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天左护法

  • 梦起隋唐
  • 忘忧轩
  • 1895字
  • 2013-08-27 20:25:23

“废物,这点事都做不好,要你有何用!”一个房间内,一个人正在呵斥另外一人,被呵斥的那个战战兢兢,不住认错,而这人,正是前不久去偷袭颜羽一行人的花满堂护堂卫——郑东磊。

郑东磊低声下气地说:“堂主,这次真的不是我的错,是他们太强了。除了一个书生,其他两个都比我强上百倍。原来我已经用毒制伏了一个,并且用他拖住了另外一个,不料他们竟然还有伏兵,而且是一个一顶一的高手,所以,所以……”“所以就失败了?借口!”上官寂尘大喝一声,把郑东磊吓得跪在地上起不来。

比想象的还要麻烦的多啊!上官寂尘拍拍额头,又说:“姑且再饶你一次,你先下去。”听到上官寂尘的赦免,郑东磊如释重负,急忙下去。在郑东磊下去之后,上官寂尘突然面露杀气:“这么强硬的对手,绝对不能留,看来我得亲自出马了。”

忽报天左护法驾到,上官寂尘一惊,可知天左护法是何许人也?至今为止只有极少数的人见过他的真面目,因为他长年带着面具,也很少出席帮内的活动。此人深不可测,光看他总是离地一尺的身体,就可看出他身法的卓越。从不沾地。从不见人,是真正意义上的天左护法。帮内多数人只知道他叫丏务,其职务就是帮助教主打理帮内事物,算是实质的帮内总管。

天左护法,他来干什么?上官寂尘感到奇怪,按理说这护法平时也是井水不犯河水,难道出事了?奇怪归奇怪,人总是不能怠慢的。上官寂尘决定先将护法迎接进来再说。

“哎呀,护法大驾光临,有失远迎,望请恕罪。”上官寂尘热情地迎了上去。丏务将手一摆说:“打扰了。”“不会不会,请。”上官寂尘伸出一只手,将丏务迎了进去。“那多谢了。”丏务将手往后一靠,直接飘了进去。上官寂尘看见丏务腾空的身子,擦了擦冷汗:这个护法,可千万不能得罪啊。

来到大堂,上官寂尘请丏务坐下后问:“不知这次护法前来有何要事?”“哦,既然上官堂主问了,我也就直言不讳了。在前几日,你的手下是否在追杀几个人?”丏务开门见山,直接就点破了来意。“啊?是的,护法怎会知道?”这让上官寂尘吃惊不小,更加不懂丏务的用意。丏务感觉上官寂尘有些紧张,就安抚道:“上官堂主不必紧张,我也是偶然听到这件事的。”

屁!明明就是专门为这事而来,这个丏务到底在想什么?“那护法的意思是?”上官寂尘隐约能感觉出丏务此行的目的了。“我希望能停止这次的活动。”果然,他是来阻止的。但,究竟是为了什么?看到上官寂尘疑惑重重的样子,丏务解释说:“也没什么,我只是听说他们个个都不是寻常之人,觉得杀了可惜罢了。”“就是因为他们不寻常,才要趁他们未成气候之前将其铲除,以免留下后患,不是么?”“上官堂主,看来你没明白我的意思,我想把他们收为己用,那对本教不是好处多多?”丏务的语气下降了几个温度,显然有点不耐烦。但上官寂尘表现得更加明显,他直接就拒绝了丏务说:“若能用,他们早是我们的人了。”“看来上官堂主是要一意孤行了!”丏务的语气冷冰冰的,明眼人都可以感觉到,他已经生气了。但上官寂尘也不是泛泛之辈,况且对于丏务也不熟,自己本事又高,所以继续说:“若是正确的,我会坚持下去。”“哼!”丏务终于发怒,腾起身子,说:“既然如此,那我也没什么好说的,告辞!”“不送!”上官寂尘也是一脸的凶气。

在丏务走后,上官寂尘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已经把丏务得罪,但此时的他却不像原先那么多虑他自言自语地说:“天左护法也没什么,得罪就得罪吧。”然后又大喊一声:“来人!”“在!”一人早已在下面待命。“告诉护堂卫,计划尽快执行,以免夜长梦多。”“是。”那人应了一声,飞快下去了。“丏务,若你想阻止,我照杀不误!”上官寂尘对着丏务坐过的椅子,狠狠地说道。

另一边冰雪闭了好久的眼睛,却没有感觉到预想的疼痛。难道我已经死了?想到这儿,冰雪猛地睁开眼睛,却发现那个俊美的脸庞近在眼前。冰雪不可置信地眨了眨眼,发现这是真实的感觉。而且,冰雪才发现,自己在他怀里,原来,是他救了自己。明白这一切,冰雪的脸“唰”的一下红了,因为现在两人的姿势实在有够暧昧,虽然很喜欢,单被别人看见总是不大好。所以在落地时,冰雪马上离开了灵枫的怀抱,即使是那么不舍。

“那个,真是太感谢了。”冰雪低着头,不敢看灵枫的眼睛,她怕自己又会陷入那深邃的眼神之中。“不用。”依旧毫无生气地回答。冰雪听后叹了口气,想不透灵枫为何总是冷冰冰的。“有事?”灵枫的一问,到让冰雪记起来,她急急地说:“哎呀!忘记了,我是来找你去吃饭的。”“不饿。”灵枫回了一句,准备离开,不料却被冰雪抓住手:“就算不饿,这顿也是一定要出席的啦。时间来不及啦!”冰雪仓促地说着,拉着灵枫跑向食堂。灵枫愣了一下,这神情,这语气,这动作,好像!

灵枫没感觉自己不正常,就这样被冰雪拉向目的地。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