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扬帆启航

  • 梦起隋唐
  • 忘忧轩
  • 1776字
  • 2010-05-01 09:03:33

习晨看着邢荣坚定地说:“我也要去!”“哦!”似乎料定习晨会这么说,他沉思了一会,说:“原因呢?若原因合理,我倒是不反对你去。”听到这里,习晨倒有些难以启齿,因为只为儿女情长,而对于这个年过半百的大老板,这些会是合理的吗?再说,自己毕竟也是校花,自尊也不是常人可比的,要她讲出那些,确实有些困难。但若不说,自己就去不了,这才是最重要的。所以,矛盾啊!看着习晨犹豫不决的样子,邢荣已经猜到了七八分。但这个老顽童也是不想放过这个机会,就说:“很难吗,若不说出来,是没机会了。”我刚才早已经发现你,却没有说出来,知道为什么吗?就是因为我知道你有你的理由,所以才留下你。现在你如此犹豫,看来是我错了。“”不是,不是那样的,我是因为,因为……“习晨实在不想失去这个机会,也不想管那么多了,只好大胆地讲出来:”子川,因为我担心子川。果然,和自己预想一样,她是为这里六人的其中一个而来。邢荣轻轻一笑:“呵呵,果然是为了爱情啊。为了子川吗?那我就成全你,只是,你确定要冒这个险?”砍刀习晨坚定地一点头,就把手中最后一块玉佩交给了习晨,还叮嘱道:“那一定要小心行事,你有损伤,我可对不起子川。”“谢谢!”习晨点点头,也消失在房间里。

对于仍在房间的邢荣,颜羽一行七人已经纷纷进入隋朝。然而,天不随人愿,由于玉佩的副作用,他们掉落在各个地方,实在是出师不利!而颜羽落在一个水池旁,全省湿漉漉的,似乎伤得不轻。若一直如此,颜羽就入土了。但在那个时代,水就是命,有水的地方怎会没有人。亦是巧合,一个上山采药的人发现了他,看到如此悲惨,忙替他罢了把脉,发现仍有一丝气息残留,赶忙背起他往自己家跑去。

不知过了多久,颜羽才恢复意识,在他睁开眼的那一刹那,一阵强光射来,他急忙用手去挡,竟发现自己的四肢都已绑上了绷带,活像一个木乃伊了。而全身的疼痛也让他的行动变得缓慢。一个女子端盆进屋,见颜羽醒来,连忙放下盆,径直过来阻止颜羽,说:“别乱动,你伤得不轻,在未完全康复前不要乱动,以免碰着伤口。”颜羽听到一阵甜美的声音,减少了动作,渐渐看清了眼前的这个女子。

颜羽的第一感觉是:美女!光看她的黄金身材就可以发觉,此女十分不一般。还有特优雅的举止,与身俱来那独特的气质,都会使人有种不一般的感觉。美中不足的是她的脸被纱巾遮住,看不清真实的容貌。

面对如此之人,颜羽强打出精神问?:“请问,这是哪里?我怎么会在这里?还有,你是谁?”“打住打住,”女子打断他的话,“一下子这么多问题,你让我先回答哪个啊?”颜羽被这么一说,显得有些不好意思,是自己的心太急了。这个女子介绍:“这里是太原境内的一个小镇。四天前,我父亲发现你倒在水池旁,就把你背到我家来医治。我叫端木萱,就你的是我的父亲端木华,你可以叫我小萱。”“哦,小萱,这么说我已经昏迷差不多四天了啊?”颜羽吃了一惊,没有想到自己会伤得那么严重,同时他也记起先前的事,不禁为其他人担心起来。“可不是,我还以为你会醒不过来呢!”颜羽感激地说:“那真的是非常感谢了。对了,你父亲发现我时在我旁边有没有其他人?”“没有啊,怎么,还有其他人吗?还有,我一直很好奇,你们打扮得这么怪异,从哪里来的?”

经小萱这么一问,颜羽才发现自己和小萱的服饰相差万里。自己仍是云华的校服,而小萱则是真正的古装,难怪小萱会对自己感到怪异。小萱见颜羽有所迟疑,便换了个问题:“还没问你的名字呢!”“哦,失礼了。我叫颜羽,是云华……”颜羽差一点说漏了嘴,于是马上改口,“是运花花绿绿的宝石的。”小萱一听便有了兴致:“这么说你是商人啊?”“恩,是啊。”颜羽轻声应道。撒谎他确实不大会,但情势所逼,只能硬着头皮胡扯了,总不能说自己从21世纪来吧,况且说了小萱也不会懂,那就将错就错吧。“可是,”小萱皱了皱眉,“我见过不少的商人,却没见过像你这样打扮如此怪异的,又落魄的商人。你真的是珠宝商?”

小萱的反问,倒真把颜羽难住了,一时间也找不出什么好理由来。他只好假装咳了几声,试图拖延时间,引开注意力。这招倒也奏效,小萱立即被吸引,她忙将颜羽扶好,说:“倒忘了正事了,要喝药了,喝完慢慢说吧。”小萱在屋外拿来一碗药,慢慢喂给颜羽,并说:“在这动荡的朝政中,兵慌马乱的,有药也不容易,这是我父亲亲手配置的,应该会有所帮助。”在小萱说完这句话后,颜羽灵机一动,终于想到该用什么理由来应付小萱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