼地递了过去——没想,刚才柳毅着急,居然忘记童大帅写了有书信呢。

王荣达小心展开油布,露出里面的绸卷——这可是珍品,只有报特大战功时才用的啊。——看了下内容,还有落款,嗯,有童文正签名和盖印,一样不缺,应该假不了。

王荣达挥挥手道:“本将知道了,你下去吃顿饭就奔赴前线吧,童文正那里还需要人手。”

“是!”柳毅拱手一礼退了出去。他并不担心王荣达扣压文书,因为占了白河三城是不争的事实,如果因为压着不报有所损失,那可是抄家灭族之事。于是柳毅退了出来,草草吃了个饭,歇了一会儿便奔前线而去了。

王荣达待柳毅出去,忙唤人送来一份绸布,照着战功卷抄了一遍,写上了几句意见。叫来传讯兵,王荣达把两卷报告交给了他,并嘱咐了几句话,便又踱步离开了议事大厅。

第二天清早,晋元帝就接到了战报,拿着童文正的战功卷,他不禁龙颜大悦,哈哈大笑。晋元帝姓王名定,二十八岁,身高一米八,生得俊朗逸气。他文武皆备,犹为崇尚武功,特地招纳了一批武艺高强的人留在皇宫,经常与他们切磋武艺。

看到此战报,他更感自己发动对昊天的战争是对的。他对门外的侍卫喊道:“传我命令,军机大臣、宰相、何将军马上进宫议事!”

“是!”侍卫应声悄然离去,原来也是一个练家子。

半个小时后,清瘦喜脸的宰相张进喜、健硕虎目的军机大臣王杰成、阔步阴眼的将军何正山先后来到了晋元帝王定的议事厅。在近三十平方米的议事厅中,前后开有三扇窗,入门靠右摆放着七张桌椅,中间放的是主位;靠左是长大的书台和依墙的书柜。

晋元帝王定端坐在中间,对三位拱手而立的大臣说道:“诸位坐吧,不必拘礼。”

张进喜等三人听到微拱一拱手,分坐在两侧。王定见众人坐定,扬起手中的战报,喜意说道:“哈哈,你们快看看战报,童文正立下大功啦!本皇的领土又扩张啦!”

宰相、军机大臣和将军三人轮翻传阅。

宰相张进喜看完,笑着的脸一丝不变,张嘴就道:“恭喜皇上,贺喜皇上!昊天求饶指日可待!”

军机大臣王杰成愣了一下,装出笑脸道:“皇上用人英明!童文正添得首功。”

将军何正山看着战报,皱眉沉思不语:童文正只有近两万的兵,昊天有乌鸡作后方,起码也有五万多的兵,再怎么打,战争也不应该童文正能赢;除非……

王定见何正山看着战报一直沉思,一点也没有贺喜的意思,不喜道:“何将军,不知何事皱眉?难道童文正占了昊天三大城不应该高兴嘛!”

何正山听到王定询问,且语带埋怨,不禁一惊,慌忙站起来拱手道:“末将失礼了。”

“算了。”王定转而对军机大臣说,“王中堂,你说一下,我们给童文正派兵的话,派多少合适。”

“禀皇上,童文正撕开了昊天防线的一个大口,昊天势必全力灭杀;若想要占得此三城和乌鸡镇,怕是要派十五万大军且要能征善战的将领去才行。”王杰成略一沉思,给出了一个安全的出兵方案。

“嗯。”王定点点头,转而对宰相说,“张丞相,说一下国库还能支持多久这样的战争,增派人手有何影响。”

张进喜坐着拱了一下手道:“皇上,此前早有方案评估此次战争的供给,能够支撑八个月相持。如果要加剧战争的话,估计只能坚持六个月。”

王定再次点了点头,问还在皱眉沉思的何正山:“何将军,你发有一下看法。”

何正山把手里的战报放在桌面,拱了拱手,道:“皇上,末将有一事不明:童文正是我派到昊天边境的,只有一万八千九百的兵,而昊天的乌鸡镇号称铜墙铁壁,保守估计也有五万的兵,不知道是如何灭掉乌鸡的?战报中对战胜经过的描述语焉不详,且有些地方说得令人难以置信,什么万军之中纵横来去,喝退昊天一万大军,令主帅吴越被弃……我怀疑,其中有诈!”

张进喜听得笑容稍僵;王杰成听得怒目圆睁;王定听了呵呵而笑,道:“此事应是属实。我听那些高人说过,当打通任督二脉时,力气和速度将发生不可思议的增长,轻易便可碎石断金。本皇也离那种境界不远啦!哈哈……”

张进喜、王杰成和何正山三人同时站起大声进贺:“恭喜皇上!神功大进!”

“呵呵,都坐下吧。”王定喜笑颜开,接着说道,“不知道诸位对派兵遣将有何看法?”三人闻言安心坐了下去。

王杰成坐在位子上拱了拱手,道:“何将军对童文正知根知底,童文正即使有诈也可从容应对。”——看来,他对童文正取得如此战功也心存怀疑。

张进喜听到少见的皱了皱眉,然后不语。

王定见宰相没有提异议,便对何正山道:“既然如此,何将军,兵贵神速,明天清早你便出发吧。兵员的调度和粮食供应问题张丞相和王中堂会为你解决。”

“是!”三人同时起身拱礼退了出去。

王定摸着短须渣下巴沉思了一会儿,对着空着的大厅平静说道:“卫明,你说那童文正何来如此高手助他?”

人影一闪,王定身前气定神闲地站着一个背手而立的修长帅气青年。那青年便是卫明,来自一个神秘门派:神武门。

卫明轻声笑了笑,道:“那算得了什么高手?不过是略通武艺罢了。”

“那样昊天那边岂不是很容易派高手灭掉童文正?”

“那倒未必。高手一般不会对这些争战过多干涉,因为老是去踩蚂蚁没有什么意思。”

“呃……”王定被噎得发不了话。

“那我什么时候能够打通任督二脉?”王定缓了下神,问了一个切身问题。

卫明翻了下白眼,道:“人身自有大天地,勤练不缀劲乃成。你的筋骨奇好,只是俗务缠身罢了。”

王定轻叹了口气,说道:“本皇也想放下,只是这江山太过重要,这权势太过诱人。如果你坐在本皇的位子上,恐怕你也一样放不下的。”

“既然如此,那当我没说。”卫明背转身去,飘出一句话来,“要不要我去灭了他们?”

“不用,那样的水平,本王都能灭了。况且我很享受这样的谋略,他们都在我的掌握之中。嘿嘿……”王定很是自信阴森地说。

卫明踱着步子的身子一晃,摸了下额头道:“我说王定,你……”

“好了,别啰嗦了。我知道了,勤练就是。”王定不满卫明的唠叨,打断道,接着自己嘀咕:就你一个打不赢,别人都被我干趴下了……

“你……”卫明张嘴欲说出真相,想想又停下了,反正王定筋骨好,多练练就有不错的水准了,自保有余。

“随你吧。”淡淡说完一句,卫明闪身消失无踪。

王定愣神盯着卫明消失处,嘴里轻叹:“何时才能练到如此水平……”屋外阳光开始晃得室内清明,只是,屋内的阴暗是否就此消失呢?

何正山回到住处,立即召来幕僚,躲在密室中商议增援事宜。何正山的幕僚有两人,一人羽扇纶巾叫鲁飞,一人精壮坚毅叫丘胜,看来是一文一武。

何正山将童文正的战功说了出来,接着咬牙切齿地道:“我一定要踩死他!”听完,鲁飞眼神微闪,丘胜睁目圆瞪。

鲁飞定神笑了笑道:“将军何必心焦,童文正绝无翻身机会。”

何正山一听,转怒为喜,忙问:“不知道鲁飞有何教我?”

鲁飞呵呵一笑道:“将军,看来你是急糊涂了。童文正只有七千不到的兵,只要与昊天军冲突多几次,必定会耗去的,这可是大好良机啊!”

“这……这不好吧。”何正山暂时还不想做得太过明显。

鲁飞再次怂恿道:“将军,你想一想,童文正如果真是那么厉害,二万不到的兵可以击溃素有英名的吴越五万多大军,灭掉乌鸡镇的话,那么,他的近七千兵对上毫无防御的昊天城池,那可是兵至而降的。他在前面攻城,而我们只要在后面守城便可以了……”说完得意一笑。

“哦~,好!好计!”何正山拍腿称好,“如果他答应了的话,那么昊天也会派兵灭了他;如果他敢抗命,那就正好治他的罪!妙!实在是妙!”

“鲁先生,你的恩情,正山没齿难忘!”说完起身对鲁飞一拜,鲁飞连忙扶住。何正山抬头接着道:“如果不是先生,正山还不知道被童文正压制到什么时候;而现在,则是他童文正永无翻身之日。哈哈……”说完仰天大笑。

鲁飞与丘胜一打眼色,接着对何正山说道:“是金子总会发光,将军飞黄腾达那是板上钉钉的事。鲁某只是乘势推了一把,好借将军之势谋碗饭吃罢了,不然早饿死街头了……”说完叹了一声,似乎对自己的前景不怎么看好。当初鲁飞与丘胜落泊街头,何正山见两人相貌堂堂,施舍了些饭食,坐下聊了下后,相互钦佩结识下来的。

何正山见鲁飞提起伤心事,气氛低了下去——虽然问了多次,但是鲁飞仍是没有具体说是什么事——忙拍着胸口豪气道:“先生的事便是正山的事,只要先生有所求,正山必定全力以赴!”

鲁飞心中暗自欢喜,脸上装作无所谓道:“将军还是以政事为重。对了,将军,童文正身边有高手,丘胜也不赖,不如让丘胜找个机会去摸一摸,最好能够……”鲁飞伸掌在脖子上一划。

何正山觉得没有帮到鲁飞,心中愧疚,低下了头,听到丘胜出手,不禁脸上欢喜,道:“有丘胜出手,正山无忧矣!”

丘胜拱了拱手道:“正山听到有如此高手,只是手痒罢了。”

“呵呵~”何正山也不再争辩,说,“那我们明早出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